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双更合一

双更合一

        双更合一

        38

        时间一晃,    新年的第一月已经被吞掉了三分之一的进度条。

        季辞讷讷地看着日历,不过几秒而已,    干燥的眼睛里就多了一层水汽。

        今天是十号。

        距离他离开已经十一天了,    没有电话,没有消息,就像一滴薄情的水,    消失在长河中,    而她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十一天。

        原来,一个人离开另一个人,    能做到一点痕迹也不留下,    而过往留下的痕迹也都只是梦。

        其实,    她的生活并没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不过是回到了从前而已,    回到了四个月之前。

        好好吃饭,    好好工作,好好睡觉,闲暇的时候就约朋友出来逛街看电影。

        也有开心的时候,    也有笑到花枝乱颠的时刻,    但季辞就是觉得每一天活得都仿佛行尸走肉。

        心脏这块拼图,    缺了最重要的一角,    灵魂就变得空空落落了。

        仿佛不找到那缺失的一块,    就永远都是空的。

        手机的日历app上,十号被一个粉色的圆形标记牢牢地圈住,    仿佛是怕那一天会偷偷溜走,    主人不止提前做了标记,    定好了闹钟,还郑重地在这一日的备忘录里写上一行字。

        【哥哥生日,    大日子!】

        今天是他的生日.....

        季辞缓缓呼出一口气来,用力摁住心口的位置,压下隐隐作祟的痛感。

        要给他发一条生日祝福吗?

        算了吧。

        季辞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想到他转身离开的背影,以及那冷漠的眼神,她就有脖子被人死死掐住后的窒息感。

        被她骗了那么久,他应该讨厌死她了,怎么还会愿意收到她的生日祝福,应该恨不得她立刻滚出上京城才好。

        他知道她就是个骗子,也好。

        她反而觉得轻松了好多,一块巨大的石头日日夜夜悬在心里,他对她越好,甜蜜的同时就越是不安的折磨,如今大石轰然落地,其实是轻松的。

        其实,他离开的那一日,她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做好了接受他猛烈报复的准备。

        他那样一个高傲到目空一切的男人,冷漠的外表下其实是睚眦必报的狠戾性格,可这样的他却被她算计,被她骗得团团转,如今真相大白,恼羞成怒之下说不定连同整个季家都会被他碾成齑粉。

        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无事发生。

        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该是彻底厌恶她了,厌恶到连报复都不屑。

        那不如,就干干净净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她不想让他觉得,她是他完美人生里挥之不去的“污点”。

        季辞闭上眼睛,退出日历app,翻身下床。

        现在是中午了,家人都各有各的约,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连说话都有回音。

        打开冰箱,拿了两颗西红柿和鸡蛋出来,打算随便弄碗面条。

        关上冰箱后,她眼睛一尖,瞟见了旁边的柜子里放着一整套制作蛋糕的工具。

        电动打蛋器,打蛋盆,硅胶铲....甚至连裱花用的器具都有。

        这是她之前逛超市时买的,是为他做生日蛋糕准备的。

        季辞怔然地望着那些工具。

        -

        季年回来的时候,季辞正在厨房。

        她一扫阴霾,仿佛一只快乐的小天使,在宽敞的厨房里跑来跑去。

        干净整洁的厨房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乱糟糟的车祸现场。

        地上洒着一些面粉,岛台上摆着切好的几份水果,奶油弄得到处都是。

        “你在做什么?

        蛋糕?”

        季年惊讶地开口。

        季辞完全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她正认真地洗着草莓,一颗一颗地洗。

        抬眼就看见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

        漂亮的男孩手里捧着一束浪漫的鲜花,手上提着精致的礼袋,男孩逆着光,周身仿佛镀上一层淡金色。

        “这花....送我的?”

        季辞目不转睛地盯着季年手里的花。

        新鲜的厄尔多瓜玫瑰被喷染成深紫色,浅米色香风呢料做包装,花上用了一条细细的珍珠链子绕着,一股子暗黑文艺腔调,又带着诗意的浪漫。

        是她喜欢的风格,这束花捧着拍照也太好看了吧!

        季年退后两步,“不是给你的。”

        季辞:.......

        哦。

        全世界都来欺负她。

        分手了,没男朋友送花,不配。

        季辞瘪着嘴,又低头继续洗草莓。

        想起来,某人真是一点也不浪漫,在一起几个月,连一束花都没有跟她送过,钢铁直男只知道送珠宝,送高定,送股份转让合同.....

