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年年×初初(8)

年年×初初(8)

        年年×初初(8)

        8

        赵千初睁大眼看了三遍体重秤上的数字,    觉得有些不对。

        秤坏了?

        可这是她才买不到一个月的新款电子秤,不止能称体重,    还能算体脂。

        她把衣服脱了,    项链手表就连戒指都取了下来,重新站上体重秤。

        53公斤。

        依旧是53公斤。

        她看着那两个明晃晃的数字,大脑微微晕眩。

        才一个月而已,    她就胖了六斤啦?

        就在赵千初失魂落魄的时候,    桌上的手机震动两下。

        她从体重秤上下来,脚下没踩稳,    趔趄两下,    差点摔倒。

        小声嘀咕了两句,    捞起手机一看,    是安年发来的消息。

        “姐姐,    起床了没?

        我带早餐来了。”

        看着这行消息,    赵千初这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她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胖了六斤呢?

        答案就是某人每天定时定点,比闹钟还要勤快的投喂。

        不止风雨无阻,还打不走骂不走。

        最让她讨厌的是,    安年做饭太好吃了,    香喷喷的菜色搭配煮得软硬适中的米饭,    吃了一口就让人欲罢不能。

        赵千初犹豫着要不要让他回去,    还没来得及编辑消息,    门铃声就响起了。

        这么快?

        隔着厚重的防盗铁门,少年的声音有些模糊,    可还是削减不了语调中的愉悦感。

        “姐姐,    你起床了没有?”

        “姐姐?”

        赵千初哼了声,    骂了一句真烦人,可还是没有耽误,    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骂人的时候她眼睛里是带笑的。

        骂出来的声也是软软的,好似娇嗔。

        “再催就不跟你开了!”

        赵千初站在门口,凶巴巴的恐吓门外的少年。

        季年一听就老实了,顿时止住了声音,乖巧地站在门口等待公主的宠幸。

        双开门从中间破开一道缝隙,门开的瞬间夹杂着一股带着花香的风,映入眼帘的是一团深紫色的花束。

        深灰色小香风呢布的包装,包裹着紫色的厄尔多瓜玫瑰,每一朵都开得正盛。

        整束花透着高贵而冷艳的腔调,极衬她。

        少年清爽又充满朝气,捧着这束漂亮的花,冲她温暖的笑着:“姐姐,送给你。”

        赵千初承认,在看到他的那一眼,心狠狠颤动了一下。

        被人送花这种老套路她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回了,可没有哪一回比此时此刻更让她心动。

        她有些不自然地把花接过来,也许是害羞了,她干脆低头,轻轻去嗅带着露水的玫瑰,“一大早买什么花。”

        季年挠了挠脑袋,真诚的说:“就是觉得这花特别衬你。”

        赵千初眼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季年倒是笑意温和的对上她的眼。

        他轻车熟路的摸到了厨房,把手里的保温桶放上去,旋开保温盖,鲜香漫了出来。

        一大早他就爬起来给赵千初做早饭,蒸了一笼自己包的蟹粉小笼包,他嫌外面店里的用料不足,也不够新鲜,趁着最近蟹季,托人在南省弄了两篓新鲜的大螃蟹,每一只螃蟹开盖后都是蟹黄满满,闻起来鲜香诱人。

        季年从消毒柜里取出漂亮的陶瓷碗碟,将早餐放上去,摆好后才从厨房端出来。

        赵千初生活精致,若是让她直接就着朴素的保温桶吃饭,她宁愿不吃。

        除了蟹粉小笼包,还有一碗熬得浓稠的海鲜粥,撒上一把切得极细的青菜沫,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增。

        “咦,我不爱吃葱。”

        赵千初瞟了一眼碗里的粥,皱了下眉。

        季年觉得她皱眉的样子太可爱了,忍不住凑上去亲了她一口,看着她目瞪口呆的小表情,解释说:“不是葱,是青菜沫。

        我切的比较碎而已。”

        “........”赵千初眨了眨眼睛,抬手,触上被他亲过的那块皮肤.....

        这少年!怎么动不动就跟狗一样!

        不是啃就是舔!

        “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随便亲我。”

        赵千初扬高下巴,轻慢地扫了一眼季年。

        哇。

        姐姐生气的样子更可爱了。

        季年笑了,眉眼弯弯,他认真的点头:“好。”

        说完,他又飞快的加了一句:“但是忍不住除外!”

        赵千初又皱了下眉,刚想训斥一两句这不听话的小狗。

        可一抬眼就看见他那因为灿烂笑容而显露出来的可爱小虎牙,她咽了咽口水。

        算了!不和弟弟计较!

