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25 章

第 25 章

        第    25    章

        25

        季辞很快收敛了慌乱的神色。

        关键是,    遇到宋嘉远有什么好慌的?

        遇到他不该是火力全开讥讽渣男,亦或是烧柱香纪念故人诈尸,    再不济也该视若无睹装作不认识啊!

        所以,    她慌什么?

        季辞不理解。

        难不成是因为赵淮归在这,所以她慌了?

        季辞被这个想法震住了,她既然会怕被赵淮归知道自己曾经的感情史.....

        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

        就像是和新交的男朋友一块上街,    偏偏在街上遇到了前男友,    是慌乱的,尴尬的,    想躲着不让人发现的心情。

        季辞想明白后,    愣住了,    随后倒抽了一口冷气。

        天,    这让她觉得恐怖的不是把宋嘉远当成前男友,    而是把赵淮归当成了男朋友!

        她竟然在无形中接受,    并享受于这个设定.....

        太荒谬了。

        她不是一直把赵淮归当作赚钱的工具人么.....

        季辞强压住内心的震惊,小指勾了勾赵淮归的腕表,用轻细如烟的声音说道:“扶我起来好不好?”

        不知道赵淮归回头的那几秒里看到宋嘉远没。

        季辞猜,    他应该是没有看到,    就算是看到了,    也不会多想。

        毕竟宴会厅里那么多人在,    男男女女,    衣香鬓影,谁又能分的清谁?

        “好。

        我扶你。”

        赵淮归不动声色地沉下所有情绪,    他动作轻柔,    却蕴含着强势的力道,    最后一瞬间,近乎是霸道地把季辞拽了起来,    揽入怀里。

        季辞踉跄两步,鼻尖轻磕在了男人坚硬的胸膛,顿时嗅了满满一整肺的冷香。

        他好像换了香水,虽然依旧是清冷的调子,但是今天带了些让人神旷的果味。

        仿佛是佛手柑。

        她又深深嗅了一口,“好香啊....”

        这味道让她有点想吃柑橘了。

        赵淮归听见了她小声的咕哝,低头凑近她,问道:“什么香?”

        两人姿态亲昵,丝毫不顾及这是在公众场合。

        所有人都在内心大呼好家伙。

        这是传闻中不近女色,不喜女人的赵二公子?

        生意场上杀伐决断,心机诡谲的赵老板?

        这明明是沉于女色的公子哥!

        季辞感受到了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不好意思地去推他,这男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开始还嫌弃她挽太紧,现在对她又是搂又是咬耳朵,怕不是中邪了啊?

        这狗东西热情起来,还真是不好招架啊。

        季辞忽然有些怀念他那一副凡事都懒得搭理的死人脸了。

        “说啊,什么香?”

        灼热的气息扑在季辞脸上,让她觉得有些热,更多的是羞耻。

        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啊!

        “赵淮归....你靠太近了.....”季辞侧过头,不去看他。

        赵淮归眸色冷了些许,声音沉沉,伴随着淡淡的香槟气息:“你以前不是想方设法要靠近我,怎么?

        现在改了?”

        近距离之下,赵淮归能清楚的看到女孩脸上细细的小绒毛,很是可爱,唇瓣水润,上面洒着细碎的光,睫毛如一排小扇子,是卷翘的,扑闪的时候仿佛能扇出微风。

        季辞被他弄得没办法了,只好应下:“是你,你身上的香。”

        赵淮归笑了声,又亲昵地捏了捏季辞的小脸,这才满意地直起身子。

        他挑了挑眉梢,视线往场内淡淡一掠,若有似无地在某处停留一瞬,旋即,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等会结束了,带你去吃日料。”

        刚刚看她一个劲的吃寿司,大概是喜欢日料吧。

        日料?

        季辞眼睛转了一圈,兴奋了起来。

        不远处,宋嘉远正在和人交谈,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神一直落在季辞和赵淮归身上,看着他们十指紧扣的手,心里很是复杂。

        若是那晚他坚定自己的选择,没有被周雨棠引诱,是不是他和季辞就已经在一起了?

        可惜,时间是最无情也是最公平的,永远不会倒流,永远不会因为谁的后悔而仁慈地放慢脚步。

        从他没有推开周雨棠的那一刻,他和季辞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宋公子在看什么呢?”

