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初初×年年(9)

初初×年年(9)

        初初×年年(9)

        9

        “没有!”

        赵千初果断打破幻想。

        几日不见,    这小朋友还敢蹬鼻子上脸了?

        什么叫她吃醋?

        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吃醋这两个字。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一瞬。

        呼吸像风穿过耳廓。

        “怎么不说话?”

        赵千初正烦着,语气很生硬,    脸色也不好。

        她并不反对季年当明星,    也不恼火他站在聚光灯下,受到千万女粉丝的追捧。

        她的男人本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没有几个女人喜欢那还得了?

        那不是证明她男人一点魅力也没有吗!

        她不开心仅仅是因为他瞒着她。

        最近这段日子,    问他忙什么,    他支支吾吾的,一会儿说在练歌房,    一会儿说在风景区找灵感写歌。

        搞半天是签约了娱乐公司,    跑到海边拍mv去了?

        “不说就挂了。”

        赵千初冷着一张脸,    把脖子上的围巾拢紧,    不让一丝皮肤露出来。

        冬日的风带着深重的露气,    让她觉得很凉。

        “姐姐!”

        那头忽然扬高声音,    听上去是急了。

        “别挂啊.....”少年的声音很闷很沉,传进听筒里,让人感觉可怜兮兮的。

        “你要干什么?”

        “我来找你,    姐姐。

        你发个位置给我好不好?”

        赵千初不做声。

        季年继续恳求,    低着嗓消磨她本就冷硬不下来的意志,    “好不好?

        我来找你....跟你做宵夜吃好不好?”

        赵千初冷哼一声,    还是破了口子,    让他来公寓找她。

        季年刚刚录制完某综艺节目,跟经纪人说明了情况后就一路疾驰去了赵千初的公寓。

        经纪人看着他猴急的背影,    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这种大火的苗子,    若是没谈恋爱该多好?

        季年和公司签约时提的唯一要求就是公司不准插手他的私生活。

        按理说,    谈恋爱对于当红男偶像的星途会是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公司对这方面的把控也比一般艺人更加严格。

        幸好季年是走实力唱作歌手的路线,    加上他背后有资本势力的介入,公司只能退一步,在签下他的同时就做好了全面的公关应对方案。

        就是不知道他那宝贝女朋友是谁啊?

        若是有机会,他还真想见一见。

        赵千初把车停在了公寓的地下停车场,她没有下车,而是静静的坐在车上等着。

        车内的音响里循环播放着那首《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少年清沉好听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里回荡,像一场夜色下的浓雾,从头到脚地兜罩下来,紧紧围困着她。

        他在低声唱,又或许是在倾诉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安静包裹所有喧嚣的你,

        一晚夜色宽容千万种别离,

        是否会有一个人进入你今晚的梦境?

        你是旅途的风景,

        是旅行的目的,

        是流浪的旅人,停下来的意义。

        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有多想你。”

        回家的车程大概半个多小时,她就这样单曲循环了半个多小时。

        一遍遍听着重复的旋律,心情忽高忽低,像在船上,而马路变成了沉沉浮浮的海面。

        这首歌是为她写的吗?

        赵千初低着眉,神色隐匿在黑暗里,看不太清。

        这首歌又不知道循环了多少遍,忽然间,两道闪烁的光打破了她飘忽的思绪。

        是从车后面射过来的远光灯。

        赵千初皱了下眉,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陌生的车。

        是一台银灰色的奔驰轿跑,新到不能再新的车,连牌照都没上。

        或许是见赵千初仍旧坐在车里没动,奔驰的主人又闪烁了两下远光灯。

        “谁这么没素质!”

        赵千初下车后走到这台银灰色的奔驰面前,冷眼打量着。

        车灯的反光让她看不太清楚车内的主人。

        “姐姐!”

        一个戴着口罩和渔夫帽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大步流星的走到赵千初的面前,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的细腰。

        与其说是抱,倒不如说是生扑。

        像是好几天没见到主人的宠物,兴冲冲的摇着尾巴。

        赵千初往后退了两步,全靠他搂着才没有跌倒。

        “你这人谁啊?”

        她站稳后,一把推开男人。

        季年这才想起来忘记取帽子和口罩了,他连忙去扯口罩,露出一张过分精致的脸。

        “是我啊!”

        他有些委屈。

        怎么才几天没见,姐姐就不认识他了呢?

        不会趁着他忙,偷偷去包养别的弟弟了吧!

