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初初×年年(1)

初初×年年(1)

        初初×年年(1)

        1

        清行李的时候,    赵千初是崩溃的。

        两百平米的衣帽间,柜子里塞着琳琅满目的华丽衣裙,    从蓝血高奢到各个国家的小众设计师品牌,    包罗万象,可绕是这样,她也挑不出几件合适去桐木村的衣服。

        她平日里风格鲜明,    但凡出门就是从头发丝精致到脚跟的大小姐,    运动装休闲风一类的服饰坚决不碰。

        就连下大雨也照样穿着华丽的细高跟,反正她从出门到公司全程司机接送,    鞋底比一般人的鞋面还要干净。

        可那些秀款的时装,    七厘米的高跟鞋怎么能穿去大山里?

        除了被人当孔雀围观以外,    没有任何作用。

        她上网查过爷爷点名的那个村镇,    位于南省的某县城,    是当地的贫困村之一,    她放大了地图好几倍,才在几座山中间看到那一块巴掌大的小村落。

        网络上关于这座村落的文字和图片资料都较少,她无法准确的判断居住条件,    但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是去受苦一个月,    回来了她依然是呼风唤雨的赵家大小姐!想到这里,    明艳生辉的面容这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没有衣服和运动系还不简单?

        买。

        她淡定地拿出手机吩咐助理,    让她联系通讯录里所有大牌的sales,    但凡是休闲运动挂钩的衣服和鞋都跟她买回来。

        出发那日,高铁站人山人海。

        赵千初铁青着一张脸,    坐在厅内,    助理去帮她打印车票。

        “下车后会有人来接你,    到了发消息报平安。”

        赵淮归双手插兜,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姐姐。

        姐弟俩一模一样的冷脸,    乍一看还以为是两根大冰棍在炎炎夏日里冒着寒气。

        赵千初没心思搭理他,她现在很生气。

        生气到已经无法维持她冷若冰霜的人设了,她很想找个人怒骂一顿,虽然眼前就有现成的背锅侠,但是周围人太多了,骂人会影响她的优雅。

        “爸凭什么不让我带助理去?”

        赵千初叠起双腿,双手环抱,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和嘈杂熙攘的高铁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前一晚,在北美的赵璟笙打了电话过来,说去农村当志愿者就要有志愿者的态度,还随时带着生活助理跑,让别人看了岂不是笑话?

        就这样,唯一的助理也被无情的调走了,金尊玉贵的大小姐只能孤身一人跑去深山里住一个月。

        “谁叫你倒霉。”

        赵淮归轻描淡写地说。

        赵千初掀起眼皮掠了他一眼,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沾着凌厉,“对姐姐放尊重点。”

        赵淮归假装听不见她话里的威胁。

        直到广播里传来进站的提示,赵淮归这才淡淡开口:“若是待不下去了就回来,没必要强撑。”

        赵千初漫不经心地拨弄着那头瀑布般柔顺的黑色长发,起身,戴上超大号墨镜,嘴里吐出几个字:

        “我自有办法。”

        -

        虽说赵千初早已制定出一套严密的应对孤立无援境况的措施,可真正当她看见那台破皮卡时,脑子里还是有轻微的恍惚。

        仿佛有什么东西碎开了。

        车尾箱还贴心地备了三桶汽油,当地人告诉她,因为木桐村离县城的加油站很远,若是车没油了可以自己加。

        自己加油.....

        赵千初唇角有点僵。

        带路的小哥叫林泓,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当地县政.府工作,这两年调派到木桐村搞脱贫攻坚工作。

        上了车后,他一边指路一边夸道:“这车真不错啊,最适合跑山路了!还是v8引擎”

        “村里那些娃娃看到这车估计要兴奋死了。”

        赵千初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只是听到他评价车后,这才应了一句:“一般吧,跑起来不顺滑,没有兰博基尼开得爽。”

        “........”

        没有兰博基尼开得爽.....?

        林泓顿时不说话了,转过头,复杂地看着主驾驶的漂亮女人。

        上头人说这是大集□□来专门实地考察木桐村茶产业的工作人员,若是她满意了,这木桐村很有可能得到大集团的赞助,那对于加速完成脱贫工作可是有大大的好处啊!

