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年年×初初(7)

年年×初初(7)

        年年×初初(7)

        7

        清早,    八点半。

        季年被生物钟叫醒。

        每到秋季,上京的天气就变得很紊乱。

        半夜下了一场暴雨,    一早却放了晴。

        暖金色的阳光从一层薄薄的浅蓝色纱帘里透进来,    宽敞的卧室里充盈着柔和的日光。

        日光被过滤至柔和的状态,并不灼热,落在人的皮肤上,    有温暖的愉悦感。

        季年虽然醒了,    可并不想起床。

        第一次觉得赖床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

        看着怀里缩成一团的女人,他笑了起来,    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眼睛因为阳光的渗入,    棕色的瞳孔变成了浅浅的琥珀。

        像凝着一汪酒。

        趁着赵千初还在熟睡,    季年睁大眼睛,    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睡颜,    像个好奇的孩子,贪恋着自己的宝贝。

        她好白啊,怎么能一点毛孔都没有呢?

        季年伸出手指,    轻轻地戳上女人莹白的肩头。

        不止白,    还好滑,    就像他每次去火锅店必点的鲜豆腐。

        赵千初闭着眼,    呼吸均匀,    似乎还在梦乡里。

        少了冷艳的妆容,高傲的表情,    她变得无比柔软,    柔软地像易碎的娃娃。

        姐姐真好看!睡觉的样子也这么好看!

        看着看着,    他忽然傻笑了起来。

        凑上前去,偷偷亲了一下她的肩膀,    觉得不够,又亲了下她的侧脸。

        昨晚的事,像一场电影。

        循环在脑中播放,光是想起来,季年就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又想到昨晚他有一点点的粗鲁,季年紧张地蹙起了眉。

        希望姐姐醒来之后,不会讨厌他。

        季年放轻了动作,掀开被窝,从床上起来。

        跟赵千初掖好了被子,又忍不住亲了她一下,这才悄悄地把地上散落的衣物都捡起来,拿着衣服走出了卧室。

        套房里有厨房,冰箱里存放这一些简单的食材,做早餐是完全没问题的,可季年一想到做饭或许会弄出噪音,打扰到她睡觉,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洗漱穿戴好后,他下楼去跟赵千初买早餐。

        -

        赵千初是被闹铃闹醒的。

        被打搅了睡眠,她泄愤地摁灭闹钟,把手机扔到了地毯上,正准备继续睡下去时,她忽然睁开了眼睛,一丝睡意也没有了。

        浑身上下怎么这么疼?

        她望着天花板,记忆一点点被唤醒,平静的神情逐渐狰狞。

        少年的低声耳语还萦绕在耳边,那挠人心痒的,性感的,诱惑的低音--

        “姐姐....我好喜欢你....”

        “姐姐....你喜不喜欢从后面抱你.....”

        “?

        ?”

        赵千初顿时惊坐起来,低头一看,她倒咝了口微凉的空气。

        这是她一年花上大几百万精心娇养出来的皮肤?

        从手臂到前胸,视线再蜿蜒向下,大腿,小腿.....全是深深浅浅的痕迹。

        是吻痕,还有咬痕。

        赵千初尖叫一声,再也顾不得什么优雅不优雅,高贵不高贵了,她破口大骂:“安年!我他妈要弄死你!!”

        吼了一嗓子后,赵千初舒坦了一点点。

        正在外面准备早餐的季年手一抖,汤包差点儿摔在了地上。

        他连忙把手擦干净,急匆匆的跑到卧室,门一推开,视线就和赵千初对了个正着。

        “你醒了,姐姐。”

        他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

        赵千初先是一愣,随后脸色顿时黑了大半,她冷淡地说:“你怎么还在这?”

        愣是因为少年笑起来的时候太帅了,她有点心悸。

        脸色变黑是因为她一看到这少年就想起来昨晚他的恶行。

        呵呵。

        还真没看出来他一个毛头小子还有两幅面孔,还伪装得这么淋漓尽致,把她骗得团团转。

        季年敏锐地察觉到赵千初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他有些心虚地垂下眼:“我买了早饭,快起来吃吧。”

        吃吃吃,吃个屁。

        赵千初想骂人。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赵千初砸了个枕头过去。

        季年没有躲,仍旧站在原地,他想干脆让她打一顿好了,只要她出气了就不会生气了吧?

        他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于是走上前去,蹲在赵千初的面前,仰着脸看她。

        “姐姐,你打我吧。

        打我一顿就好了。”

        “?”

        少年无比认真,坦荡磊落的神情反倒是让赵千初噎住了。

        “不然咬我吧。”

        季年伸出手臂,放在她面前,“姐姐肯定喜欢的。”

        他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像摇尾乞怜的小狗。

        “?”

