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婚礼

婚礼

        婚礼

        59

        夏天的日光就像绵绵不尽的海水,    不要钱似的从天空洒落人间。

        每到这个季节,街道两侧的老梧桐树就变得愈发生机盎然,    繁茂的树枝在空中交错,    搭建着供行人们小憩的阴凉。

        就在这样万物放肆生长的日子里,朋友圈中迎来了一片狗嚎,三天没放风的狗都没这般狂躁过。

        只因为万年不发朋友圈的赵淮归,    破天荒的发了两张照片。

        一张是他和季辞的绝美婚纱照。

        茫茫的沙漠里,    女孩穿着繁复精致的大红嫁衣,头戴一顶纯金打造的花冠,    两支华丽的珍珠金步摇插在发间,    随着女孩生动的步伐,    在空中荡漾出漂亮的弧度。

        而女孩对面的男人则是一身黑色的西装,    高级感十足,    他单膝跪在女孩面前,    手中拿着一只娇艳的玫瑰花。

        是简约高级的现代风和古典元素的完美碰撞。

        男主人公在沙漠上遇到了他的前世情人,像一场穿越千年的爱恋。

        在一千多张婚纱照,十多个不同的主题里,    季辞一眼相中了这一张。

        成片出来的当天,    她抱着手机感动的泪流满面。

        沙漠的黄沙没白吃,    毒辣的太阳没白晒。

        另一张照片则是季辞和赵淮归的结婚证,    两本醒目的红本本叠在一起。

        朋友圈一发,    把所有的人都给炸了出来,短短半小时内,    收获了不下上百条祝福,    评论点赞的人蜂拥而来。

        姜茵茵:【明天婚礼上请杀了我给你俩助助兴】

        看到这条评论,    赵淮归蹙起了眉,不太理解。

        他把手机举到季辞面前,    一脸疑惑的问:“你闺蜜为什么让我们杀了她?”

        季辞一愣,看了之后,笑得肚子疼。

        “赵淮归,你是不是家里没通网啊?

        这就是网上流行的网络用语而已。”

        季辞认真跟他解释。

        傻了吧。

        这男的。

        作为一个连舔狗和绿茶都知道的霸总,不应该平日里不摸会儿鱼网上冲浪啊?

        黎栎舟:【二嫂全场最牛!二哥给您打工!】

        沈常西:【打工人出息了,终于娶到老婆了】

        赵淮归脸色一瞬间变黑,气不打一出来的他狠狠掐了一把正在大口朵颐吃草莓的女孩。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季辞的打工仔了。

        就很不爽。

        季辞现在每天都过得很舒服,家里的公司请了专业团队来管理,重大项目又有赵淮归坐镇,她乐得轻松自在,拿着分红的钱去做投资,去年投资了一部小成本的电影,没想到票房大爆,狠狠赚了一笔。

        她的眼光好,如今手上的几个投资项目都收益不错。

        当然收益最佳的还是在落魄时期,快狠准的投资了顶级打工人赵淮归。

        “呀!赵淮归!你无缘无故掐我做什么啊!”

        季辞嘴里还叼着半颗草莓,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这人好烦啊,怎么动不动就爱掐她的xiong。

        赵淮归冷觑她一眼,倨傲地丢下一句话:“明天婚礼,安分点。”

        季辞:“?”

        她安分什么?

        她怎么就不安分了?

        季辞正盘腿坐在地毯上,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婚纱影集,这本影集又重又大,压在腿上,让她一时间不好变换姿势,只能呆呆的看着赵淮归。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颌线添了几分凌厉,深邃的眼底是静水流深。

        年岁的增长让他似乎比刚遇见的时候更加成熟了。

        毕竟二十六岁的赵淮归,不论怎么看都要比二十三岁的他沉稳的多。

        但,这都是假象。

        事实是,赵淮归更幼稚了。

        “你幼不幼稚啊。”

        季辞又抓了一颗樱桃吃,吃完后啵唧一下,把樱桃核吐在了他的身上。

        赵淮归看着那一小粒果核弹到了自己腿上,眉头嫌弃地蹙起。

        “比你幼稚?”

        季辞笑嘻嘻地把影集放在一边,双臂缠住赵淮归的小腿,下巴搁在他的膝盖上。

        男人身上悠远的木香罩住了她,像一场绵延不绝的细雨。

        “那哥哥大半夜偷偷溜来我家,难道不幼稚吗?”