        虽然这小妹子看起来冷冰冰的,怎么开口就要雷死人?

        大城市来的妹儿,都这么装?

        “真的啊?

        你开过兰博基尼?”

        林泓还是压抑不住好奇心。

        正巧,车开到了一截山路,赵千初一个漂亮的漂移绕了过去,随后淡定转头:“但是兰博基尼的内饰比起布加迪还是差了点。”

        可是爷爷每次都唠叨她,开布加迪太招摇了,一个女孩子还是低调点来的安全。

        她订制的那台宝蓝色布加迪统共就开了两次,一直扔在车库里落灰呢。

        “说起来,我更喜欢开布加迪出门。”

        女人清淡的声音响起,和周遭尘土飞扬的画面很不相衬。

        林泓:“........”

        林泓:“你怎么不说你爱开飞机?”

        赵千初疑惑地看了林泓一眼,仿佛在看傻子:“私人飞机配备了专业的飞行员,不需要我开。”

        “.........”

        之后的一路,没有交谈,两人互相觉得对方是傻子。

        -

        开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绕过好长一段崎岖山路,赵千初这才开进村落。

        车路很难开,幸亏是这台大皮卡,若是换了什么轿车跑车,指不定就要开报废了。

        林泓指路,带她来到了一户村民的门前。

        房子的外观看上去倒是比一路开过来的大多数房子要好,至少外墙粉刷了白色墙漆。

        这个村落的确很穷,不少村民都是住的那种土砖搭建的老房子。

        “妹子,这是村里最好的房子了,你别嫌弃。

        村支书交待了,这几天你就住在这。

        有缺的物品明天带你去县城里买。”

        赵千初打量了面前的房子,只说了一个字:“好。”

        林泓倒是诧异地看了眼赵千初,小姑娘看着娇气,倒是稳重的性格。

        他还以为,她会对山里的居住条件满脸嫌弃。

        可赵千初面上没有表情,只有冷若冰霜这四个字。

        下了车,毒辣的太阳刺在身上,没过几分钟,赵千初就感觉额前氲了层薄汗。

        “房间里有空调吗?”

        她问林泓。

        林泓被她这个问题问得一愣,随即笑出了声来,“空调没有,但是有电风扇,你可以跟张婶借。”

        电风扇.....

        赵千初告诉自己,要坚强。

        林泓在村里还有不少工作,交待了张婶几句后就走了。

        直到人走了之后,赵千初这才想起来,还没让他帮着把行李搬下来呢!

        那五个大箱子,她一个人怎么搬得动?

        当地的村民们很纯朴,看到城里来的漂亮姑娘都喜欢的不得了,纷纷上来打招呼。

        可是赵千初对带着南方口音的方言听不懂,费力听也就一知半解。

        算了,赵千初决定先把其中一箱搬下来,等过会儿再来搬。

        “妹子,你就住这间,还希望你别嫌弃。”

        张婶是很标准的农村妇女,常年劳作让她看上去很健壮,说话直爽又热心肠。

        赵千初打量着这间房,空间不算逼仄。

        可装饰简陋到惊人。

        那摇摇欲坠的木床,压上去还会微微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没有多余的家具,就只有两把塑料凳子,和一张四脚不平稳的木桌。

        很有家徒四壁的味道。

        都到了这份上,她的面上依旧不显山露水,看不出心思,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抱怨是没用的,那是弱者的行为。

        她来到这里不是为了适应,而是为了改变。

        张婶想着带赵千初熟悉房子内部的结构。

        赵千初从自己的卧室退出来,抬眼就看见正对面,那间紧闭的房门。

        她指了指,问:“这间房有住人吗?”

        张婶笑呵呵地挠头,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那隔壁王家的大女儿,号称村里第一花的王桃儿也没有面前的姑娘一半好看。

        不!是一半的一半的一半!

        最近他们家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前几天来了一个比女人还好看的小伙子,现在又来了一个比天仙还好看的妹子。

        这真是哟!

