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初初×年年(3)

初初×年年(3)

        初初×年年(3)

        3

        赵千初的团队来了,    真正的助理自然也跟了来,季年也没有了跟在赵千初身后的理由。

        那荒诞的亲吻过后,    两人的接触倒是变少了。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    回上京的前一晚。

        赵千初在房间里清行李,她的个人用品不喜欢别人碰,清行李这种活都是自己来做的。

        季年也在房间里,    房门开着,    只要有来往的人经过,就能看见他坐在桌子前,    不知道在做什么,    像是在发呆。

        事实上,    他就是一边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    一边发呆。

        他总觉得自那晚过后,    赵千初似乎在躲他。

        两人碰面后,    他上去打招呼她也爱理不理,有时还会冷冰冰的看着他,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睛,    让人猜不出心思。

        他几次想跟她解释,    跟她道歉,    可她却一次机会也没有给过他。

        当然,    她也没再让他叫过姐姐。

        是不是那晚把她吓着了?

        诚然,    那晚他冲动了,只知道借着酒精欺负她,    把她死死圈禁在身下,    动作也失了分寸。

        第二天,    他趁着大家没注意的时候,偷偷看过她。

        看见她的唇角破皮了,    惊心的红肿,即使被她涂上了正红色的口红做遮掩,他还是一眼就瞧出了端倪。

        他打听到她明日中午就会离开这里,回到上京。

        具体的航班他没有问到,只知道是下午四点的飞机。

        他去售票app上查了一圈,只有一趟航班是在四点,可是机票已经售罄了。

        之后的一班飞机则是晚上八点。

        季年握了握拳头,忽然,他站了起来,朝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走去。

        抬手轻轻敲了几下。

        房间里传出女人淡漠的声音,“进。”

        房门只是被带上,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开了。

        赵千初回头就看见高大的少年堵在那,把不算明亮的灯遮了一半去,她蹲在地上,正巧落在他投下的阴影里。

        眼里转瞬即逝的惊讶后,她面色淡然。

        隐藏情绪是她从小就需要学习的功课,不止她,她的弟弟,父亲,都对这门学问有着生来的天赋。

        “找我?”

        她继续折着手中的衣服。

        季年跟着蹲在她边上,“我帮你清吧,蹲久了累,你去床上休息会儿。”

        床尾处堆着几十件衣服,墙边还摆着十来双运动鞋,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什么吹风机,洗漱用品,护肤用品,化妆品之类的,全是等着主人来清理的物品。

        赵千初多看了他一眼,也没多说,直接站了起来,“那行,你来清吧。”

        大小姐舒舒服服坐在了床上,翘着双腿,又敷了张面膜。

        桌上摆放着一台昂贵的音响,里面播放着她的私人歌单。

        音响的音质极佳,歌曲偏小众,偏blue,在这四处都是乡村气息的环境里,让人有一秒进入摩登大都会的错觉。

        做家务,季年轻车熟路。

        虽然也算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却没有半分纨绔气息。

        在大学里的生活让他动手能力变得很强,宿舍里四个人,他的桌面永远是最干净的。

        他去一楼打了一盆水上来,把每一双沾着泥污的鞋都洗得干干净净了,再放进鞋袋里,收纳整齐。

        “看不出来,你还挺居家的。

        倒是很少见你这种乐意做家务的男生。”

        赵千初的话语里难掩惊讶。

        面前的少年不过二十出头,做家务竟然这么娴熟?

        在她那圈子里,这个年纪的男生不是夜夜笙歌酒吧通宵,就是豪车美女满世界景点打卡。

        季年笑了笑,抬起那双清澈的眼眸:“我姐也这么说我,不过,这些难道不该是基本技能吗?”

        “你姐?”

        赵千初眯了眯眼。

        还有别的姐姐?

        忽然来了点不爽,心里被隔应了一下。

        “我明天回上京,你知道吗?”

        她勾了勾唇,深冷的眸光似乎要探入他的心底。

        季年点点头。

        “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但和你不是同一个时间。”

        话落,季年没察觉出不妥,可赵千初听出来了一些别的意思。

        他私底下问过她的航班时间?

