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年年×初初(5)

年年×初初(5)

        年年×初初(5)

        6

        季家别墅。

        今天家里几个人都说回家吃饭,    苏女士大展厨艺,做了一桌子川菜。

        她最近迷上了麻婆豆腐,    天天在家里跟着美食up主学做饭。

        晚饭过后,    季辞吃撑了,坐没坐相,瘫软在沙发上,    拖鞋甩到一边,    小脚搁在茶几上,还晃来晃去地。

        季年走过来,    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她的脚脖子,    “你这脚快伸到盘里去了。”

        茶几上摆放着几盘水果,    那红润润的樱桃就差和季辞的小脚丫子近距离亲吻了。

        季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声,    立马收回脚,    冲季年吐了吐舌头,    “那樱桃给你吃。

        我吃菠萝。”

        季年哼了声,把樱桃推到她边上,自己拿了块菠萝吃,    “对了,    前天跟你转的钱为什么不要?”

        他这两个月跑场子唱歌赚了些小钱,    自己留了小部分,    大头都打给了季辞。

        可季辞没收,    不止把二十万退给了他,还倒转来多给了五十万,    银行转账的备注里说是给他的零用钱。

        季辞抬起眼,    看了看他,    脸上逐渐露出神秘的微笑,“放心,    你姐现在多的是钱。”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爸哭穷?”

        季年疑惑地看着她。

        季年对生意场上的事并不熟悉,他从小就是走艺术这条路,家里人很支持,从没有让他刻意去接触公司事务或是参加名流社交活动。

        而季辞不同,季辞是爷爷在世时就选好的接班人,读大学的时候季辞就知道,家里的公司是要给她继承的。

        季家虽然三代都是做生意的,但从没有重男轻女这个观念。

        “你傻啊,若是被他知道咱们家又有钱了,那他还不得天天高消费啊?”

        季辞觉得自己这弟弟是真傻,“那钱你拿好,跟自己买点贵的衣服和鞋穿穿,家里不缺你这点钱,听到没啊,季年!”

        宁愿自己省吃俭用,都要把钱给家里人,这种热心肠的傻白甜怎么看都是生意场上的大忌!

        爷爷当年还真是看人准,若是选了季年当继承人,那季家早就被人骗光了。

        季年点点头,觉得季辞这招太厉害了,以后他也得学着跟爸哭穷。

        “快去给我朋友圈点赞。”

        季辞不知道季年发什么呆,也不玩手机,就在那吃菠萝,一口一个。

        这傻蛋。

        白长这么帅了。

        这么傻,能找到女朋友吗?

        别到时候找了一个专来骗他钱的小绿茶该怎么办?

        季辞瞬间陷入了忧伤。

        季年哦了一声,拿出手机点开朋友圈,跟季辞点赞后,手指快速地下滑,忽然,他顿了顿。

        画面一晃,停在了赵千初刚刚发布的一条朋友圈。

        是一张单人照。

        拍摄地点一看就知道是城内的顶级pub。

        蓝紫色调的迷炫灯光下,冷艳的女人穿着一条精美的黑色刺绣连衣裙,她慵懒地靠着沙发,双腿交叠,身上的裙摆很短,几乎裸露出一半白皙的大腿。

        季年看着照片,有些失神,他想到了一种花。

        绽放在夜色下的罂粟。

        可照片上不止她一个人出境,放大来看,周围还坐了好几个年轻的帅气男孩。

        男孩们打扮得都很时髦。

        季年的眼底不自觉变暗了。

        “一个女生说喜欢你,还亲了你,但是又从不在微信上联系你,这是为什么啊?”

        季年转过头,看着自己亲姐。

        他这半个月实在是想不明白了。

        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

        赵千初不是说喜欢他吗?

        动不动就撩他,逗他,亲他。

        可那晚回到家后,他跟赵千初发了一条晚安。

        她没有回。

        她不回,他拿不准她的心思,也就不敢去打扰,干脆等着她召唤好了。

        反正她不就喜欢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调调吗?

        可一等,就等了半个月,等到两人的聊天对话框沉入了海底。

        季辞瞪大眼睛看过来,伸手去探季年的额头,“你发烧了?”

        季年一巴掌打落她的手,“我很认真的。”

        “你们亲了?”

        “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

        季年不自然的别过脸。

        季辞:“我也有个朋友,她跟我吐槽他弟弟是傻子,不止是傻子,还把他姐当傻子。”

        季年:........

        他叹了口气,“好吧,是我。”

        季辞“咦”了一声,“她不找你,那她发朋友圈吗?”