        她眨着大眼睛,假装很乖巧。

        结婚前一日,新郎新娘是不能见面的。

        可半个小时之前,洗完澡的季辞从浴室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听见窗帘后的玻璃时不时耸动两下。

        仿佛有人躲在阳台上。

        季辞满脑子疑惑,难道是家里进贼了?

        可她家的小区是城内数一数二的高档富人区,治安极好,九点过后,每两个小时就有保安巡逻。

        她小心翼翼地把窗帘拉了一小截,万万没想到,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就在窗台上,还舒服地坐在摇椅里,环抱着双臂,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季辞吓了个半死。

        “是不是光明正大从大门走进来不符合您高冷的气质?”

        季辞想到刚刚被他吓得半死就来气,一气之下,露出凶巴巴的小虎牙,狠狠咬了一口他的膝盖。

        有些硌牙。

        赵淮归抿唇,不说话。

        若是被她爸妈知道,他连一晚都忍不了,迫不及待来找新娘,那的确不符合他高冷的气质。

        所以他选择了翻窗。

        反正季辞住在二楼,也不算很高。

        “你到底来找我干什么啊?

        不是说好了结婚前一晚不见面吗?”

        在季辞灼灼的目光下,赵淮归忽然有些心虚,他不自然地侧过头,避开她研判的目光。

        “嗯,家里停电了,懒得去酒店。”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胡话。

        季辞:“停电?

        不会吧,你们家不是有备用的发电机?”

        赵淮归被她三言两语弄的更加不自然了。

        若是被她知道他是因为太想她,连结婚前一晚都忍不住,会不会嘲笑他一辈子?

        “说话啊。

        赵公子!”

        季辞戳了戳他的大腿。

        赵淮归懒得和她掰扯,强劲的手臂一用力,女孩轻而易举的被捞了起来。

        “宝宝,你的话好多啊,我帮你安静一点吧。”

        说完,他顺势欺身而上,牢牢堵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一句话。

        .......

        一个小时之后,季辞无力的瘫在男人的怀里。

        草莓和樱桃洒落在地毯上,洇开了一团团殷红的汁水,白色的地毯弄得脏兮兮的。

        季辞小声抽泣着,心想这下死定了,明天穿高跟鞋肯定穿不住了。

        “呜呜呜.....”

        “早知道就不骗你把那块地给我搞回来了......”

        她一边哭一边掐着男人还没穿衣服的上半身。

        赵淮归指尖夹着烟,还没来得及点燃,他侧头问:“什么地?”

        季辞的泪水模糊了视线,脑子已经迷糊了,自然是他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

        “还不是清水湖的地....”女孩瓮声瓮气的软音还夹杂着一些嘶哑,是刚刚叫得太用力,损了嗓子。

        “突然提这个做什么?”

        赵淮归笑着说了句,手指滚动小砂轮,打燃了火机。

        他轻易不抽烟。

        但这是一根事后烟。

        不一样。

        季辞吸了吸鼻子,撒着娇:“你知道吗,那块地其实很玄乎的!风水大师说这块地必须留在我自己手里,陪着我一起出嫁,不然我找的老公就会不行.....”

        “你说那大师是不是害死人?

        没想到我爷爷还真就信了!”

        “?”

        老公不、不行?

        赵淮归有点儿懵,这就是她骗他把地拿回来的全部原因?

        “唉。”

        季辞继续叹了口气,小声嘟囔,“早知道你这么行,我就不骗你把地弄回来了。

        那块地还真是邪门,你怎么一天比一天还要行?”

        季辞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赵淮归。

        刚刚把她弄得都疼死了!

        “........”

        赵淮归指尖的烟差点儿烫到自己。

        所以,他花了十个亿就是为了这?

        行不行,他还要靠一块破地?

        结婚前一晚,某新郎受到了亿点点的伤害。

        半夜三更。

        女孩睡得香甜,旁边的男人还没睡,他正在心里默默发誓--

        再信女人,他就是狗!

        -

        次日,依旧是阳光放肆挥洒的一天,万里晴空,蓝的发透,像一块巨大的蓝色水晶。

        上京城西郊赵家名下的一处庄园里,到处都是热闹欢腾的景象。

        七月初,天气不似盛暑天那般令人燥热,反而是清爽的,热度刚刚好,空气里弥漫着新鲜的栀子花香。

        吸一口是甜甜的,连肺里都充满了愉悦。

        庄园的中心是一片巨大的开放式草坪。

        草坪上有一座玻璃搭建出来的花房,花房里放满了各色各样的名贵鲜花,在花海里,错落有致的挂着上百张新人的婚纱照,每一张都透着甜蜜。

        客人们穿过了花房,来到两侧就坐。

        婚礼现场以白色为主调,搭配了莫奈色系的花卉,远远看上去就是一幅梦幻的油画。

        主台是一座巨大的旋转木马,四周缠绕着无数繁花,华丽到让所有来宾都纷纷咋舌。

        “我的妈啊,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包游乐园已经突破我三观了,现在又给你把旋转木马搬到了自家庄园?”