        “姐姐是不是喜欢别的弟弟了?

        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季年没好气的看了赵千初一样,阴阳怪气地说道。

        赵千初短暂的怔愣后明白了过来,这小朋友怎么回事?

        还学会贼喊捉贼把过错甩到她这边了?

        “是啊,我就是喜欢别人了。”

        赵千初白了他一眼,丢下这句话后连看都懒得看他,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季年看着赵千初无情的背影,懊悔不已。

        赵千初的脾气他还不知道吗?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若是和她硬着来,她磕到头破血流都不认输。

        “姐姐,你等我啊。”

        他屁颠屁颠跑上去,抬起手臂就要揽着她。

        赵千初巧妙一躲,避开了他,嘴里冷嘲热讽:“你现在正当火,也不怕和我闹出点绯闻来影响你的星途?”

        季年:.......

        一路上电梯,赵千初也没有正眼瞧过他,可少年就是紧巴巴的挨着她,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跟着她这根香喷喷的肉骨头。

        “姐姐,你换香水了吗?

        好香啊。”

        “你饿不饿啊?

        我跟你做蒜香鸡翅好不好?”

        季年笑嘻嘻地跟紧赵千初,公寓门刚弹开一条小缝隙,他眼疾手快扶住门把手,跟泥鳅一样迅速钻了进去。

        赵千初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她可没那么幼稚,想过把人关在门外。

        季年立马讨好的笑着:“姐姐别生气,生气就不漂亮了。”

        刚说完,他又忙不迭地摇头,“不对,生气也漂亮,怎样都漂亮!”

        赵千初:........

        她深吸气,觉得这少年太厉害了。

        很好!

        她现在的火气全没了!

        赵千初把包包甩在鞋柜上,刚要脱掉高跟鞋,就发现少年不知不觉蹲了下来,握住她的脚踝,温柔地为她把鞋脱下,放好。

        “姐姐的脚也好漂亮。”

        他抬眸,对上赵千初的媚眼,咧嘴笑了起来。

        随后,季年俯身,在她的脚背上落下一个吻。

        是最虔诚最忠心耿耿的顶礼膜拜。

        可那触感像水淋淋的月光洒向湖面,悄无声息,短暂而转瞬。

        赵千初只觉得有电流窜入他亲吻的那块皮肤,随着筋脉血液,流通到整个身体。

        沉冷的表情还是被生生破开了一道裂缝,随之而来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红潮。

        “你...”她蓦地收回脚,脸颊红了大半。

        “有病啊!”

        赵千初小声咕哝,草草套上拖鞋,飞快逃离现场跑去厨房倒水喝。

        天!还差几天就要二十四岁了,她竟然被一个弟弟撩到面红耳赤!

        白活了白活了,赵千初一气之下灌了大半杯凉水。

        季年后脚跟着来到厨房,轻车熟路的打开冰箱,拿出酸奶和水果,“太晚了,吃油腻的会睡不着觉,我给你做一碗水果杯吧。”

        他动作麻利,三两下就切好了水果,香蕉苹果和草莓,搭配无蔗糖的酸奶和燕麦,怕她觉得不甜,又放了一勺天然桂花蜜。

        再用漂亮的浮雕玻璃碗装着,就是一份精致可口的餐后甜品。

        两人出了厨房,来到客厅。

        赵千初慢慢地吃着,季年就在一旁看着她吃。

        “你买车了?”

        她忽然开口问。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季年有些诧异,“嗯。

        我现在只买得起这个车,以后赚钱了再换更好的。

        绝不会让姐姐丢脸。”

        赵千初笑了声,觉得他这话可真奇怪,“你那车小百万了,有什么好丢脸的。

        我没你想的那么眼高于顶。”

        季年:“这怎么是眼高于顶呢?

        在我心里,姐姐值得最好的东西。”

        也值得最好的男人。

        当然,他就要做那个最好的男人!

        “买车的钱哪来的?”

        赵千初不理会他的插科打诨,只是淡淡问。

        “赚的啊。”

        季年傻乎乎的看着她。

        “你当我傻啊?

        你才红没几天,你们公司就直接分账给你接近一百万?”

        “我用了之前的存款,然后再找家里借了一点....”

        “家里?”

        赵千初狐疑地看他,“你家里不是很穷吗?”

        “啊?”

        季年愣住了。

        他什么时候说过他家里穷?

        若是被季辞知道有人讽刺季家穷,她还不得气疯了?

