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三更

三更

        三更

        39

        【温馨提示:这是三更。

        前一章没看的,    不要跳过了~不然看不太懂....】

        —

        众人的脑袋都是轻飘飘的,忽然又变成一团乱麻,    眼睛已经不够看了,    一下看赵淮归,一下看赵千初,一下季辞和季辞她弟。

        眼花缭乱,    好戏不断。

        若不是两大阎王爷站在面前,    大家恨不得拍手叫好!往台上砸银子!

        这真是百年一遇的盛世奇景,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狗血的场景,    所有人心中的都有一条欢快的小土狗在那狂吠,    以及一条可爱的小猹在瓜田里乱窜!

        这么多年,    每到这一天都要送出大出血双份礼包,    真是第一次值回票价。

        季辞站在原地,    笑不出来,    像是在玩我是木头人。

        赵千初强迫自己冷静,把季年扯到自己边上,小声质问他:“你知不知道季辞是我弟弟的前女友?”

        季年:“啊?”

        他顺着赵千初指着的方向望去,    看到了一个和赵千初的气质无比接近的男人。

        同款的冷,    只是他的冷中还带着肃杀之气,    像冬日里吹过的凛冽寒风。

        男人眼里如同化不开的浓墨,    脸色阴郁,    比赵千初发脾气起来还要恐怖。

        季年被赵淮归的眼神弄懵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唤人,    只是呆讷地冲他说出两个字--

        “弟弟?”

        “?”

        看着那和季辞无比相似的脸庞,    同样灵动的眼睛,    赵淮归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不,是已经炸了。

        弟你妈!

        从姐夫变成弟弟,    是个人都要被弄疯!

        季辞,你真厉害。

        你太厉害了。

        不止你厉害,你全家都厉害!

        赵淮归的大脑微微发空,耳朵仿佛失聪,他深吸气,目光如冰棱,直指季年:“你再敢喊一句试试?”

        声音凶悍,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只差一点点冲动,就要扑上去撕了猎物。

        男人五指攢紧,死命地扣住掌中的酒杯。

        酒杯上复杂的切割花纹如刀锋,嵌进肌肤里,带来痛感。

        季年心中大呼不好,糟糕,他忘了面前的男人是自己姐姐的前男友。

        他喊人弟弟做什么啊.....

        他脑子有病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季年乖巧地道歉,看上去就像一个被校霸欺负的三好小学弟。

        众人见状,都不免叹口气。

        赵淮归已经被所有人归为脾气恶劣的校霸了。

        赵千初心里一酸,两眼就差泪汪汪了,弟弟怎么能这么乖这么懂事呢?

        她的男人怎么能受这种委屈,她见不得季年受委屈!可是正当她要为季年撑腰时,一个声音比她更快更狠更准。

        季辞:“不准欺负我弟弟。”

        她上前两步,拦在了季年面前,倔强地仰头,径直对上赵淮归冷厉的眼神。

        护着季年,像护着幼崽的鸡妈妈,浑身羽毛都竖了起来。

        众人心里大呼精彩!

        是的,校园里的真善美校花站出来发声了!为了守护家人,毫不惧怕地对抗“前男友”恶势力!

        是邪恶凌驾一切?

        还是勇气必胜?

        众人兴奋的像尖叫鸡。

        “?

        ?”

        赵淮归被季辞突如其来的一枪弄懵了。

        那一枪堪称正中心脏,让他觉得五脏六腑都开始发疼。

        小姑娘正视死如归地怒瞪他,一副大不了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气势。

        赵淮归死命咬着后牙槽,拼命压制住要把季辞拖到无人之处狠狠教训一顿的冲动。

        是啊,她心疼自己的弟弟,把他就当洪水猛兽,就不能也心疼心疼他?

        他难道不是全场最倒霉?

        那看起来奶里奶气的小男孩有什么好心疼的?

        他难道会把她弟弟给吃了?

        越想越觉得头脑发黑,赵淮归把酒杯搁在身后的甜品台上,不重不轻的声音像地底刮上来的阴风。

        季辞呼吸加速,脸上因为身体发热多出了不自然的红潮。

        高大的身影一步步逼向她,蚕食着她仅存的理智。

        他要做什么....

        那眼神....

