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哄他

哄他

        哄他

        55

        次日。

        季辞醒来后只觉得头昏脑胀,    天转地旋,身体也软绵绵的,    是被酒精麻痹过后的酸疼。

        卧室里,    遮光的窗帘被拉开,只剩下薄薄一层轻纱,春光好似潺潺的流水,    无声地流泻进来。

        她抬手遮住眼睛,    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光线的变化。

        空荡荡的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赵淮归呢?

        季辞蹙眉,    刚想出声唤人,    才发现嗓子里干涩无比,    说不出话来。

        她清了清嗓子,    感觉到一股酒味残留在喉咙里,    让人反胃。

        “哥哥?”

        “哥哥,    你在外面吗?”

        “我好渴.....”

        想喝水。

        但是浑身软绵绵的,脑子发沉,一点也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

        唤了好几声,    没人搭理她。

        季辞没办法,    只能用力掀开被窝,    双脚还没来得及落在柔软的地毯上,    虚掩的卧室门被打开了。

        赵淮归显然很早就起了。

        衣着整齐到一丝不苟,    冷灰色的手工西装,颇有几分职场精英的味道。

        雪白的衬衫干净熨帖,    最上的那颗纽扣也规规矩矩系紧,    目光冷淡,    不带笑意的脸显出几分沉肃。

        他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拖着精致的花卉瓷盘。

        上面放着一杯牛奶,    一小碗鸡丝粥,还有一笼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奶黄包。

        嗅到了食物的芬芳,季辞心里涌过一阵暖乎乎的热流。

        她挑的男人可真好。

        “哥哥,要抱抱。”

        她张开手臂,笑盈盈地看他。

        一张洁净的小脸未施粉黛,皮肤像那杯冒着热气的甜牛奶,目光纯净,是淘洗过的珍珠。

        赵淮归淡淡扫了她一眼,依旧面无表情。

        掠过女孩求抱抱的姿势,他转身,把托盘放到床头柜上。

        “早餐放这了,想吃别的可以叫客房服务。”

        简明扼要的说完,也没看她,转身就走。

        季辞的手臂僵在空中,看着赵淮归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吗?

        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

        求婚之后,他们一群人在房间里玩游戏,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

        季辞不太记得。

        只知道自己豪饮完一整杯伏特加后,人就不清醒了。

        “哥哥,你怎么了?”

        直到他即将踏出卧室门,身后的软音止住了冷漠的脚步。

        女孩的声音里含着一丝迷茫,赵淮归有些不忍。

        可是转念想到昨晚的事,赵淮归松动的面色一秒归到铁青。

        这小姑娘太嚣张了。

        再不好好教育,以后就要骑到他的脖子上当众作威作福。

        说了不让她喝酒,就是怕她当众耍酒疯。

        果不其然,人生就是一场墨菲定律。

        烦什么来什么。

        “我去公司了。

        你不想待在这,就打电话给司机。”

        赵淮归没有回头,说完,亳不留恋地离开了房间。

        季辞:“?”

        这到底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

        cici:哥哥,今晚一起吃饭吗?

        z:有饭局,很晚回。

        你先睡。

        看着微信里冷冰冰的几个字,季辞的小脸皱成一团,第一千零一次叹息。

        距离她让赵淮归经历了人生中最尴尬的地狱一晚,男人已经生气三天了。

        哄不好的那种。

        发现赵淮归不对劲后,她第一时间询问了小姐妹,这才填补了那段被丢失的堪称致命重要的回忆。

        她竟然当众让赵淮归社死了......

        说什么来着?

        哦,姜茵茵表演欲爆棚,生动地为她重现画面。

        用三分娇羞,三分嗔怪,三分小愤慨的语气:“哥哥!你身上的枪怎么好硌人啊!”

        噗。

        季辞一口牛奶全部喷在了手机上。

        何止赵淮归社死了,她更是丢脸丢到家了。

        季辞发誓,从此以后绝对不在公共场合喝酒。

        她那点酒量,超过半杯肯定要出事。

        这两天里,季辞觉得自己和一块移动人形冰块住在一起。

        她撒娇卖萌,赵淮归冷冷看她。

        她□□心早餐,赵淮归吃完了说去上班,充分提现了什么叫老子最牛,就吃你的霸王餐。

        她惨兮兮流眼泪,赵淮归给她拿来一整提餐巾纸。

        她送贴心小礼物,赵淮归收了,也用上了,仍旧我行我素,就是不搭理她。

        她爬进男人的被窝,赵淮归面无表情,一脚把她蹬开。

        靠。

        这狗男人,还给他脸面了啊?

        越哄他就越是蹬鼻子上脸!看来软的不行就得来硬的,爱情像弹簧,你弱他就强。

        所以今天早晨,季辞实在是受不了了--

        她爆发出怒吼,怒气冲冲的把杯子搁在玻璃桌上,迸发出惊天巨响。

        空气震碎了。

        “赵淮归!你什么意思啊?