        看着都害羞。

        张婶:“这里住着一个小伙子,也是城里来的,说是来这里找灵感写歌的。

        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能见着了!”

        “我听口音啊,和你差不多,说不定你们还是同一个地方的老乡哟!”

        “是吗?”

        赵千初挑了挑眉。

        张婶打开话匣子:“这小伙子长得可俊了!细皮嫩肉的,比女人还白!又高!那起码得有一棵树那么高!”

        看着张婶费力比划的模样,赵千初觉得挺有意思的,没忍住,笑了笑。

        一颗树那么高....

        张婶还是第一次见赵千初笑,只觉得是仙女下凡了。

        “妹子笑起来真好看。”

        赵千初收敛了笑容,不接话。

        -

        房间里太热,赵千初只能开车出去逛了一圈,天很快就黑了。

        回到落脚的房子里,远远就传来一阵饭菜香。

        那熏制过后的腊肉放在锅里用大蒜炒,实在是太香了。

        赵千初听到自己的肚子叫了一下。

        她蹙眉,心想这也太不优雅了,自己的肚子怎么能叫呢?

        还叫的这么大声!

        “千妹子啊,饭马上就做好了!”

        张婶听到动静,从破旧的厨房里探出头来。

        赵千初应了两声,又拖了一箱行李上楼。

        她搬着笨重的行李走在木质楼梯上,楼梯嘎吱嘎吱的摇晃,她都怕连人带箱子把这楼梯压垮了。

        “好累....”

        搬了一半,赵千初把行李搁在一边,靠着墙用手扇风。

        她鬓角被汗水浸湿,有两簇头发凌乱地贴在脸蛋上,她真的懒得管了,只是坐在楼梯上歇息。

        在山里注意个屁的形象,反正又没人知道!

        就在赵千初疯狂用手扇风时,一个清沉好听的声音从头上落了下来。

        “需要帮忙吗?”

        标准的上京口音,透着一丝性感的冷磁,像是顶级音响里传来的低音。

        浑身冒着热气的赵千初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酥了一下,她抬头,看见楼梯尽头站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不,说男人并不准确。

        少年这个词比较贴切。

        因为那张脸实在是太.....

        太妖孽了。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这张脸都是数一数二的。

        轮廓深邃的眉眼,一双清凌凌的眼睛仿佛能吸走魂魄。

        双眼皮并不宽,那窄窄的一道褶子让眼睛看上去灵气逼人,琥珀色的瞳珠在昏暗的油灯下依旧清澈。

        整张脸很小,看上去略偏女气,可挺直的鼻梁却带着锋利的线条感,让他看上去很俊朗。

        赵千初感受到了一股铺面而来的少年气,在这漆黑破旧的房子里,格外让人心悸。

        这美好的感觉让她一秒失神。

        季年见她不说话,只是眼神盯着自己,想着是不是把她吓着了。

        背着光,他看不清女孩的长相,只是依稀从那姣好的轮廓中判断这应该一位羞涩柔弱的年轻女孩。

        “对不起,我没有吓着你吧.....”

        “没有。”

        赵千初果断回答,她若是这么容易被吓着,那真是别混了。

        她挺直背脊,优雅地站起来,像一只展翅的黑天鹅,高贵的不合时宜。

        “你过来吧,帮我搬行李。”

        赵千初对他轻轻招手。

        季年愣了愣,女孩那招手的动作活像是在召唤一只听话的狗狗。

        “快点啊。”

        她在催促他,声线娇媚,可语气冷,像一朵沾霜的玫瑰花。

        “噢。”

        季年鬼使神差地听她的话,下楼梯,去给她拎行李。

        距离近了,他这才看清楚女孩的长相,猛然间想到一句诗--

        “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季年的眼底划过惊艳,可他没有继续打量她,只是闷头把箱子提起来。

        盯着女孩看,是很不礼貌的。

        见少年毫不费力的拎起箱子,赵千初有那么一点惊讶,她以为长这么漂亮的男孩力气应该和她差不多。

        反正不是她见到的这样,单手拎行李箱,爬楼梯还能飞快。

        倒是个办事得力的。

        她看着少年的背影,眼眸暗沉,像化不开的浓厚夜色。

        把行李拎到了房间,季年随口问身后的女孩:“你是来扶贫的志愿者?”