        季辞觉得自己是一头走到绝路的猎物,惶恐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

        不是吧不是吧,他不是要打她吧.....

        她吞咽口水,正准备绝望地闭上眼睛,视线里多了一抹跳跃的绿色。

        和她今日的红,截然不同的绿。

        那抹绿贴上了怒火中烧的男人,轻轻柔柔地挽上男人的胳膊,像一汪春水,浇在火上。

        “赵公子,别生气好不好?

        不如陪婉婉去吃点东西吧。”

        郑婉用我见犹怜地目光看着赵淮归。

        温柔的语调,天真无邪的表情,一副这个姐姐好凶啊,我好害怕的模样。

        季辞被茶到了。

        当着她的面叫他赵公子,这是挑衅?

        不知道只有她才能这么叫他吗?

        赵淮归还真喜欢小绿茶这款?

        和她分手后,找了杯真绿茶?

        是了是了,这男人是真的很没品。

        季辞被狠狠气到了,什么季年不季年的,赵千初不赵千初的,顷刻之间被抛在脑后。

        被女孩挽住后,赵淮归停下脚步,眼底微不可察地闪过一丝厌恶,可他仍旧精准地捕捉到了季辞眼中的变化。

        紧张和惶恐没有了,更多的是.....

        不爽?

        她不爽什么?

        赵淮归觉得很微妙,所以忍住恶心,难得没有推开郑婉。

        他盯着季辞,一字一顿地说:“好。

        我陪你去吃。”

        季辞:?

        ?

        赵淮归这是在当着她的面,秀恩爱?

        郑婉加入了混战,直接把故事推向高潮。

        众人内心已经叫到嘶哑了,有人甚至兴奋到双腿都在抖,像扭来扭去的蛆。

        这这这.....

        校霸新宠之漂亮转学妹为爱大战旧情校花?

        季辞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被女人挽住的赵淮归,他没有推开她。

        真棒,他真棒。

        季辞对着赵淮归,勾唇冷笑。

        赵淮归走之前,恶狠狠地看了眼季年,又深深看了眼赵千初。

        这一对“狗男女”,改天再来教训!

        今天的他,只想好好解决季辞。

        众人热切期盼的两人快点打起来的画面没有发生,季辞落落大方地退两步,为赵淮归和他的“新宠”让路。

        一场闹剧结束。

        走到了自助餐台处,赵淮归冷着脸,迅速抽回自己的手臂,眼神含着警告:“再敢碰我,你知道下场。”

        郑婉双唇嚅嗫,一双纯然的杏眼里满是不知所措。

        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

        “姐,你没事吧?”

        看着季辞落寞的眼神,季年心里很愧疚。

        是他的错,他没有说清楚就把季辞带来了,却没想到碰上这么尴尬的场面。

        赵千初也觉得季辞有些可怜,她忍了忍,还是三缄其口。

        没有说郑婉只是她给赵淮归找的女伴,两人见面的时间都不超过一小时。

        若是赵淮归愿意说,自然会说。

        轮不到她一个外人来插手一段感情。

        季辞摇摇头,示意他没关系,不用担心。

        又朝赵千初笑了笑,“生日快乐啊。

        今天很漂亮。”

        赵千初:“谢谢。”

        “其实,你更应该跟他说生日快乐。”

        对他来说,你的生日祝福,比所有人都来的重要。

        季辞张了张嘴,拼命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垂眸,把心思藏在心底,“他不会想看到我的。”

        她只是,这场生日宴的不速之客。

        是他生命的不速之客。

        现在他都找到新的喜欢的女孩了,也那么漂亮,一点也不输给她。

        她又何必去打扰他的生活?

        宴会中途,季辞跟季年说出去透透气,让他好好陪着初姐过生日,不用管她。

        季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决定放她一个人,有些劫难只能自己走,不论是谁都代替不了。

        季辞从宴会厅的后门而出,这里是一片无人踏足的空中花园。

        上百根星星灯缠绕在玻璃栏杆上,像璀璨的银河,像迎风飞舞的萤火虫。

        童话般美好。

        季辞靠着栏杆,安静地看着脚下一览无余的霓虹灯火,川流不息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们,一派繁荣的人间盛景。

        不是说把注意力放在更阔大的事物上,想着人间,想着历史长河,想着宇宙万物,把自己当作一抹蜉蝣,就能释怀那些个不值一提的细小悲伤吗?

