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求婚/下

求婚/下

        求婚/下

        53

        烟花不知疲倦地绽放,    争先恐后扑向夜空,点燃寂寂的夜色。

        城堡在灯光之下呈现出流光溢彩的梦幻氛围。

        这是只为她一人而绽放的烟火,    只为她一人而亮的夜色

        不知不觉中,    身后的男人靠近了。

        季辞嗅到了春风中缠绵着熟悉的木香,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仿佛被这场太过华丽的梦魇住了,    四肢百骸凝住。

        一个简单的回头,    她却做不到。

        胆小鬼。

        她在心中默默骂了一句。

        “胆小鬼。”

        身后落下一道淡淡的嗤声。

        心里的话怎么跑出来了?

        季辞一惊,迅速捂住自己的小心脏,    不让它通敌叛国。

        “你才是胆小鬼!”

        她霍然转身,    只是没想到男人靠得实在是太近,    转身的瞬间,    唇擦过他的领口。

        一道靡靡的红痕逶迤在洁白的衬衫之上,    仿佛是某朵烟花跃了上来。

        季辞伸手去碰他的领口,    软着语气说道:“弄脏了呢。”

        “哥哥不会怪我吧?”

        她笑着抬头,眼睛覆着薄薄雾气,看上去像雨后桃花。

        赵淮归眸色变暗,    只是看着她,    没接话。

        季辞见他也不说话,    在这故弄玄虚,    而她偏偏最看不惯他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

        心底嗤了声。

        这狗男人,    都这个时候了,还装。

        季辞笑着环住他的腰,    把唇狠狠烙在了他胸口的位置,    无限接近心脏。

        自言自语:“哥哥不说话,    那我就继续弄脏吧。”

        说完,她又亲了好几下。

        女孩温热的唇不断触上雪白的衬衫,    盖下一个个红色印章。

        赵淮归被她弄得实在是受不了,终于,他两指钳住她的下巴,声音平静:“规矩点。”

        “不!”

        季辞飞快拒绝。

        “........”

        赵淮归的眼里泛起无奈之色,“行,你最厉害。”

        季辞得意的翘起嘴角,退了两步,上下打量着赵淮归。

        男人今天的打扮还挺正式的,精致考究的黑色西装,是参加晚宴会穿的那种款式。

        “看我干什么?”

        赵淮归勾了勾唇。

        季辞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他的口袋处。

        外套口袋,西装裤两侧的口袋,她一一扫过。

        平展熨帖,看上去没放东西。

        她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竟然没放东西?

        再一看空空如也的两只手。

        难道跟她猜测的不一样?

        “看什么看。”

        赵淮归维持着平静,伸手拨了几下她歪着的小脑袋。

        季辞泄气地打掉他的手,声音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才没有看什么。”

        “所以包游乐园的人就是你?”

        她不经意间转移了话题。

        若是他没有想求婚,她贸然开口,那也太丢脸了。

        赵淮归:“不是你说的想玩过山车,又不想排队吗?

        也是你说的,想看烟花,又不喜欢人挤人。”

        季辞觉得他的话太荒诞了,完全超越了她逻辑思考的范围。

        对。

        她是说过最近去游乐园的游客太多了,玩每一个项目都要排队,拍照也是人挤人,她的无敌ps技术都p不掉成堆的游客,可那也不代表需要他大费周章,一掷千金的包园玩吧?

        再说了,早知道他包了园,她白天一整天没来,岂不是亏大了?

        “不、不是,赵淮归,你是不是疯了?”

        季辞语无伦次,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平静的男人。

        他怎么能这么造!

        “你不喜欢?”

        赵淮归握住她的双肩,将人翻转过去,又从后搂住她。

        巨大的苍穹被烟火染成了粉色。

        城堡上投影着不断变幻的灯光,一会儿是海底世界,一会儿成了旋转木马,一会儿有无数小动物跳跃在上面,让人目不暇接。

        他这么费心思讨她开心,怎么会不喜欢呢?

        当然,最重要的是喜欢他,所以喜欢他送的一切礼物。

        赵淮归紧紧搂着季辞的腰,似乎要把她揉进骨血之中,在喧闹的烟花声中,她的心跳依旧声声悦耳。

        忽然,他的手感受到有水滴的砸落。

        是温热的。

        她哭了。

        赵淮归轻轻咬住女孩的耳尖,热气缠住她最敏感的地方,惹得她颤了颤。

        带着春夜凉意的指腹拭去她温热的泪,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怎么哭了?”

