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稍等

稍等

        稍等

        61

        会议室里四五十号人,    场面安静,都在认真地听着投资部主管做年中报告,    可就在这样严肃的场合里,    主位上的赵淮归倏地一下站起来,交待了赵千初几句后,他抿着唇,    面色凝重地往门口走去。

        赵千初也被自己弟弟弄得一脸懵,    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众人都不知所云,面面相觑,    几分钟过后,    公司的八卦群消息疯狂跳动起来。

        火速赶到两人目前住的公寓,    赵淮归一句话也没说,    把人从家里抱上了车。

        找到季辞的时候,    这小女孩还拿着试纸在厕所里傻笑呢,    哪知道一抬头就看见头顶乌云的男人站在了门口。

        她吓得尖叫一声。

        这速度真是叹为观止!

        床上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快过?

        私立医院里。

        季辞开心的拿着报告单,中大奖之后才有的喜滋滋的表情,可是落在赵淮归眼里只剩下心酸。

        没了。

        好日子到头了。

        季辞戳着男人的胸膛,    娇气的说:“赵淮归,    你笑一个啊,    你怎么都不笑。”

        赵淮归扯出一个笑来。

        咦....

        季辞吓得赶忙捂住肚子,    “算了,    你还是别笑了。

        别把我宝宝吓到了。”

        赵淮归:“.......”

        呵呵。

        不过是疏忽一次,就眼巴巴跑出来跟他作对了,    这么牛的宝宝还会被吓到?

        一想到之前那么多次零距离接触的好机会都被他拒绝了,    他的内心只剩下无尽的绝望。

        真是亏大了。

        可是不论怎样,    孩子来都来了,又不能扔掉咯。

        赵淮归深吸气,    强行让自己进入状态。

        一件事一件事的理清楚。

        先是通知家长,让两边的长辈都知道这个好消息,还要安排季辞做全面的身体检查,建档,以及提前预订vip病房,安排私人医生,专业的备孕指导老师,保姆等等,不止这些,还得再请一个专业的营养团队.....

        哦,现在住的公寓也不行,得换,季辞每次出门下楼都要坐电梯,太麻烦了。

        季辞听得目瞪口呆,脑子都被他缜密的逻辑给弄昏头了,这人会不会考虑的太多了?

        “等等,先停。”

        赵淮归疑惑地看着她,“嗯?”

        “要这么麻烦吗?

        我是生活不能自理吗?”

        赵淮归看着她,心中忽然一酸。

        季辞也才二十五岁而已,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他掰正她的身子,认真的说:“季辞,虽然宝宝是我们的孩子,但老实话,你怀孕,我帮不上你什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你最好的条件和环境。”

        是的,生孩子是母亲的修行。

        虽然他是孩子的父亲,但很多时候他都帮不上忙,不能替她疼,不能替她忍受孕期会带来的痛苦,不能替她切切实实揣着一团肉度过艰难的十个月。

        想做的更多却无能为力,这不亚于是另类的折磨。

        “哥哥....”季辞的心中无端陷入流沙般的柔软,看着他严肃的神情,心里酸酸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蒙上一层雾气。

        “嗯,我听你的。”

        她乖巧点头。

        赵淮归呼出一口气来,把她搂得更紧。

        季辞眉眼柔和,一双小手覆在还是平坦的肚子上,初为人母的她久久沉浸在新奇之中,“你说,我这里真的有了宝宝吗?

        那为什么还这么平啊?”

        赵淮归:“因为还没长大.....”

        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他竟然也一本正经的答。

        “那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季辞睁着明媚的大眼睛看向赵淮归,“哥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赵淮归顿了顿。

        季辞怀孕已经是在他计划之外了,若是再来个儿子.....

        若是儿子像季辞?

        一个机灵古怪,不听话,还调皮的儿子,应该有点可怕。

        若是儿子像他?

        呃....那不止是可怕了,光是想想就有点崩溃啊。

        “肯定是女儿。”

        他斩钉截铁。

        女儿的话就没问题,女儿像妈妈,精灵又可爱。

        “那如果是儿子呢?”

        季辞歪着脑袋,觉得这人有点奇怪。

        “........”男人更了一下。

        “退货?”

        他思索了几秒,迟疑地说出两个字。

        退什么?

        退货?

        他当生宝宝是七天无理由呢!

        季辞怒了,一巴掌拍在男人的胸口,“赵淮归!你这个死渣男!”

