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奶粉

奶粉

        奶粉

        62

        关于宝宝的名字,    季辞和赵淮归想了好多好听的名字,但是总有不满意的地方,    最后是赵老爷子揽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拍板说重孙女的名字他做主了。

        季辞觉得挺好,不用烧脑细胞,还能讨老爷子一个欢心,    自然是一箭双雕。

        “哥哥,    宝宝的名字到底叫什么啊?”

        季辞坐在病床上,看着摇篮里睡熟的女儿。

        一生下来还是皱皱红红的小脸,    此时已经逐渐变得光滑而白皙。

        睫毛又卷又长,    像一把小扇子坠在眼睛上,    睡梦中的她是一只安静的小天使。

        睁开眼睛的她更是让全家人都喜欢得不行,    恨不得天天围着她转。

        小宝贝有一双格外灵动的双眼,    圆圆的,    像一对翡翠雕琢出来的葡萄果,刚出生就能看到浅浅的双眼皮褶,是标准的桃花眼。

        虽然还是小婴儿,    见过她的人都说,    这宝宝长大后一定是个让人惊艳的大美人。

        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哥哥诶。

        想到这,    季辞偷笑一声,    伸出食指,    轻轻滑过宝宝的睫毛,可能是有些痒,    惹得她皱起了小鼻子。

        “哈哈,    哥哥你看,    我们的宝宝好可爱啊。”

        怕吵着女儿睡觉,季辞压低了兴奋的声音,    扯着赵淮归的手臂,让他看宝宝的可爱瞬间。

        “是可爱。

        但比你差点。”

        赵淮归从身后拢着季辞的腰,怕她站久了不舒服。

        男人即使再冷,看到女儿恬静的睡颜,还是不免柔软了几寸,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他的宝宝,又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小宝宝,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令人满足的事了吧。

        季辞自动忽略男人随时随地冒出来的骚话。

        “对了,名字呢?

        你还没说呢。”

        她不乐意的翘起臀,扭了两下,惹得身后的男人给了她那儿两巴掌。

        赵淮归耐心的解释,老爷子起了好几个名字,都挺好的,最后一起拿给大师挑,根据生辰八字算出来一个最好的。

        “赵嘉熙。”

        赵淮归凑到季辞耳边,说出女儿的名字,“喜不喜欢?”

        他的意思是,不喜欢就再换。

        再好的名字也要季辞这个当妈的同意才行。

        “什么jia?

        什么xi?

        ”季辞默默念了几遍,觉得挺好听的,像是某位皇家的公主。

        果然是有皇位继承的家庭,起个名儿都这么复杂。

        “嘉许的嘉,康熙的熙。”

        “啊?

        这两个字啊?”

        看见季辞的脸上面露难色,赵淮归立马说:“没事,你不喜欢,就再换。”

        季辞摇摇头,“不,我挺喜欢的,爷爷取的名字肯定是各方面都考虑过才选出来最好的,就是....”

        “嗯?”

        赵淮归笑着看她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犯愁的小表情,真是太可爱了。

        怎么都生了孩子还像个孩子?

        季辞慢吞吞说:“字太复杂了。

        不好写。”

        赵淮归还当她是怎么了,原来就是嫌字复杂而已,他觑了她一眼,好笑的说:“复杂又不用你写。”

        反正是女儿写。

        “哇,你这个爸爸太坏了!”

        季辞踢了一脚赵淮归的小腿,“以后考试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做了两道题了,我们家宝宝还在写名字!”

        “这简直是碾压在起跑线上啊!”

        季辞苦恼的要命。

        以后宝宝学会写字了,该不会偷偷骂她和赵淮归吧?

        她仿佛听到了宝宝的内心os:都是什么爹妈!搞这么难写的名字!气死了气死了!

        赵淮归笑了一声,又一次被她奇怪的逻辑所折服,把人抱到了床上,又剥了个橙子喂给季辞吃。

        “这个你放心。

        我保证,等女儿上了幼儿园,她班上小朋友的名字都会和她一样复杂。”

        考试的时候,大家都起码写名字写两分钟。

        季辞:“昂?

        真的吗?”

