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亲家对决

亲家对决

        亲家对决

        56

        近段时间下了两场绵绵细雨,    再出太阳,整座城市仿佛陷入了温暖的金色流沙,    融融的,    每一寸空气都充满了生气。

        桃花、杏花渐次绽开,雀鸟在茂密的绿茵中扑腾,一切都预示着春日的美好。

        春去春来又是一年好春光。

        家里的花瓶,    每隔三日就会换上新的鲜切花束,    花艺师搭配好之后再由快递配送而来,新鲜,    准时。

        上午,    季辞打电话给花店,    说今天的花全部换成粉色的玫瑰,    若是有桃花枝那就更好了。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是再好不过的寓意了,毕竟明天他们就要订婚了。

        粉色。

        光是看着就让她的少女心轻飘飘的。

        季辞对着满屋的粉色繁花傻笑了起来,    笑意藏都藏不住,    到了最后,    她竟然咧着嘴,    笑到停都停不下来。

        这套公寓的每一寸角落都经由国际顶尖设计师匠心打造,    设计图纸修改了不下十来稿,装修花了八位数不止,    可就在区区两个小时之内,    被季辞弄成了少女粉色花海。

        若是被赵淮归知道了,    他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这,季辞立刻给赵淮归发了照片过去。

        全景图,    细节图,应有尽有。

        cici:哥哥,快来品品这是什么水平?

        cici:是不是美到你的少女心都要蹦出来了呀![龇牙]

        很快,那头就发来了恢复。

        z:土

        简单明了的一个字,瞬间把两人审美层次的高低对比表现的淋漓尽致。

        季辞看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看错。

        这人,会不会说话?

        哪里土了?

        古董花瓶配粉玫瑰,粉色的闪片气球飘荡在大鱼缸周围,就连水底的探照灯也被她调成了粉色,露台还移栽了几棵开得正艳的桃树。

        明明就很漂亮啊,层次分明,又充满了浪漫气息,很适合他们明天订婚的好日子。

        季辞气鼓鼓的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哪里土了?

        明明很漂亮!粉粉的!”

        z:粉色太多。

        土。

        赵淮归捏着手机,看了一眼季辞发来的照片就点了退出。

        太土了。

        把他精心设计过的公寓变成了乡村爱情风。

        cici:打烂你的嘴.jpg

        cici:粉色怎么土了,粉色惹你了?

        季辞捧着脸,哀怨地坐在沙发上,怎么看着看着确实有点太粉了啊?

        赵淮归这人就是有毒啊,简直是高端pua大师,三言两语就让她陷入了自我怀疑。

        她冷笑一声,从某宝上搜索了一个原谅套餐。

        截图后发给了赵淮归。

        这边,赵淮归正在和几个公司高层商讨下一个季度的投资计划。

        手机消停了好一会儿,此时又耀武扬威地振动两下。

        仿佛在提醒他,姑奶奶又在作妖了。

        他抬手示意大家继续,面无表情的拿起桌上的手机,打开锁屏。

        界面直接停留在季辞的聊天记录。

        一大串绿油油的图片占据了整个视线。

        绿色t恤,绿色毛衣,绿色墨镜,绿色抱枕,甚至还有.......

        绿色的帽子以及绿色的男士内/裤?

        ?

        赵淮归震惊,久久没能缓过来。

        紧接着,对面发来一句话。

        cici:粉色还是绿色。

        你自己选吧。

        “.........”

        赵淮归有些头皮发麻,面不改色的打出几个字后,他迅速退出微信,把手机翻盖在桌上。

        几秒过后,季辞收到了赵淮归的认错。

        z:宝宝品味真好

        z:粉色高级

        -

        傍晚,天还未暗。

        上京城东一家新落成的中式园林酒店里,宴会厅被装饰得华丽无比,来往的宾客皆是城中的商政名流,觥斛交错,衣香鬓影。

        今晚是上京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场面摆得挺大。

        “季总啊,怎么今天没带您女儿一起过来?

        我还想着让自家丫头和令爱交个朋友呢”一个西装革履打扮的中年人正和季盛澜亲密的交谈着。

        “我那丫头刚回国,在上京没几个朋友,天天窝在家也不出去见见世面,这都愁死我了。”

        季盛澜哈哈一笑,心想,季辞那丫头来个屁,明天就是订婚宴了,她铁定窝在家里,不是选衣服就是捯饬那张脸。

        “那有什么的,改明儿我让辞辞加她微信,带她在上京好好的玩一玩。”

        中年男人打开了话匣子,“不知道辞辞什么时候和赵家的公子喜结连理啊?