        多说几个字会死吗?”

        怎么能这么作?

        比她还作!她又不是烤火炉,要温暖他冰冷的脸!

        赵淮归看了她一眼,声音淡淡:“我本来就没你会说。”

        怪腔怪调。

        讽刺她太能说了呗?

        季辞的嚣张气焰被削去一半。

        “小气鬼。”

        她嘟囔,“小心眼。”

        声音很小,可赵淮归还是听的很清楚。

        呵呵。

        他就是小心眼!

        说是认错,可一句“我错了”都不说,就想靠着哄骗把他打发了。

        太不真诚。

        连早饭也没吃完,赵淮归出门去了公司,出门之前,没忍住,还是回头看了眼气鼓鼓的女孩。

        眼底划过一丝幽怨。

        算了。

        这辈子就没指望她能对他上心点!

        人走汤凉。

        季辞抑郁了。

        瘫软在沙发上,双眼空洞地看着鱼缸里游来游去的漂亮水母们。

        这男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化了,没有以前好拿捏了。

        可是一想到男人冷着脸,眸光幽深淡漠,面无表情的模样也是那么英俊迷人,季辞就觉得,她还能再苟苟。

        她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极有胜负欲的女孩,小时候,邻居家的小朋友嘲笑她数学成绩烂,季辞哭得可伤心了,可还是一边哭鼻子一边默默做数学题。

        直到期末考试,她考了全班第一,拿着老师奖励的大红花跑去那小屁孩面前炫耀了一小时,活活把人给气哭了,她才出了这口恶气。

        如今,不过是一个生气的帅男人,又有什么搞不定的?

        季辞怒火中烧,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

        忽然,脑中闪过了一个粉色大袋子。

        不行不行,这个要命。

        她立刻否决。

        像她这么纯洁的小姑娘怎么能想出如此带颜色的办法?

        季辞,你脏了!

        她在心底好一通鄙夷。

        可是又想了一大圈,上网也查了,可惜无果。

        她忍了忍,还是决定把这个想法跟姜茵茵分享。

        结果,对方发来一句话:舍不得的孩子套不住狼。

        季辞呼吸一凛。

        任督二脉被打通了一般,浑身清爽无比。

        她立刻驱车回家,直奔自己的衣帽间,把那个买回来就塞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的粉色大袋子翻了出来。

        解开丝绸系带,里面乖顺地躺着四套情/趣内衣。

        让人血脉膨胀的设计,季辞觉得设计师肯定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怎么省布料怎么来。

        光是看着这些七零八碎的小块蕾丝,季辞的脸莫名其妙红了大半,眼底的羞涩扭捏都快溢出来了。

        明明没开暖气,却觉得温度在节节攀升。

        怎么这么热?

        她呼了几口气,眼睛闭上,用抓阄的方式决定穿哪套,心中默默的叨念着,来一套正经的,正经的。

        虽然就没有一套是正经的!

        选了好久,最后她抓起一根带子,眼睛睁开,入目一片冷艳的黑色。

        呃。

        季辞难为情地看着摇晃的小衣服,像黑天鹅张开了双翼,快乐的在空中展翅。

        她都怀疑自己穿不进去!

        鼓起勇气把衣服换好,其间还穿反了两次。

        穿好后她又鼓起勇气来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中多了一抹曼妙诱惑的倩影。

        轻如蝉翼的薄纱裹着雪白,黑白的反差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穿了比不穿还要…

        便宜狗男人了。

        季辞艰难地吞咽两下,倏地,她闭上眼睛。

        双颊没有铺腮红,可是却像涂抹了鲜嫩的水蜜桃汁,柔柔的粉色漾在白皙的皮肤上,一双含情美目全是潋滟的水色。

        这真是核弹啊。

        赵淮归若是顶得住,她季辞两个字倒着写,从此以后跟他姓!

        不,不对。

        季辞摇摇头,他赵淮归若是顶得住,说明了什么?

        肯定是不行了啊!

        年纪轻轻就不行了,那她还跟他姓做什么?

        赶紧收拾行李跑啊!

