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晋江独发

晋江独发

        晋江独发

        --“辞辞,    这周末有空吗?

        想邀请你来我们家做客。”

        收到这条消息时,季辞正懒洋洋地窝在赵淮归的车里,    一边刷微博一边翘着小脚哼歌。

        赵淮归被她弄得无法专心工作,    干脆收了小桌板,把平板搁在一边。

        刚想把女孩柔嫩白皙的小脚牵过来把玩时,季辞的小脚一蹬,    正好踹在了男人的下颌。

        静谧的车厢内爆出女孩欢天喜地的尖叫声:“哥哥!你看!”

        赵淮归被季辞平白无故踹了一脚,    大脑还在思考该不该趁机发火,打压一下某人的嚣张气焰,    可还没来得及有结果,    就看见女孩可怜巴巴地贴了上来。

        “哥哥,    疼不疼啊,    我不是故意的。”

        季辞那双布满了薄薄水雾的眸里含着心疼,    小手揉上被她踢过的下颌骨,    带来温泉般的暖。

        边揉还边吹气。

        “我跟你揉揉就不疼了,哥哥你可别发脾气呀。”

        赵淮归皱了皱眉,觉得自己的小女友正把他当五岁的小孩哄,    但转念一想,    她这揉的还挺舒服的,    于是哑声道:

        “疼。”

        看着那双深邃的桃花眼,    季辞心都要化了。

        “那我再帮你按按,    疏通血脉,这样就不会留淤青。”

        季辞把手机扔到一边,    整个人都往男人那边挪去,    膝盖贴着男人逐渐紧绷的腿部肌肉。

        距离拉得极窄,    赵淮归能闻到女孩呼吸中勾人的香。

        她换了香水,是夏天的微风拂过青草地的温柔,    还氤氲着薄荷冰激凌的清爽。

        似乎变得更甜了。

        近距离看着她,皮肤白皙,细腻得犹如刚刚剥壳的鸡蛋,又软又嫩,肉肉的樱桃小口涂着奶油橘调的口红,像一块任人采撷的蛋糕,等待着客人咬一口,再将精致感弄到面目全非。

        许是到了年关,酒局饭局都多,她养胖了一些,巴掌大的小脸有微微的肉感。

        这让赵淮归有了错觉。

        错觉时间没有往前推,面前的人还是四年前,在伦敦见到的女孩。

        他情不自禁地加重呼吸,在她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贪婪地呼吸着,身体也在一点点变化。

        季辞跪坐在旁边,身体直起,另一只小手勾着他,用来保持身体的平衡,她按摩了好一会儿,直到手都有些酸了,“还疼么?”

        赵淮归眼眸深谙:“这里不疼了。”

        季辞没听懂,眼睛扑闪了几下:“啊?

        还有哪里疼啊?”

        赵淮归滚了息喉结,声音被压到极致,透着不言而喻的性感,他一把捉住她的手,慢慢往下。

        “这里疼。”

        他一本正经,面色坦然。

        ?

        季辞突然反应过来碰到了什么,她想抽回手却被男人死死摁住。

        “赵淮归!”

        季辞气到五官拧在一起,根本不想搭理这个大白天发骚的男人!

        她这几日眼见着赵淮归的高冷霸总人设崩到面目全非了。

        不是求抱抱,就是求亲亲,再不然就是把她压到办公室,做不可描述的事。

        最让季辞目瞪口呆的是,做完后,男人坦然自若地整理衣服,换上高冷严肃的死人脸,跟属下们一起去开会。

        呵呵。

        “疼。

        要按摩。”

        说完,赵淮归觉得没到位,又说:“亲也可以。”

        他仰头靠近季辞,呼吸落在她微尖的小下巴。

        考虑到这是在车上,女孩会害羞,他自认为用词用得很委婉。

        季辞被男人那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盯着,逐渐脸红心跳。

        她受不了他露出软弱的眼神,强硬的声音也兀自软了下去。

        这男人怎么像只黏人的大狗狗啊.....

        “哎呀,你别、别这么看着我。”

        季辞别过脸,手忙脚乱地去推他。

        她那细胳膊能有多少力气,在绝对强势的力量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

        推着推着,就陷进了更深的怀抱。

        “你把它弄疼了。”

        赵淮归轻轻咬住她的小下巴,“你要负责。”

        大拇指不疾不徐地摩挲着季辞的唇珠,橘色的口红晕出一片瑰丽的珊瑚海。

        季辞呜咽两声,觉得他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车子行驶上绕城高速,两侧的风景逐渐模糊,连成一条彩色的带子,从余光里划过。

        单面的玻璃过滤了嘈杂的日光,车内的环境朦胧而幽暗。

        男人清瘦有力的手指嵌入女孩柔软的头发里。

        居高临下的角度去看,只能看见女孩圆圆的头顶。

        .......