        她揭掉面膜,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小脸,踩着拖鞋,朝季年走过来,未等他有所反应,她俯身勾住了他的脖子。

        “弟弟,你会做饭吗?”

        她没有笑,可眼睛里是带着笑意的,潋滟生辉,流光溢彩。

        做饭?

        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季年觉得很奇怪。

        “会做。”

        他点点头。

        “做的好吃吗?”

        季年老实回答:“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但吃过的人都说还不错。”

        赵千初挑了挑眉梢,送过去的眼波也多了点微妙。

        那晚她主动撩拨他之后,没想到被他反攻了。

        这么丢脸的事,她消化了好久都没缓过来。

        本来只是一时兴起,吻也吻了,摸也摸过了,再加上这些天工作实在是很忙,她就把人抛到了脑后。

        但现在她觉得,这少年比她想象的更有意思,比她见过的那一圈纨绔少爷都有意思。

        又会做家务又会做饭!这简直是居家必备啊!

        赵千初确定了,那天晚上肯定是她喝醉后把人看错了,眼前的少年干净得不染世俗,一双清澈的眸子,怎么看都是没有攻击性的。

        这么听话乖巧的弟弟,怎么可能变得又野又不好驾驭呢?

        一定是她弄错了。

        “真好。”

        她勾了勾他的下颌,像逗狗狗似的,“弟弟,明天跟姐姐一起回去吧。”

        季年被她这么一弄,有些不自然,他别开眼,“我订的机票时间和你不一样。”

        “没事,做姐姐的私人飞机,不用机票的。”

        “........”

        -

        轻飘飘的一句玩笑话,季年并没有当真。

        可第二天,他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着赵千初,一路走过vip通道,登上了一架处处透着奢华的私人飞机。

        赵千初陷在宽大柔软的小羊皮沙发里,高跟鞋甩在一边,小脚踏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

        “弟弟,你尝尝那道玫瑰芝士蛋糕,是molly家的招牌。”

        季年把那碟粉色蛋糕端起来,换到了赵千初的跟前,“你吃吧,我不爱甜的。”

        随后又抽了一张湿纸巾递过去,给她擦手。

        赵千初多看了他一眼,接过湿纸巾细致地擦着手。

        面前的少年很会照顾人,每一个细节都让人觉得熨帖,但又绝非刻意讨好。

        眼神也干净,没有那些多余的乱七八糟的表情。

        知道她有私人飞机后也不过是惊讶的一秒,随后又变得淡然。

        不卑不亢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很合适。

        从小到大,刻意讨好她的男人太多了,比燕江里的鱼还多。

        其中也不乏那些世家的少爷,豪门公子哥。

        可就是没一个对她的口味,不是太腻就是太油,要不就是故作清高,想剑走偏锋在她面前搏出位。

        呵呵。

        也不想想她是谁,什么妖魔画皮看不穿?

        反正眼前这个刚刚好。

        温暖,内敛,清澈,还有她最喜欢的少年气。

        当然,主要是长得帅。

        她找的男朋友,怎么也得比她弟弟和爸爸要帅吧?

        若是连这两个人的颜值都拼不过,那她岂不是丢脸死了?

        赵千初越想越觉得满意,冷淡的面容逐渐荡漾出笑意来,她亮着盈盈的眼眸,挖了一勺玫瑰蛋糕,精致的樱花状小银勺递到了季年的嘴边。

        “吃一口啊,弟弟。”

        “很甜的。”

        对于她冷不丁地撩拨,季年已经逐渐习惯了,虽然还没有到免疫的状态,但至少不会动不动就被她弄得很羞赧。

        他笑着摇摇头,“你吃吧。”

        赵千初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把小勺子凑近了些,奶油直接沾上了他的唇角,“快点啊。

        我的手一直举着会很酸的。”

        她说话时,口中香甜的玫瑰气息落在了季年的脸上,带来微末的烫意。

        季年刚张开嘴,那勺子就伸了进来。

        骤然间,那玫瑰香扑进了唇齿里,细腻粘稠的奶油带来丝丝顺滑。

        像在亲吻她白净如玉的肌肤。

        反应过来自己这荒谬的念想,季年迅速错开和她缠绵的视线,垂在身侧的手紧成了拳。

        他觉得自己就是禽兽。

        那晚的吻已经是错了一次了,他不能让自己再错第二次。

        赵千初笑着睨了他一眼,足尖蹬了蹬他的腿,“喂,你害羞什么啊?”