        赵千初点点头。

        季年见她不爱说话,也不好打扰,只是冲她颌首,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没料到刚转背,女孩的声音就响起。

        “我还有三个箱子,你帮我一起拎上来吧。”

        “.........”

        她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季年哑口无言,只能当免费的苦力,又帮她把其余的三个箱子拎了上来。

        在潮热的天气里,来回搬了三趟,季年身上的白色t恤微微汗湿了,他抬手擦了擦额头,这样随意的动作,充满了荷尔蒙,透露出一种惊心动魄的诱惑。

        赵千初吞咽了一下。

        她发现这男孩的手臂还挺壮实,汗湿的那一块布料贴着身体,勾勒出底下令人血脉膨胀的肌肉线条。

        还挺有料?

        她眨了眨眼睛,心中有种莫可名状的想法滋生了那么一寸。

        “你叫什么?”

        她问。

        季年想了想,决定告诉他艺名,“安年。”

        “安年.....”赵千初跟着念了一遍。

        “多大了啊?

        还在读书吗?”

        季年觉得面前的女孩很有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跟查户口一样,看上去比他还小,却是一副长姐的语气。

        “二十一。

        马上毕业了。”

        “哦,比我小两岁。

        我二十三。”

        “我比你小?”

        季年脱口而出,很惊讶。

        赵千初哼了声,“怎么?

        让你喊姐姐还不乐意了?”

        她骄横地扬起下巴,上挑的桃花眼斜斜睨人的时候很妩媚,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符的风情在里头。

        被她这么一瞟,季年莫名有些紧张。

        赵千初勾起唇角,见他是弟弟又那么乖,像只小奶狗,她忍不住想欺负他。

        她叠起双腿,纤细的小腿在空中晃荡,漫不经心的声音里含着逗弄:“那你喊声姐姐来听听。”

        喊她姐姐?

        季年抿唇,不吭声。

        “快点啊。”

        赵千初笑容更盛。

        她笑起来的时候像勾人的精魅,在这荒山野岭里,显得更加冷艳逼人。

        季年的脸刷一下红了,浑身上下冒着热气,被她的眼神逼得节节败退。

        “喊一声听听。”

        赵千初优雅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纤细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

        硬梆梆的。

        她又戳了两下。

        季年被她逼退到墙角,再退就要贴上墙面了,他忽然抬手握住了她乱动的手指,“你别乱戳。”

        他好言好语的劝她。

        像古代话本里,被女妖精调戏到无可奈何的小书生。

        赵千初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被他捉住的手指,笑了声。

        这羞涩的少年,逗一逗就脸红了,再逗一逗竟然还急了。

        有趣。

        忽然就觉得接下来一个月的乡村生活还有点儿意思。

        可是,这少年不怎么听话。

        “松开。”

        她看着眼前的少年,眯了瞬眼睛,命令的语气,透着上位者的压迫感。

        季年恍神,鬼使神差地听话,松开手。

        赵千初揉了揉被他紧抓的手指,这少年,力道不知轻重,把她弄疼了都不知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很自然地道歉。

        赵千初淡淡看了他一眼,没理,只是沉默地转身,不再逗弄他。

        她这是生气了?

        季年百思不得其解,这女孩的脾气怎么这么古怪?

        “你生气了?”

        他三两步追上去问她。

        赵千初不说话,继续淡淡看他一眼,加快下楼梯的步伐,直到双脚踏向最后一级台阶,身后传来少年无奈的声音--

        “姐姐。”

        赵千初顿时止住脚步。

        “我喊了,你别生气。”

        季年看着她,语气很真诚,眼神纯净得像一汪冻湖水。

        赵千初歪头,打量着身侧的少年。

        诚然,那句姐姐让她的心怦然跳动了一秒。

        季年不知道她盯着自己做什么,下一秒,女孩伸出手来。

        赵千初捏了捏他的面颊,眼神透着玩味,声音也轻佻:“弟弟还挺听话嘛。”

        嗯。

        她就喜欢听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