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年年×初初(4)

年年×初初(4)

        年年×初初(4)

        4

        赵千初漫不经心地玩着指甲。

        在村里很多事都要自己做,    留指甲不方便,她一狠心,    就全部修剪到了最底。

        十根手指头光秃秃的,    只有自然的淡粉色,她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做个指甲。

        四周很安静,好半天也没有声音,    她玩了一会儿这才掀了掀眼帘。

        只见少年呆呆傻傻地站在那,    像是被教官罚站军姿的倒霉蛋。

        孩子吓傻了?

        赵千初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她并不是个爱笑的人,    可在他面前,    不笑有点难。

        “喂,    弟弟,    你是不是傻了?”

        赵千初直起身体,    走到他身侧,    伸出嫩葱般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

        她知道这件简单的t恤之下是令人脸红心跳的身体,肩膀宽厚有力,    硬梆梆的。

        女人眼波流转,    从季年的上半身开始,    一点点往下扫去,    “嗯,    还得给你买点行头才是。”

        “你挑一台车,我们出去逛街吧,    跟你买衣服。”

        “哦,    不止,    还有裤子,鞋,    唔....手表也需......”

        “赵千初。”

        季年冷声打断她。

        “啊?”

        她脸上带着笑意,和平日里冷冰冰的样子相隔千里,仰着一张风情潋滟的小脸去看他。

        抛开那些财富和权势的包裹,依旧没有男人能抵抗这种美丽。

        她本身就足够让人心动了。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

        季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开玩笑?

        弟弟应该不太了解我,我这人从不开玩笑。”

        赵千初见他冷着脸,自然也收了笑颜,眉眼中透着认真的神色。

        “噢?

        不是开玩笑?”

        季年侧过身,正对着她,面上的冷意不见了,唇边噙着温和的笑,可是落在赵千初眼里,怎么瞧都诡异得很。

        他朝她走近一步,她自觉退了一步。

        “当然不是开玩笑。

        你还有什么别的需要都可以告诉我。

        你不是歌手吗?

        娱乐圈里我也有些人脉,捧红你不是问题。”

        季年被她这一连串的攻击弄得脑子里嗡嗡直响,他真的想问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

        哪有女孩子动不动就上来拿钱包养人的?

        “好。

        那为什么是我?”

        季年不动声色间又逼近了一步。

        赵千初下意识又往后退了一步,直到小腿抵上了冰凉的车身前网,这才发现已经被他逼得没路退了。

        她疯了吗?

        竟然被一个比她小两岁的男孩子弄得不知所措。

        他进一步,她就要退吗?

        这什么道理!

        “你站住。

        别往前走了。”

        她出声呵斥他,让他乖乖的站在原地。

        季年定住,离她咫尺,“嗯,我不动了。”

        “那好。

        我回答你刚刚的问题。”

        赵千初站定,他真的很高,就算自己穿了七厘米的高跟鞋也需要稍稍仰脸,才能和他对视。

        “你长的好看,身材也好,性格也不错,还听话,又会收拾屋子,又会做饭,这种男人,我为什么不喜欢?”

        赵千初一条一条罗列出她看中他的原因,每说一个字,面前少年的脸色就暗了一寸。

        长的好看.....

        身材好.....

        听话.....

        季年垂眸,自嘲地笑了笑,声音沉,像滚滚压城的乌云,“那若是有其他符合你条件的男孩出现,你也会拿钱包养他?”

        赵千初愣了愣,倒是煞有其事的去想这个无厘头的问题。

        “嗯....不知道,要看情况吧,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一点,你真的很对我的......”

        “安年!你干什么啊!”

        话没说完,赵千初低低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腾空抱了起来。

        下一秒,背脊传来一阵痛意,她整个人被少年抱上了跑车前盖,随即,被他死死压在身下。

        昂贵而冰冷的金属贴着皮肤,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她也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而让她颤抖的不是身下的金属,而是身上的他。

        可他分明是烫的。

        季年压住他,充满力量的双臂撑着,一瞬不瞬地盯着身下人。

        很快,那双干净的眼里逐渐爬上晦涩不明的阴霾。

        当他复杂的,愠沉的,甚至是有些侵略性的目光落过来,赵千初察觉出了一点不对劲。

        此刻的眼神和那晚他压住她时,一模一样。

        她蹙眉,别过脸避开他令人压抑的目光,手抵在他的胸口,用力去推,可这一点力气在少年的眼中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赵千初一边推一边说着:“安年你起来,你压着我了。”

        说话间,双腿乱动着。

        季年单手摁住其中一只乱动的腿,低声唤了一句“姐姐。”