        我们这一帮老家伙都盼着去喝杯喜酒呢。”

        季家的喜酒喝的上,可赵家的喜酒却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喝上一杯的。

        今晚季盛澜业务繁忙,前来嘘寒问暖的人太多,多的他都忙不过来了。

        一会儿和这个公司的董事长打招呼,一会和那家企业的总经理说笑两句,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名流社交场上的老达人。

        要想一年前,他的名字还躺在各类名流宴会的黑名单里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又能预料到好风好水偏偏就往季家转了呢?

        季盛澜眉眼掩不住得意之色:“订婚宴就在明天呢。”

        众人都纷纷道贺,夸赞之词滔滔不绝的涌来。

        “赵老板这样的青年才俊,上京城可不多了,老季啊,还是你福气好哟。”

        “是啊是啊,有赵老板这样的女婿,可真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呢。”

        大家一边恭喜,一边在心底腹诽--

        呵呵,怎么这福气就给了这么个草包!

        呵呵,看你能得意多久!

        呵呵,还不是仗着自己生了一对好儿女!

        呵呵,找这么强势的亲家,看你hold不hold得住!怕是吃苦的日子在后头!

        季盛澜这人线条粗大,不怎么拘泥于小节,商场上那些勾心斗角的东西他玩不来,天生就是一个乐天享受派。

        一群人正围着季盛澜说话,这时,场面明显躁动了起来,闪光灯有节奏的此起彼伏,疯狂的对着入场处闪着。

        今晚来了不少娱乐版面的记者。

        赵淮归从入口走了进来,一身剪裁精良的藏青色西装,身姿孤拔,气质清冽,立在人群中有卓然的高级感,和整个热闹的场面格格不入。

        季盛澜眼睛一亮,脱口而出:“哎哟,我女婿怎么也来了?”

        听到季盛澜这么一说,众人表面笑嘻嘻,心思却各异。

        季盛澜走上前去跟赵淮归打招呼。

        “女婿啊,今晚怎么有空来参加晚宴啊?”

        其实这话说出口,季盛澜没有半点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问问,他知道自己女婿平日里能有多忙,来参加这种慈善晚宴可谓是极其赏光了。

        赵淮归向来思维敏锐,心思深沉,善于从一句话中品出说话人真正的意思。

        所以,他自然而然把这句话归位:明天就要订婚了,你不在家陪我宝贝女儿,还好意思在外面乱招摇?

        “伯父,辞辞看中了今晚的一件藏品,我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还请您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这话说的够有水平!

        不动声色间在丈人面前拉了一波满分好感。

        季盛澜就差老泪纵横了,自己那宝贝傻女儿,竟然找到了书里面都写不出的好男人。

        这到底是傻女儿开了眼,还是好女婿瞎了眼啊?

        更别说了,自己那傻到天际的蠢儿子,天天只知道闷头写歌唱歌,万万没想到,还搞到了人家的宝贝姐姐?

        天爷啊,他们季家是祖坟冒青烟,还是被菩萨开了光啊?

        简直是让他每一天都仿佛飘在梦里。

        这也太不真实了。

        季盛澜目不转睛的盯着赵淮归,目光恨不得把他戳出一个洞来,看到最后,连赵淮归都有点尴尬了。

        “伯父.....”

        季盛澜抬手打断他的话,“别说了,女婿,我都知道。

        我家辞辞啊,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没什么坏心眼,更谈不上什么心机了,她就跟个小丫头一样,又天真又单纯。

        可是,就一点,有时候喜欢犯傻。

        “做些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傻事,唉,我这也没办法。

        所以,还要请你多多包涵她才是啊。”

        赵淮归眼角抽搐。

        没什么坏心眼?

        更谈不上什么心机?

        又天真又单纯?

        您确定您是她亲爸?

