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工具人

工具人

        工具人

        57

        订婚日是顾筠找大师算出来的良辰吉日,    两家人借这个机会商量两小孩的结婚事宜。

        结婚不是一件小事,很多事还需要经过双方父母的考量,    这其中关系到婚礼日期,    下聘,彩礼,筵席,    酒水,    宾客名单等等。

        季辞特意预约了城中最火的造型工作室,妆发团队八点准时上门。

        妆画到一半,    卧室外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听上去有些焦急。

        “谁啊,    进来吧。”

        季辞闭着眼睛,    眼皮感受着柔软的灰鼠毛刷轻轻扫过,    痒痒的。

        季年一进门就被房间里的景象震撼了,    一时间倒是忘了说正事。

        房间里人很多,    季辞像公主一样,慵懒地坐在铺着绒毛垫的椅子上,五六个人围着她,    有为她做指甲的,    卷头发的,    化妆的,    还有护理腿部肌肤的。

        卧室的灯全部点燃,    窗帘拉到最底,花园里的春景尽收眼底。

        调皮的阳光放肆地往屋内钻,    把常年昏暗的室内照得闪闪发亮。

        因为季辞怕晒,    即使是白天,    卧室的窗帘也会拉到一半的状态,为此,    季年还调侃她,说她是怕光的女吸血鬼。

        化妆台上摆满了各种化妆品,床上,地毯上,全是铺着备选的礼服,各种颜色款式的高跟鞋排排坐似的,乖巧呆在自己的位置,等待着主人的宠幸。

        这就是女人吗?

        好恐怖。

        众人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有个女助理不经意侧头看了眼进来的人,手里的熨斗差点对着自己烫去。

        “是安年啊!”

        女助理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圆润的脸蛋因为兴奋而通红一片。

        她是安年的死忠粉,可安年这几天不应该在江城参加一个综艺节目吗?

        听到动静后,大家纷纷朝门口望去,一时间安静的卧室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

        “天啊,我竟然看到了哥哥的真人!

        “真人也太帅了吧.....”

        季辞慢悠悠地掀开眼皮,看了眼镜子里多出来的那张精致帅气的脸庞。

        唔。

        别说她家年年还是挺帅的。

        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小巧瓜子脸,只是下颌处的线条感更加利落,不带一丝赘肉,显得干净清爽,深邃的眼睛清凌明澈,瞳珠是透亮的琥珀色,鼻梁格外高挺,冲淡了因为眉眼太过精致而带来的女气。

        整个人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

        季辞对季年肯在外貌上花心思表示非常的满意,跟着他的那些造型师姐姐们品味真好,不愧是国内顶尖,服务于当红idol男明星们的专业团队,简直把一呆瓜打造成了她都会犯花痴的俊美少年。

        “我弟弟帅吧?”

        她得意地挑了挑眉梢,冲着化妆师说道。

        “弟弟?”

        “安年是季小姐的弟弟?”

        众人皆是满脸震惊。

        “亲的!一个爹妈生的呢。”

        季辞咯咯笑了起来。

        看着季辞花枝乱颠的模样,又想到她娇羞甜美地望着赵淮归,一口一个好哥哥要把人给嗲死,季年的眼角僵化了。

        呵。

        女人。

        季年在少女们爱慕的眼神里快步走到季辞边上,神色严肃地说道:“爸联系不上了。”

        “联系不上?”

        季辞连忙示意化妆师先停下。

        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季年,化妆师早就心猿意马了。

        季年点点头:“嗯,今早我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

        妈说他昨天晚上也没回来。”

        “是不是他昨晚喝酒了就睡在茶室了?”

        季辞知道昨晚季盛澜去参加了一个高端慈善晚宴,去之前还兴奋的跟她发微信,说要把那套晚清年间的竹叶杯拍到手。

        “我让人去找了,没在茶室。”

        季年拿着手机,继续拨季盛澜的电话。

        季辞:“你别急。

        我再多派几个人出去找。”

        想到还过三个小时就要去酒店了,季辞打了几个电话,交待底下人都出去找人,随后压下慌乱,示意化妆师继续化妆。

        她有基本的判断,偌大的上京城,不可能会凭空消失一个大活人。

        更何况,季盛澜平日里只会出入那些动辄消费十几万往上走的高端场所。

        这些地方的员工基本上都知道他的身份,自然把他视为上宾对待。

        苏静语也不觉得一个大活人会无缘无故不见,她就是怕季盛澜又被骗去赌博了。

        季辞笑着安慰:“妈,别想太多了,他就是再输了一个亿又怎样?

        我们家又不是输不起。

        放心,一切有我和年年兜着。”

        就在出发前四十分钟,家里的门铃响了。

        季年第一时间去开门,果不其然,门口站着的就是季盛澜。

        只见他眼下两圈浓重的乌青,胡渣像雨后春笋冒了出来,眼睛充血,整个人疲惫又虚弱。

        饱受厕所摧残的中年男人在看到家人的瞬间,委屈达到巅峰值。

        “年年啊!”

        季盛澜爆出一声悲嚎,一头扎进儿子的怀里。

        一个四十大几的中年人钻进儿子怀里哭个不停。

        季年震惊。

        这这这....是怎么了?

        “爸,你到底怎么了?”

        季年一下一下顺着季盛澜的后背,怕他哭得太猛,呛到了。

        季盛澜接过季辞递来的餐巾纸,胡乱地擦了把眼泪,泣不成声:“你爹被人关厕所了.....”

        “什么?”

        “关厕所?”

        “厕所?”