        她拿起汤匙舀了一勺海鲜粥,软烂浓稠的粥入口即化,加了菌菇,鲍鱼和虾仁提鲜,每一颗虾仁都去掉了虾线。

        “姐姐,你前几天说想吃蟹粉包,我就自己包了一些,你尝尝。”

        季年把筷子递过去,让她方便夹。

        赵千初看着那鲜美的小笼包,成功把五十三公斤这回事抛在了脑后。

        吃了一口,她就差流眼泪了。

        真是太好吃了。

        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蟹粉包。

        吃了好几个之后,她才想到一个很严肃的事。

        最近一个月,她每天被他投喂,虽然都是他自己做的,可她能吃出来,顿顿都选用了高端新鲜的食材。

        若非花了大价钱在购买食材上,是做不出这么鲜美的味道的。

        所以,他哪来的钱?

        赵千初想了想,拿起手机随手给季年转了十万,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放下手机后继续吃饭。

        季年感受到口袋里手机震动,拿出来一看,才发现面前的女人竟然跟他转了十万块?

        “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微沉,听上去似乎有些生气。

        赵千初坦然地说道:“买菜钱。”

        季年差点就心梗了,被她这三个字堵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在她眼里,他就这么穷?

        买菜都买不起了?

        “不需要,我退给你。”

        季年毫不犹豫地点下退还。

        赵千初觉得很奇怪,不知道他在较什么劲,“那你让我白吃你的?”

        季年沉着脸,“你是我女朋友,我的就是你的。

        怎么算白吃呢?”

        说话的时候,他放在桌底下的手捏成了拳。

        赵千初笑笑,“我可没说是你的女朋友。

        是我包养你呢,弟弟。”

        季年张了张嘴,忽然就有些泄气。

        其实他想说的是,那如果我养的起你,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但这句话,他需要打个问号。

        若是对其他女生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这么说,但是面对赵千初,他犹豫了。

        论目前的经济实力来说,他的确够不上她的一半。

        她随手消费就是六位数往上,逛个街下来能刷掉百来万。

        若是单纯的靠他自己,如何才能养的起她?

        如何才能赚更多的钱?

        靠现在这个写歌的路子是肯定不行的,他得找其它的出路才是。

        季年陷入了深思。

        一顿饭的时间,季年心不在焉。

        赵千初也察觉到了他的走神,只是以为他一大早起来做饭很累,也就没放在心上。

        季年从赵千初的家里出来后,直奔全季盛世,他得找季辞商量对策。

        季辞最近忙着赚钱赚到肾上腺素飙升,每天都沉浸在数钱的快乐之中。

        看着家里的公司蒸蒸日上,季年打心里觉得高兴。

        季辞听了季年的话后,就差捧腹大笑了。

        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

        “这有什么难办的,等这一期的款项到账后,我走私账分你三千万。”

        季年急了,“我不是让你跟我给钱啊!我是找你问,我如何才能赚更多的钱,你搞没搞清楚啊!”

        季辞疑惑地看他一眼,急了?

        还急得满面通红。

        “可是家里的公司你本来就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啊。

        是你自己不要每年的分红,现在缺钱了,还怪我不给你挣钱的路子啦?”

        季年觉得和季辞说话就是对牛弹琴,“公司是你撑下来的,我做不到坐享其成。”

        “所以除了靠家里,我就赚不了钱了吗?”

        他泄气地低下头。

        “不是,我没弄明白,你突然想着要赚钱干嘛?

        你写歌唱歌不是还挺挣钱的吗?”

        若是收益好,一个月少说也能有六位数的进账。

        “不够!”

        “一个月十来万还不够你吃喝啊?

        我看你也没买什么好东西啊,还不是穿的几百块钱的便宜毛衣。”

        季辞白了他一眼,忽然,她脑子灵光一闪,倏地一下从老板椅里面蹦起来。

        三两步走到季年的面前,伸手钳住他的下巴,左看看右看看。

        越看越觉得帅!

        太帅了!比现在当红的那些小鲜肉们不止帅了多少倍。

        而且这种长相的男生很稀缺。

        高级,干净,清澈。

        她忽然觉得太可惜了,这么帅一张脸非要藏着掖着,一门心思就想着靠实力出圈,微博上连一张自拍也不发,好多粉丝连安年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若是学会利用这张脸,季年早就大火了,那她靠卖弟弟都能挣大钱啊!

        还轮得到赵淮归什么事啊?

        呵呵,狗男人就知道天天威胁她,想到就烦!

        “笨蛋啊!想赚钱那你去当明星啊。”

        季辞笑着欣赏着自己的帅弟弟,“你若是肯利用你这张脸,我包你半年内必火。”

        季年:“?

        ?”

        -

        最近,赵千初明显感觉生活里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想,才发现是少了他。

        已经有五天没有见到那个黏人的少年了。

        虽然每天安年都会在微信上跟她准时发早安,午安,和晚安,也会做好了午餐让外卖人员送到她的公司,每周末也都会定点去她家,帮她整理房间,打扫卫生。

        可就是觉得见他一面还挺难。

        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问他也都是说在忙着写歌录歌。

        怪没意思的。

        赵千初对着两人的聊天记录发呆,走神了好几分钟,直到秘书敲门,她这才惊觉自己走神了。

        她这是怎么了?

