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科幻小说 - 侠行天地在线阅读 - 血染海棠香 第五十九章 血染海棠香

血染海棠香 第五十九章 血染海棠香

        “我们这是查到哪了?”正午时分,林夕带着十几人,正在一颗老树下乘凉。

        “上京城一共九十六坊,我们才查了一半多。”

        唐遥躺在姐姐怀里抱怨道:“查了一上午了,别说姓秦的汉人了,就是姓秦的都没几个……”

        “没事,我们把每个姓秦的人都记下来,就算今天查不到,以后一旦有线索,就不用再查一遍了。”

        唐潇看了看大家,问林夕道:“林夕,你饿不饿,大中午的,大家都挺累的,要不先吃个饭?”

        唐遥坐了起来,看林夕没什么反应,又喊了几声:“林夕!林夕!姐姐,林夕怎么躺在那儿没反应呢?”

        唐潇听到也疑惑的坐起来看向林夕,一看林夕真的躺在那一动不动,突然起了警觉之心。

        “妹妹,可能是出事了,小心点,过去看看。”

        唐潇小心翼翼走了过去,紧张的咽了下口水,轻轻按在林夕的胸口上,愣了一会儿,舒了口气。

        “没事,还活的好好的,睡着了。”

        “他……怎么在这儿就睡着了?林夕,林夕!”

        “啊?啊,怎么了?”唐遥晃了晃林夕,林夕这才从睡梦中惊醒。

        “林夕,你是不是没睡好啊,我看你一上午精神都不好。”

        “我……我昨晚没睡觉。”

        唐遥很是奇怪,问到:“好好的怎么不睡觉啊?”

        “我昨天晚上在院里,好像听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唔!”唐潇还没说完,就被着急忙慌的林夕捂住了嘴。

        “姐姐,你说什么?我怎么没听到。”

        “你晚上睡得又早又死,怎么听得到。”

        “没什么,你别听你姐瞎说,昨晚上没啥声音,我都没听到。”

        唐潇会心一笑,“整整一晚上没睡,你身体不错嘛。”

        “谢谢夸奖……”林夕笑着回应道,之后他就又闭上眼闭目养神起来。

        “你的夫人们呢?她们也没睡?”

        “还好吧,她们要比我精神点,我让她们几个姑娘去看刺史府的户籍记录了。”

        “你可得注意点,可别累倒了,啊。”

        “这个就不劳你提醒了!我自己有分寸,累不死。”

        “姐姐,你们两个说什么呢?什么累不累死的?”

        “没什么,让他注意身体。别多问了啊妹妹。”

        林夕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怪自己昨天搞的声音有点大了。

        唐潇又想起刚刚的话,拍了下林夕再次问到:“哎,吃饭不?大家跑了一上午了,都是又饿又累,不如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林夕眼珠子转了两圈思考片刻:“也好,把大家都叫回来吧,咱就近找个酒楼吃饭吧。”

        哪成想,吃饭的时候,竟然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的拜访。

        林夕正吃着饭,突然一把剑拍到了桌子上,林夕和对坐唐家姐妹一齐向上望去,竟然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元夔?!”林夕有些意外,坐在对面的唐潇则是有些紧张,下意识的看向林夕。

        “城门口还挂着你的通缉令,我是真没想到你还敢进来。”

        “过奖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城门前的岗哨没有发现你?”

        “稍微易了个容。”

        “好吧,找我有什么事?”

        “听说你们在找一个姓秦的汉人?”

        林夕感到些许奇怪,“你的消息可是灵通得很呢,不错。”

        “我是听今天出城的商人说起的。”

        “那……你来找我,是想带给我好消息呢,还是坏消息?”

        “对你们来说,应该算是好消息吧。还记得那个姑娘么?”

        “记得,还很清楚。”

        “她叫秦若雁,从山东来。”

        林夕顿感意外,与唐潇唐遥对视一眼,质问元夔:“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我相信你不会害她。”

        “不对,应该还有别的原因吧。”元夔双目游离,眼神飘忽,显然是有事瞒着且精神也不太好。

        元夔叹了口气,缓缓道出原委:“你是宋人,你应该知道,五年前山东的大瘟疫吧。”

        “记得,死了好几千人。”

        元夔好像是做了很大决定似的,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道:“我还是……从那年的瘟疫说起吧。”

        在元夔的口中,五年前的山东……

        此时元夔还不是永王,他在父亲乙辛死后就逃到了大宋境内,结果在越境的时候被老大的手下抓个正着,从此便为了老大做事。

        “老大究竟要我们来这做什么?”此时元夔来到了山东,对元夔来说,老大是个非常奇怪的人,那时候的元夔虽然已经经历了生死,但他依然看不透老大所做的事情。

        “老大要我们做什么,做就是了,不要那么多问题。”这个人是老大的一个手下,对元夔来说也只是有几面之缘,名字更是早都不记得了。

        “好吧,那我们要做什么?”

        “种花。”

        “种花?我没听错吧?”

        那人拿过了元夔手中的麻袋,说道:“你没听错,这麻袋里全都是花种。这是老大从西洋人手里买来的铁海棠花,南方潮湿多雨,根本种不活,所以才让咱们拿到山东来。谈亭镇东面的山谷温暖干燥,正是种这花的好地方。”

        “可种花费时费力,这花又能起什么作用?”

        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诡异的笑了笑:“种好了,你就知道了。”

        “所以这花到底是做什么的?”酒楼里,林夕问话音刚落的元夔道。

        “我虽然不记得那个人的名字,但他的笑我至今还记得,现在想来让我汗毛倒竖……我当时并不觉得自己在作恶,当时也不知道那花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可是……”

        仅仅六个月过后,谈亭镇的山谷里就开满了铁海棠。

        “我在山下打听到,最近这附近死了很多人,百姓怀疑是瘟疫,应该就是这花的问题吧。”

        “哼,你还不算傻,你闻到这花的味道了么?”

        “是的,我闻到了。”

        “铁海棠花有剧毒,其香可引得蚊虫吸食,我们便驱使大量蚊虫,蚊虫吸食花汁,便也有了剧毒,再将其放到附近的村镇之中,被蚊虫叮咬到的人就会中毒而死,死状与瘟疫相似。”

        “哦?可赶走这些人又能怎么样呢?”元夔不明白。

        “以防万一。铁海棠花开之后有奇香,一旦被人发现满山谷的铁海棠,一定会引起怀疑,虽然老大跟附近县令打过招呼,但总归要保证绝对安全。”

        “那老大需要什么?”

        “铁海棠的花瓣。”

        “花瓣不是有毒么?要那个有什么用。”

        “好了,剩下的跟我们就没关系了,只要做好你的工作就可以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