        赵千初快要昏过去了,她控制住自己不要被他的美色所诱惑,怒声质问:“我哪里喜欢咬人了!”

        季年皱了下眉,“姐姐昨晚一直在咬我啊。”

        他的肩膀,手臂,全部是她咬过的痕迹,有些地方咬得重了,都红肿了起来,一圈圈月亮形状的紫红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

        赵千初深呼吸,用仅剩的理智去维持平静,她别过脸,连看都不想看他,“安年,你走吧。

        先出去。”

        她的声音又冷又淡,落在季年的耳朵里比刀尖刺心还要让他难受。

        他把下巴搁在女人的膝盖上,双臂环住她的小腿,再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去看她,“姐姐,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赵千初心头涌上酥麻,血液逆流直充天灵盖。

        他把下巴搁上去的时候,她其实是想一巴掌扇上去的,可惜还没来得及抬手,就被他用这种委屈的眼神融化了。

        妈啊,这少年要不要这么奶......

        太可爱了.....

        赵千初继续深吸气,她故意凶狠地盯他:“别这么看我!”

        季年继续箍紧她的双腿,跟抱玩偶似的死抱着不撒手,“可是姐姐好看。

        想看。”

        赵千初眨了眨眼睛,跟看神经病一样看他。

        呵。

        来这套是吧?

        “你别想太多,昨天就当一夜/情好了。”

        赵千初撇了他一眼,反正是看不爽他这种两面派。

        竟然敢披着羊皮来骗她!

        季年怔愣片刻,一时半会消化不了她的话。

        就当一夜/情?

        他们昨晚只是一夜/情?

        赵千初见少年不说话,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鄙夷地看了季年一眼,“反正我看你也挺有经验的。

        总不会因为和女人发生了什么就要负责吧?”

        昨晚少年花样百出,把她当橡皮泥一样揉搓,她都被他逼哭了,他还一个劲的用蛮力。

        她从记事开始,就没哭过!竟然被一个弟弟给弄哭了,这简直是让她三观尽毁。

        “有经验?”

        季年讷讷地问出口。

        赵千初冷笑,“弟弟装纯呢?

        经验那么丰富,别跟我玩纯情少年这一套。”

        季年听懂了,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焦急地反驳:“我昨晚是第一次!”

        他急得脸都胀红了。

        赵千初觉得他这模样太有趣了,哪有一个男生当着女人的面说自己是第一次的?

        差点就被他逗笑了。

        “装!”

        她乜他。

        “真的!我连恋爱都还没谈过,你不能诬陷我!”

        季年攥着拳头,被她三言两语弄得急眼了。

        他从小到大,不止没谈过恋爱,就连亲别的女孩子都没有,哪里来什么鬼经验。

        若非说有什么经验,那大概....是被大学室友硬拉着一起看过一些不正当的教学视频吧.....

        况且男人在这方面,向来是无师自通。

        一触上她的身体,他感觉自己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会了。

        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怎么能跟她说呢?

        季年心虚的很,脸红得更厉害了。

        恋爱都没谈过?

        赵千初差点被口水给更住。

        心里本来还生着气,可看见少年红眼睛的可怜模样,怒火一下子就没了。

        真的假的啊?

        可转念一想,他也才二十出头,没谈过恋爱呢,也还算说得过去,没那么离谱。

        虽然,也很离谱。

        哪有二十来岁的男孩子还没谈过恋爱的?

        关键是还长这么帅!

        估摸着是因为穷吧,赵千初想了一圈,找出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对,肯定是因为穷,不敢谈恋爱。

        “哦。

        行吧。”

        赵千初不咸不淡地看他一眼。

        季年没有得到想要的确切的答案,继续跟她急:“你不相信我?”

        “行了行了,我信你了行吧?”

        赵千初没好气的用脚尖踹了他一脚。

        女人涂了深红色指甲油的脚,显得越发白嫩,脚尖蜻蜓点水地落在他的小腿骨。

        季年这才松了口气。

        他悄悄呼出一口气来,又有些懊恼自己刚刚失了分寸的言行。

        “那,不如先吃早饭?”

        他试探地问坐在床边的女人。

        赵千初抬起手臂,活动了两下,随后慢悠悠飘出一个字来:“嗯。”

        早餐很丰盛,散发着浓浓的烟火气息。

        香甜软糯的玫瑰米糕,皮薄馅多的虾仁汤包,鲜美滋养的墨鱼汤底馄饨,几碟爽口开胃的小菜,还有一杯无糖豆奶。

        赵千初抬了抬眉梢,这早餐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她以为左不过就是酒店里提供的自助早餐。

        她拿起筷子尝了一口汤包,温度也刚好,没有烫口。

        汤汁浓郁,比大酒店里的汤包不知好吃了多少。

        季年生怕她不喜欢这种平价小店里做出来的东西,有些忐忑地问了句:“好不好吃?”

