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年年×初初(6)

年年×初初(6)

        年年×初初(6)

        6

        玄关处传来哐当的巨响,    还伴随着玻璃碎裂的清脆声,即使是在里间的卧室,    赵千初也听得很清楚。

        她心里咯噔一下,    手忙脚乱地关掉吹风机,没来得及找拖鞋,赤着脚从卧室里跑了出来。

        “说,    你是谁。”

        季年继续用力。

        那男生闷哼一声,    只觉得整个锁骨都要被人捏碎了,疼得他连动的力气都没有。

        他又惊恐又愤怒的看着这突然闯进来的陌生人。

        “我、我是初姐叫来的。”

        因为疼,    说话的音都有气无力的,    他伸手去掰季年的手,    可对方力气太大了,    比他想象的要恐怖许多。

        “你放开我!”

        初姐?

        这么亲热?

        她叫他来的?

        季年的脸色眼见着垮了下来,    一双清澈的眼眸变得浑重,    仿佛要杀人,“她叫你来你就来?”

        “你碰她了?”

        少年的声线本就偏低,此刻更是有割耳之感。

        那男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被一个瞧着比他大不了多少,    甚至还可能比他小的男孩子挟持得死死的,    他脸上早就挂不住了。

        “你这人谁啊!我和初姐之间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男生脸色胀红,    毫不示弱地盯着季年。

        “你们这是做什么?”

        赵千初边说边往玄关走来。

        两人看到赵千初后,    顿时转移了注意力。

        “初姐.....”

        “赵千初!你站那!别动!”

        季年恶狠狠地看了眼男孩,警告他安分点,    随后立即转头,    冲着赵千初吼了一句。

        赵千初被季年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弄懵了,    一时间定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白嫩的脚丫子踏在皮草地毯上,    脚趾微微蜷缩。

        看了眼地上的玻璃,又看了眼赵千初的脚,确认她没有踩到玻璃渣,季年这才松了口气。

        “初姐,这人是谁啊,一进来就要打我....”男孩委屈地看着赵千初,一副受伤了求主人安慰可怜表情。

        季年有些震惊,这年头,还有男绿茶!?

        她就这么不挑?

        这种男人也看得上?

        他面色更加铁青,心里更恼了三分,混乱的情绪像胡乱奔腾的马,马蹄碾过,思绪变得又乱又躁。

        “安年,你先放开他。”

        赵千初想的是不能让两人这么下去,若是在她的房间里打架,传出去对谁都不好。

        “不放!”

        季年倔强地看着她,果断把话堵了回去。

        “........”

        赵千初睁着眼睛,无语。

        “你现在就告诉他,让他滚。”

        季年一瞬不瞬地盯着赵千初,怕她听不清楚,一字一顿的说。

        少年的目光灼热,像两簇熊熊的烈火,仿佛要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被季年掐着的男孩听到他如此直白的话语,气得笑出了声,他鄙夷地看了眼季年,看着他身上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廉价t恤,怒吼道:“该滚的是你吧!从哪里冒出来的穷酸鬼!也配这么和初姐说话?”

        季年揪住他的衣领往前一带,随后又狠狠往墙上甩去,冷声给他两个字:“闭嘴。”

        季年快一米八八的个子,本来就比一般的男生高大,加上他常年泡在健身房,又热爱户外运动,体力和手劲自然不是面前这个中看不中用的男孩能比的。

        听到男孩痛苦的□□,赵千初皱了下眉。

        安年这家伙哪里是什么听话的狗狗,这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才对!

        “姐姐。

        快点,让他滚。”

        季年盯着赵千初,又重复了一句。

        他其实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这男孩扔出房间去,但他忍住了,他就是要听赵千初说让这个男孩走。

        赵千初叹了口气,对着男孩说:“你先回去。”

        那男孩不甘心的看着赵千初,软声说:“姐姐....”

        姐姐这两个词让赵千初耐心全失,本来喝了酒就有些烦,男孩死活不肯走让她更烦,不受控制的安年让她最烦。

        烦烦烦。

        她浑身都觉得好烦,这男孩是什么东西!也配叫她姐姐?

        “说了让你走就走,哪来那么多废话!我看你是不想在上京混了!”

        赵千初冷着脸。

        季年看着赵千初发脾气的样子,不由地勾了勾唇角,他转过头来,笑容瞬间消失。

        看着面前的男孩,冷冷道:“听到没,姐姐说让你滚。”

        说完,季年提起他,把人狠狠扔了出去,厚重的套房大门打开又关上,过程很暴力。

        砰的一声,流动的风散去,空间恢复了宁静。

        房间里只剩下季年和赵千初两个人。

        季年没说话,只是站在玄关处,静静地看着那十步之遥的女人。

        看着她身上松松垮垮的浴袍,他心底无端窜起一寸火气。

        气氛很安静,安静的很诡异。

        是赵千初出声打破了对峙,“安年。”

        “别过来。

        地上有玻璃。”

        季年出声止住她的步伐,他把包取下来放在鞋柜上,径直走到厨房里。

        赵千初看着一地的玻璃,有些失神,抬眼就看见季年拿了一把扫帚,折返回来。

        他一丝不苟地把地上扫了五遍,直到一丁点玻璃渣都没有了,这才放心。

        赵千初神色很复杂,她深深看了眼季年,咬着唇,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季年把扫帚放回厨房,又不知从哪找了一双拖鞋,来到赵千初面前,缓缓俯身,蹲了下去。

        少年温暖的手掌轻巧环住她纤细,冰凉的脚踝,抬起,为她穿上了拖鞋。

        “姐姐的脚好冷。”

        他低着嗓,话语是温柔的,可声音却没什么情绪。

        很淡。

        穿完鞋,季年没有起身,就着半蹲的姿势,抬头去看她。

        从小而上的角度,仰望她。

        是公主最忠心的侍臣。

        虽然这个臣,有点自己的想法。

        赵千初被他弄得有些不自然,退后两步,“你来做什么。”

        季年:“不是姐姐让我来的吗?

