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正文完结【晋江独发】

正文完结【晋江独发】

        正文完结【晋江独发】

        新年一过,    赵淮归就马不停蹄来到季家,美名其曰来看岳父岳母,    实际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把人女儿给虏走。

        早上九点,    季辞还在赖床。

        赵淮归放轻脚步,来到季辞的卧室门前,绅士地敲了敲门。

        “辞辞?”

        “季辞,    是我。”

        敲了三声,    没人应。

        赵淮归压下门把手,开门的瞬间,    闻到了拂面而来的温暖甜香。

        女孩的卧室很昏暧,    厚实的窗帘挡住了几乎所有的日光,    整个空间犹如漆黑的夜幕,    仅有的光源来自床头还没熄灭的香薰蜡烛灯。

        柔柔的火光映在季辞恬静的睡颜,    看样子睡得还挺香,    丝毫没有察觉到领地已经闯入了侵略者。

        赵淮归走上前,站在床边,想着该怎么把这只懒猪叫醒。

        此时,    季辞的睫毛颤动一瞬,    像低飞的蜻蜓轻点在湖面,    漾出小小的涟漪,    很快,    湖面恢复平静。

        赵淮归眯了瞬眼,唇角勾了勾。

        装睡?

        演技还不错。

        他假装没看见,    兀自坐在床边,    手指划过女孩细腻的皮肤,    惹得她呼吸紊乱了节拍。

        若这是一首钢琴曲,那刚才,    她已经不小心弹错一个音符了。

        “还不起来?”

        赵淮归看着她,烛火的明光折入他漆黑锐利的眼瞳。

        清沉的嗓低低滑入季辞的耳道,充满了不具象的诱惑,害得她躲在被窝里的身体颤了颤。

        可季辞选择继续装睡。

        她打算试试这男人能有多大的耐心。

        卧室里重新恢复寂静,安静的空间把感官变得更加敏锐,静静听,能听到女孩并不均匀的呼吸声。

        赵淮归在心底冷哼一声。

        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一边自言自语:“啧。

        这么好拍黑照的机会,不能错过了。”

        拍黑照?

        靠!这男人够狠!

        她现在没洗脸没化妆!睡了一晚脸肯定是浮肿的!

        季辞立刻睁开了眼睛。

        顿时,眼前出现一张无限放大的帅脸,男人墨色的瞳孔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啊!妖怪啊!”

        即使早就知道赵淮归偷溜了进来,她还是不免吓了一跳。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

        女孩的声音又尖又细,像有人拿着一把小梳子在耳边刮着梳齿。

        妖怪?

        呵呵。

        怕是危急之下,不小心暴露了心声。

        赵淮归立刻俯身,虎口摁住她羸弱的肩头,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强势的气息钻入唇齿,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咬。

        女孩口中还残留着花的香气,估摸着是早上起来过一次,用了漱口水。

        “宝宝好香。”

        喃喃的低音伴随着灼热的氧气,喷洒在她的皮肤上,他捧着她的脸,不停地亲着。

        “唔....再亲最后三分钟。”

        说完,他又封住了她所有说话的可能。

        季辞一双眼睛迷离又绝望地看着天花板,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啊.....

        一大早被迫壮烈牺牲.....

        是春天要来了吗?

        .......

        三十分钟过后。

        男人这才从被窝里冒出来,稍稍直起身子,双臂撑在季辞两侧,混重的双眸依旧紧紧地咬住已经逃不掉的猎物。

        本来微微干燥的双唇,此刻全是晶莹的水光,见女孩失魂落魄的呆鹅样,他轻轻笑了笑。

        季辞的脸颊烧红一片,她咬住下唇,慌乱地哭了起来。

        太羞了。

        呜呜呜呜.....

        这是在她家啊.....

        赵淮归越看越觉得她太可爱了,怎么连哭都哭得这么可爱?

        不止眼睛爱哭......

        他滚了滚喉结,镇定自若说道:“怎么到处都爱哭。”

        季辞含羞带怯的眼睛瞪了他一下。

        双腿又颤了好久,被她强力压下去,这才变得安分。

        她抬起酸软无力的小脚,踢了他一下,“你快起来。”

        “宝宝,用完就扔不是个好习惯。”

        这什么人啊,季辞又呜呜哭个不停,声音小得跟蚊子嗡似的,“这是我家。”

        “说什么?”

        “这是我家!”

        她加重音量,强调。

        赵淮归深吸气,过了会,这才慢慢从床上起来。

        是的,这是她家。

        还是不能太过火。

        所以,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她拐去他的家。

        不,是他们共同的家。

        赵淮归一掌掴在那一团拢起的被窝上,“快起床,把东西收拾一下。”

        季辞还处在茫然状态,“啊?

        收拾东西?”

