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全球古武在线阅读 - 第84章 自由的人生

第84章 自由的人生

        【冷残剑诀·疾风】

        只见残心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漫天如同清风一般的剑刃,将杨业团团围住,杨业也并没有惊慌失措,只是站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呵呵,这就要认输了么?”残心脸上露出一丝残忍之色,他可不准备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直接杀死,他要以最残忍的手段将其折磨致死

        只见那些灵动的剑气轻轻一划,一片薄如蝉翼的肉片便从杨业的身上剥离下来,竟没有任何血液流出,残心见状脸上的凶残之色更胜,四周散落的剑气更是集中到杨业身边,速度飞快的斩击着

        很快杨业比较匀称的身体瘦了好几圈,不仅如此,关节处的骨头都露了出来,这个时候残心停了下来,狞笑道:“接下来…享受这刻骨铭心的痛苦吧!”

        杨业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开始惨嚎了起来,不过一会儿鲜血就从全身的伤口中渗了出来,很快便流了一地

        “嗯?”残心露出一丝疑惑,噩梦擂台可不是一般的擂台,但凡有血液洒在上面,很快就应该被吸收才是,可是现在并没有,难道是就连噩梦擂台也讨厌这个家伙么?

        “刺啦!”

        残心只觉得自己的独臂传来一阵疼痛,紧接着天旋地转,很快眼前的场景便消失不见,而杨业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用自己的双手奋力撕扯着他的脖子和独臂

        “啊!!”

        残心大叫一声,浑身气息爆发,生生将杨业震飞了出去

        “好强的肉身,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一个杀手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肉身防御”

        杨业爬起身,脸上有一丝震撼之色,不愧是古老势力,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这么厉害,而且在自己的撕扯下就受到一丝轻伤

        “是幻术么?”

        残心扯下一条衣服,用嘴轻车熟路地将自己受伤的独臂包扎了一下,脸上的残忍之色褪去,恢复了杨业第一次见到的清冷之色

        “看来这次要有点麻烦了啊…”

        杨业看着对方不仅没有暴怒,竟显得异常冷静,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十分凝实,好似突破了一样

        “我承认自己小看了你,不过接下来,你必死无疑!”

        残心说完将长剑插在身前的地面上,大量的剑气从长剑中喷涌而出,在断臂上凝聚出一条崭新的手臂,将地上的长剑抓起来之后,长剑变大了一圈还多

        “现在,我将以完全形态来对付你!你也死得其所了!”

        残心目光冷峻,身上的气息凝聚成实质,将擂台崩的不停地发出“叮叮”的声响

        “唔…”杨业眉毛一挑,虽然不再像之前那样随意,但是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嘲讽道:“死不死的先放在一边,你的自信倒是让我感到有些意思!”

        残心闻言也不再废话,身子一矮提剑便冲了上来

        “好快!”

        虽然知道这些杀手的速度不慢,但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转瞬间便来到了他的身前,狂暴的剑气甚至将他的眼睛都刺激得流出一丝鲜血,杨业只来得及在身前布置了一道炁罩防御

        “轰!”

        剑气虽然没有击破杨业的防御,但是狂暴的力量推着他飞速后退

        “该死!这具身体里面能动用的力量实在太少了!黄智的幻术我又不熟悉!现在该怎么办?!”

        杨业苦思冥想着对策,但是噩梦擂台并不大,很快就到了边缘位置,就在这时下面的罗景山大声道:“小兄弟!擂台边缘万万不可靠近!”

        不用罗景山提醒,杨业心中也生出预警,只见他将自身的炁和太上之力几乎全部注入了身前的防御罩中,濒临破碎的防御罩瞬间如同实质般光润圆滑,前冲的残心不受控制地向着一边滑了过去

        “呵呵,现在恐怕你已经没有什么真气了吧?”

        残心看着不停喘气的杨业,有些无趣地说道,本以为对方能陪自己好好玩玩,没想到只不过是银枪蜡烛头罢了

        “别忘了...我还有幻术!”

        杨业说完,残心眼睛中的世界便变得上下颠倒了起来,而且自己仿佛控制不住重心一般,在空中来回飞舞,而杨业和擂台边围观的人群则是变成了如同木偶一般的玩具人

        “好强的幻术!比黄智的还要强!不过破开它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残心不断地尝试着各种方法,发现只有自残这一途才能让自己逐渐清醒过来,于是疯狂地用剑气在自己身上劈砍,每多出一道伤痕,眼中的世界就变得清晰了一些

        “这家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看来这些隐世势力的这些家伙可不能被小看啊...”