        一旁说话的人瞧出了宋嘉远在走神,也顺着他的目光朝前看去。

        看出名堂后,那人笑了笑,“赵老板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呢,没想到上京城这么多的千金小姐随他挑,他偏偏栽在了季家的女儿身上,倒是有趣。”

        宋嘉远看着站在季辞身边的男人,隔远看也是清贵冷俊,卓尔不群,心中顿时涌起了扭曲的不甘心,他在想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想到这,他觉得自己疯了。

        那是什么人,他也招惹得起?

        现下家里公司正为了竞标赵氏的一个项目而忙的焦头烂额,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冲动。

        就当宋嘉远准备收回视线时,一直侧头和季辞说话的赵淮归忽然转了过来,若有似无地朝他这边瞥了一眼,又很快,淡漠地移走视线。

        不过是一眼,他却感受到了,赵淮归看的是他。

        那眼神虽然是冷淡的,宋嘉远却品出了其他的意思,有警告,有嘲讽,有高高在上的轻蔑。

        他也是男人,知道男人用这种眼神看同性时,是怎样的用意。

        难不成,他知道自己?

        知道季辞和他曾经有过一些纠葛?

        想到这,宋嘉远终于忍不住了,他端起香槟杯,朝前走去。

        -

        这边,季辞正和赵淮归说的开心,她撒娇地问他:“什么日料啊,不高级的,食材不新鲜的我可不吃哦。”

        赵淮归看她一眼:“还行。”

        高级不高级他没对比过,但食材在他看来,还算新鲜。

        “约人要有约人的态度,赵公子态度太差了,我不去。”

        季辞有些耍小性子,身体却像一卷丝绸,柔弱无骨地贴了上去,男人坚实有力的手臂正好触到她身前的柔软。

        “.......”

        赵淮归忽略掉异样感,抿唇,想了想,道:“那你不去吧。”

        季辞不可置信地看着赵淮归,心下一片拔凉。

        是了是了,她还是比较喜欢热情的赵淮归,面对这样的死人脸,她受不了这种委屈。

        她双眼微红,不一会儿就攀上了水汪汪的泪,正准备狠狠哭一场,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赵老板,您好。”

        季辞的眼泪顿时停在眼眶,生生憋了回去。

        这声音.....

        不得了了,渣男还敢找上门来?

        季辞的脸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可落在赵淮归眼里,却有了别的意思,他顿时沉了脸色,回头看向宋嘉远。

        赵淮归没说话,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浑身散发着冷重气息,绕是男人的宋嘉远也不由觉得压迫。

        他把装死的季辞一把扳了过来,搂住她的肩膀,随后才漫不经心开口:“你是?”

        宋嘉远有些尴尬,他认识赵淮归,可人却不认识他。

        他虚虚咳了咳,掩饰不自然,“赵老板您好,我是宋嘉远,天成企业的市场部总监,家父是宋成业。”

        赵淮归:“有事?”

        宋嘉远怔了怔,视线一偏就看见了假装和他不认识的季辞,他难掩酸楚,说出来的话竟然也没有过脑子。

        “这位是赵老板的女伴吗?

        看上去和我的一个学妹很像。”

        季辞:“?

        ?”

        像你妈。

        我像你妈。

        季辞要气疯了,从前怎么没发现宋嘉远这么没脑子?

        亏他还是年纪名列前茅的学霸级人物,她看他脑子出了大学就被猪吃了吧?

        不,猪都不会吃。

        因为,猪不吃自己的脑子。

        赵淮归挑了挑眼尾,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季辞,随后冷笑道,“你是瞎了吗?

        哪只眼睛看出我赵淮归的女朋友像别人了?”

        声音不高不低,全是冷戾,周围的一小圈人全听了个清楚。

        季辞:“......”

        季辞:“?”

        季辞:“!!”

        女朋友?

        他在说什么胡话啊?