        想到这,季辞鼻子一酸,觉得自己怎么能这么作啊。

        季辞啊季辞,男人给你送珠宝送高定送股份,还不满足吗?

        看看现在的你....

        只有空气。

        沉浸在悲伤之中,季辞的眼睛似乎被草莓的鲜红刺痛了,忽然间,委屈爆发,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出来。

        季辞站在那放声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吃刚刚洗好的草莓,像个神经病。

        季年慌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这这这?

        不是吧不是吧,就一束花而已,就算是不送给她,也没必要哭吧?

        “不是,姐,你突然哭什么啊?”

        季年着急地去扯纸巾,“行行行,这花送你了,好不好?”

        “别哭了啊.....”

        季年紧忙把花推进季辞的怀里,季辞别扭地又推回去。

        她撅着嘴,边哭边抽泣:“我又不是要你的花才哭.....我是那种人吗....呜呜呜呜.....”

        她要的是赵淮归送的花.....

        季年没辙了,只能干站着看她哭,源源不断地送上纸巾。

        哭过之后,季辞打了个哭嗝,委屈巴巴地擦掉眼泪,垂眼一看,这才发现她一边哭一边把草莓全吃了。

        “.....啊!我的草莓.....”

        没了草莓,还怎么做草莓蛋糕啊.....这是附近超市里最后一盒丹东大草莓了......

        都怪她嘴贱.....

        季辞嘴一瘪,又继续哭了起来。

        季年:.......

        最后,季年只能又开车出去,跑到另外一家水果店,买了两大箱草莓回来。

        季辞看着满满一篮子红彤彤的果子,心里这才好受了很多。

        打发奶油后,季辞按照教程学着裱花,再把草莓一颗颗铺在蛋糕上面,加了水果的蛋糕顿时热闹起来,活色生香的,看得人眼里心里都开心。

        季年上楼了好一会儿,下楼的时候季辞已经把蛋糕做好了。

        “你做的是生日蛋糕?”

        季年疑惑,他明明还没说啊,怎么季辞就知道了?

        还是,她有朋友是今天过生日,她等会有约了?

        季辞正在围着蛋糕拍拍拍,敷衍地嗯了声。

        “.....今天是你朋友过生日?”

        “不过生日就不能吃生日蛋糕吗?”

        “.......”

        季年松了口气,还好,看来今晚是有空了。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试探:“姐,你今晚应该没事吧,不如我带你去见个朋友?”

        今天是赵千初的生日。

        赵千初提前一周就发出了邀请,邀他参加生日宴,还强调着让他把亲姐姐带过去。

        季年问她为什么?

        赵千初妩媚地勾他一眼,红艳艳的小嘴里吐出不饶人的话:“就想看看是亲姐姐漂亮,还是假姐姐漂亮咯。”

        “.......”

        做完生日蛋糕,季辞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哪个朋友?”

        季年顿了顿,“女朋友。”

        女朋友啊....

        女朋友?

        季辞p照片的手指不动了,她惊愕地抬头,“你都谈恋爱了?”

        看着季年幸福的表情,清凌凌的眸子里带着几丝沾了蜜糖的甜,估计是想到了他那个小女朋友。

        季辞嫉妒了。

        怒火中烧!

        前天,姜茵茵羞赧发来消息,说她一个追她的男孩子恋爱了。

        所以,全世界,只有她季辞是单身狗?

        一股悲愤涌上心头。

        季年哼了声:“我就不能交女朋友?

        只准你交男朋友?”

        男朋友....

        扎心了。

        “晚上六点,现在还有两小时,姐,你要不要去打扮打扮?”

        季年迟疑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头发蓬乱,有一簇头发还沾着面粉,眼睛有些红肿,眼下还有淡淡的乌青。

        这形象.....赵千初看到怕是会很暗爽吧....

        毕竟,在她眼中,全世界只能她最美....

        季辞心底飙出一句脏话,都来不及问一嘴关于季年女朋友的信息,她迅速飞奔上楼。

        妈的!

        她今晚得把那双十厘米的闪电红高跟鞋拿出来穿!

        见弟弟的女朋友,必须得把长姐如母的身份给端出来。

        不论怎样都得给年年撑一撑场面,不然还以为季年是个任人揉搓拿捏的小奶狗呢!