        一切准备就绪,季辞直接在外面套上一件厚厚的羽绒服,拉链一拉到顶,通天的眼睛也看不出她底下藏着什么。

        开车的时候,季辞的大脑一直是荡漾的。

        仿佛行驶于一片沉沉浮浮的海上,车窗降下,漏进来的春风也是荡漾的,吹得脑子又空又酥麻。

        四面落下的阳光带着灼热的能量,要把这一台小跑车融成巧克力酱。

        到了创汇大厦,季辞带着墨镜和帽子,做专属电梯直达赵淮归的总经理办公室。

        一路没有人,电梯只需要摁指纹就能启动,最适合她这种“熟人作案”。

        -

        男人正在办公室里签阅文件,手中握着一只昂贵的金色钢笔,游龙走凤地落下赵淮归三个大字。

        这几日专注陵城分公司的拓展,总部这边堆积了不少等着总经理签字的文件和大额□□,垒成了小山堆。

        尤其是那些大额□□,若是总经理不签字,财务上的流程就走不动,所以一大早来公司,底下人就火急火燎的把□□报了上来。

        电梯门打开,一声叮咚划破了安静的空气。

        能使用这台电梯的人一只手也数的过来,若是父母过来,肯定会提前知会他,顶多只有赵千初横冲直闯过两次,但她最近忙着和自己的明星小男友约会,根本没空管他。

        所以剩下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答案呼之欲出,赵淮归没有抬头,手中的钢笔继续画出飘逸的汉字。

        “哥哥。”

        女孩哒哒地跑进来,娇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像颤抖的鹅毛,轻轻划过耳廓,带起一阵一阵的酥麻。

        赵淮归停下动作,漫不经心抬头,斜睨了她一眼:“做什么。”

        硬邦邦的语气。

        面前的人是一团白花花的棉包。

        看到季辞的打扮后,赵淮归眼底略微不解。

        季辞的性格他最了解,再怎么忙怎么累,只要是出门见人,就要打扮地漂漂亮亮的,连头发丝也要分外精致。

        不可能穿一条像棉被的衣服来他公司。

        初步预判:有阴谋。

        赵淮归眯了瞬眼。

        季辞在心底纠结着,脱吗?

        脱吗?

        脱吗?

        两人僵持不下,眼神接触仿佛拉丝的糖,有交缠的意味。

        最后,赵淮归滚了滚喉结,断开这场对视。

        若无其事地转过头,继续工作。

        季辞受到了侮辱。

        心一横,快步走上前去,把宽大的滑轮皮椅转过来,一下子坐在了赵淮归的腿上。

        很是赖皮。

        “哥哥不喜欢我了吗?”

        季辞嘟着嘴,“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感受到身上多了一团沾满香气的柔软,赵淮归滚了滚喉结。

        忽然,他捏住了她的下巴尖,冰凉的手指像一簇洁净的雪,呼吸却灼热,带着冰火两重天的错觉,扑向她而来。

        “又要作?”

        他冷着声,故意板着脸。

        季辞乖巧:“没有作。

        哥哥。”

        赵淮归嗤了声:“那你在做什么?”

        “我在哄哥哥开心。”

        季辞继续乖巧。

        哄他开心?

        赵淮归差点笑出声来。

        看着怀中的女孩眼珠子里全是闪烁的光彩,又精又灵,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没有丝毫的真诚可言。

        赵淮归的眼色暗了暗,如堆积浓厚的乌云。

        “那你怕是哄不好了。”

        他盯着她,一字一顿的宣告。

        季辞挑了挑眉尾,迎上他并非善意的目光,“为什么啊?”

        男人上下打量她一圈,似笑非笑:“因为你不真诚。”

        话落音,季辞安静了几秒。

        就在赵淮归认为她要认输的时候,季辞从他的身上站了起来,退后两步,直到整个身体都靠在落地窗上。

        她知道这面玻璃做的墙。

        采用经过特殊处理过的单面玻璃,里面能看到外面,可外面却无法窥探到一丝一毫内里。

        赵淮归的眼睛对着光,不自觉眯起。

        就在他想说你若是乖乖检讨错误,他可以既往不咎时,耳边传来拉链滑动的声音。

        “哗啦”刺破了空气。

        “棉被”开膛破肚,露出了底下的礼物。

        黑色,白色,春色。

        靠着一片盛大的繁华城景。

        大脑顷刻间爆炸。

        赵淮归觉得万物在这一刻静止了,金色的钢笔掉落在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赵老板,您看,我这样够真诚吗?”

        季辞笑眯眯地看着他。

        赵淮归极力克制着,背脊挺直,绷出无数冷肃的线条。

        忽然,他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季辞小小的身影被一方沉重的阴翳吞没了。

        他动作凶猛,失去了控制,有些狂乱,下一秒,把她死死焊在落地窗上。

        后背严丝合缝地镶嵌在冰冷的玻璃上。

        季辞哆嗦了一下,好冰。

        “可以。

        现在学会了上门找cao是吧?”

        ……

        疯狂的气息让她有点招架不住,忍着痛感,她压抑着气声问他——

        “哥哥,我、我真诚吗?”

        “过了。”

        他的嗓极度暗哑,说完,低头…

        过分真诚了。

        季辞吃痛,局促的手指抓住男人的头发,“那你还生我的气吗?”

        “命都给你。”

        他燥意涌动,说着平日里绝不会说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