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初初×年年(2)

初初×年年(2)

        初初×年年(2)

        少年的皮肤很细腻,    色调是偏冷的那种白,在晦暗的灯光下,    像一片黄昏中的雪。

        可那温度却是暖的,    比她冰凉的指尖要暖上许多。

        赵千初捏了两下,觉得手感不错。

        “还挺舒服。”

        她漫不经心地评价,面色有些冷淡,    说出来的话语却字字带着挑逗。

        季年颇为无奈,    想让她把手拿开,又觉得自己若真这么说了,    毫无疑问会把她惹生气。

        至于为什么不想惹她生气,    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他的脸被她的手指冰着,    温度的失衡带来奇妙的悸动,    透过肌理渗进了五脏六腑。

        面前的女人穿着平底鞋,    目测有一米七往上的身高,    可仍旧只够到他的胸口。

        从上而下的角度看她,脸又小又尖,感觉比他的巴掌还要小,    浓密的睫毛压出一小片青灰色的阴翳,    让那张有些妖艳的脸多出几丝温柔来。

        忽然,    几声咕咕响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这声音很滑稽,    暧昧的僵持陡然间破防了。

        赵千初明显变得僵硬。

        季年迟疑地扫了一眼她的肚子,“你是不是饿了?”

        “........”

        靠。

        这辈子没这么丢脸过。

        肚子早不叫晚不叫,    偏偏在她撩帅弟弟的时候叫!

        赵千初收回手,    端庄地顺了一下鬓边的刘海,    “不饿。”

        话落音,肚子唱反调的又叫了好几下。

        季年看着她极力隐忍的模样,    忽然笑出了声。

        那轻轻的,带着一丝愉悦的笑意,落到赵千初的耳边,让她罕见地感到了羞。

        季年:“走吧,去吃饭。

        张婶的手艺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好,你应该会喜欢。”

        赵千初没答话,只是哼了一声,别过脸去,错开他的目光。

        抬起脚步后又顿了一秒,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把季年扔在了脑后。

        吃过饭后,天色完全黑了。

        村落因为黑暗而显得更加寂静。

        回到房间后,赵千初闲来无事,准备把行李清一遍,把该用的生活必需品都拿出来,顺便把带来的新被单铺好。

        这些事她虽然没有做过,但也并不难。

        她动手能力不错。

        忙活了好一会儿,看一眼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

        若是放在上京,这个时间点夜才刚刚开始,她大概会在哪个酒局或者party上,又或者被姐妹们拉着去夜店玩到凌晨。

        可现下,大家似乎都睡了。

        四周黑漆漆的,只剩下一轮月亮,散落着清澈又明亮的光。

        这里的信号极差,也没有wifi,视频和图片要加载好半天才能出来。

        赵千初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太热了。

        她忽然想起来,一楼的客厅有一把破旧的电风扇。

        行动派的她立刻拿上手电筒,出门就看见了安年紧闭的房门。

        她走得很慢,走过木楼梯时又尽量放轻了步伐。

        四周又黑又静,偶尔会从外面传来几声凄厉的野猫叫,气氛很恐怖。

        赵千初想到了她曾经看过的一部乡村色彩的恐怖片,心里绷着一根弦,就在快走到客厅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谁?”

        她声音有些颤抖,手电筒的灯往斜前方一晃,照到了一个人影。

        她还是吓到了,心里的那根弦断裂,刚要叫出声,那人影飞速一晃,一只带着热气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

        “嘘。

        别怕,是我。”

        季年在她耳边轻声安抚。

        是安年?

        赵千初平缓几秒,迅速把失态藏好,季年这才缓缓松开手。

        她抬眸朝他望过去,下一秒,那好不容易才平静的神色又被弄乱了,眼底起起伏伏全是波澜。

        少年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上衣,发梢用毛巾擦干后还是湿的,水滴顺着坚实有力的肌肉缓缓而下,划过一道道性感的洇痕。

        手电筒的灯光很强,她看得很清楚。

        不论是清晰的腹肌线条,还是若隐若现的人鱼线,都被她收纳眼底。

        这身材.....