        赵淮归笃定:“嗯,真的。”

        他看过侄女儿的班级花名册,那上面的名字......五个字的名都有两个人!四个字名更别说了,有七八个。

        女儿才三个字,绝对是赢在起跑线了。

        季辞裂开嘴甜甜一笑,看着睡梦中的女儿,她轻启唇瓣,喃出女儿的名字。

        “嘉熙,嘉熙。”

        “宝宝,你有名字了。”

        也许是母女的特别感应,宝宝在听到妈妈唤她的名字时,嘴里吐出了一个小泡泡。

        像一只在梦里畅游的斑斓金鱼。

        季辞心中无限温软:“但妈妈以后还是会唤你宝宝的。”

        她要把买好多好多可爱漂亮的小裙子,还能和宝宝穿母女装,然后指使工具人赵淮归给她们拍好看的照片。

        这样的生活,真是想想都很美好呢。

        “不行。”

        一声违和的声音从耳侧响起,破坏了温柔静谧的氛围。

        季辞不满地看着赵淮归,眼神仿佛再说,我喊我自己女儿怎么碍着你啦?

        你一个大男人,哪里天天这么多要求?

        这不行那不行的!

        我看最需要不行的就是你!

        季辞气鼓鼓地在心里腹诽。

        赵淮归眼风一扫,看见季辞转动的眼珠子,微微张开的嘴巴,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女孩在心里骂他呢。

        他伸手一捉,扣住了季辞的手腕,稍稍用力就把人带到了怀里,温香软玉跌落满怀。

        安静的室内,只有他和季辞两个人,这样的氛围让他觉得很熨帖。

        哦。

        忘记了。

        还有一个小不点在睡觉。

        赵淮归把下巴搁在季辞的头上,这才闷闷说:“女儿不能跟你抢名字。”

        那以后他喊宝宝岂不是都分不清叫谁了?

        季辞在他怀里笑的肚子疼,抻着头,咬一口他的下巴。

        “你好幼稚啊!赵淮归!”

        -

        赵淮归下午忙完工作后就来了季辞目前住的月子会所。

        一个月七位数的豪华月子会所,七星酒店的规格,整个大平层套房足足占地五百平方米,内敛简约风的装潢处处透着极致的科技感。

        他去婴儿房看了一会儿女儿,又回到了卧室。

        季辞正懒懒的躺在床上,小桌板上摆着下午茶,手边翻着一本小说。

        赵淮归坐在床边,拿起小桌板上季辞吃了一半就不吃的苹果,没打招呼就咬了一口。

        “哥哥,这是我的苹果。”

        季辞放下小说,哼唧了一声。

        男人漆黑的眼眸深深看了她一眼。

        在季辞的注视下,又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大口,半个微微氧化的苹果被他吃到只剩核了。

        他慢条斯理的咀嚼完,咽下,似乎是回味着唇齿间余留的苹果香气。

        “不是你吃过的,我还懒得吃。”

        言辞之间有几分傲娇,对于吃老婆吃剩的东西,赵淮归已经轻车熟路了。

        季辞怀孕期间,有时候脑子里某个味道突然闪现,嘴巴就馋的不行,大半夜的把人折腾起来给她弄吃的,吃了一半又觉得不好吃了,看着碗里剩下的食物,她又觉得挺不好意思。

        把阿姨半夜折腾起来弄吃的,她又不吃完,自然很不好意思。

        所以,赵淮归就成了她无情的食物消灭机。

        一开始赵淮归是拒绝的,这把他当垃圾桶的嫌疑太大了,季辞贼兮兮的放话:哥哥吃一次,我就亲你一下。

        拒绝三秒后,赵淮归觉得可行。

        吃着吃着就觉得,嗯,比他自己的食要好吃,吃完了还有福利。

        真香。

        赵淮归吃完了苹果,把核扔进了用来装湿垃圾的垃圾桶里,用湿纸巾擦了擦手,随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季辞。

        他说:“快点。”

        季辞一脸疑惑,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快点什么啊?”

        赵淮归觉得她一孕傻三年,最近越来越傻了。

        “亲我。

        快点。”

        他声音冷冽,几分倨傲地扬起下巴。

        “.......”

        季辞这才反应过来,他吃了她剩下的东西,现在要轮到她亲他了......

        瞧他那娇纵的模样,真会装。

        当爹了,更会装了,想亲她就亲呗,她又不会嘲笑他。

        “你离我那么远,我亲不到。”

        季辞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颌,不由地舔了舔嘴角。

        赵淮归蹙眉,不乐意的说:“你亲我还让我靠近点?”

        有没有诚意?