        被她点破了一半的心思,季年回过头,撞见她用他刚刚才吃过的勺子挖了一勺蛋糕,毫不顾忌的喂进了自己的嘴里。

        那双纤媚的眼慢慢透出戏谑的玩味来,不止如此,她还伸出舌尖舔走了唇边余留的奶油。

        “挺甜的,你觉得呢?”

        季年的耳根子微微泛红,他垂眸,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掺进去混乱的情绪。

        “甜。”

        淡淡回了一个字。

        之后,两个小时的旅途里,季年僵硬的像一块石头,他觉得赵千初是不是在故意整他?

        虽然她把他当弟弟,可至少他也是男人吧?

        私人飞机上明明有床,可她偏不睡,就要睡在沙发上,一双小脚大咧咧地搁在他的腿上,偶尔翻身的时候,脚也会跟着移动,触上某些危险的地方。

        他不得不把她的脚往外挪,可又怕打扰到她的睡眠,只能艰难的往后退。

        飞机落地后,赵千初醒来,抬眼就看见规规矩矩坐着的季年。

        这少年,她都这么撩他了,偏偏还不为所动,跟个木头一样。

        赵千初被逗笑了,直接跪坐在了季年的腿上。

        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她好玩地朝他脸上吹了口气,“弟弟,你怎么像个小学生啊?”

        季年没动,只是看着她,眼神坦然:“赵千初,我是个男人。”

        赵千初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什么。

        别说他突然认真起来,还挺可爱的。

        她抬了抬眉梢,亲昵地捏了一把季年的脸颊,“当然,姐姐把你当男人呢。”

        季年在心底叹了口气。

        算了,和她说话就是对牛弹琴。

        -

        下了飞机,季辞的电话刚好拨了进来。

        “姐.....”季年不知道该怎么撒谎把季辞骗走,心里想了好几句都觉得不合适。

        手机那头的声音明显急了,“季年,你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啊?

        你乖乖等一会儿,我到机场还要半个多小时。”

        “还不是都怪你,不是八点的落地吗?

        怎么一下变到六点了?”

        赵千初见他站在离她较远的地方,举着电话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一口一个姐,听得她都快烦死了。

        她径直走过去,用脚踢了他一下。

        无声说了两个字:快点。

        季年:.......

        好不容易把季辞应付完,他挂了电话,还没说什么,就听见耳畔传来女人的讥讽。

        “弟弟,你哪来这么多姐姐呢?”

        赵千初没好气地回头冲他抱怨了一句,说是抱怨,不如说是生气的撒娇。

        说完又吩咐自己的助理先走,还凶恶的说:“行李都给他拿,不准帮忙!”

        铺满了银色细闪的高跟鞋踏在机场光亮的地砖上,逶迤出一片灿烂的星光。

        季年无奈地看了眼那娇蛮的背影,怎么觉得这姐姐还挺幼稚的?

        推着笨重的大拖车一路跟着赵千初到了地下停车场。

        把行李放好在一辆大g的后备箱,赵千初又拉开停在左侧的一台兰博基尼的车门。

        “上车,弟弟。”

        季年:“那行李?”

        赵千初把墨镜扯下来扔在储物格,“不用管,助理会来把车开走。”

        跑车的轰鸣声很吵闹,可落在男孩们的耳朵里简直比最好听的钢琴曲还要优美。

        尤其是季年这般大的男孩们,对这类东西向来无法抗拒。

        赵千初明显的察觉到副驾驶上的人很高兴。

        唔....

        喜欢车?

        也对啊,男孩子哪有不喜欢车的。

        季年是挺高兴的,因为这台车是他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一款。

        季盛澜说等他出了大学就送他一台当作生日礼物,没想到家里的生意一朝坠入低谷,这件事自然不了了之。

        不过也无所谓,他本来就没打算让家里负担这些,他想要的东西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获得。

        他的思绪飘的有些远,一会儿从担心家里的生意,又转到了要努力写歌赚钱,想着想着,就在侧头的瞬间,他的视线瞟到了一辆逆行的摩托车。

        骑车的人像是个醉汉,车头摇摆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撞了上来。

        “小心右边的车!”