        没想惹她哭。

        即使是感动的眼泪,他也觉得太浪费了。

        “你花这么多钱,我当然要哭。

        心疼啊。”

        季辞一边啜泣,一边贪婪地看着城堡灯光秀。

        刚刚那群小鸭子好可爱。

        她最喜欢了。

        赵淮归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我花自己的钱,你心疼什么?”

        “还没嫁给我,就想管钱了?”

        她还好意思批评他?

        平日里去商场,那白皙的小指头点这点那,导购跟在她屁股后面简直笑开了花,她一来,半年以内的kpi考核都不用愁了。

        季辞哼了声,小声嘀咕:“钱都不给管,嫁个屁。”

        “说什么?”

        恰逢十来道巨大的砰砰声响彻天空,太吵了,赵淮归没听清她在嘀咕些什么。

        气死了!

        还好意思问她。

        搞这么大场面,花这么多钱,又不求婚,图什么?

        图上热搜被人骂傻逼吗!

        气死了气死了,季辞觉得要被气死了。

        在这么梦幻的时刻,时间地点气氛都刚刚好,可是,这男人却没有想到喜上加喜,锦上添花,为她美好的人生留下灿烂的一笔。

        简直是她人生的遗憾!

        “我说!关你屁事!”

        季辞侧头,冲他耳朵大声嚷道。

        声音又猛又尖,怒气汹汹。

        吼完,季辞后知后觉这有点过分了。

        这男人脑子呆也不是他的错啊,再怎么算,也该是他爹的错啊。

        她又怯怯地看了赵淮归一眼,没等男人发作,先一步呜呜哭起来。

        赵淮归:“?”

        哭了?

        他又没有欺负她,她哭什么!

        赵淮归被季辞吓得心脏一震,耳膜要刺破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她开始惨兮兮的流眼泪。

        心里不气也不是,气也不是。

        这丫头就是时时刻刻都在他脑袋上作威作福。

        有点想打人。

        可他忍住了。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在求婚的时候想打人。

        若是有,他也绝不当这种奇葩。

        自己喜欢的女人,跪着也要娶回家。

        “别哭了,季辞。”

        “不准叫我全名!凶我!”

        季辞瞪他,媚眼如丝,勾得人心痒。

        赵淮归拿她没办法,只能全部依她,“宝宝,你看那是什么。”

        他的声音沉冽性感,带着微醺的质感,甜言蜜语哄人时有着难以言说的诱惑。

        季辞一时间受了蛊惑,没听清他说什么,只是贪婪地看着他。

        有点痴傻。

        赵淮归笑着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看天上,别看我。

        小色鬼。”

        季辞仰头,以为是某种不一样的烟花。

        可看到的瞬间,才发现,那不是烟火。

        那是一句话--

        【季辞,嫁给我】

        无数蓝色的星点组成了这句话,是无人机。

        用盛大的烟火做背景,不是转瞬即逝的美丽,是为她定格的专属浪漫。

        季辞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突然出现的剧情让她猝不及防。

        他真的在求婚?

        下一秒,赵淮归在她眼前缓缓向下,单膝跪地。

        手上拿着不知从哪里变来的戒指盒。

        男人的五官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愈发浓郁而深邃,是莫奈笔下的油画。

        背对着万千璀璨,他的眼中只倒映出一个她。

        “季辞,嫁给我,好不好?”

        盒子打开,里面盛放着一只流光溢彩的蓝色钻戒。

        无数颗耀目的钻石围绕着中心主钻,一颗二十一克拉的蓝色钻石。

        季辞想到了一首曲子,蓝色多瑙河。

        即使早已经被赵淮归之前一系列的珠宝攻势弄到麻木了,在看到这枚戒指的瞬间,心尖还是不可避免地抽紧。

        随后猛烈地跳动起来。

        这颗蓝色的钻石太美了,一汪梦幻的海洋。

        “给、给我的?”

        季辞的大脑空荡荡了,夜晚的风沁着凉意,可吹在皮肤上却是热的。

        赵淮归深黑的瞳孔被蓝色的光芒点亮了,看着女孩呆呆的样子,他眉心微动,低肆的嗓音愈发蛊惑--

        “你答应我,就是你的。”

        “?”

        季辞好不容易缓过来的灵魂,又一瞬间抽没了。

        这?

        这怎么有点不对?

        这男人都跪下求婚了,怎么说话还这么傲娇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季辞的鼻子酸酸的,瓮声瓮气地埋怨他,“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赵淮归笑了起来,一双风流的桃花眼里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反而温柔而深情。

        “那我说好听的,你会答应我吗?”