        姜茵茵全程尖叫鸡。

        季辞塞了一口蛋糕进她的嘴里,“姐妹!请注意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我尊贵的伴娘小姐。”

        姜茵茵立刻优雅起来,不能对不起身上六位数的伴娘服。

        九点钟,庄园外的停车场停满了香车宝马。

        来的客人众多,全是政商名流,还有不少娱乐圈里的大明星。

        季年坐在台上的钢琴前,为一对新人献上他最新谱曲的一首浪漫情歌。

        这首歌的首发,就是这场婚礼。

        季辞穿着独一无二的订制婚纱,整个人美的仿佛在发光。

        隔远看,婚纱泛着华贵的光泽,走近才会发现那波光并非绸缎,而是用极细极小的水晶珠子缝满了整件婚纱,才能达到在日光下波光粼粼的感觉。

        胸口处还有几只灵动的立体蝴蝶。

        季辞提着裙摆,在悠扬的钢琴声中,郑重的,一步一步,走向前去。

        本来新娘是要挽着父亲出现在现场,可她决定,这条花路,她要一个人走。

        为了配合新娘,新郎的礼服也用了同款的白色。

        这是季辞第一次看到赵淮归穿白色的西装。

        原来,穿白色的他会是这样的,卸下一切冷漠疏离的面具,整个人优雅温柔的不像话。

        最后几步,季辞走得有些焦灼,她想快一点走到他身边。

        似乎是察觉到了季辞的异样,赵淮归笑了笑,对她伸出手来,用唇语对她说了两个字。

        “过来。”

        刹那间,季辞裂开嘴,笑了起来。

        接下来,婚礼的流程很顺利,直到两人交换了戒指,司仪宣布婚礼仪式完成,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台下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可以吗?

        我的新娘。”

        赵淮归俯身,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没人知道,在那头纱的遮挡之下,男人轻轻用唇瓣含住了女孩的耳垂。

        季辞浑身颤栗,羞涩地点点头。

        下一秒,铺天盖地的一个吻,像一场和风细雨包裹着她。

        吻过之后,司仪正准备说下一个流程,让全场来宾举起酒杯庆祝这幸福的一刻。

        可季辞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新郎,忽然就觉得很不公平。

        这个仪式不公平!

        新郎可以亲吻新娘,那新娘也要亲回来才公平啊!

        想到这,她不乐意的嘟起了嘴,伸出小手,扯了扯赵淮归的衣袖。

        “哥哥。”

        她小声唤他。

        赵淮归回过头,眉眼中带着笑意,“嗯?”

        两人光明正大的交头接耳。

        丝毫不把底下的一帮来宾当人看。

        “送你个礼物,哥哥。”

        季辞冲他羞赧一笑,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赵淮归先是愣了一秒,随即立刻环抱住她柔软的腰肢,加深加重了这个礼物。

        他一边吻一边说:“宝宝,你不安分。”

        女孩细碎的声音是嗲嗲的:“哥哥好好亲啊.....”

        新人旁若无人的开始在台上亲吻,司仪被突如其来喂了一嘴狗粮,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亲朋好友以及其他宾客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能不能注意场合!

        好不容易一吻结束之后,司仪缓了缓,终于轮到了他的主场,刚想继续走流程,万万没想到--

        新郎当着众人的面,又一次重重的亲在了新娘的唇上。

        赵淮归心想,结婚这天,决不能输给她!

        她亲了一次,他就得多亲一次!

        司仪:“.........”

        这场结束了他就要改行!

        在台上亲了三次之后,季辞羞涩到脚趾都蜷缩在了一起,脸上透着艳丽的红晕,她害羞地把头纱从两边扯过来,遮住了自己的脸。

        碎碎的声音从头纱中溢出来:“哥哥....你好犯规啊!”

        但她好喜欢。

        那就让他在她这里犯规一辈子吧!

        她决定永远给他开绿灯。

        当然,她肯定不会告诉他,不然他也太得意了

        结婚后是绝对不能让男人太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