        男人霸道而强势的话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是干脆的,是绝对的。

        季辞的大脑空白一片。

        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瞳孔也渐渐放大,感觉眼前的东西变得不再具象,散了,飘了,模糊了。

        宴会厅里灯光是冷调的白,明朗而洁净,把每一个角落都照地如此清晰。

        天花板吊着一架巨大的水晶灯,千百颗水晶吊坠在灯光下,折射出无数星光。

        她感觉,赵淮归站在那些星星里。

        宋嘉远得到答案后,沉默了半晌,随后憋出了一个难堪的微笑,转身的背影里有一丝落寞。

        可季辞根本不关心宋嘉远怎样,她此刻正荡漾着,感觉睡在漂浮舱内,像梦一样美好。

        她希望世界把她就此忘掉,让她一个人高兴个够。

        “发呆?”

        赵淮归抬手拨弄她的小脑袋,语气很是不满。

        季辞讷讷地转过头,“啊?”

        赵淮归掐住她的后颈,狠狠一捏,“你是不是傻了?”

        “哦,没傻。”

        季辞这才回过神来,她咽了咽,随后抬眸直视赵淮归,“那....我是你真女朋友还是假女朋友啊.....”

        女孩的模样格外郑重。

        真的,她或许可以考虑喜欢喜欢他?

        假的,那她大不了继续和工具人斗智斗勇。

        她想好了,怎么样也得把清水湖的地给弄回来,到时候再跑路也不迟。

        赵淮归冷冷地看了季辞一眼,沉下脸,心里一口气顺不下去。

        随后他一言不发,把酒杯里的香槟全喝了。

        -

        酒会还没结束,赵淮归就带着季辞提前离开了,吃完日料后,他把人送了回去。

        少女软软地和他道了晚安,随即心满意足地进了家门。

        季辞消失在了视线里,赵淮归仍旧坐在车内后座,看着她消失的方向。

        幽深的双眸在昏暗的车厢内,看不太清楚,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

        过了半晌,他才拿出手机给文盛发了个消息。

        --“给你两天,去查宋嘉远。

        我要知道他和季辞的一切。”

        发完消息,他锁了手机屏,吩咐司机开车。

        司机点燃引擎,黑色的宾利如同蛰伏在深海的鲨鱼,伺机而动。

        文盛的办事效率向来迅速,不出半日,宋嘉远就被他查了个底朝天。

        赵淮归懒懒地陷在皮椅里,抬手翻着平板里文盛传来的资料,整个人透着浓浓的戾气。

        平板里是一些照片。

        女孩在篮球场为男生欢呼加油;女孩在自习室里和男生一起温习书本;女孩在食堂和男生共享同一盘水饺.......

        “据他们大学同学的说法,季小姐本来和宋嘉远走得很近,大家都默认他们是一对情侣,但后来,两人突然就不再联系,即使出现在同一场所也装作不认识,这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查不出。”

        “但据我推测,应该和另一个女生有关。

        宋嘉远和周家的三小姐周雨棠在大三的时候公开了恋情。

        而季小姐和宋嘉远断了联系就是在她大三那年。”

        “大三....”赵淮归把平板关掉,扔在一旁。

        大三,应该就是她去英国交换的那一年吧。

        原来,她当时躲在教堂后面偷偷一个人哭,是因为男人。

        别的男人。

        想到这,他呼吸变重,抬手,有些急躁地松了松领带。

        背地里查这事,是很跌份的,他压根犯不着。

        可他还是没忍住,发疯一般想探知她所有的秘密。

        昨日的酒会上,她看到宋嘉远的那一刻是那般的紧张。

        紧张,憎恶,这些情绪换个词来表达便是深刻。

        是不是爱而不得,才会深刻,才会紧张,才会憎恶?

        “对了,老板,我还查到这次万和广场的项目,天成企业也参与了竞标,带队人就是宋嘉远。”

        赵淮归思索后道:“竞标会是下周二?”

        文盛:“是的。”

        赵淮归点头:“好。

        我知道了。

        你下去吧。”

        文盛走后,办公室只剩下赵淮归一人。

        宽阔的空间里如此寂寥而空旷。

        摆在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搅碎了沉静的空气。

        cici:哥哥!你在做什么?

        cici:[暗中观察]

        赵淮归笑了笑。

        小骗子。

        秘密还挺多。

        不过没关系,他会一点一点把她的秘密全部剥开,然后抹掉所有的秘密,让她成为他一个人的--

        专属秘密。

        “下周二,过来给我当秘书”

        他敲完,点击发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