        季辞想了想,潋滟的眸子眨地可欢了,“嗯.....那我要看情况呀。”

        “?”

        赵淮归顿了顿。

        看情况?

        “你求我啊,我就考虑给你个机会。”

        她环抱双臂,像女王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话落,男人许久没有动静,只是用那双深重的眼眸凝视着她,仿佛在认真描摹着她的五官。

        就在季辞以为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只见赵淮归抬手,握住了她。

        在她的指尖,落下虔诚的一个吻。

        “宝宝,求你。”

        “求你了,好不好。”

        霎那间,世界静止了,唯一的感官聚焦在被他吻过的指尖。

        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臣服在她的脚下,虔诚地,纯粹的,亲吻她。

        宣告着,做她忠心耿耿的侍臣。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比此时此刻更让她觉得疯狂了。

        他怎么这么会说好听的话呀?

        每一个字都让她的耳尖,心尖俱是一颤。

        季辞的眼泪掉个不停,她已经没空思考更多了,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指抹去泪水。

        终于,她啜泣着,清了清黏糊糊的嗓子,开口:

        “那你会一辈子当我的打工仔吗?”

        “……?”

        这措手不及的反杀,赵淮归懵了。

        打、打工仔?

        这都是什么玩意!

        这女人的脑回路!

        真是无时无刻可以把他气死。

        他深吸气:“会。”

        “那以后是你管钱,还是我管钱啊。”

        季辞扭捏的很,十根手指头紧紧揪着,都快拧出红印了。

        “?”

        赵淮归震惊,这又是什么傻逼问题?

        太破坏气氛!

        他继续深吸气:“你管。”

        季辞偷偷翘起嘴角,她还有好多好多问题,要问完再答应他,这样才能放心啊。

        “那、那你的钱是你的还是我的啊....”最后一个音拖得老长,还转了几个弯,听上去又腻又嗲。

        赵淮归已经绝望了,他滚了滚喉结:“你的,我的钱全是你的,你的钱还是你的。”

        哇。

        他答应的好干脆啊!

        季辞开心的要疯掉了。

        这笔生意太划算了!

        白/嫖/一个大帅哥,还能连带着坐拥他的千亿资产!还能使用顶级免费劳动力!

        季辞强压着内心的欢喜,继续不自然地扭来扭去,正准备继续下一个问题时--

        男人霍然站了起来,眼疾手快的把女孩揽进怀里。

        低头,堵住了那张太烦人的嘴巴。

        “唔、赵...”

        赵淮归,你这是强制爱!

        可惜,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所有的话都被他封进了肚里。

        腰被人狠狠掐在手里,季辞只能泪眼汪汪地忍下这口恶气。

        终于,赵淮归放开了她,两指钳住她的下巴,欣赏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

        满意了。

        “宝宝,你还是不说话比较可爱。”

        当然,说话也挺可爱。

        说完,赵淮归把女孩柔软白皙的小手放在手心,捧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戒指已经牢牢套住了她的中指。

        看着那抹惊艳风月的流光,季辞惊呼:“怎么到我手上了?

        赵淮归!你这人太耍赖了!”

        “季老板,你让人替你一辈子打工,好歹先给点甜头。”

        赵淮归又捉住她的脸,亲了一口。

        软乎乎的脸蛋,亲着亲着就上瘾。

        季辞躲都躲不及,只要一躲,他就掐一把腰,弄得她又痒又疼。

        赵淮归捧住她的脸,用鼻尖去触碰她的鼻尖,声音低喃,仿若某种醉后的喟叹。

        “我爱你。

        辞辞。”

        从见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的。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季辞觉得好甜。

        像喝了一整壶糯甜酒,头还晕乎乎的。

        她咯咯笑起来,揪住男人的衣领,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

        “好啊。

        只要你爱我一天,我就会爱你一天。

        你爱我一辈子,我就爱你一辈子。

        若是你不爱我了,那我就打包走人,让你净身出户!”

        说到最后,她变得超凶。

        “好。

        我对你不好,我就净身出户。”

        赵淮归无奈地捏了捏她的脸。

        “然后继续给你免费打工赚钱。”

        “成交吗?”

        季辞重重地点头,太好了太好了!

        明天她就火速弄份婚前协议出来,把这狗男人的承诺白纸黑字写上,再签字画押!

        “成交!哥哥!”

        赵淮归看着她的眼睛,总觉得那里面全是小狐狸般狡黠的精光。

        怎么有种…

        他被卖了还要替人数钱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