        季年点头:“发。

        发很多。”

        他刚加上赵千初的时候,她的朋友圈一刷就能见底,除了两条旅游的风景照,就没有任何其它的踪迹。

        可这半个月,她不止发朋友圈发的勤,还会发自己的照片。

        很漂亮很诱人的那种个人照。

        她真的很上镜,随便摆什么姿势都像一副精美的海报。

        季辞想了想,忽然很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没救了。”

        “为什么?”

        季年惊讶地看着季辞。

        “八九不离十,你这是碰上海后了。”

        “手段很高的那种。

        季年,你回头是岸吧,这种女人你玩不赢。”

        季辞一边说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副长者的模样。

        她心想,赶紧把这骗财骗色的钓系小绿茶一锅端了。

        季年大惊失色,激动地连手机都甩了出去:“海后!?”

        冷若冰霜的赵千初怎么可能是海后!?

        可冷静过后,季年仔细地想了一圈。

        是啊,赵千初她有钱有颜,又会撩,随便一个眼神就能让男人跪倒在她的面前,这种女人怎么就不能是海后?

        她若是海后的话,他该怎么办?

        如何才能让她只喜欢他一个呢?

        -

        迷club。

        赵千初发完只对一人可见的朋友圈之后就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可没过一刻钟,她又把手机捞了过来。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就是觉得这里的音乐太闹了,每一次重低音都仿佛敲打在她的心里,弄得她胸口闷闷的。

        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人从舞池里走过来,她一把夺过赵千初的手机,笑着说:“初初,来跳舞啊,别玩手机了,你都玩了一晚上手机了。”

        赵千初被人抢走了手机,也没生气,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眼面前的女人。

        女人叫沈常乐,沈家大小姐,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

        “跳不动。”

        她的心思被闪烁的灯光弄得更乱了。

        沈常乐无语,“这是干什么啊!不是你说喜欢弟弟的吗?

        我这给你挑的都是男模级别的,脱了衣服,一个比一个有料!”

        她压低声音,在赵千初耳边夸赞着。

        赵千初:“哦。”

        她往环形沙发上扫了一圈,五六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子,长相都不赖,各有各的风格。

        可是一旦把他们和某人做对比。

        说实话,差远了。

        太远了。

        “你哦什么?”

        沈常乐不乐意地推了赵千初一下。

        她的脾气火爆,和赵千初相比是一个冰一个火,可偏偏水火相容了这么多年。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给我挑一个走!”

        赵千初皱了下眉,嫌弃地说:“不要。”

        “那你要什么?”

        沈常乐不理解。

        她选的这些全是极品货了,圈里那些太太小姐们抢都抢不过来。

        赵千初喝了一口酒,很认真地问:“你说一个男孩都亲了你,可你不找他聊天他也就不来找你了,这是为什么?”

        她承认,自己在恋爱这方面经验甚少,二十多年的人生全部奉献给人民币了。

        现在倒好,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买不到喜欢的男孩子。

        失败。

        太失败了。

        沈常乐惊讶地张大嘴:“你们亲了?”

        赵千初秀美的蛾眉微微蹙起,“亲了几次吧。”

        也就几次,连瘾都没过上。

        关键是接吻这玩意是令人上瘾的!

        “怎么样?

        那弟弟帅吗?

        身材好不好?

        和我带来的这几个比呢?”

        沈常乐眯了眯眼,整个人很兴奋。

        赵千初冷哼,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脸,“给我收敛点,本小姐的人,你想都别想。”

        “快点回答我开始的问题!”

        她没好气地看了沈常乐一眼。

        沈常乐:“所以他主动亲了你,又不找你聊天?

        什么后续都没了?”

        赵千初点点头。

        沈常乐“啧”了一声,觉得自己姐妹危在旦夕了。

        看看那惹了相思病的眉头,一晚上不知道蹙了多少回。

        “你完了。

        你碰到狠角色了。”

        赵千初一凛,认真起来,“怎么说?”

        沈常乐开始给她一板一眼的分析:“这种男孩子就是现在市面上常见的钓系渣男。”

        钓系渣男?

        赵千初疑惑的瞪大眼。

        “他先是不动声色的攻略你,让你习惯了他对你的好,当你受不了先开口的时候,他们又会拒绝你,让你觉得欲罢不能!”

        赵千初呼吸一紧。

        沈常乐在她身上装监控器了?

        连她先开口说包养他,被他拒绝了都知道!

        “然后他们就会消失一段时间!在即将高潮的时候抽身远离!让你觉得百爪挠心!”

        “不发微信,不打电话,但是你发消息过去,他又肯定会回复你!这简直了!这就是渣男中的战斗机啊!”

        赵千初大惊失色。

        那么乖那么听话的弟弟,原来是渣男?