        赵千初不自觉吞咽了好几下,有口干舌燥之感。

        看她好半天都没说话,季年这才反应过来,他忘穿衣服了。

        刚刚洗完澡,没带毛巾,只能用干净的衣服当做浴巾,穿湿衣服难受,反正现在大家都睡了,他一路上回去也没人知道。

        哪里想到就碰到赵千初了。

        “不好意思,我立马穿衣服。”

        季年有些慌乱,他怕面前的女孩觉得他在耍流氓。

        “等等。”

        赵千初突然伸手,把他手里的t恤给抢了过来。

        季年有些懵,不解地看着她。

        赵千初仰起一张小脸,冲他笑了笑,一点粉嫩的舌尖探出,舔了舔唇角。

        “弟弟,别小气嘛。

        再给姐姐看会儿。”

        在手电筒的强光下,女人的笑容很媚,那妖妖娇娇的语调落在季年的耳朵里,他难以控制地颤了颤。

        从天灵盖到脚趾,顷刻间酥透了。

        他莫名其妙地想,自己这是被妖精缠上了?

        -

        次日。

        “昨晚睡得好吗?”

        赵千初出门时和季年撞了个正着。

        少年的面容略显疲惫,明显没有睡好。

        一楼的那把破电风扇坏了,季年把自己房间里的电风扇搬给了赵千初,热了整整一晚上,他自然没有睡好。

        “还行。

        睡的挺好。”

        季年冲她笑了笑,又问,“你睡得好吗?”

        “一般。”

        赵千初淡淡道。

        就算有了电风扇还是很热,她千金大小姐哪里吃过这种苦,第一晚自然睡得不好。

        “你准备去哪?”

        她上下打量他,见他背着大包,手上还拿着一个本子。

        “不知道,随便转转。

        找找灵感。”

        季年如实回答。

        哦。

        对。

        这少年是跑来这里找灵感写歌的,还是一个小火的网络歌手。

        赵千初思索几秒,冲他招手,示意他走近点。

        “不如,你给我当几天助理吧。”

        一边说,她一边从包里拿了一叠钞票出来,递到季年面前,“这是一万。

        跟我五天。

        成交吗?”

        看着那红红的钞票,季年问:“你很喜欢用钱解决问题?”

        昨晚张婶不过是说了一句电贵,让大家节约用电。

        晚饭过后,赵千初跟张婶塞了一万块钱,说是给她交电费,弄得张婶又窘又急。

        “这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都能用钱解决。

        我为什么不能选择这种捷径?”

        赵千初挑眉,话语几分倨傲。

        季年和她对视了几秒,败下阵来,不得不说,她的话很有道理。

        自从家里资金链断裂后,他为了替季辞分担,疯狂接活写歌,也不过是想多赚点钱而已。

        “我可以当你的助理,不用钱,免费。”

        季年见她不说话,解释:“你是大集□□来的考察人员,是来给村里做贡献的,我帮你,也就是帮大家,所以我免费给你当助理,多少天都可以。”

        赵千初笑了笑,也懒得和他推搡。

        一万块而已,推来推去丢人的很,反正他也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免费的帅助理,不用白不用。

        接下来的几天,季年成了大小姐的免费小跟班。

        赵千初用了三天的时间走遍了整个山区大大小小几十片茶园,和当地茶农进行交流,碍于方言听不懂,她还向当地村委借调了林泓充当翻译。

        工作时候的她是全身心投入的状态,很认真,也很严肃。

        最出乎季年意料的是,她竟然这么能吃苦。

        看上去娇娇弱弱的身体,一天走上十几公里也不喊累。

        虽然偶尔会向他抱怨几句,但抱怨之后,她会继续走。

        “累不累?

        歇一会儿吧。”

        看着赵千初那张小脸被汗水浸湿,季年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话语中带着心疼。

        他扯了一张面巾纸,用矿泉水氲湿,递给她擦汗降温。

        即使是这样了,赵千初依然优雅的像一尊假人,擦汗的动作都透着一股不言而喻的贵气,仿佛天生就是站在顶端的公主。

        赵千初喝了几口水,目光不知道落向哪,总之有些出神。

        “你在想什么?”

        季年问。

        赵千初回过神,把矿泉水瓶子递过去,让他拿着,“我在想两年的时间够不够。”

        “够不够?”

        “嗯,够不够创一个估值十位数以上的茶品牌,够不够让这里每一户村民都换成大房子。”

        她站在明媚热烈的阳光之下,被一片绿海包裹,她扬着下巴,说话间有几分睥睨人间的不屑。

        季年看得有些入迷了,一时间忘了言语。

        倒是林泓先一步反应过来,他咀嚼了几遍赵千初的话语,只觉得她又开始吹牛了。

        两年!十位数!