        -

        晚上五点。

        赵千初已经到了酒店。

        上京城内五星六星的高档酒店遍地都是,但七星酒店就那么一家,坐落在城中最大的公园附近,靠北是旅游景区,靠西是市中心,地理位置堪称绝佳。

        今日,酒店被她包了场。

        本来她将生日party的地点敲在了城郊的私人庄园,但她嫌庄园被赵淮归修得太老气,一进去就是亭台楼阁,假山池塘,古树参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参观哪座古时候的园林。

        最后还是决定在酒店里办,顶楼就是酒吧,出门就是泳池和大花园,怎么嗨都没事,有人喝醉了就扔进开好的房间里,轻松省事。

        总统套房里,赵淮归兴致缺缺地坐在沙发上,面前的女人已经换了不下十来套礼服,房里堆满了她的衣服鞋子珠宝以及化妆品。

        “这套红的怎么样?”

        赵千初照着镜子,总觉得不满意。

        也都怪她,若是只定了一套礼服就好了,可偏偏她一口气定了十套,想着过生日那天随便选,没想到选择一多,反而是个麻烦事。

        赵淮归眼也没抬:“还行。”

        赵千初冷笑,她清楚地在镜子里面看见了赵淮归敷衍的全过程。

        “等会儿我男朋友来,你可别顶着死人脸,要是把他吓跑了,赵淮归我跟你拼命。”

        赵淮归错愕一秒,旋即收起手机,抬头。

        “你都有男朋友?”

        就,不可置信。

        除了牛马猪还有狗,谁能受得了这种大小姐?

        “我就不能有男朋友?

        他比你帅多了。”

        赵千初冷傲地抬起头,轻挑地看了眼自己的弟弟,虽然她弟弟也很帅,比她见过的所有男模明星还要帅,但这张脸从她出生那天起就开始看,看到现在,再帅也腻了。

        赵千初哼了声:“你以为都跟你一样.....”

        “单身狗。”

        赵淮归:.......

        很好。

        被气到了。

        “你前女友没跟你发生日祝福?”

        赵千初继续对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手起刀落,狠狠扎。

        赵淮归:......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男人脸色很黑,比身上黑漆漆的西装还要黑。

        赵千初:“别伤心,今晚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漂亮小姐姐。

        保准让赵公子生日过的开开心心。”

        赵淮归:.......

        赵淮归深吸气,皮笑肉不笑地看她,“赵千初,你是不是有病?”

        赵千初眉梢一抬,“我好心好意给你安排女伴,你还嫌弃我?

        你再这么消沉下去,难道是要让所有人都觉得你被季辞甩了吗?”

        “爸本来就对你不满意了,现在快到年关,若是哪个酒局饭局上讨论你,说你被女人玩了,你让爸的脸往哪搁?”

        “爸不高兴,到时候死的还不是你!”

        虽然,也没这么严重。

        毕竟从小到大,赵淮归要被“弄死”的前一秒,顾女士都会及时出来救场。

        最后就是高高扬起,轻轻放下,赶回书房抄几遍经书罢了。

        “那女孩真挺不错,当个女伴而已。”

        她特意按照赵淮归喜欢的类型找的,除了没有季辞一双圆溜溜的小鹿眼,以及灵气的少女感以外,也能称得上是高分美人了,不比娱乐圈里的女明星差,还是名校毕业,书香世家。

        再说了,不过是当一晚女伴而已,又不要他做什么,又不逼着他和人谈恋爱。

        这几天关于赵淮归和季辞分手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不少人都暗地里猜测,是不是赵家那位爷被女人甩了。

        她这样做,就是为了堵众人悠悠之口。

        赵家的颜面,是一体的。

        赵淮归没说话,只是冷着脸,他知道赵千初是什么意思,偏偏他也无法反驳。

        最后,赵千初选好了礼服,化妆团队为她整理造型,一切弄完已经是六点多了。

        与此同时,季辞坐在季年新买的小轿跑上。

        落地九十来万,是季年自己赚钱买的。

        季年买车的时候,季辞说给他加个百来万,买台更好的,可季年很认真的拒绝了她。

        从大二开始,季年就没找家里要过一分钱,父母和她这个姐姐给的钱全部都被他存了起来,说是留给未来的小外甥。

        “我当时就想你怎么突然就要买新车,原来是为了泡小女友啊。”

        季辞打趣地说。

        季年的脑子顿了下,不知道该怎么回。

        这台车在某人的眼里应该和保姆买菜的小破车没区别吧。

        “对了,我就送一个蛋糕会不会太寒酸了?

