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24 章

第 24 章

        第    24    章

        23

        季辞不敢动。

        浑身被某种强势的侵略气息包裹着,    整个人仿若掌中之物。

        她想偏过头,不去看他,    可还没来得及转动,    下颌就被他扣住了。

        赵淮归的神色很是平静,可眸色却极度混乱,这样压抑的矛盾感让她更加惊惶不已。

        眼见着他炙热的呼吸一寸寸交缠在她的鼻尖,    唇瓣,    随后划过侧脸,直至耳廓。

        扑腾的热气落在皮肤上,    化作濛濛的雾,    渗进皮肤,    和汗意交融。

        他的唇咬住红欲滴血的耳尖,    音色沉沉,    恍若窗外的夜色。

        “季辞,    你也会怕?”

        季辞的口红已经花掉了,是晕开的血渍,斑驳在唇上。

        她软在逼仄的角落里,    声音喃喃,    像在说梦话,    “怕....不....”

        怕?

        她原先是不怕的,    但此时此刻,    她是怕的。

        他这个样子,她一点也拿不准。

        是陌生的,    是危险的,    是不能猜测的。

        她紧紧闭上眼睛,    试图忽略掉异样的感觉,他微凉的掌心仿佛是腕表的秒针,    顺时针,一点点转动。

        季辞强烈怀疑,他送她这件裙子是不是就图这一刻?

        腰间拼接刺绣的地方是镂空的,后背处用一根系带连着,整件礼裙像是一个礼物的包装盒。

        而她,是他的礼物。

        “我怕你,怕你行了吧.....”她无力去推他,眼角泛出泪来,声音有破碎的质感。

        可手每每使力就变得更软绵,赵淮归用另一只手掐住她的手腕,冷冷看着她:“你不觉这话为时已晚了吗?”

        说罢,他在耳尖狠狠一咬,留下了些痕迹。

        季辞猛地抽了一口气,小声哭了起来。

        赵淮归嗤了声,还是松开手放过了她。

        他坐回自己的座椅处,开始慢条斯理地整理弄乱的领带。

        余光瞟见了一个呆呆的季辞,他说:“你最好老实一点。

        别想着惹我。”

        季辞嘴唇也痛,耳朵也痛,身前也痛,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她恨不得把赵淮归大卸八块。

        狗,这人是真狗。

        可是想归想,她现在不敢,只能委屈地咽下这口气。

        等她把眼泪憋回去后,她忙着去找小镜子。

        粉饼盒子弹开,是一张花掉的脸。

        下眼影全没了,还好睫毛膏防水,眼睛红红地,像只待宰的兔子,嘴巴肿了起来,口红晕开了一整圈,鼻翼的粉底也斑驳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绝望了。

        跟赵淮归接吻仿佛是被他泼了一桶卸妆水!他想看她素颜何必用这种破招数!他吃那么多口红也不怕被毒死?

        季辞准备狠狠地剜一眼赵淮归,让他知道她现在很生气!刚一转头,发现男人竟然闭着眼睛,很是餍足地展着眉心,靠在车上闭目眼神起来。

        ?

        季辞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妈啊,赵淮归能做个人吗?

        吃完就睡?

        -

        今晚的酒会是庆祝赵氏集团某子公司成功上市,本来赵淮归是可以不来的,这家子公司分属于赵千初旗下,但赵千初被老爷子成功派遣到某农村搞脱贫攻坚工作。

        所以只能由赵淮归代她出席。

        赵千初为了这家公司上市前前后后忙了小半年,如今最辉煌的时刻却拱手让给了他人。

        她让赵淮归跟她发照片,赵淮归直接一句“等你把村里的网都装好了再说”给顶了回去。

        是的,赵千初去的乡村,虽然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民风淳朴,吃的也不错,但,网络覆盖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不到。

        她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出钱,给全村通网。

        酒会定在晚上六点半。

        等两人出现在会场时,已经是迟到半小时了。

        作为主人公的赵淮归迟到半小时,实属失礼。

        可是看着身旁疯狂补妆,一边嘀咕着骂人的女人后,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季辞控诉:“你不等我就不等!你去找别的女人吧!反正那么多姐姐妹妹都想当你的女伴!她们都化着美美的妆!我妆花了,我不美,我不配!”

        赵淮归:“.......”

        季辞一边补眼影一边嘴不停:“我哭是因为谁!口红花了是因为谁!你亲就亲,你舔我做什么!”

        她又不是冰激凌!

        赵淮归:“.......”

        有这么一秒,他恨不得把季辞捆了,打包扔下车。

        司机如坐针毡,暗示自己只是空气,只是空气…

        他的手摸向矿泉水,打算喝口水缓缓。

        季辞:“我的嘴巴都被你咬肿了!”

        话落,前方传来猛烈的咳嗽声,还有水喷出来的声音。

        司机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耳光,早不喝水晚不喝水,偏偏这个时候喝!这是能喝水的时候吗?

        赵淮归眸色阴暗,用一种诡异的平静语调对司机吩咐:“你先下去。”

        司机小鸡啄米地点头,赶紧熄火,一溜烟扒拉门,跑得比鬼还快。

        季辞抱怨地看他一眼,“我还有一只眼睛没化完,你爱等不等。”

        赵淮归看她一眼,冷静地去储物格拿烟。

        季辞:“我不抽二手烟。”

        “......”赵淮归微笑,猛地关上储物格。

        半个小时后,季辞顶着完美无瑕的妆容出现在酒会现场。

        她给眼睛加了闪片,又改换了玻璃质感的唇釉,一颦一笑中很有娇媚千金大小姐的派头。

        出场的姿态很亮眼,最关键的是,她挽着的男人还是赵淮归。

        满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身上,这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错,这男人还是有点用处。

        尤其是在看到周雨棠也来参加酒会了,季辞兴奋到寒毛都立了起来,下意识把赵淮归挽得更紧,整个人恨不得贴上去。

        赵淮归感觉自己好似被人绑架了,他蹙眉,低声道:“你不觉得挽太紧了?”