        这连想都不敢想啊!

        “妹儿,你别好高骛远了,我们第一步的目标是先让村民们年收入攻破万元大关。”

        赵千初睨了眼林泓,“你知道为什么,这里的茶虽好,却只能被那些大品牌用低廉的价格收购,茶农们越种反而越穷?”

        林泓被问倒了,摇摇头。

        “因为没有自己的品牌。”

        赵千初坚定自己的想法。

        “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找团队打造创新的品牌理念,用各种故事去包装它的文化,加上那些年轻人喜欢元素进去,再找顶尖的设计师画logo,设计让人眼前一亮的包装,先上线第一批核心产品。”

        “当然,还得联手各种明星、头部中部的kol们来给品牌背书,在各种网络渠道上集中投放,对,还要找有名气的导演来拍一支品牌的宣传片,现在不是挺流行国风吗?

        我觉得这个路子不错,可以让团队们好好策划一下。”

        “我就不信了,砸大几个亿进去,还搞不出名堂。”

        只要有了一个好的开端,后续才能进入到良性循环,继续砸钱继续营销,只要东西好,国内市场这么大,销量自然能打开。

        洋洋洒洒一番话,赵千初莫名很兴奋,不过是十来个亿的项目,倒是让她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

        说完,她转头看着季年和林泓,微笑:“你们说呢?”

        季年失神地看着赵千初,她周身仿佛笼罩着一层光芒。

        那光比炙热的太阳还要耀眼。

        “我觉得很棒。”

        少年的眼神诚挚,清澈而干净。

        赵千初看着他,不自觉地笑了起来,随后,季年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就在烈烈阳光之下,笑着注视彼此。

        林泓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完全没有感受到旁边两人的眼神正在拉丝。

        “对,你说的很对,可哪来这么多钱创立品牌啊?”

        赵千初没好气地看着眼前这个打搅气氛的讨厌鬼。

        她冷冰冰开口:“几个亿而已,我又不是出不起。”

        品牌一旦建立起来,就是源源不断的钱,她做这笔生意,不亏。

        林泓:“........”

        好大的口气,他真是要晕倒了。

        可还没到一周,林泓就知道了什么是打脸。

        这小妹子不仅把团队给带来了,还把第一笔投资资金打到了茶厂里。

        就在实地考察过后,赵千初很快就理出了一份详细的报告,发了一份给自己爹,另一份给老爷子。

        报告上说,她需要总部派一个优秀的团队立即进驻桐木村。

        爸不是把她唯一的助理都给掐了吗?

        那她就用这份报告换整个团队来。

        不出三天,团队入驻了桐木村。

        当然,赵千初让他们给自己带了点东西过来,什么空调啊,泡澡桶啊,大床啊,都给她搬了来,就差带一个施工队来给她原地造房子了。

        村里人知道这个消息后高兴坏了,村支书说要在团队进驻当天办一个热闹的欢迎会。

        当晚,村里载歌载舞,像过年一样热闹。

        赵千初自然是中心位,一帮人轮流来敬酒,虽然她喝的是张婶自己酿的糯米酒,酒精度很低,也甜,入口醇香,可是喝多了还是会不胜酒力。

        “千初妹子,你喝了王婶的酒,怎么也得和你林嫂喝一个。”

        赵千初只觉得喝一杯就喝吧,若是推辞还要有更多的麻烦,她这人讨厌麻烦。

        正要端起杯子时,一只手覆在了她的手上。

        那手修长漂亮,骨节匀称,是一双天生适合弹钢琴的手。

        “你别喝了。

        我替你喝。”

        季年的声音清沉,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力量。

        “我能喝。

        甜酒而已。”

        赵千初话语很淡,吐气时带着糯米酒的香甜,说话间她去推开他的手。

        哪知道季年没有依她,反而加重了几分力道,捉住她的手腕,用了几分巧劲。

        让她挣扎不开,又不会觉得痛。

        “接下来的酒,我帮你喝。”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眼底坚决,仿佛只要她说不好,他下一秒就要把她扛起来,把她带离这个场合。

        赵千初愣了愣,这几天见惯了少年乖顺听话,她说什么他都听都说好,见他忽然强势起来,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哦....”她哝出一个字。

        大家见状,纷纷起哄。

        一些年轻的姑娘借着机会都跑来跟季年喝酒,到最后,季年一个人喝掉了三坛子糯米酒,外加一坛度数更高的青梅酒。

        他的酒量似乎很好,喝了这么多下肚,双颊不过染了些红晕,整个人依旧很清醒,不见醉意。

        反观赵千初,那甜酒的后劲上来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摸不着东南西北。

        “千初,还能走吗?”