        季辞,季年,苏静语皆是震惊。

        “是不是保洁人员弄错了?”

        “怎么可能!我进去时还好好的,突然就出不来了!”

        听到父亲说完悲惨遭遇,季辞惊呆了,气得七窍生烟,她怒吼:“这他妈哪个混账王八羔子!敢欺负我爹!别被我抓到了!不然削了他的皮!”

        季年被自己匪气冲天的姐姐震懵了,随后表态--

        “爸,你放心,只要把那人找出来,我和姐帮你把人打一顿出气!”

        -

        另一边。

        为了参加儿子和媳妇的订婚宴,顾筠特意挑选了一条颜色鲜艳的旗袍。

        几十年老师傅的苏绣手艺,枝蔓交错的海棠花从裙角蔓延至胸口,典雅又不失娇媚,完美的勾勒出曼妙的身材,丝毫不输二十来岁的小女孩。

        “老公,过来帮我拍两张照片。”

        顾筠心情好,很是顺口的指使自己老公当工具人。

        最近,豪门阔太与她的工具人老公的小剧场经常在赵公馆内上演,比如--

        “老公,帮我把浇花的水壶拿来。”

        “老公,帮我把这幅画挂到卧室里去。”

        “老公,我想吃草莓,你帮我去洗吧。”

        “老公,我肩膀有些酸,你帮我按摩吧。”

        .......

        赵璟笙有时候想,季辞的出现是不是就为了克他们家两个姓赵的?

        自从老婆和妖怪儿媳妇玩到一堆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学会了把他当工具人使唤。

        要他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赵公馆里从管家,到厨师,到佣人,到园丁一共不下三十多个人。

        现在连洗个草莓都要轮到他头上了。

        就真是离了个大谱。

        离谱到家了。

        “赵璟笙,你愣着做什么?

        快过来给我拍啊!”

        顾筠乜了他一眼。

        “哦。”

        赵璟笙放下财经新闻,刚要站起来时,他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有人在骂他?

        冷不丁,又打了一个喷嚏。

        骂他的还不止一个?

        漆黑的眼底划过一丝不爽,可是面上却不显,走过去,接过顾筠递来的手机,准备拍照。

        “你那不对,你得蹲下来拍,这样显得我高。”

        顾筠抬手的瞬间,皓腕上的白玉手镯伶仃作响。

        赵璟笙顿了顿,最后还是蹲了下来,给顾筠拍照。

        赵淮归穿好了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刚好看见滑稽的一幕--

        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蹲在阳台上,手里拿着相机,笨拙地找角度。

        就在赵璟笙准备摁下快门的时候,头顶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爸,你有没有审美?

        你这角度找得太垃圾了。”

        赵璟笙当场黑脸,“你会你来。”

        赵淮归皮笑肉不笑,讽刺道:“你现在连给你老婆拍照都不愿意了?”

        不像他,被季辞训练出了一手拍照绝技,轻易绝不会传给他人、

        赵璟笙:“.........”

        这小子。

        越来越欠抽了。

        赵璟笙在顾筠的指示下,就差胳膊贴在地上了,拍出无数废片之后,终于有两张可以用的。

        赵千初看到了这边的奇异画面。

        她端着咖啡走过来,递给自己弟弟,“爸最近是不是中邪了?”

        赵淮归摸了摸下巴:“估计是。”

        自从季辞成功打入赵家内部,赵璟笙就混得一日不如一日了。

        在外面是叱咤风云的冷面阎罗,回到家里.....

        嘿嘿。

        还不是工具人一个。

        地位低成这样还好意思吐槽他?

        赵淮归喝了口咖啡,勾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心想自己的老婆真厉害。

        拍完照后,一家人这才出门去。

        本来是要开两台车的,可顾筠觉得一家人难得聚这么整齐,当然要在车上聊聊天说说话啊。

        赵千初贡献出自己新订制的保姆车,七座,豪华mvp车型。

        干净的白色座椅配乌金木内饰,奢华高档,里面还加装了市面上价格最贵的全套音响。

        “这车真不错啊!”

        顾筠平日里坐的是一台宾利,自己偶尔也开开跑车,但赵璟笙送的车都太野了,她开不太好。

        赵璟笙默默记下。

        等会就让人给顾筠订一台更豪华的。

        “初初你最近工作不忙吧?

        我们把辞辞还有年年叫上,一起去郊外泡温泉啊。”

        话语自动忽略了赵淮归和赵璟笙两个工具人。

        赵璟笙沉吟片刻,心想,还让顾筠和季辞粘在一块,那还得了?

        拆散一次是一次。

        “筠筠,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去。”

        顾筠愣了愣,连忙摆手:“你工作那么忙,不用特意为了我们腾出时间的。”

        “最近不忙。”

        “怎么不忙!哎呀,你别来添乱了。”

        你一来,季辞和季年都会不自在了。

        “爸,你凑这个热闹做什么,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开拓公司的商业版图。”

        赵淮归淡淡开口。

        赵璟笙这下听出了一点名堂,冷笑:“我们赵家是给季家打工的吗?”

        他累死累活开拓更广的版图做什么?

        最后便宜的是谁?

        还不是季辞和季年那两个小崽子?

        顾筠一听,不满地嗔了一眼自己老公:“老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赵璟笙冷哼:“我说的不对吗?”

        顾筠一脸认真:“当然不对啊。

        除了季家,赵家不是还要给我们顾家打工吗?”

        “.........”

        看着顾筠笑意盈盈的杏眼,赵璟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真是大写的服气。

        跟季辞玩久了,仙女都要变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