        可没等女孩嚷嚷,他又继续:“算了,不和当妈的计较。”

        话落,他整个人往前挪了挪,一张帅脸凑了上去,离得很近,近到季辞只需往前凑那么一丁点,红润的唇就能贴上他的嘴角。

        “亲我。”

        他命令。

        被他身上清冷的香气笼罩,季辞羞涩地昂了一声,嘟起小嘴,亲上了他的唇角。

        电光石火间,男人微微侧头,两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本来是蜻蜓点水的亲,加码成了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直到赵淮归把她放开,季辞捂着不听话的小心脏,气喘吁吁的看着他,唇上是亮晶晶的一片湿润。

        “还行。

        这个苹果挺甜的。”

        赵淮归舔了舔蹭到了女孩蜂蜜味唇膏的唇角,给出了评价。

        季辞怒哼:“哥哥!你越来越装了!”

        赵淮归:“反正你还不是越来越喜欢我了。”

        “........”

        啊。

        这真是太不要脸了!

        季辞哑然无言。

        这人越来越喜欢欺负她了,欺负孕妇时的她,现在又来欺负当妈妈的她。

        季辞从鼻息里哼出一声嘲意,她是当妈的人,不和低能儿计较。

        “哥哥,你去把宝宝抱来给我玩玩。”

        季辞生气过后,又一秒喜笑颜开,她坐直身体,像泥鳅一样缠了上去。

        赵淮归捏了把她的脸颊,“她在加餐。”

        季辞昂了一声,又有了一点情绪上的波动,从开心回到沮丧。

        “我也想给宝宝喂-奶。”

        听到季辞闷闷的说出这话,赵淮归严肃了起来,双手捧住她垂下的小脑袋,“不是说好了宝宝喝奶粉吗?”

        季辞不过是头一周给宝宝喂了母乳,因为太辛苦,赵淮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坚决让宝宝断母.乳,改换奶粉。

        关于纯奶粉喂养宝宝的问题,这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堆的资料,上面全是他标注出来的笔记,他不止做了功课,还详细问询了专业的医生,举了好多例子,这才说服了季辞。

        “你半夜里偷偷哭以为我不知道吗?”

        赵淮归想到小姑娘半夜里,偷偷用被窝蒙住脸,躲在床上哭的样子,心里泛起一阵疼意。

        她就连哭都不敢哭出声,闷重破碎的声音被厚重的被褥吞没了,可他仍然听的很清楚。

        因为每一个她没睡的夜晚,他都睡不着。

        “虽然很疼,但心里总过不去那道坎。”

        季辞无端红了眼眶。

        “可是我们的宝宝现在很健康,不是吗?

        为什么非要牺牲自己,你才觉得那是你给的母爱?”

        赵淮归的话语平静却有醍醐灌顶的能力,让她陡然间愣住了。

        她说不出话来,心口堵得慌,有很复杂的情绪蔓延上来,交织成巨大的网,兜住了她的心。

        “你对我都能那么没心没肺,怎么生了宝宝还退步了?”

        赵淮归没好气的替她顺着头发,女孩的头发还带着泡泡糖洗发水的味道,吸一口,满是甜味。

        季辞咬着下唇:“可宝宝是我们的宝宝啊.....”

        “跟你生的孩子,不一样。”

        季辞想,本来妈妈就是最爱孩子的,更何况这个孩子还是她为最爱的男人生下的爱情结晶。

        这样双重的幸福,当然让她有不顾一切的勇气和绝对的坚强。

        赵淮归品味着这句话,品着品着有点跑偏了。

        跟他生的孩子不一样?

        他眯着眼,虎口轻巧挟持住季辞的下巴,他从喉咙里磨出几个字来:“哦。

        你还想跟谁生孩子?”

        季辞一孕傻三年,呆呆望着他,“啊?

        还要跟谁生?”

        赵淮归被她气得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下了狠劲掐一把女孩柔嫩的脸,“母.乳这事就别想了。

        就给女儿喝奶粉,听到没。”

        “哦。”

        季辞闷哼一声,揉着发红的小脸蛋。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觉得很奇怪。

        既然不让女儿喝母.乳是怕她辛苦,怕她疼,那为什么他还要喝?

        还喝的那么嗨。

        还天天要喝。

        这人,不是有病吗!

        季辞的脸微微羞红了一大片。

        ........

        她倏地抬起头,对准赵淮归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那你也给我喝奶粉。

        听到没!”

        “要不就断奶!”

        她凶巴巴的。

        赵淮归:“........”

        看着女孩理直气壮的模样,男人那一张矜贵清冷的俊脸,硬是被气得微微泛了红。

        气到好久都说不出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