        都怪你!”

        季辞看着怀里的草莓蛋糕,越看越不顺眼了。

        她本来在一堆没拆封的袋子里挑了一只爱马仕mini,打算当作见面礼,可季年说有亲手做的草莓蛋糕就够了。

        季辞只当他是觉得礼物贵重,怕小女友不好意思收,也就没坚持,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失礼。

        第一次见面呢,又是生日,这样真是.....

        太寒酸了。

        但转念一想,刚出大学的小女孩应该也不会计较太多,就如季年所说,心意最重要吧。

        车子一路往市中心而去,最后停在了酒店门口,上京城仅有的一家七星级酒店。

        停车坪里塞满了各类豪车,一眼扫过去,劳斯莱斯都不下七八台,像一场疯狂的豪车展。

        季辞眨眨眼,情势怎么有点儿不对劲?

        “难不成,你的小女友是哪家的小千金?”

        她瞪大眼,看着季年。

        季年说话吞吞吐吐,“呃....也不算小女友了....”

        “那是什么?”

        季年坦白:“她是姐姐.....”

        季辞捂住耳朵,尖叫一声,不能怪她太能联想。

        在七星级酒店里办生日宴,男孩还眼神闪烁地说是姐姐。

        “季年!你丫的你傍富婆?

        ?”

        “你欠债了?

        你欠债了告诉我啊,我跟你还啊!十几个亿的债你姐都搞定了,你那点钱用得着你傍富婆?”

        季年:......

        唉,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算了,先带自己姐姐进去再说吧。

        -

        到了宴会厅门口,季辞就已经感受到了什么是金钱的力量。

        门前铺满了新鲜的荷兰芍药,粗粗望过去,有上千朵,圣洁的白色,落在眼里仿佛一团团云。

        “你这女朋友.....我们家.....养得起吗....”终于,季辞憋了好久憋出一句话来。

        季年咽了咽,心想,他不知道。

        大概,以后要更加认真地写歌赚钱吧.....

        季辞挽着季年进了宴会厅。

        纸醉金迷的味道扑面而来,厅内的鲜花更多,更美,更夸张,成千上万颗水晶吊坠从天花板垂落下来,奢华到极致的布置,偏偏同色系的搭配看上去又干净大方,格调十足。

        季辞大开眼界。

        这是结婚还是过生日?

        角落处设置了专门摆放礼物的桌台,所有客人带来的礼物都可以摆在上面,由专门的侍应生来保管。

        季辞扫了一眼那台子.....

        啊....

        她想哭。

        为什么不让她把爱马仕给带来?

        哪里有垃圾桶啊!天!她恨不得立刻把手中的自制草莓蛋糕给扔了!

        季辞弱弱地看了眼季年:“你的礼物呢?”

        季年:“我的在车里,等会儿单独给她。”

        季辞微笑,想骂爹。

        但想到他们是同一个爹,又默默收回了刚刚的念头。

        很好,你不出丑,让你姐出丑,你真的很棒棒!

        季辞最终还是把蛋糕摆在了礼品台上,在一圈奢华精致的礼盒礼袋里,弱小的草莓蛋糕正瑟瑟发抖。

        宴会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衣香鬓影,标准的上流社会宴会,比电视剧里演的要夸张十来倍。

        季辞在心底暗暗庆幸,还好她今天的裙子挑对了。

        一条红色的丝绒礼裙,露背的设计,大片白皙肌肤露出来,精致的蝴蝶骨像一对天使的羽翼,性感又诱惑。

        她甚至都开始反思,是不是她穿得太抢眼了,为什么总感觉周围的人都在打量她?

        一束束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要把她烙出洞来。

        那目光中有惊艳,有惊讶,有错愕,有看好戏,甚至还有嘲讽.....

        季辞蹙眉,觉得不解。

        这些人是不是有病?

        看她做什么?

        季辞若有似无的睃巡着四周,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这些人她跟着赵淮归出席晚宴时见过。

        忽然,脑子出现一个可怕的念头。

        该不会,季年的女朋友是赵淮归那圈子里的吧?