        季年侧过头,看着赵千初绯红的小脸,声音压得很低,怕惊扰到她。

        女孩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肩上,隔着t恤也能感受到那发烫的双颊,灼灼的热度仿佛要烫进他的心底。

        此时此刻的她,少了故作高深的冷漠,少了过于优雅而带来的疏离感,整个人是柔弱的,暖洋洋的,勾起人所有的保护欲。

        虽然他知道她这样的女孩,根本轮不着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所谓保护二字。

        她强大到令他叹服。

        当然,也臣服。

        臣服....

        想到这个词,季年忽然愣住了,他这是怎么了?

        喝醉了吧。

        “弟弟....”女孩哼了一声。

        “嗯?”

        他低头,靠她更近,去听她那细微的声音。

        “想回去了。”

        她闭着眼,似乎是酒精让她难受了。

        季年没说话,思索了几秒,忽然起身,拦腰把她抱在了怀里,跟众人打过招呼后,一路抱着她走了回去。

        女孩很乖巧,蜷缩在他怀里,像一只猫。

        把她放在床上后,他准备去弄一杯蜂蜜水,哪知道刚要直起身子就被她紧紧攥着衣袖,动弹不得。

        “弟弟,你要走了吗。”

        她迷糊地睁开眼,迷糊地问。

        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走,我去给你倒杯水。”

        他耐心的解释。

        “我不要水。”

        她又添了几分力道,狠狠揪着他不放。

        季年只好乖乖坐着,哪里也不去,就这么守着她。

        “弟弟....你喊声姐姐听听。”

        又来?

        她怎么这么执着于让自己叫她姐姐?

        “快点啊。”

        她不耐烦地掐了他一把。

        “好,我喊。”

        他声音里带着无可奈何,“姐姐。”

        “姐姐。”

        他低下去,凑到她耳边,又轻声唤了一句姐姐。

        他承认,这多出来的一句,是因为他有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怪异的心思。

        赵千初有些酥,其实她根本没醉,但这句姐姐倒是让她醉了。

        她迅速勾上他的脖子,迷离的双眼在这一刻睁开了,眸光是亮的,像黑暗中明澈的月光。

        “你怎么这么听话啊?

        听话到我都想.....”

        “想怎么?”

        季年的呼吸有些不稳,他们隔得太近了,她勾着他,若非他撑着,两人的唇就要贴在一起。

        赵千初勾起唇角,“想吻你。”

        说罢,她贴了上去,双唇碰到了那柔软的粉色。

        季年陡然间瞪大了双眼。

        浑身僵直,不知所措,撑着床板的双臂如同麻木了一般,像雕塑一样凝固在原地。

        “你在做什么!”

        他忽然把人掰开来,语气低沉,乍一听,还有些斥责。

        “弟弟,你凶我?”

        赵千初觉得他这样可真好玩。

        凶人的时候都这么可爱。

        他难道不知道,他这么漂亮一张脸,在女人面前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吗?

        她又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亲完后笑得更开心。

        像是挑衅。

        季年的喉结滚动几息,在黑暗中,牢牢地盯着她。

        一动不动。

        直到赵千初都有些怵了,莫名其妙的生出一些不安定的情绪,因为他这样像一只在黑暗里蛰伏的兽。

        她拿不准心思。

        “你.....”

        “姐姐,你会接吻吗?”

        他冷不丁,沉声问了一句奇怪的话。

        赵千初大脑空了一瞬,竟然找不出回答来应他。

        可来不及等她反应,少年俯身将她按在了床上,凶猛的力量带着一丝恼怒,知道这样会让她疼,可仍旧这么做了。

        “不会没关系,我教你。”

        “姐姐....”

        姐姐两个字被他性感的低音说得无比挑逗,他甚至不轻不重地揉了一下她的耳垂。

        话落,少年重重地吻了上去,是野的,是贪婪的,是忘乎所以的。

        赵千初沉溺在黑暗里,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她忽然觉得,这个弟弟,挺不好对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