        接到你的电话,我就立马来了。

        一分钟也没有耽误。”

        虽然还是迟到了。

        赵千初抿唇,顿了顿,“你迟到了。

        我说了过时.....”

        “所以姐姐就叫了其他的人来?”

        季年倏地一下站起来,整个人像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堵在赵千初的跟前。

        他太高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二十来岁的少年所独有的气息。

        那种,冲动的,不可控的,蛮横的,不讲理的,少年气。

        也许这才是二十来岁的男孩真实的那一面。

        并非温柔的,乖巧的,听话的,好拿捏的。

        “刚刚那个男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季年往前走了一步。

        赵千初被逼得退了一步,有些恼怒地说:“你怎么管这么多?

        我想叫谁来就叫谁来。”

        女人不耐烦的声音滚进季年的耳朵里,他定在了原地,没了声。

        柔软的唇抿成了一条生硬的线,纤长的眼睫垂着,遮挡了那双清澄的眼眸。

        少年低着头,高大的身影显得很落寞。

        她是赵千初啊。

        她想叫谁来谁就会来。

        整个上京城,不会有男人能拒绝她,她有这个资本不是吗?

        “七分钟而已。”

        他闷闷地开口。

        赵千初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季年攥起双拳,霍然抬起眼,“我只迟到了七分钟而已,你就迫不及待要找别人了吗?”

        赵千初怔了下。

        “那个男生看上去不老实,一看就是冲着你的钱。

        这种人你也看得上吗?”

        他继续说着,越说越恼火。

        赵千初被他这无厘头的话绕晕进去了,酒精在身体里到处乱窜,大脑昏沉,比济满了水的海绵还沉。

        她不甘示弱地提高音量:“冲我钱怎么了?

        我花钱买开心怎么了?

        我就喜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还听话的男孩子!”

        季年的眼眸随着她的话,一点一点晦暗下去,直到最后成了一片沉沉夜色。

        花钱买开心.....

        她不理他的每一秒是不是都在花钱买开心?

        季年像一只被人受伤后攻击性极强的野兽,躲在黑暗里蛰伏着。

        赵千初见他就这么站着,也不说话,是真的懒得搭理他了,抚着额角朝卧室里走去。

        “你走吧。

        打车费我微信转你。”

        在赵千初转身的瞬间,季年的理智轰然崩塌,他松开攥到发疼的双拳,猛地冲上去把人抱了起来。

        “安年?

        !安年!”

        赵千初的双脚突然离开地面,神色慌张,她胡乱捶打着季年的背脊。

        可少年的背脊坚硬厚实,是铜墙铁壁,打上去反而手疼。

        季年眼角微红,倔强着不说话,就这么扛着她,赌气似的把人摔在了床上。

        一阵天旋地转。

        还没等赵千初反应过来,她就被压住了。

        身上压着一道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墙。

        “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找别的男人了。”

        季年捧住她的脸,用无比认真的神色看着她。

        “不论弟弟还是哥哥,反正都不可以。”

        赵千初皱着眉,觉得真搞笑,还从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这么蛮横的话。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就是从此以后,姐姐只准对我一个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季年低声说着,充满磁性的声音像含着咒语。

        他把唇凑近,无意间触上了她的鼻尖,炽热的呼吸落了满面,赵千初有一点点心悸之感。

        “凭、凭什么啊.....”她声音软的不像话,也不去推他了。

        季年:“因为姐姐说了要包养我。

        我答应了。”

        “啊?

        ?”

        这猝不及防的回答,赵千初瞪大了眼睛。

        “我不贵的,一年一块钱。

        正好我现在缺钱,姐姐预支我一百块吧。”

        季年觉得她太香了,和她距离这么近,呼吸全是她身上清冷的,还带点诱惑辛辣的甜味。

        是烤棉花糖的甜,可主人调皮地在上面撒了一把胡椒粉。

        季年不由自主的将唇瓣贴在了她柔软的脸颊。

        “你、你.....”

        这突如其来的温存,赵千初牙齿都在打颤,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嗯。

        我知道姐姐很激动。

        因为我现在是姐姐的男朋友了。”

        他一板一眼地宣告。

        随后,少年的唇从她的脸颊滑动到那颤抖的双唇,死死的,深深的,用力的吻了上去。

        带着发狠的意味。

        吻到一丝氧气也不留给她。

        赵千初在他怀里颤抖着,那松松垮垮的外袍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她有些扛不住这么疯狂的他,仿佛招惹了一头发疯的野马。

        被他牢牢捏住,说什么他都不管,他都不听,只能忍着。

        ............

        ............

        她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不敢低眼去看他,只能胡乱去抓他的头发。

        天啊,她都招了个什么变态弟弟啊…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