        赵淮归认真严肃的承诺,“放心吧,伯父,我一定会对辞辞好的。

        您放一百个心。”

        就希望你女儿能对我好一点。

        那就更好了。

        又说了两句,季盛澜有点想上厕所,估摸着刚刚喝多了香槟。

        和赵淮归打过招呼后,他走出宴会厅,往一旁的洗手间而去。

        此时,二楼的电梯门刚巧打开。

        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从里面迈步而出,后面还跟着两名助理,两名保镖。

        男人面色冷肃,不见丝毫的笑颜,整个人像一张高级扑克牌。

        今晚慈善晚会的举办人和赵老爷子关系亲密,是难得的忘年交。

        所以不仅仅是赵淮归出席了晚宴,就连赵璟笙也在百忙之中亲自跑了这一趟。

        “亲家?

        你也来了啊?”

        季盛澜眼睛尖,一瞟就瞟到了赵璟笙。

        赵璟笙当即有些不悦。

        亲家?

        呵,赵淮归和季辞那丫头还没订婚呢。

        “季总。”

        他面无表情,只是微微颌首,就当打过招呼。

        季盛澜笑眯眯地说:“赵董啊,我刚刚见着女婿啦!真没想到一个晚宴能把你们两父子都请到,看来这晚宴的主人来头不小啊!”

        女婿那两个字石破天惊。

        赵璟笙顿了一下。

        臭小子真是没用,上赶着给人当女婿,白生了这么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

        赵璟笙口吻极淡:“嗯,有些交情。”

        季盛澜实在是想上厕所了,没说几句就先告辞,走之前还热情似火:“那亲家,我等会再来和你聊天。”

        聊个屁。

        赵璟笙:........

        季盛澜匆匆朝走廊深处走去,赵璟笙没有立马进场,反而朝着他离去的背影望去。

        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眯了瞬,遮住了三分之一的精光。

        他冲身后的周秘书弯了弯手指头,周秘书立刻上前听吩咐。

        赵璟笙说完后,他大惊失色。

        这这这?

        怎么有点不对?

        不,不是很不对,是非常不对。

        那人可是您的亲家,您儿子的老丈人,您女儿的好公公啊!

        “董事长,您.....您确定?”

        周秘书再三向赵璟笙确认话语的真实性,他觉得董事长一定在和他开玩笑。

        赵璟笙冷冷地睨了他一眼,没说话,眼神里含着警告。

        周秘书连冷汗都快出来了,这日子真是没发过了,跟着阎王爷也不过如此。

        “快去。”

        赵璟笙吐出不耐烦的两个字,看表情已经耐心告罄了。

        周秘书连忙点头,带着两名保镖往走廊的洗手间而去。

        过了十分钟,一行人这才回来。

        赵璟笙难得的站在廊间等着,挺拔的身体站得笔直,指尖夹着一根燃烧的香烟,青蓝色的烟雾迷蒙在周身,带来一丝朦胧感,让他整个人显得越发深不可测。

        “董事长,都办妥了。”

        周秘书低着头。

        赵璟笙挑了挑眼尾:“监控器掐了。

        再让人弄个信号屏蔽器过来。”

        周秘书:“.......”

        周秘书不怕死的说了一句:“董事长,季总是您的亲家。

        您这样.......”

        您这样会不会太缺德了!

        不止把人锁在了卫生间,还让他通知这家酒店的安保人员,清洁人员听到任何动静都不准过去!

        现在还要弄个信号屏蔽器?

        赵璟笙:“你是老板,我是老板?”

        周秘书赶紧鞠躬:“您是大老板。”

        “那就别废话。”

        赵璟笙沉沉吸了一口烟后,利落地碾灭手中的烟灰。

        今天最后一天了,还不下手整整他,明天就真要和这傻逼当亲家了。

        生个女儿搞走他的便宜儿子就算了,还来个弟弟要娶他的宝贝女儿!

        好事成双…

        他现在见到这个成语就他妈肺疼。

        动不了浑身带着金刚罩的精明儿媳妇,那他就整整她的爹。

        只可惜,就关一整晚厕所而已,他又没让人把季盛澜打一顿。

        跟他以前整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算了,纯属图个乐。

        想到这,赵璟笙挑眉,心情颇好,大步迈进了晚宴厅。

        还没走一半,他又想到了什么,回头,阴冷的目光攫住周秘书,他一字一顿:

        “敢告诉夫人,你知道该怎么死。”

        周秘书:?

        这种缺德事!他还敢往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