就爱中文 - 修真小说 - 藏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钓鱼执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钓鱼执法

        次日上午,李林甫在宗祠召开了重要族会,关于调高族人月例以及商讨成立族长会,这确实是一件大事,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以及家族未来。

        这当然不是李林甫临时才有的想法,他年事已高,精力不济,早就想放权了,但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接任新族长,他就想到了族长会,由几个兄弟一起来承担。

        所有成年族人都参加了今天的族会,李邺也来了,不过他没有参加,他在相国府对面的一家酒楼内,盯着相国的正门和旁边小巷,相国府只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正门,一个就是旁边的小巷,小巷通往宗祠和侧门。

        一般大门只有李林甫回来时,方便马车进出才开启,或者客人进出,而家人都不准走大门,而是走侧门,从旁边小巷出来。

        李邺的目标当然是老四李岷,他行事卑鄙歹毒,当年他不仅设局害了李岱,同时也害得母亲裴三娘被她父亲赶出家门,更在不久前户部库房失火案中做伪证栽赃李岱。

        这次又暗中安排人打伤李洵和其他两個孙辈,要不是李邺武艺高强,那么今天李邺也该躺在床上了。

        李邺判断今天的族会后,李岷会第一时间向天子通风报信,他就是天子李隆基用来监视李林甫的眼线。

        眼线没有关系,但告密自己父亲故意和程家接近,那就其心可诛了。

        酒楼内除了李邺外,还有张平,另外还有吊着胳膊的李洵,李洵很重要,李邺和张平都不认识人,盯谁都不知道。

        这时,族会结束了,李氏族人陆陆续续从巷子里出来,很快便走光了,却始终不见老四李岷出来。

        就在这时,出来一个少年,骑着毛驴而行,李洵一眼认出,是李洵的嫡次子李泽。

        “出来了!”

        李洵低声道:“他是李岷的嫡次子李泽,也在明德学堂读书,此人比他兄长李淮有头脑!”

        “今天明德学堂不上课吗?”李邺沉声问道。

        “正常上课,但不知为什么他没有去?”

        “小胖,我们走!”

        李邺和张平翻身上马,远远跟着李泽,出了坊门,李泽直接前往翊善坊方向,应该是去高力士的府宅,李邺低声对张平说了几句。

        张平会意,加快马速追上了上去,超过了李泽,李邺则紧紧跟随在后面。

        快到翊善坊门口时,张平的马忽然冲了过来,迎面和李泽毛驴相撞,把李泽撞翻在地上,张平骑马仓皇逃走。

        李邺上前一步,一拳将李泽打晕过去,假装救助他,却从他怀中摸走了一封信。

        四周人纷纷围拢过来,李邺却借口追赶肇事者离开,他迅速看了一眼信皮,正是李岷写给高力士的信。

        他翻身上马,催马走了......

        李泽被众人救醒,除了头痛欲裂外,并无大碍,毛驴也没有受伤。

        “小伙子,肇事者是个又高又胖的年轻人,已经跑掉了,多亏有好心人救你,你看看要不要报官?”

        “我没事!多谢大家,报官就不用了。”

        众人见他没有受伤,便纷纷散去,李泽翻身骑上毛驴,随手一摸怀中,顿时脸色大变,“糟了!”

        .........

        书房内,李邺将一封信交给了李林甫,李林甫打开信看了一遍,气得他眼前发黑,自己的儿子竟然成了天子监视自己的眼线。

        各种告密信也一定是他所为,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孽子?

        李林甫恨得咬牙道:“这个混帐,我非死他手上不可!”

        这时,门外传来李岷的声音,“父亲找孩儿吗?”

        “进来!”

        李岷走进父亲书房,却见旁边坐着李邺,他不由一愣。

        李邺冷笑一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被打断腿躺在家里才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是吗?司马长青已经被官府抓了,你怕不怕?”

        李岷霎时间脸色惨白,李林甫诧异道:“邺儿,你在说什么?”

        “祖父不知道前几天三个孙辈被人袭击打伤之事?”

        “我知道,你父亲告诉我了,但凶手没有抓到。”

        “但昨晚这五个凶手又袭击我,都被我打倒,县衙已经把他们抓住,指使者是长青武馆馆主司马长青,幕后策划者估计现在很慌张吧!”

        李林甫立刻怒视李岷,“那个司马长青是不是你小妾的父亲?”

        李岷扑通跪下,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林甫一拍桌子,把信推上去,恶狠狠地盯着他道:“还有这封信,你若解释不清楚,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李岷看清了眼前的信,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

        拼命磕头如捣蒜,“父亲,孩儿知错!孩儿知错!”

        儿子的背叛让李林甫极为难过和愤怒,也让李林甫意识到自己平时过于纵容,以至于手足相残,连自己的兄弟子侄都不放过,若不杀一儆百,将来自己死后,他们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李林甫挥挥手,“把他拖下去关押起来,下午送去县衙自首。”

        几名家丁上前抓住李岷的胳膊硬拖了出去,李岷恐惧万分,一旦官府定了罪,他的官职就保不住了。

        “父亲,放过孩儿吧!饶了孩儿这一回,孩儿知错了。”

        李岷吓得嚎啕大哭,李林甫冷哼一声,“你连我都不放过,让我怎么放过你?带下去!”

        几名家丁将李岷硬拖了下去。

        李邺坐在一旁始终一言不发,这种人就是一头狼,再多的宽恕也改不了他凶残的本性,将他彻底打死才是一劳永逸之策。

        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李林甫长叹一声道:“都说祸起萧墙,此言不虚啊!”

        李邺安慰道:“应该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李林甫点点头,“现在想起来,其实高力士人不错,他绝不会说错话,伱归宗族之事,就是他故意提起,是在暗示我家族内有叛徒,哎!我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祖父累了,孙儿先告辞!”

        “你等一等!”

        李林甫叫住李邺,取出他昨天给自己的方案,“你昨天关于剿灭阿布思的方案,我仔细看了看,方案不错,但有几个疑点想具体再问问你。”

        “祖父请说!”

        “第一条,你反对安禄山出兵剿灭阿布思部,为何?”

        李邺当然要反对,历史上,安禄山吞并了同罗骑兵,后来数万同罗骑兵就成了他造反的主力军。

        “回禀祖父,阿布思部手下有数万精锐同罗骑兵,这种异族军队,必须要彻底消灭,否则必成中原之患,我听程若冰说,安禄山对阿布思部垂涎已久,他再三劝说天子把阿布思部迁徙到幽州,实际上就是为了吞并它,祖父,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李林甫摇摇头,“你的前提是安禄山会造反,首先这个前提就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