        赵千初顿时不动了,被这一句姐姐叫得耳根子泛红,推他的手变得软绵绵起来,倒像是在轻抚。

        “姐姐,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季年想,这句话问了大概也只是对牛弹琴,可还是没忍住,故意凑到她耳边,低声问了出来。

        少年刚刚吃过薄荷糖,愉悦的清香随着呼吸喷洒在赵千初的耳边,调皮地钻进她的鼻息。

        像是在挑逗她紧绷的神经。

        她放慢了呼吸,尽量平稳语调:“你这是什么蠢问题,我当然知道什么是喜欢。”

        季年笑了笑,觉得她可真幼稚。

        白长了两岁。

        或许在工作上,赵千初的能力和双商堪称无懈可击,可面对感情,她比一张白纸还要让人头疼。

        若是白纸,他尚且还能在上面添上颜色,可她是黑的,固执地捍卫自己的行事风格,不让任何人触碰她的禁区。

        “姐姐这么幼稚,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他弯起眉眼,笑着看她。

        赵千初彻底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他这话说得轻挑又亵玩,会不会太调戏人了?

        什么叫她幼稚?

        她哪里幼稚了!

        她赵千初活了二十三年,不!马上就要二十四岁了!还从没有人敢把这种低级的形容词放在她身上。

        说她幼稚?

        简直是不要命了。

        忽然,她又反应了过来。

        这弟弟在调戏她!

        妈的,她竟然被比小自己两岁多点弟弟给调戏了!还被他压在自己的跑车上动弹不得!

        简直是闻所未闻!

        若是被圈里的朋友知道了,她这张脸往哪挂?

        “?”

        她不可思议地笑出声来,“安年,你是不是疯了?”

        “快点放开我。

        不然我......”

        “不然你怎样?”

        季年打断她的威胁,“拿钱砸我?

        还是拿利益威胁我?”

        “.......”赵千初半张着嘴,伶牙俐齿的她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姐姐不是很能说吗?”

        他继续用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看她,直到她的小脸浮上了红晕。

        季年笑了声,继续说:“不止幼稚,还装高冷。”

        明明这么喜欢脸红,偏端出一副高不可攀的冷漠模样。

        赵千初:?

        ?

        她装高冷?

        “安年!”

        赵千初被他逼得气急,抬手就要掴他一耳光,可还没有触上他,眼前那张漂亮到无可挑剔的脸在瞬间无限放大,一个薄荷味的吻落了下来。

        手臂酥软了,缓缓垂落了下来,无力地落在冰冷的金属前盖。

        面前的少年节节进攻,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嘴,迎合他。

        手腕被他单手箍住,往上一推,压在了头顶。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席卷了赵千初的大脑,在强硬的他面前,她甚至觉得自己是软弱的。

        赵千初觉得世界疯了。

        直到感觉到身下女人憋着气,到了濒临缺氧的边缘,他狠狠咬了最后一口,这才放过她。

        他怕再继续,她会把自己憋死。

        大脑、血液、五脏六腑都仿佛缺氧,赵千初在一片朦胧中听到少年的淡淡嘲弄。

        “都教过姐姐一次了,怎么还是不会接吻?”

        “姐姐好笨啊。”

        “你!”

        赵千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边喘气一边恼怒地看着他。

        季年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带给人阳光灿烂般的温暖,和一分钟之前桀骜难驯的他毫无关联。

        “姐姐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他又狠狠在她侧脸亲了一口。

        “.........”

        脸颊被少年柔软的唇瓣偷袭,一时间心乱如麻。

        赵千初抿着唇,有几分愠怒地看着他。

        季年也不躲,就这样和她对视,看着她眼睛里风云变幻的复杂情绪。

        这是明艳娇媚的一张脸,笑起来时是可爱的,烦躁的时候也可爱,恼羞成怒要打他的时候也可爱,总之不是冷冰冰的就好。

        赵千初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脸上浮出几分羞恼,于是抬手圈住了他,将他的后颈往下一压。

        她学着他的力度和方法去吻他。

        借住这支点,她直起了身体,终于摆脱了被圈禁的弱势。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季年懵了一瞬,怕她摔着,只能往后退,又伸出手环住她的腰,给她更多的支点。

        最后,她也报复般地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狠狠的,牙齿磕在柔软上,带出几丝癫狂的快乐。

        季年被咬痛了,闷哼一声,尝到了淡淡的血腥气。

        赵千初挑眉,仿佛高高在上的公主,她抬指,缓缓划过自己的唇,声音淡然,不沾丝毫情意。

        “想压我?

        你还差了点。”

        “弟弟。”

        季年没出声,只是垂眸,遮挡了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征服欲。

        尝到越来越浓郁的血腥起,他抬手往唇角粗粗一抹。

        手指被血色染红,季年忽然笑了起来,抬头看着赵千初的眼睛,低声道:

        “是吗?

        姐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