        赵千初撇了他一眼,淡淡道:“别站着了,坐下一起吃吧。”

        “好的,姐姐。”

        季年冲她傻笑,听话的坐在她边上。

        赵千初一连吃了两个汤包,又喝了几口墨鱼汤,只觉得太鲜了,哪家店做的啊?

        她怎么从来没吃过?

        “这馄饨不错,你哪买的?”

        赵千初随口一问。

        季年:“不告诉你。”

        “?”

        她放下汤匙,瞪着他,“什么意思?”

        “姐姐以后想吃,我就去给你买,或者我在家做了给你端过去。”

        季年笑着说。

        若是她知道了店面在哪,自己就能吃到了,那还有他什么事呢?

        赵千初扯了扯唇角,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

        这小奶狗,还挺有小心机?

        虽然但是,她承认自己吃这一套。

        赵千初想的是要快点把这个变态弟弟给打发了,可好不容易坚硬的心又被这人畜无害的笑容给软化了。

        有一说一,他这长相真是太对她口味了。

        当然抛开少年昨晚在床上的那些恶行,他这人也挺对她口味的。

        所以到底要还是不要呢?

        赵千初有点纠结。

        就在纠结中,赵千初不知不觉吃完了整碗馄饨,外加三只汤包,两块米糕。

        肚子有点撑。

        她放下碗筷,看了眼一边的少年。

        只见他乖巧的坐着,她不说话,他也就不打扰,安静地看着她吃早饭。

        “你不吃吗?”

        她这才发现季年面前的碗筷是干净的。

        季年解释:“我开始吃过了。”

        他吃了两个包子,简单的解决了早饭。

        为了给她买到这碗墨鱼馄饨,跑了整整两个街区。

        这家卖馄饨的店虽然破破旧旧,店面也小,可在当地一块非常出名,要排队才能买到。

        他心想她肯定会喜欢这个味道。

        没想到还真被他猜中了。

        “那好。”

        赵千初转过来,正对着季年,“那就解释吧。”

        季年垂下脑袋,声音闷闷的,像是小动物的呜咽,“解释什么啊.....姐姐....”

        看他还在那装可怜,赵千初就差吐血了,她现在身上还疼着呢!她还没装可怜呢!

        “安年!你有完没完!你不把昨晚的事说清楚,我要你的小命!”

        季年立刻老实起来,不踢皮球了,“对不起,姐姐。

        昨晚是我没有控制力度,弄疼你了。

        我等会儿跟你按摩好不好?

        你别生气了,我以后肯定轻一点!”

        他举起手做发誓状,眼睛亮亮的,义正言辞地说:“我发誓!”

        “你还想有以后?”

        赵千初就差没气笑了。

        季年正襟危坐,严肃地问:“为什么不能想以后?”

        赵千初冷笑一声,“就你这服务水平,还想要以后?

        你出局了,滚吧。”

        什么?

        他出局了?

        季年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赵千初,“可是姐姐昨晚明明就很舒服啊!还是你要我帮你.....”

        虽然被他弄哭了,可说要重一点的也是她啊。

        怎么能睡了就翻脸不认人呢?

        赵千初的脸颊刷地一下红透了,飞快捂住他的嘴,生怕他说出什么让她崩溃的话,“你闭嘴你闭嘴!再说我就弄死你!”

        季年双手举过头顶,表示投降,赵千初这才收回手。

        “姐姐昨晚已经包养我了,我现在是姐姐的男朋友。”

        季年怕又被她捂住嘴,飞快把重点说了出来。

        赵千初大吃一惊,“我什么时候说包养你了?”

        季年没说话,只是跑去客厅里把包拿过来,当着赵千初的面掏出他的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

        “这是姐姐昨晚给我的,说包我一百年。”

        “?

        ?”

        赵千初看着这张一百块,久久说不出话来。

        就...震惊了。

        随后,季年拿出手机,点开一段录音,里面传出来一段对话,女人的声音含糊不清,又软又水--

        “那我包你了吧,弟弟...”

        “姐姐不骗人吗?”

        “不骗人,但你要乖啊.....这一百块你拿去吧!”

        “好的姐姐,那我就收下了,即日生效,期限是一百年。”

        .........

        季年看着赵千初还没缓过来的神情,继续说:“姐姐包了我,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姐姐的人了。”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赵千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