        “可他看起来很单纯,也很听话。”

        除了那两个强势的吻以外。

        沈常乐急了,觉得赵千初被渣男洗脑了,“我跟你说,现在的弟弟都贼精了,看起来乖乖巧巧,单纯无害,其实啊,心机深的很!专门骗你这种有钱的姐姐!你赚钱的本事是厉害,我佩服你,但在男人方面,你就不如我了。”

        “那该怎么办?”

        赵千初难得失了分寸,一只手抓上姐妹的胳膊,用力捏住。

        “你喜不喜欢他?”

        “嗯。”

        赵千初也不遮掩。

        “那行。

        他渣,你就比他更渣!反正若是动真格,他也玩不赢你这赵家的千金大小姐。”

        赵千初垂眸,思索了一瞬。

        觉得姐妹的话,有点儿道理。

        -

        时间很快,一晃而过。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晚,赵千初一个人坐在国金大酒店的大堂里。

        手肘撑着雕刻精美大气的红木沙发,眼神游离,正望着前台发呆。

        身体里的酒精到了最凶的时段,每一寸血液都叫嚣着,她需要耗费足够的理智才能把醉意压下去。

        今晚,赵淮归设宴招待某位上头的大领导,她也一同参加。

        饭桌上氛围好,她陪着多喝几杯也无可厚非,虽然之后的酒全是赵淮归帮她挡了,可算下来她还是喝了接近三两白酒。

        白酒容易上头,没过多久,头就有些晕乎了。

        本来赵千初是要回家的,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连车都没来得及上,就被人拦住了。

        是一个长相单纯,肚子里却全是坏心思的漂亮女生。

        她亲弟弟的女朋友。

        一个小绿茶。

        赵千初想到那小绿茶和她比美的场景就忍不住想笑。

        怕冷还敢和她比风度?

        这么幼稚的小绿茶,赵淮归都是在哪遇到的?

        对于赵淮归找的这个女朋友,她谈不上喜欢,但也绝对谈不上讨厌。

        她不讨厌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那女孩有一双清澈而灵动的眼睛。

        看到那女孩的第一眼,她就想到了安年。

        安年的眼睛也是这样,清凌凌的,纯净,清澈。

        像山涧潺潺的溪水。

        怎么突然有些想他了?

        “渣男!”

        她不理他,他就不来找。

        果然,沈常乐说得没说!安年就是渣男!

        赵千初红着面颊,一只手赌气地把手机摔在沙发上。

        屏幕磕在坚硬的红木上,发出厚重的声响。

        而另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里却把玩着一张卡片。

        国金酒店总统套房的房卡。

        她看着这张房卡,忽然,心里有了一些刺激的想法。

        把那早已沉入泥沙中的对话框□□,拨通了微信语音。

        很快,那头就接通了。

        “喂?”

        一个微微沙哑的男声响起,似乎还含着紧张的颤抖,但很快,那异样的感觉就被主人赶跑了。

        “姐姐?”

        赵千初吞咽了一下,面不改色,语速很快:“弟弟,国际酒店218号房,一个小时之内我没看到你,我就叫别人来了。

        过时不候。”

        说完,她飞快挂了语音。

        心在这一刻突突跳了两下,是飞出栅栏的梅花鹿,横冲直闯着。

        -

        季年在录音棚里录了一整天的新歌,嗓子濒临极限,靠着润喉糖在强撑。

        接到赵千初的语音电话时,他整个人都懵了。

        就连说话都因为紧张而颤抖。

        “一个小时之内我没看到你,我就叫别人来了。”

        “姐姐?”

        “赵千初!”

        他哑着嗓冲电话喊了几声,可那头没了声音,电话挂断了。

        季年几乎是迅速反应了过来,他立刻取下耳机,从录音棚里冲出来,“张老师,我现在有些急事,先不录了。

        明天,明天我再来。

        实在是对不起。

        不好意思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焦急的往外走。

        “喂,安年,你的包!”

        季年的录音指导老师看了眼桌子,发现这男孩的包都忘记拿走了呢,可一转头就不见了男孩的踪影。

        他摇摇头,自言自语:“现在的男孩啊,就是冒冒失失的。”

        录音棚在城北,可国金酒店在市中心,上京最繁华的地方。

        从这里到城中,就算是不堵车也要接近五十分钟的车程。

        季年顺利地打到了计程车,他催促师傅,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能不能尽量开快一点?

        师傅笑呵呵地看了眼后视镜:“这么急?

        去见女朋友啊?”

        季年顿了顿,点头:“嗯。

        见女朋友。”

        车子一路疾驰,两侧的风景逐渐磨合成一条彩色的灯带,揉碎了所有,这城市夜晚里最漂亮的颜色。

        霓虹,月光,车尾灯。

        还有波光粼粼的河。

        他给赵千初发过去微信消息:“等我。

        姐姐。”

        想了想,又觉得不妥,赵千初在电话里的声音明显带着醉意。

        她肯定是喝酒了。

        季年又紧接着发过去一条微信:“不准喊别人!”