        -

        六月中,终于到了生产那一天,双方家长都来了,挤在vip产房外,热热闹闹的像过年。

        本来预产期是在后天的。

        下午,季辞舒舒服服地躺在vip病房的大床上,等着赵淮归给她带烤牛肉串。

        怀孕期间,季辞的口味变得很奇怪,就喜欢吃重口的,酸辣的,香辣的,甜辣的她都爱。

        火锅麻辣烫吃的不亦乐乎,辣到眼圈都是红的,可还是呼着气啃卤鸭爪,一家人拦都拦不住。

        中午吃过营养餐后,季辞嘴又馋了起来,发微信给赵淮归,让他下班后去医院对面的烧烤店买烤牛肉串带给她。

        可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赵淮归,打开外卖盒子,季辞傻眼了。

        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清淡的牛肉串。

        不止连辣椒粉没撒,就连孜然五香粉也看不见。

        “辣椒呢?”

        她拿起一根牛肉串,杵到赵淮归眼前。

        赵淮归大方承认:“开水冲没了。”

        牛肉串烤完后,他拿了杯开水,哗一下倒在牛肉串上,把佐料全部洗干净,直到露出了食物本来的颜色,这才满意。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是我想吃啊,是宝宝想吃啊!”

        季辞手舞足蹈地,看上去灵活的很,根本不像怀胎十月的孕妇。

        赵淮归冷觑她一眼,从牙齿里磨出几个字来:“你昨天还说宝宝想吃冰激凌。”

        “他就是想吃冰激凌呀,我有什么办法呢。”

        季辞装可爱,试图蒙混过关。

        赵淮归环抱双臂,虚虚眯眼看了看她,说谎话的季辞被他盯得有些心虚,她自然垂下头,嘴里嘟囔:“本来就是宝宝想吃呀....”

        “行,我问问他。”

        “啊?”

        季辞愣住了,还可以问?

        赵淮归说罢,径直走到季辞身边,蹲下,把耳朵贴在季辞的肚子上,煞有其事的听了半分钟--

        赵淮归:“宝宝说妈妈天天骗人。”

        “他还说不想吃辣椒。

        只想吃营养餐。”

        “........”

        哪里来这么狗的男人?

        快来人把他给本宫拖出去!

        季辞被他气到了,眼泪不受控制地钻出来,一颗颗水晶珠子啪嗒掉落在被单上,把浅蓝的床单洇出了深蓝色。

        “你欺负孕妇。”

        她咬了一口只剩下淡淡咸味的牛肉串,越吃越心疼自己。

        孕妇的情绪波动本来就大,季辞发誓她没打算作,只是想流点儿眼泪吓唬他,没想到眼泪一出来,就止不住了,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哭着哭着她连自己都哭懵了。

        赵淮归哭笑不得,“别作了,宝宝。

        明天给你买辣的好不好?”

        “哥哥,我、我也不想作了,但.....控制不住....呜呜呜呜....”

        “.......”

        赵淮归实在是佩服她的操作。

        他故意冷脸吓唬她:“再作宝宝都要被你作要出来。”

        季辞刚想说什么,只感觉肚子突然一疼,伴随着一声尖叫,随即而来是一场兵荒马乱。

        羊水似乎破了。

        孩子真被她给作出来了?

        进产房之前,季辞一边疼着一边拽着赵淮归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哥哥.....我再也不作了....”

        赵淮归:........

        产房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都焦心的不行。

        反观赵淮归,他一动不动,双手插兜,面壁站着。

        也不说话,也不胡乱的走,仿佛时间在他身上静止了。

        赵千初推了推季年,小声说:“赵淮归是不是傻了?”

        季年:“感觉....是有点傻。”

        两人面面相觑。

        没人知道赵淮归心里想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脑子里空白一片,拳头紧握着,掌心全是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水。

        直到产房的门被打开,护士抱着一个软软的小婴儿出来,众人都抢着去看宝宝。

        护士:“夫人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呢!”

        众人嘴里都笑呵呵的,夸都夸不过来。

        是女儿…

        他和季辞的女儿。

        赵淮归的心陡然跳了一下。

        很难形容这是什么感觉。

        护士笑着把宝宝递给爸爸,刚想说:爸爸可以抱一下哦。

        可赵淮归双手依然紧握成拳,没有去接,眸光温柔地看了眼自己被里三层外三层包着的女儿。

        他声音平静:“稍等,先看你妈再来看你。”

        众人:……?

        悬在半空中的宝宝:……?

        爸,你礼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