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求婚/上

求婚/上

        求婚/上

        52

        又是睡到中午才起床的一天。

        季辞睁眼的时候心想,    完了,又要迟到了。

        匆匆赶到火锅店时,    姜茵茵已经把菜都点好了,    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菜品,番茄口味的锅中煮出了一层绵密的泡沫,看上去沸腾了好一会儿。

        “对不起姐妹,    我起迟了。”

        季辞哭丧着脸,    她昨晚明明订了闹钟的,不知道为什么,    早上竟然没响。

        “天啊!”

        姜茵茵眼睛尖,    观察力也强,    视线往季辞脸上一带,    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同。

        “宝贝,    你怎么看上去有点.....”姜茵茵欲言又止。

        季辞一边系上服务员递来的遮挡油污的围裙,    一边打了个哈欠,“我怎么了?”

        声音微微嘶哑,不似平日里婉转清甜。

        姜茵茵:“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啊?”

        季辞张了张嘴,    心虚的垂下眼,    “怎、怎么这么说....”

        隔着火锅沸腾的白气,    姜茵茵从上到下打量了季辞一圈。

        是和之前看她有些不一样了,    感觉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    透着一股子疲惫。

        “你的眼睛有点肿。”

        “肿?”

        季辞下意识去掏粉饼盒子。

        “黑眼圈遮都遮不住。”

        啊?

        黑眼圈?

        连黑眼圈都出来了吗?

        她明明有勤奋地涂眼霜啊。

        仔细地描绘着镜子里的自己,季辞只觉得面前的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眼睛少了以往灵动飞扬的光彩,    多了几分慵懒的媚态,    皮肤没有上粉底液,    透着虚浮的白。

        姜茵茵顿了顿,面色为难:“说实话,    你是不是肾虚了?”

        “?”

        噗。

        季辞差点就把口中的果汁喷了出来。

        用纸巾擦掉嘴角溢出的西瓜汁,季辞做贼心虚地探了周围一圈,发现隔壁的两桌都沉浸在美食的欢乐之中,没空理会旁边发生了什么。

        季辞这才平复了呼吸,她瞪了姜茵茵一眼:“能不能说点好的!”

        姜茵茵神色很认真:“你是不是最近有点没节制?”

        季辞又一次心虚低头,她夹了一块肥牛卷放进味碟里搅来搅去,嘴里含糊不清:“没、没有,就偶尔,有时会.....一两次....”

        一二三四次而已。

        可赵淮归不做人,她有什么办法呢?

        她强烈怀疑,这狗男人把她虏到他的公寓里就是为了更方便的撕下最后的伪装。

        这下好啦,连开房的钱都给他省了。

        呵呵。

        “年轻人,还是不能纵/欲过度。

        你这每天晚睡,太影响美容觉了。”

        姜茵茵化身后宫教养嬷嬷,严肃的教育面前这个不懂事的小宠妃。

        “我现在就下单给你弄点红枣枸杞当归西洋参之类的补补元气。”

        季辞心头一酸,难道她才二十三岁,就要保温杯里泡枸杞了么?

        忽然,她想到一个更严重的事。

        是的,她浑身软软的,像一团弹过的蓬松棉花。

        就算每日睡到中午,依旧觉得没睡饱,成日里哈欠连天。

        可为什么赵淮归每天看上去上神采奕奕,容光焕发,生活作息仿佛不受影响,每天照样雷打不动七点半起床,八点出门上班。

        瞧着模样,甚至是比之前更精神了。

        难道她的肾虚诅咒被反弹到自己身上了?

        赵淮归真是妖怪不成,专门吸取妙龄女子的血气用来采阴补阳?

        这不公平。

        季辞越想越觉得不公平

        她气鼓鼓地捞起一旁的手机,翻出赵淮归的微信。

        细条的手指飞速敲出无情的话语。

        这边,赵淮归正在参加关于上京大剧院落成的发布会,这是赵家近一年内为政府承建的最大的两个项目之一。

        赵淮归坐在主席台上,旁边坐着几位政要,底下来的宾客很多,记者也多,闪光灯扑捉着每一个细节。

        市长正在台上讲话,场面很有秩序。

        此时,赵淮归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

        他环了环腕表,没理。

        过了一分钟,手机又振了四五下。

        大概知道是谁了。

        毕竟除了一个人以外,没有谁会这么胆大,敢用微信消息轰炸他。

        他无奈地蹙眉,若不及时回,这手机能继续振上一百下。

        季辞做过这种事。

        发同一个表情包,发到系统最后自动出现红色感叹号。

        赵淮归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低头,看了眼消息。

        cici:哼,我知道你的阴谋了。

        想吸我的血气来补阳?

        这是什么?

        赵淮归一头雾水,只能继续往下看。

        cici:妖怪,收起你的龌龊思想。

        赵淮归蹙眉,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很快,那头的女孩秒回。

        cici: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吃斋念佛禁欲半个月。

        cici: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赵淮归懵了。

        “?