        季辞忐忑地试探:“季年,你女朋友......”话说到一半,被季年兴奋的声音打断--

        “姐,她来了。

        我带你去见她。”

        季年拉着季辞的手,朝着宴会厅深处而去。

        厅内很大,是纵深的设计。

        季辞顺着季年的目光,抬眼,往前方望去。

        下一秒,她浑身僵直,血气翻涌,大脑晕眩了,整个人如同堕入进梦里。

        摇摇欲坠之感。

        那个背影.....

        是他?

        男人被簇拥在中间,一身冷黑色的手工西装完美地衬托出他挺拔的身形,在繁花似锦里依旧显得孤清而冷峻。

        是耀眼的,耀眼到她的眼里只能容下他一个人,不论是多么奢华炫目的场景最终都只能沦为他的背景。

        是他。

        除了他,没人能把黑色穿得那么禁欲,又那么欲气横生。

        季辞已经是被季年拖着走了,步伐不受控制,机械地动着。

        直到离那背影还剩十来米是,她这才看到男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孩。

        漂亮的女孩。

        女孩离他很近,说话时几乎挨上了他的手臂。

        所有的小鹿乱撞的心思在这一刻消散了,取而代之是酸涩的泡沫。

        鼻子酸,眼睛酸,喉咙酸还涩。

        跳动的心,也觉得酸。

        她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好奇怪啊,又没吃柠檬,为什么就是想哭.....步伐越来越温吞,距离却越来越近,近到能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沉木混合冷柑橘的香气。

        男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他停下喝酒的动作,回头望去。

        电光火石间,季辞对上了他深重的眸。

        心脏像一头失控冲上栅栏的鹿。

        胸口就是那一排被撞痛的栅栏。

        赵淮归眼中闪过惊讶,惊喜,又变成更复杂的情绪,最后他眼神下移,落到了她被季年紧握的手腕,眼睛闪过一秒的杀气,随后除了冷漠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短短数秒,季辞已经走到了赵淮归的面前。

        陡然间离他那么近,她懵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赵淮归身边的一圈朋友们也跟着转过身来,看到季辞的那一秒,都难掩惊讶的神色,神色最复杂的莫过于站在挨赵淮归最近的那个女孩。

        那女孩暗暗打量着,这就是季辞?

        众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又看季辞一眼,又看赵淮归一眼,又看看赵淮归的新女伴一眼,又看看陌生的新面孔季年一眼。

        随后众人的脸上,浮出诡异的笑容。

        豪门狗血八点档!前女友来参加生日宴对上现任女伴?

        这戏码!好土好好看!

        季年作为局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些复杂的关系,他的眼里只看到了赵千初。

        虽然,赵千初的眼神也.....

        并不正常。

        不,是很不正常。

        赵千初此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男朋友抓着她弟弟的前女友搞什么?

        若非今日是她自己的场子,若非她今日犹如女王般万众瞩目,必须维持优雅体面,不然她早冲上去爆锤季年了。

        气氛很压抑。

        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毕竟枪打出头鸟,谁都不愿当被打死的鸟。

        全场最单纯的季年首先发声,打破沉默,他握着季辞的手腕,把她带到赵千初的面前。

        “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女朋友。”

        季年笑着介绍两人相互认识。

        “.........”

        姐?

        女朋友?

        随即,现场爆出两声尖叫。

        季辞反应可谓很大:“她是你女朋友?”

        她弟弟这么牛?

        不搞则已,一出手就是赵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

        天啊,这信息量太大了,她现在的大脑一锅乱粥。

        赵千初几乎快跳起来了:“她是你姐?

        ?”

        弟弟的小绿茶前女友竟然是她男朋友的姐姐?

        一旁的赵淮归:“?

        ?

        ?”

        众人:?

        ?

        ?

        ?

        季年没弄懂,只能跟着满头雾水。

        这一秒,季辞感到五雷轰顶,感到自己在坐过山车,好不容易爬到顶点,车厢脱轨了,飞出太空。

        生活就是在不经意之间给你致命的“惊喜”。

        所以,她前男友的亲姐姐是她亲弟弟的女朋友?

        ?

        她和前男友当不了恋人还能当亲戚?

        而她误入的亲弟弟女朋友的生日宴其实是前男友的生日宴,还在生日宴上看到了前男友的疑似“新女友”?

        这是什么天雷滚滚狗血八点档?

        ?

        她现在昏厥,逃离这个无情的世界,还来得及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