        他的声线扬高。

        紧张,担心,一触即发。

        赵千初猛地一脚踩在刹车上,车轮和地面摩擦出尖锐的沙沙声。

        她真是怕了这些走路不看路,开车也不看路的人了,就在她心有余悸的时候,耳边传来少年沉冷的声音。

        “以后开车要看路。

        若是出事了怎么办?”

        她稍稍侧头,就撞上了少年那双担忧的眼眸,还带着少见的愠怒。

        似乎在斥责她开车的时候也能马虎。

        赵千初呆了。

        心里涌上奇怪的感觉,这少年.....

        比她想象的要成熟很多。

        也许还有更多的惊喜等待她去发掘。

        她忽然就笑了,把车熄火,停在了马路边。

        解开安全带,身体探了过去,手臂环住他的后颈,诱惑的红唇轻轻开启:“弟弟,姐姐包养你吧。

        开个价。”

        包养他?

        季年用了足足三分钟的沉默才消化这个事实。

        她说包养他?

        “你在说什么?”

        他压抑着火气。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单单为她太过轻慢的话。

        赵千初没有继续纠缠,只是收回了手臂,重新把安全带系好,“怎么?

        不乐意吗?”

        “我看你写歌也赚不了几个钱嘛,还不如跟着我咯。

        一个月一百万怎么样?”

        “嫌少还可以再加啊。

        只要你喊个价,不怕姐姐出不起。”

        说话间,她斜瞟了他一眼,嘴角漾着娇笑。

        似乎在打量一件漂亮的,称心如意的货物。

        “赵千初,你有完没完?”

        季年被她的眼神刺中了,心口莫名很疼。

        并非丧失作为男性的尊严或觉得耻辱而恼怒,只是对她这种随意的态度很不满。

        她难道对感情都这么随便吗?

        看上了谁,就要用钱去买?

        赵千初笑了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抗拒,“我知道你缺钱。

        我给你钱,你给我想要的,这不是很好吗?”

        说话间,她把车子调转了方向,朝着另一条路线走去。

        季年不知道她要带他去哪,但也没问,他现在的大脑乱糟糟的。

        季年:“你从哪里看出来我缺钱了?”

        赵千初轻哼,哪里都能看出来!

        在村里的时候,每天闷头写歌,这不是为了赚钱吗?

        全身上下最贵的就是脖子上那条五位数的项链了,当然,这也不值几个钱。

        虽然他的气质看上去挺贵气的,不像是贫穷家庭长大的男孩,但他的种种的行为都在告诉她--

        他没钱!

        穷!

        在她看来,养尊处优的家庭绝对养不出又爱收拾,又会做饭,还懂得省钱的乖巧男孩。

        看看她自己的弟弟就知道了,从小到大连三明治都没做过,每天的行头就没有低于七位数的,几千万的表,一买就是好几块。

        呵呵。

        和安年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车子一路驶向郊外。

        这里是她的一幢私人别墅。

        平日里她并不住在这里,但却偶尔都会来一趟。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里是她的私人车库。

        季年疑惑地看着赵千初开往一栋华丽的庄园,随后又进了一个通往底下的入口。

        “这是哪里?”

        他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赵千初淡淡道:“你会喜欢的,弟弟。”

        直到下坡后,又进入了一条窄通道,视野这才开阔起来。

        昏暗的地下车库感应到了主人回家,灯光在瞬间齐齐点燃,把偌大的车库照得明如白昼。

        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季年被震撼到了。

        若说是车库并不准确,应该说这里是赵千初的私人车展。

        几十台不同的豪车安静的停在属于自己的方框内。

        一排排看过去,有各种市面上买都买不到的定制款。

        918、西贝尔、毒药.....

        只要是他能想到的,应有尽有。

        赵千初让季年从车上下来,自己则随便找了台跑车坐了上去。

        女人坐在跑车前盖,白皙的双腿叠起,几分傲慢地抬起头,看他。

        “弟弟,随你挑。

        看上哪台就开走。”

        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