        ?”

        今晚要禁欲?

        怎么可能!

        -

        发完消息后,季辞伸了个懒腰,浑身犹如通电一般,格外舒爽。

        直到两人吃完了所有的肉类,开始煮菠菜吃的时候,姜茵茵这才想起来有正事还没说。

        她放下筷子,眼神飘忽地望向窗外,“辞辞,你今晚是不是有空啊?”

        季辞:“有空啊。

        我晚上没事。”

        本来晚上要参加季年的歌迷见面会,可不知为什么突然取消了,昨晚季年发来消息说时间改到下周末。

        姜茵茵心想有戏,组织交待的任务可以按质按量完成。

        “那我们晚上去游乐园玩啊。

        听说今晚的烟花灯光秀是限定款,和平常的都不一样,不抓紧机会就看不到了。”

        游乐园?

        “可是今天游乐园不是闭园吗?

        听说是被哪个土豪包了一整天,亏你还是搞新闻的,这种上了热搜的消息你都不知道?”

        季辞点开微博,把手机举到姜茵茵眼前。

        “你看,现在都冲上热搜前三了。”

        今日的热搜很热闹,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这一条--

        #xx游乐园被神秘富豪包园一天#

        评论区里很热闹。

        --“这是富豪的新玩法吗?”

        --“家人们,我算了一下,按照平均每日八万的客流量,包一天就是四千万啊!”

        --“请问,包园后影响我单手骑共享单车吗?”

        --“天呐,想到我顶着烈日排四个小时只为玩一次过山车,我酸了。”

        --“啊啊啊!我家崽崽们要坚守底线!不能给土豪抱啊!”

        --“让我大胆猜测一波,是不是某土豪为了给女朋友求婚?”

        季辞刷着评论,一边啧啧称奇,“这年头,真是什么傻逼都有啊,这是谁啊?

        也太人傻钱多了吧!”

        “五百块就能搞定的事,这人非得花四千万,你说是不是脑子有病?”

        “再说了,游乐园都没有游客了,那还好玩吗?”

        季辞反手就给热评点了一个赞。

        姜茵茵咽了咽口水,无语了。

        面对着季辞灼亮的目光,姜茵茵尴尬地转过头,这问题,她该怎么回答?

        这场面貌似不在掌控范围之内啊!

        难道她要说:那个傻逼就是你老公?

        不行,她得忍住。

        姜茵茵假装漫不经心地和她扯八卦:“你难道不觉得这很浪漫吗?

        说不定这个土豪是要在游乐园里跟女朋友求婚呢!”

        季辞眨眨眼,哈哈大笑起来。

        “那我觉得他女朋友肯定想打死他,这四千万留着买什么不好,都可以把整个新光百货扫下来了!”

        季辞代入了一下场面,若是赵淮归为她包下整座游乐园,只为了给她求婚,那真是.....

        想想就心疼啊。

        还不如直接转账四千万,备注来一句:嫁给我,钱都是你的!

        季辞傻笑了几下,这真是人类社会最纯粹的浪漫啊!

        姜茵茵:“.......”

        这女的,没救了。

        算了,先不管这么多。

        “哎呀,别说那么多,反正我搞到两张内部通行证,你要不要去看烟花?”

        “内部通行证?

        这你都能搞到?”

        姜茵茵自然地垂下眼,喝了一小勺番茄汤:“还不是我们主编知道这条新闻热度高,找渠道搞了两张,说是让我进去踩点。”

        “主编说这也算是对我去年行苦工作的奖励,可以进去享受一下土豪的感觉!”

        “就一句话,你去不去?”

        姜茵茵在桌底下揪着手指,很紧张。

        季辞瞪大眼睛看着她,眼神仿佛在说,你这是问废话。

        “去啊!当然去!”

        白蹭一波价值四千万的浪漫,当然要去啊。

        姜茵茵松了口气。

        -

        游乐园离市中心很远,加之路上堵车,两人开到停车场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季辞拖着碍事的礼裙,嗔了一句:“就是你,非得换什么礼服再来,我们两个穿成这样,像工作人员吗?”

        季辞身上穿着一条水蓝色的拖地长裙,抹胸上绣着缠绕的玫瑰花枝图案,又钉着繁复的水晶珠花,偌大的裙摆铺开来,像一把华丽的扇子。

        “内部消息说了,今晚里面是开party,我们不穿礼服不准进啊!”

        姜茵茵赶紧找个幌子搪塞过去。

        此时的游乐园静悄悄的,像一座被女巫施展黑魔法后,陷入睡眠的童话国度。

        没有灯,没有游客,没有吵闹声,没有欢笑声,世界仿佛禁止了。

        季辞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有点虚,“茵茵,你确定今晚会有烟花?”

        连个鬼影都没有,还会有人放烟花?