        看着正在挣扎的残心,杨业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下面的罗景山都看不下去了,不停地嚷嚷着杨业趁现在赶紧攻击,否则一会儿等残心挣扎出来他绝对无法存活

        “幻术要直击敌人内心的柔软才能对对方造成最大的伤害,使用之时必须要抛弃道德观念,方能在幻境中制敌,甚至控制对方为自己所用!”

        在杨业拼尽全力躲闪的时候,觉醒了一部分属于黄智的本能记忆,这也让他深深知道了只有幻术这一个能力的黄智是如何在残酷的末世中活到现在的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当一回畜生吧,谁叫你先惹得我呢?”

        只见杨业的瞳孔开始不断变幻成不规则的形态,残心眼中的世界顿时发生了改变,眼前的擂台和玩具一般的人群全部消失,眼前出现了一个唯二让他魂牵梦绕的人,他的妻子和儿子

        “曼丽!是你么?!”

        残心停止了自残,他都已经快要记不得自己妻子长得什么样了,突然见到她后竟然有些不适应,看到那梨花带雨的脸庞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没想到你这样冰冷的家伙竟然还是一个情种,这让我已经生出了一丝罪念...不过谁让你之前惹了我呢?那我就给你加点料吧...”

        杨业说完之后瞳孔边缘开始颤抖,残心所陷入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只见曼丽用手死死扣在了他儿子的脖子上,眼神中满是怨气道:“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

        “曼丽你冷静点!当时我并不在你身边!而且我...”残心说到这里也意识到了不对,知道自己陷入了杨业的幻境之中,于是疯狂咆哮道:“杨业!是男人你就给我站出来!搞这些把戏算什么本事?!”

        “不错,很聪明...”杨业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幻境中,满意地看了眼愤怒到极点的残心,不过随后便有些遗憾道:“只可惜聪明在这里可是没有什么用处...”

        “啪!”

        杨业打了个响指,曼丽便直接拧断了自己儿子的脖子

        “不!”

        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这样的画面对于残心来说冲击力还是太大了,不过紧接着画面一转,他的儿子又活了过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小刀刺入了曼丽的心脏,画面来回翻转,即使是残心闭上眼睛也能看得到

        “不要...不要...”

        残心的声音越来越低,那些画面如一幅幅血淋淋的画作印入他的心灵,此时他的负面情绪已经达到了能够承受的极限,只见他缓缓将自己的剑举了起来,剑尖对准脖子

        “我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残心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号称天塌了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冷面剑客怎么会这样...”

        场阶的杀手们纷纷互相讨论了起来,只有域阶的一部分专修精神的大佬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脸色凝重地看着杨业,当初黄智施展幻术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只不过杨业比他更胜一筹!

        冷屠看着擂台上的二人,他可以清晰感受到上面发生的一切,甚至幻境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注视之下

        “心狠手辣,你这老家伙可是收了一个不错的徒儿,只不过你太高看自己了,竟然废除修为去修炼那个如同天书一般的功法...”

        冷屠眼神迷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幻境中,就当残心准备了结自己脱离苦海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了杨业犹如般魔鬼声音

        “你真的觉得...在这里了结自己就能摆脱这一切么?你的灵和念将永生永世困在这一幕中,而且别忘了,我会如此炮制你那可怜的儿子,让他变成一个嗜血的恶魔...”

        残心闻言顿时跪了下来,重新恢复成那副独臂的模样,剑气凝聚的右臂也直接消失了,长剑掉落在地面,没有主人控制的他显得那样的无助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

        残心伸出自己的独臂捂着脸,痛苦的情绪开始蔓延,就连外界观战的众人都感受到了那种彻底的绝望

        “我要的东西你知道...”杨业若有所思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想要什么?!噩梦擂台除了我死...”

        残心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下来,杨业可不知道第二种方法,不过他知道如果只是互相残杀的话杀手联盟几千年下来恐怕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不过从残心的表情来看,还有第二种可能让二人都活下来

        “我还是希望你说出来,而且你也要这样做,否则我真不确定杀了你之后会对你的儿子...”

        “我说!”

        还没等杨业将话说完,残心便大喊道,他无法想象自己可爱的儿子眼中充斥着画面中无尽的邪恶...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血契,彻底臣服于你...”

        残心的话印证了杨业的猜想,只不过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方式来保证低头之人不会暴起反叛

        杨业闻言索性将幻境散去,残心眼中的世界瞬间恢复了正常,他死死盯着杨业,拳头攥得紧紧的,杨业就这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这样坚持了十几秒钟之后,残心将拳头高高举起道:“我选择血契...”

        冷屠点了点头,看向杨业的目光中多出了几分赞赏之色,其他人不知道,他作为噩梦擂台的主人可是十分清楚,此时杨业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力量,如果残心铁了心就要杀他,他绝对无法阻挡

        可惜没有如果,残心已经放弃了他自由的人生

        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