        一小时后,车早已停在了公司的停车场,司机很懂事的把车钥匙留在了车上。

        季辞气喘吁吁地趺坐在地上,即使车内的实木地板上铺着厚实的地毯,膝盖处还是磨出了一圈红印。

        她双唇红肿,气鼓鼓地瞪着赵淮归。

        车内暖气开的足,她看见男人的额发沾上了薄薄的汗水,凌厉的五官添上一抹挥之不去的欢色,显得愈发惊心动魄。

        哼。

        禽兽。

        再帅也是禽兽。

        赵淮归对上她幽怨的眸子,笑了笑,心底有无限温柔的情愫,是细密的牵丝网,兜住了整个心房。

        他慢条斯理地扣上皮带的金属扣子,从储物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后递给她,又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威士忌杯子。

        混着欲气的低音:“不喜欢就吐在这。”

        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

        季辞在心底骂了一百次。

        她满脸羞红,继续瞪他。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怪怪的味道,先一步投降,低头,吐在了男人手中的杯子里。

        五位数的手工切子杯。

        用来装星光都不够,却被他这么糟蹋。

        “漱口。”

        他又递过矿泉水瓶。

        清洁过后,赵淮归混不在意的把杯子放在置物架上,水晶般透亮的玻璃杯染上一层污浊的晦色,模糊了原本的光泽。

        季辞看了眼那杯子,又飞一般躲开。

        可爱的小动作被赵淮归捉住,他笑着把女孩从地上捞起来,怀里搂着软乎乎的一团。

        他这才想起来,女孩踹他之前,似乎有话要跟他说。

        “你刚刚有话要告诉我?”

        季辞这才想起来正事。

        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一小时。

        靠!这男人有毒!

        “顾阿姨邀请我去你家做客。

        哼。

        怎么样,我厉害吧。”

        季辞得意地乜他一眼。

        幸亏她及时出手,成功扭转了坚不可摧的局面。

        如今,局势是三比一。

        怕是过了周末,最后的敌人也要被她彻底扫荡了。

        想到这,季辞的小身板燃起了熊熊斗志。

        看着季辞亮晶晶的眼睛,一扫被他欺负的惨样,赵淮归被她逗笑了。

        “那这其中有没有我的功劳?”

        他铁烙的双臂箍着她,把她牢牢镶嵌在怀里。

        季辞挣扎了几下,挣不脱,也就乖巧的给他抱着,“嗯,有一半的一半。”

        他为她付出了多少,她都知道。

        一半的一半?

        赵淮归拧起眉头。

        “不过,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

        季辞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主动回抱他,柔软的双手像春日新抽的嫩芽。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表白,赵淮归心头漾起波澜。

        “有多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

        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男人轻柔地在她发心烙下一个吻,平静的声音里含着微不可察的颤抖:

        “嗯。

        知道了。”

        -

        周末依旧是个好天气。

        四点的时候,赵淮归的车就已经在季家别墅外等着了。

        等了一个小时,女孩这才姗姗来迟。

        季辞一身黑色的设计感拼接连衣裙,外罩克莱因蓝大衣,脚下踩着一双长筒系带靴。

        扎着一束高马尾,马尾根部用黑色丝绒系带打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又甜又酷的打扮,惹得男人从上车起就一直盯着她看,好似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你怎么一直看我啊....”季辞有些羞赧,心跳又不争气的被他弄快了。

        扑通扑通顶着胸口,泛着微微的痛感。

        赵淮归这才收回视线,淡定地说:“因为你太好看了。

        我控制不了。”

        “........?

        !”

        “哥哥,你这样真的很犯规!”

        季辞一边义正言辞,可脸却红得好似窗外的火烧云。

        一路驶向城西的老城区,街景逐渐从繁华熙攘过渡到宁静优美。

        从风景区进去,走了十分钟的山路,盘旋到半山腰后,季辞这才看见一栋白色的建筑物。

        车子开到一片占地面具广袤的庭院前,雕花铁门缓缓而开,车子走左侧的林荫大道进去,绕过中央一方巨大的人造池塘,直接停在了公馆正门口。

        公馆很大,比她想象中更大。

        除了最中心的主建筑以外,四周还有两栋独立的小楼。

        前后全是巨大的花园,往左边去还有枫园,梅园,以及一栋全玻璃构造的温室花房。

        哇!这里拍照太好看了!

        趁着天色还没暗,季辞赶紧掏出手机,勒令男人给她在院子前拍了几张照片。

        赵淮归面无表情接过手机,在女孩的指示下,乖乖蹲下去,给她拍照。

        看着照片,季辞真诚地发表评价:

        “你家真的好有钱哦。”

        赵淮归:........