        不过面对赵千初,想来季辞也气不起来,毕竟硬不过人家。

        “姐姐,我家真不穷。”

        季年哭笑不得的跟她解释,“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我真的没有穷到连一顿蟹粉小笼包都吃不起!”

        赵千初看他委屈的小表情,有点想笑。

        是了是了,男孩子的尊严嘛,还是不能太打击了。

        不穷就不穷吧。

        “对了。

        你不是跟我说过你的真名吗?

        叫什么来着?

        纪年?”

        赵千初想着,要不要私底下找人去查查他的底?

        但转念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季年点头:“嗯,季年。

        是四季的季!”

        “哦...季年...”

        赵千初想了一圈,还是觉得安年好听。

        也许是她听惯了吧。

        “还是安年好听。”

        “不应该是弟弟好听吗?”

        季年笑着抱住她,死死的环住她的腰身,下意识就要把头埋进她的xiong口。

        “喂!你亲哪呢!”

        赵千初气得不停地打他。

        这弟弟!怎么能黏人到这种地步!

        恨不得挂在她身上!

        “当然是亲你喜欢被亲的地方啊。”

        季年毫不犹豫的接话。

        赵千初:.......

        “你给我起来!”

        她拧了一把他的耳朵,把他揪得连连求饶。

        季年揉着发红的耳朵,“姐姐有点暴力。”

        他认真评价。

        赵千初:“对你这种骗子,我这还算轻的!”

        季年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心虚的低下头,眼神飘忽,“诬陷我。”

        “那算了,没什么好说的。”

        赵千初又吃了两片香蕉,忽然觉得没意思,干脆把酸奶碗推到远处,不吃了。

        “对不起,姐姐。”

        季年见她又要走,急匆匆地拽住她的衣袖,道歉的话语脱口而出。

        “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赵千初,眸光真诚,不掺任何人工添加剂。

        “我想赚钱。

        我想赚更多的钱,我想有一天能靠我自己养的起你。

        虽然你肯定会觉得我这是幼稚,但是没关系,这就是我的想法。”

        少年突然极其认真,赵千初愣了愣。

        她神色微微复杂,说出来的话也变得很柔软:“为什么这么想?”

        季年:“因为我想让你承认我是你的男朋友。”

        她眸色微动,心也跟着狠狠拧了一下。

        为他天真却认真的话语,为他的年少轻狂,也为他的勇敢无畏。

        在他的身上,她永远都能看到最真挚的东西。

        这恰恰是她无法拥有的。

        “若是我明年能赚够一个亿,姐姐,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季年从沙发上起身,蹲下来,握住她的手。

        赵千初觉得鼻子忽然好酸,一股热热的东西覆在了眼睛里。

        她知道,这是眼泪。

        “一个亿怎么够。”

        赵千初勾起唇角,任由眼泪悄悄变得更多,更重,重到眼眶再也装不下了,只能落下来。

        季年亮晶晶的眼睛在话落的瞬间黯淡了,像陨落的流星。

        “那姐姐你说个数吧,我就算拼........”

        赵千初不等他说完,低头,覆上了他的唇,像蝴蝶亲吻花蜜那般温柔。

        “不用明年。”

        她勾住他的后颈,少年顺着她的力道向上,反客为主,把她推入了沙发角落。

        “那会是什么时候?

        我等....”他一边吻一边低低问她。

        “现在吧。”

        她轻用力,把他推开一寸的距离。

        “姐姐?”

        季年睁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她,生怕自己听错了。

        赵千初被他逗笑了,笑到那双妩媚的狐狸眼弯成了小月亮。

        “我说就现在。

        我批准了。”

        “你是我男朋友了”

        季年只觉得心脏在这一刻停滞了。

        愣了好久好久才反应过来。

        “真...真的?”

        他颤着嗓,搂她纤腰的手也颤着。

        赵千初挑了挑眉梢,高傲地命令着:“那你还不吻我?”

        少年一瞬间深思回笼,得到主人的命令后径直压了上去。

        ......

        “啊!别碰那里!你停啊快停啊!”

        卧室里传来女人婉转的尖叫声。

        随后响起少年低沉却隐含兴奋的嗓,“姐姐.....”

        “你怎么这儿也不准碰,那儿也不准摸.....”

        “反正你明天再打我吧!”

        赵千初绝望的闭眼:........

        臭弟弟!

        她就不该被男人的花言巧语所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