        疯了吗?

        竟然会因为想安年而发呆?

        晚上,沈常乐打电话约她出来唱k,本来她懒得搭理这种无聊的活动,可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有些更咽。

        听上去似乎在哭。

        在赵千初的逼问之下,沈常乐这才说实话,她失恋了。

        赵千初内心很震惊,海后也能失恋?

        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赵千初穿着一身严肃的西装套装就去了ktv,来来往往有好几个男人都用既奇怪又惊艳的眼神看她。

        “怎么失恋了?

        那个叫什么来着?”

        赵千初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英文名,“叫leal的是吧?

        那男孩看上去不是很听话吗?

        还敢甩你?”

        沈常乐抬起头,擦了一把眼泪,“leal早就被我pass了。

        是另一个弟弟。”

        赵千初:.......

        “算了,懒得说了。”

        沈常乐哭过之后又变成了没事人一样,吃了一口西瓜,大手一挥让公关小帅哥跟她点歌。

        “我要唱那首最近最火的!叫什么?

        什么多想你?”

        沈常乐喝了酒,脑子有些昏,连最近单曲循环的歌名也能记错。

        “就那超帅的小鲜肉唱的!”

        这家ktv走得是高端豪华路线,里面培养的公关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对市场上大火的明星歌曲随手拈来。

        他立刻说:“沈总,您说的应该是那首《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这首歌最近超火的呢!我现在就跟您点上。”

        “对!就是这首歌!”

        沈常乐眼睛陡然间亮了,像闪烁的星星,她一把抓住赵千初的手,激动的说:“姐妹啊,你听过这首歌没?

        真是绝。”

        “唱歌的人也绝!那双眼睛太漂亮了,我一个女人都自愧不如。”

        赵千初嗤笑一声,她对娱乐圈根本不感兴趣,平时根本不会注意娱乐圈的动向。

        “谁啊?”

        安年啊!”

        沈常乐鄙视地看了她一眼,眼神仿佛在说,你家通网了吗?

        连这都不知道?

        “安年?”

        赵千初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弟弟真是绝了,那长相,那身材,那声音!”

        一旁的公关也接话进来:“沈总也是安年的粉丝?

        哈哈哈,这几天我们店里好多女客人都点名了要唱他的歌呢。

        说起来安年还真是一夜爆火!这首歌一上线,短短一天,他微博就涨粉了五百万。

        当天就冲上了热搜第一呢!”

        “不过他火也无可厚非,长得帅,又有才华,听粉丝们八卦,他私底下就是个温暖的大男孩。

        难怪圈粉了。”

        赵千初已经听不太进去了。

        脑子里乱糟糟的。

        安年?

        是她的安年吗?

        沈常乐拿出手机,搜到安年爆火的那段视频,递给赵千初。

        “你品品,这弟弟怎么样?

        这长得完全就是姐姐杀手嘛!现在他的粉都是姐姐粉,全都是说倾家荡产也要养这种奶狗弟弟呢!”

        赵千初一把夺过手机,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少年。

        这是一段mv。

        少年一身简单的白衣,他静默地站在海边,任由海风穿过他的身体,盛大的夕阳作他的背景,镜头逐渐拉远,就在这时,他回过头,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

        那双如泉水般清澈的眼眸里是无限的深情。

        最近不搭理她,就是去忙这些事了?

        赵千初咬着唇,心里五味陈杂。

        忽然,她反应过来,一双眼睛冷厉地看着沈常乐,“你刚刚说什么?

        养他?”

        “你这想法不错啊,我去找找路子,说不定真能把这少年给包了。

        不过就是贵点嘛。”

        沈常乐娇笑起来,一双狐狸般的媚眼格外诱人。

        “你休想!”

        赵千初气愤的把手机摔向沙发。

        沈常乐狐疑地看她,不知道这大小姐突然发什么脾气。

        “你怎么了?”

        赵千初冷笑,拿起包倏然站了起来,“安年是我男人!要包也是本小姐包他!你敢打他主意,我和你没完!”

        说完,她怒气冲冲的走出包厢。

        沈常乐:........

        她的小姐妹疯了吗?

        出了ktv,赵千初走在大街上,没多想,径直拨通了安年的电话。

        对方嘟了好几声才接。

        “姐姐,你找我吗?”

        那头的声音很高兴,像是吃到了棉花糖的小朋友。

        赵千初赌气的朝电话里说:“你再不见我就别见我了!反正你现在火了,你去找别的姐姐包养你吧!”

        “本小姐不要你了!”

        季年举着电话,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才吞吞吐吐的说:“姐姐....你、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