        没人回答。

        季辞觉得不对,她忽然转身,发现身前身后空无一人。

        茵茵呢?

        明明刚刚还在这的啊!

        “茵茵!茵茵你在哪啊?”

        季辞的声音逐渐颤抖,四周除了微风拂过树梢发出的沙沙声,没有任何动静。

        实在是太恐怖了,她甚至觉得自己像爱丽丝一样,掉进了兔子洞。

        抬头朝前方望去,一座盛大而梦幻的城堡矗立在正中间。

        那儿,也很黑。

        仿佛一齐陷入了沉睡。

        就在她慌乱之际,眼里多了一道渐行渐近的光影,像不知从哪里滚落的一颗可怜巴巴的星星。

        在这人间里茫然的徘徊,就像她一样。

        直到那光源靠近了,她才看清楚,是一架马车。

        四匹高大矫健的白马拉着一架金灿灿的南瓜马车,车前坐着一个戴高礼帽,身穿燕尾服的车夫。

        马车在她跟前停下。

        马儿鼻息里发出的嘶嘶声让她觉得可爱极了。

        季辞站在原地,提着裙摆,呆呆地看着面前南瓜马车。

        这么漂亮的马车,好想坐啊。

        她羞赧地想着。

        那车夫也不说话,就坐在车上,也不打算继续驾车。

        终于,季辞忍不住了,她想,大不了给钱啊!

        “你好,这个车可以坐吗?”

        她上前两步,大着胆子问那位看上去仿佛从童话世界穿越而来的人。

        车夫转过头,冲她一笑:“当然可以啊,小姐。

        你想去哪?”

        车门在此时打开了。

        季辞眼睛一亮,踩着踏板就爬了上去,她生怕这人反悔,若是不给她坐了该怎么办?

        这么大的游乐园,该不会要她走一圈吧。

        坐上去后,她这才想起来茵茵还没找到,她探出头,问车夫:“你知道我朋友在哪吗?”

        车夫遥遥一指,是正中城堡的位置:“你朋友去了那儿。

        你也要去吗?”

        季辞咬唇,“好。

        你带我去。”

        车门自动阖上,伴随着马蹄踏动的声音,车缓缓动了起来。

        季辞趴在车窗,看着黑漆漆的四周。

        难道土豪包园这么省电吗?

        四千万都花了,也不知道点几盏路灯。

        正当她带着几丝好奇心,观赏着这座静谧的国度,忽然,有某处亮了。

        “啊!亮了!”

        季辞直起身子,惊喜地看着眼前梦幻的星灯。

        紧接着,黑夜被依次点亮,是循着马车前进的方向,只要马车到哪儿,哪儿就会亮起。

        很快,身后燃起了无数斑斓的光影,像一条为她而亮的银河,璀璨而浪漫。

        “好美。”

        季辞弯起漂亮的眉眼,喃喃低语。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坠入了童话世界。

        整座游乐园都被点亮,是白昼般的幻夜。

        “小姐,您的目的地到了。”

        马夫下车后朝她微微欠身,说完,趁着季辞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消失不见了。

        四周又陷入了寂静。

        只是不再是漆黑一片,也许是魔法消失了。

        季辞笨拙地提着裙摆,小心翼翼下了车,她正站在宽阔的中央广场。

        面朝着城堡,季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神经处在紧绷的状态,手指埋在裙摆里,紧紧攢着微硬的钉珠绣花。

        --砰

        骤然间,有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四方天地。

        季辞颤了颤,往后吓退了两步。

        回过神来,才发现这是烟花爆裂的声音。

        抬头,看见一道绚烂的流星划破天际。

        像是某种讯号,宣告着一场极致绮丽即将到来。

        几十道紫色的光火从城堡的背后蹿出来,疾驰在夜幕,朝着最高点奔去,随后,无数星辰飘飘洒落,恍若漫天金粉。

        九朵玫瑰造型的烟花绽放在空中,爆开的瞬间化作无数的月亮星星,定格在空中。

        星光坠进城堡四周的人工湖中,水面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

        很快,水面上也被点亮了,不知道用了什么神奇的方法,远远看去,像万千颗波光粼粼的紫色水晶。

        季辞站在城堡之下,看着一场梦用最璀璨的方式出现在眼前。

        她的心跳地分外汹涌,和烟花的声音杂糅在一起,分不清是砰砰声,还是砰砰声。

        “好美啊.....”她忽然有莫名其妙的感动,泪水不知不觉糊了眼睛。

        她一边笑着一边去擦,一边吐槽自己太不争气了。

        蹭个烟花秀也能看哭。

        可心里总有不可言说的预感。

        强烈的预感。

        说不清,道不明。

        直到背后传来一道沉冷的声音--

        “喜不喜欢?”

        她的大脑瞬间空空然,忽而,不知所措地捂上自己的嘴。

        不敢回头。

        怕那人不是他。

        又忍不住地想回头。

        只希望那人就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