        无语。

        早就在大门处候着的老管家看着一对打打闹闹的小情侣,眼中涌出感动的泪水。

        啊!他家少爷终于不用单身一辈子了!

        跟着老管家一路穿过会客用的大型客厅,转过两道雕花拱门,这才来到一方较为小型的客厅。

        这里专门用来接待关系更为亲密的客人,虽然依旧散发着浓厚奢侈的氛围,但从摆设以及装修来看,都更加符合家的气息。

        顾筠正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几盏花瓶和各式各样的鲜切花,植物。

        看上去,是在插花。

        男主人则坐在另一端的单人沙发里,拿着平板,回复着北美分公司那边发来的各种邮件。

        安静,祥和的画面。

        让人有温暖的感觉。

        这也许就是家吧。

        不论房子有多大,或者有多小,家的味道都是相似的。

        “辞辞,你来了啊!”

        顾筠抬头就看见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她放下手中还没来得及插上去的桔梗。

        宁静的气氛被打破,赵璟笙这才抬眼,往拱门处看了瞬。

        自己儿子紧紧揽住女孩的腰,活像是捧着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怕丢了,怕摔了,又怕捧得太紧让小姑娘不舒服了。

        呵呵。

        瞧那没出息的傻样。

        赵璟笙垂头,继续看平板上的英文邮件。

        “阿姨好。

        我带了自己做的蛋糕,等会儿晚饭时可以尝尝。”

        季辞很是热络的挽住顾筠的手,“低脂的,不怕胖。”

        顾筠心里暖洋洋的,看着季辞的那双大眼睛,都快被迷住了。

        儿媳妇又甜又好玩怎么办?

        赵淮归:“我妈你见过好多次,我就不介绍了。”

        他牵过季辞的手,走到赵璟笙面前,“辞辞,这是我爸。”

        “爸,这是季辞。”

        赵璟笙没抬头。

        顾筠跟着过来,靠在沙发的扶手上,戳了戳自己老公的肩膀,小声提醒他:“老公,你别看邮件了,儿媳妇跟你打招呼呢。”

        怎么就成儿媳妇了?

        赵璟笙抬头,刚想随便应个嗯字,只见女孩明显笑得更灿烂了,冲他微微鞠躬:“赵伯伯好!”

        声音洪亮,满屋子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赵璟笙差点呛到。

        赵、伯伯?

        伯伯?

        ?

        男人本就冰冷的脸,此刻隐隐散发着黑气。

        季辞:“阿姨,您和伯伯好相配啊,真是让人好羡慕呢。”

        赵璟笙:........

        呵呵。

        喊他老婆喊阿姨,喊他喊伯伯?

        这哪里相配了?

        讽刺他老牛配嫩草?

        他和筠筠也不过差了四岁而已!

        赵璟笙差一点就要气到暴走了,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因为他但凡对这个女孩表露出一点点不满,下场就是.....

        离婚。

        呵呵。

        这女孩果然是鬼灵精怪。

        不止鬼灵精怪,还睚眦必报!那天真无邪的眸子里全是狡黠的精光。

        可惜了,自己老婆才是最单纯的那一个,根本看不出来这女孩的画皮之下长着九条狐狸尾巴。

        赵淮归看着自己爹的黑脸,憋笑憋得太辛苦,差一点就憋不住了。

        开饭之前,赵淮归把季辞拧到一旁,严肃教育自己不懂事的媳妇。

        “宝宝,别对我爹太狠了。

        他已经很惨了。”

        最近只要赵璟笙哪里流露出不喜欢季辞或季年的表情,顾筠就直接离婚威胁。

        弄得他半个字都不敢说,生怕惹怒了执掌生杀大权,位高权重的皇后娘娘。

        季辞乜他一眼,“他欺负你这么多年,叫他句伯伯怎么了?

        哼!”

        赵淮归心下一暖,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幸福感正包裹着他全身,这种感觉,又舒服又闲适,就像泡在温度适宜的温泉水里,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舒服的傻着。

        难道,这就是被自家媳妇保护的快乐吗?

        难道,这就是躲在亲亲宝贝后面偷着乐的感觉吗?

        好上头。

        他有点爱上了。

        最后,赵淮归表示:“行吧,那你欺负就欺负吧。

        反正有我妈当你靠山。”

        季辞嘿嘿一笑,踮起脚亲了亲这个又乖又听话的帅男人。

        “奖励你的!你乖乖吃饭,等着你老婆帮你出气!”

        赵淮归呼吸一滞,感觉一颗心都在天上飞。

        “好。

        老婆。

        从现在开始,我归你保护了。”

        说完,他把季辞拉进走廊,把人狠狠摁在墙上,吻到天昏地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