        赵淮归已经起身,他面如表情地整理着凌乱的衬衫,吐出两个字:“搬家。”

        -

        搬家。

        季辞倏然一下就清醒了。

        她把这个事抛在脑后了。

        赵淮归三天前跟她说过,这几天忙完后就把她接到他常住的公寓。

        “我爸妈同意了?”

        季辞翻身下床,接过男人递来的厚睡袍。

        赵淮归:“他们看上去很高兴。”

        一针见血。

        季辞冷笑。

        可不是很高兴吗?

        她一走,那两人就是天高海阔任鱼跃。

        如今家里的财务状况大好,两个败家的过着比之前更舒服的生活。

        苏女士成日里约一群塑料小姐妹,不是喝下午茶拍照打卡,就是全世界各地买买买。

        季盛澜在公司里挂了个闲职,戒了赌博之后搞起了高端私人茶室,三天两头往茶室里跑,和一帮朋友喝茶搓麻将,还担任了城里茶叶鉴赏协会的名誉主席,偶尔出席一些宴会酒局,日子过的清闲自在。

        茶室开业那天,赵淮归去捧了场。

        成为店里第一个还没有消费就充卡七位数的贵客。

        “季辞,你不用带那么多东西。”

        赵淮归站在衣帽间里,镇定地看着女孩拖出来五个大箱子,疯狂地往里面塞衣服。

        “那怎么行,作为哥哥的女人,我必须每天美美的。”

        说话间,两个箱子塞满了。

        “哎呀,你让一边去,别拦我路。”

        季辞在衣帽间里来回跑,一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杵在过道里,实在是惹人嫌。

        赵淮归嘴角一僵,自动退了两步。

        “鞋不用带那么多。”

        看着女孩从鞋架上挑选了二十多双鞋,赵淮归没忍住,还是插了一嘴。

        季辞回头,瞪他,“那怎么行,不同的衣服要搭配不同的鞋啊。”

        “那为什么你连拖鞋都要带三双?”

        “......呃.....”季辞眼睛转一圈,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奇怪的问题。

        还不是每一双都好看,她都想带过去嘛。

        直到女孩连刷牙的杯子都往箱子里塞,赵淮归彻底忍不了了。

        他无奈地握住女孩的肩膀,认真说:“季辞,我那儿不是穷乡僻壤。”

        “犯不着你连吹风机,刷牙杯,哦,还有避y套都要带。”

        “.........”

        呀呀呀!

        这男人的眼睛怎么这么尖呀!

        季辞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

        -

        到了赵淮归常住的公寓,季辞才知道是她格局太小了。

        她来之前自动带入了时下流行的那种单身宅男公寓,可到了小区,她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公寓,这分明是比别墅还豪华的江景大平层。

        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房价一度飙升至二十万一平,主打亮点是一层一户。

        赵淮归选的这套地理位置上佳,顶楼,正对着江面,城内最繁华的风光尽收眼底。

        室内是中式风格,融合了华丽的法式元素,有一种误入宫殿的感觉。

        季辞看了一圈,啧了声:“哇,哥哥,你太会享受了,为什么不早点带我来住!”

        女孩理直气壮地指出他的错误。

        赵淮归卡壳了,不知道该怎么回。

        因为他也想问问愚蠢的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把她带来一起住?

        “有别的女人来过吗?”

        “赵千初。

        我妈。

        没了。”

        季辞满意地点点头,随即目光被一片梦幻的景象所吸引,嵌入式鱼缸,整整占了一面墙。

        鱼缸里养着各色各样的水母。

        “是水母!好漂亮啊。”

        季辞趴在玻璃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光怪陆离的美景,大眼睛里倒映着柔柔的蓝光,像洒上一把月光。

        “喜欢吗?”

        赵淮归没兴趣看水母,一直看着她。

        鱼缸是上个星期才弄好的,敲掉了他一整面墙,水母则是托人去国外海洋馆里买回来的。

        为了这面鱼缸墙,他住了小半个月的酒店。

        “喜欢!”

        季辞朗声道。

        “太喜欢了!我可以看一晚上。”

        怕他感受不到,她又加重语气,强调一遍。

        赵淮归强压住心底的愉悦,嗤了声:“没出息。”

        季辞在心里哼了声,开始付诸实践,她像小壁虎一样紧紧贴在玻璃上,开始一本正经地数水母有多少个。

        “一二三四.....十七十八.....”

        “........”

        艹!

        等她数完,天都要黑了!没完没了了!

        赵淮归不耐烦地将人从玻璃上扒了下来,把她抱在怀里,穿过走廊,走到主卧后的一扇推拉门前。

        把人放了下来。

        “这位哥哥,你有点暴力!”

        季辞嘟囔着,揉着手腕。

        赵淮归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孩的头顶,“自己打开看。”

        季辞哼了声,这男人在自己的地盘就这么拽?

        她看了眼紧闭的推拉门,浑不在意的用手滑开。

        抬眼,她被震撼了。

        “.......”