        一路都很顺利,没有拥堵,都快到了国金酒店时,马路上被堵得水泄不通。

        “师傅,怎么这么堵?”

        季年摁下车窗,看着那些红彤彤的车尾灯,眼睛被刺得有些疼。

        师傅也很无奈:“今晚有明星在前面的体育馆开演唱会,都是来看演唱会的歌迷,所以才这么堵。”

        季年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车灯,又看了眼腕表。

        还剩不到十分钟。

        赵千初那头没有回消息。

        就这样让她等了五十分钟,她是不是不高兴了?

        “师傅,多少钱我扫你。

        我就在这下。”

        季年匆忙点开扫一扫。

        计程车司机连忙掏出二维码,“这样吧,小伙子,我没把你送到目的地,你就给三十块吧。”

        季年笑了声,“谢谢师傅。”

        扫完码,下了计程车,季年把手机紧紧握在手里,一路朝着酒店飞奔而去。

        心跳在奔跑中逐渐加速,他感觉到血液在流动,感觉到掺杂着雨丝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感觉到体温在一点一点上升,沸腾了所有的他。

        一路跑到电梯口时,已经迟到七分钟了。

        季年气喘吁吁地站在电梯里,看着红色的数字从g跳到21,大脑微微缺氧,前所未有的紧张感席卷了他。

        当218号房门就在咫尺之前时,敲门的手却凝在了半空中。

        季年呼吸不稳,他忽然想动现在的自己肯定很狼狈,额角还在不断渗出汗水。

        他怕她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就不喜欢了?

        她不是只喜欢好看的,干净的男孩吗?

        抬起手,洁白的衣袖擦了汗,沉沉呼出一口气来,还是郑重地摁下了门铃。

        -

        赵千初正在房间里,洗完澡之后的她浑身清爽,也温暖了不少。

        “初姐,我把衣服放在这了。”

        说话的人是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年轻男孩,长相清秀,他有些拘谨地站在那。

        “嗯。”

        赵千初梳着半干的长发,头也没抬。

        过了小半会儿,她见人怎么还没走,这才抬眼:“衣服的钱不够?”

        那男孩紧张地摆摆手,“不是不是,够了,您给的已经很多了。”

        赵千初跟他转了五万块,衣服才一万多而已。

        “初、初姐....不如我留下来陪您吧。”

        男孩鼓起勇气,说完了这句话。

        赵千初停下动作,无声笑了笑,本就冷漠的眼眸里添了几分戾气,“陪我?”

        这男孩是沈常乐那晚带去酒吧的几个男孩之一,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半个小时前打电话给她,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想跟她说。

        赵千初想着干脆让他帮忙去隔壁百货商场买一套换洗的衣服带过来,于是加了他微信,跟他转了几万块钱。

        “现在才九点多,我可以陪您解解闷。”

        男孩笑了起来,笑容很阳光,“我很听话的。

        姐姐。”

        那句姐姐,让赵千初皱了下眉。

        她歪着头,打量着面前的男孩。

        也是二十一岁的年纪,长相不差,个子也高,估摸着接近一米八五了。

        可为什么他那奉承的笑容让她觉得挺恶心的?

        安年就不会这样笑。

        他笑起来,干净又纯粹。

        比夜空中的星更耀眼。

        刚想出声让他滚,一声急促的门铃声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男孩下意识往门铃的方向望去,怔过一瞬后很快反应过来,“初姐,您坐着吧。

        我帮您去看看。”

        滑开保险锁,男孩把房门打开。

        开门的瞬间,风挟裹着一股男性古龙水的香味。

        季年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香气,他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

        怎么会有男性的香水?

        下一秒,季年就看见了门内站着的男孩。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眼睛里全是惊讶。

        季年:?

        ?

        男孩?

        年轻的男孩?

        还长的不赖?

        季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深吸气,血液倏地一下全部往大脑顶端涌去,他感觉到眼前有一瞬间的模糊。

        所以赵千初她真的叫了别人来?

        他双拳握紧,修剪整齐的指甲陷进皮肉,割出紫色的伤痕,拳头颤抖着,白皙的皮肤上青筋一根根暴起。

        “你是谁?”

        季年冷声问着。

        面前的男孩还没来得及回,就被季年单手用虎口锁住了颈部,死死摁到了玄关的鞋柜上。

        鞋柜上摆放着一些装饰品,受到了巨大的震动,装饰品纷纷倒下,发出了极其违和的声音。

        赵千初这才想起来,一个小时了!

        靠!摁门铃的人是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