        可为什么,她觉得更难受了。

        世界上幸福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她就是不幸的那一个?

        季辞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女孩挽上赵淮归时的羞赧模样,那脸颊浮动的两抹春心荡漾的粉红色是多么的刺眼。

        原来,真的不好受。

        “你在做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隐带薄怒的声音,季辞吓了一跳,高跟鞋一滑,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跌下万丈深渊时,一股凶猛地力道从身侧袭来。

        牢牢钳制住她的手臂,力道大得让她痛苦地皱起眉头。

        恍惚间,她被人狠狠拉回人间。

        “季辞,你是不是疯了?”

        赵淮归以为她要做什么蠢事,整个人格外的愤怒,声音也不受控制地加重。

        听上去又硬又凶。

        冰凉的温度一如蛇信子,缠在她的手腕处,怎么甩都甩不掉。

        肌肤贴合间,温度缠绵在了一起,说不清是她在温暖他,还是他把她拉入一场冰雪。

        季辞看着他,眼睛眨了几下,眼泪再也不愿住在眼睛里,迫不及待地滚落下来。

        “.....你好凶啊....”

        软趴趴的语气,还带着楚楚可怜地哭音。

        赵淮归一度错觉她是不是吃多了奶油蛋糕,为什么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这么的.....

        可爱?

        ?

        瞬间,他觉得自己有病。

        大病。

        愤怒破防了。

        “哭什么哭。”

        赵淮归故意冷着脸,忍着,不去给她拭去那些如乱麻一般能搅弄人心的眼泪。

        季辞紧忙去擦眼泪,可越擦泪水越多,一只手已经忙不过来了,她需要另一只手的帮忙

        可,另一只手,正被他握着呢。

        “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季辞用泪光盈盈的双眼去看他,有些模糊,看不太清了。

        “我凭什么听你的?”

        他依旧冷着嗓,语气硬邦邦的。

        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你不是和我分手了吗?

        这两句,赵淮归忍住了,听起来不像那么回事。

        季辞觉得太委屈了,他都有新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暧昧?

        男人,都是这么渣吗?

        “你不陪你新女朋友吃东西,来这里做什么!”

        季辞赌气地甩开他的手,可男人的手就跟牛皮糖一样,粘上了就甩不掉。

        新女朋友?

        赵淮归懵了懵。

        “什么新女朋友。”

        “你自己的新女友你还来问我?

        就是刚刚挽着你的那个女的!比我丑一点,穿绿衣服的。”

        这话,听上去就酸死了。

        赵淮归一度想笑,却成功忍住了。

        竟然还不忘记损别人比她丑.....

        “噢?

        我觉得很漂亮。

        不比你丑。”

        赵淮归疑惑地看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说。

        “比我丑!比我丑太多了!你有没有品味?”

        季辞炸了,那什么眼神?

        她要誓死守护她的美貌和尊严。

        比前男友的新女友要丑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愤怒的事了,没有之一!

        她可以比一切人丑,但决不能比前男友的新女友丑!

        这无关爱情,只关尊严。

        “我眼睛比她圆!比她大!皮肤也更白!你仔细看啊....还有我的睫毛也比她的长,我的鼻子更小巧一点.......”

        赵淮归静静地看着她气愤地说个不停,红润的小嘴不断张合,心底逐渐烧出热意来。

        “还有,我的嘴巴要更性感一点!现在流行我这种肉□□,她那种m唇一看就是打针打出来的,太网红了不高级.....不信你看........唔.....”

        季辞顿时瞪大眼睛,这突如其来的剧情,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了。

        她那句话没说完的话,被男人堵在了唇间。

        一个无比凶的吻,堵住氧气,堵住一切宣泄的出口,将两人溺毙在狭小的空间里。

        只能共生,亦或同死。

        季辞不再挣扎,她开始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末日到来前最后的狂欢。

        是不是爱情将死之前都有回光返照?

        就是这一刻吗?

        那她决定好好把这一刻珍藏。

        季辞带着赴死的心思和他吻着,可她不知道的是--

        吻住她的上一秒,赵淮归就已经决定。

        放弃抵抗,缴械投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