        面前是一个巨大的衣帽间。

        塞满了各大牌子的新款,包包,鞋子,衣服应有尽有。

        还有那一排排珠宝展架.....

        季辞强烈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卖珠宝的?

        季辞怔了怔,这才知道为什么赵淮归不让她带那么多东西过来,原来他把一切都备下了。

        这男人肯定是蓄谋已久。

        季辞张着小嘴巴,讷讷地走进金碧辉煌的藏宝阁,忽然,她视线一凛。

        看到了摆在中央的柜子上,放着一个漂亮的玻璃盒,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各色各样的小盒子......

        “?

        那是什么?”

        季辞呆若木鸡地看着赵淮归。

        赵淮归平静开口:“所以我说了你不用带。”

        “你想要多少都有。

        用完再买。”

        用完?

        你还想用完?

        “那么多!要用多久才能用完!你这个禽兽!”

        季辞握着拳头,冲他怒吼。

        赵淮归思考了一瞬,语气淡然:“一天多用几个,就用完了。”

        “?”

        季辞鄙夷地看着他,小声嘀咕:“也不怕肾虚。”

        赵淮归冷笑,话语很狂:“就怕在那之前,你已经半死不活了。”

        “.......?”

        -

        之后,赵淮归去了客厅办公,季辞一个人泡在衣帽间,欣赏她的新宝贝们。

        室内亮着探照灯,光线柔和,珠宝在灯光下更加的流光溢彩,璀璨夺目。

        她选了一条橄榄绿色的礼服换上,又搭配了一条钻石项链,丝绸的裙摆下是层层堆叠的细纱,露背的设计让她翩翩欲飞的蝴蝶骨清晰地探在外。

        她的手从中央珠宝台划过,忽然,目光被角落里放着的一个古朴盒子所吸引。

        檀木盒。

        沉敛,低调的美。

        在各色璀璨的宝石里,是那么不起眼,同样,又是那么的惹眼。

        季辞小心翼翼地滑开柜门,手探进去,把盒子拿了出来。

        难道,最贵重的东西都是放在最神秘的盒子里吗?

        是.....戒指?

        蓦地,她想到了什么,心突突一跳。

        很快,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手指颤抖地打开檀木盒的搭扣,清脆的声音破开沉寂的空气。

        盒子弹开了。

        里面静静躺着一只银色的面具。

        精美的工艺,独特的款式,面具的额角处雕着一只纷飞的蝴蝶。

        是比戒指更让她震撼的东西。

        是那个男人最后的秘密。

        季辞的手一抖,差一点把盒子摔在了地上。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秘密”。

        这是她的东西。

        她记的很清楚,这是四年前,在伦敦读书时,她在学校附近的商店里买到的面具。

        为什么会在这?

        思绪陡然间坠入回忆的长河。

        那日,她被小姐妹拉着去了一场化妆舞会。

        她一连看了三家礼品店,都没有找到心仪的面具,最后是在一家极其不起眼的小商店里,淘到了这只银色面具。

        在那空无一人的华丽大厅,月光晕染着彩绘玻璃,昏暗的壁灯点亮了半截旋转楼梯。

        有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复古西装,黑色的面具遮挡了大半的五官。

        整个人隐匿在浓郁深重的阴翳中,叫人看不清,摸不透。

        季辞的大脑空落了,有万千心绪凝在心口,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那晚的人是他吗?

        她撞到的男人。

        是他吧。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身后传来一道低冽的男声。

        “辞辞。

        你在看什么?”

        季辞慌乱地回过头,下意识把檀木盒藏在身后。

        清亮的灯光下,女孩的眼角似乎有泪水,赵淮归心里慌了一瞬,不知道她怎么了。

        “季辞?”

        “怎么哭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泪水止不住滚落下来。

        她把盒子拿出来,双手捧着,送到他眼下。

        “这是我的东西。”

        话语肯定。

        赵淮归看了眼被人打开的盒子,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

        声音却异常冷静:“嗯。

        是你的。”

        “那怎么在你这里?”

        赵淮归摩挲着她娇嫩的唇珠,轻轻开口:“因为,那个女孩送给我了。”

        两人目光交缠,彼此的眼中倒映着对方,一时间分不出你我。

        忽然,季辞噗嗤笑了出来,泪水和笑容混在一起。

        她上前两步,只差一点,就跌入他为她随时敞开的怀抱。

        “所以,你第一天看到我,就知道是我。”

        “嗯。”

        “所以,是你先骗了我。”

        “嗯。”

        “所以,你四年前就对我有了想法。”

        “嗯。”

        “所以.....”

        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低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被迫退后两步,她被压在了玻璃展柜上。

        热度攀到最高的处,他清冷的气息裹住她所有的心跳。

        “季辞,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久到你还不知道有人偷偷为你动心时,对那人而言,就已经是一生一世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