        季辞笑着,她正隔空和周雨棠对视,这种巅峰时刻,先错开眼就输了,所以她心思根本没在赵淮归身上,只是顺着男人的话敷衍道:“是吗?

        你不喜欢紧的?”

        “?

        ?”

        赵淮归眸中震惊,连手臂被箍麻也感觉不到了。

        虽然隔得远,季辞依然捕捉到了周雨棠眼里闪过的复杂情绪。

        从愤怒到嫉妒,再到一点点羡慕,以及深深的挫败。

        她笑着把身子贴得更近,然后手一点点向下,寻到赵淮归的手后,她迅速张开手指,完成了十指相扣的恋人姿势。

        周雨棠骤然一震,随即立刻错开了目光。

        赵淮归感受到掌心和手指被一种奇异的温暖包裹着,他呼吸微滞,低眼,看见了两人交缠的手指。

        少女的手很白,很细,指甲好似又换了花样,这次是神秘的紫色。

        手心软绵,细细去感受,能察觉到她的掌心有些许湿意。

        季辞看着周雨棠落败的背影,得意地挑眉,刚想把手收回来时,男人忽地发力,把她的手狠狠扣下了。

        季辞疑惑地看他,眼神仿佛再说“你这是做什么?”

        赵淮归深深看了她一眼,玩味的语气:“你很会欲擒故纵。”

        是的。

        她成功了。

        他吃这一套。

        他曾经觉得欲擒故纵这一招,俗到让人恶寒。

        可如今,他觉得能够忍受。

        毕竟,季辞能把勾引二字做到毫无痕迹,甚至懵懂天真。

        他受不了她每每看着他时,纯情的样子,偏偏又最是心机。

        欲擒故纵?

        季辞张了张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觉得赵淮归吃错药了。

        总之,手就一直被他扣着,让她有冰火交融的错觉。

        直到掌心布满了涔涔潮湿的汗意,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挣扎着想把手缩回来。

        “赵淮归....你松一下好不好....”季辞的声音软趴趴的,看着他的眼神也有怯意。

        赵淮归滚了滚喉结,松开手。

        季辞这才把手给营救回来,手背被他箍出了红痕,许久都无法消失。

        她一边揉着手,一边抱怨着赵淮归好狠心。

        五分钟过后,赵淮归要去台上致辞答谢。

        季辞摆摆手,让他快走,模样很是敷衍,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

        她眼睛盯着对面的甜品台,那上面摆放着各色精致的小点心,饮料,甚至还有冷盘寿司。

        她晚上没吃东西,又被赵淮归揉搓了一番,现下正饿着呢。

        感受到了季辞不怎么想理他,赵淮归的脸无端沉了,深深看了眼季辞后,他抿唇,转身就走。

        男人走上了台,身姿挺拔而孤清,有风光霁月之感,全场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将目光投向了台上。

        可季辞连望都不望一眼,只是奔着甜品台而去。

        赵淮归发言的过程中,视线睃巡着,直到找到那抹粉色的身影,只见女孩正大快朵颐,吃着寿司。

        “.......”

        他眉心微拧,旋即不再看她,“感谢大家对我们集团的支持,接下来,我们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公益事业上.......谢谢。”

        致辞完毕,场内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赵淮归下台后,前来敬酒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

        季辞吃的高兴,只觉得赵家可真是财大气粗啊,连酒会上的寿司都用了这么新鲜昂贵的食材,做寿司的厨师也厉害,不输外头的专业日料店。

        她偏爱鹅肝和鲜蚌壳肉,一连吃了好几个。

        刚准备吃最后几个就收嘴,肩膀被人拍了两下。

        她转身,见到一个漂亮精致的女孩,这人正凶恶瞪她。

        呃....

        季辞迅速咽下嘴里的食物。

        根据她多年的经验,面前站着的大概是霸总小说里的恶毒白富美女配?

        “你就是二哥的....女朋友?”

        女孩挑着眉梢,看上去很是轻蔑。

        果然,有那味了。

        季辞思索一瞬,点点头,“你好聪明啊,这都能看出来?”

        女孩:“......”

        她深吸气,成功被季辞气到了,语气更为不善,很是凶恶,“我劝你收起那副绿茶嘴脸,看着就恶心!家里都快破产了,围着二哥打转也是为了钱吧?

        也不知道二哥怎么就看上你这种女的了,真是低俗!”

        季辞说:“你说得对。

        他是挺低俗的。”

        来酒会之前,把她摁在车里又是舔又是捏的,可不低俗?

        低俗到辣眼睛。

        女孩被季辞呛住了,越发觉得她就是个婊.子,在二哥面前装小白花,女孩语气很是激动:“我说的是你低俗!没说二哥!是你!你低俗!俗不可耐!”

        季辞假笑了一瞬,“哦。

        好吧。

        我低俗就低俗吧。”

        女孩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刚想着继续骂人,就听见季辞淡淡道:“可是,我再低俗也没你低俗。”

        女孩瞪大了眼睛。

        她从小锦衣玉食,犹如众星捧月的公主,哪里听过人这么下她脸面?

        关键是季辞的声音不小,周围来往的不少人都听见了,现下正窃窃私语。

        她咬着唇,抬手就准备去推人,可下一秒,她还没触到季辞,只见季辞就这么柔柔弱弱地倒了下去。

        “啊…”倒下去的瞬间,季辞还配合着惊叫一声。

        女孩:“?

        ?”

        这女的倒、倒什么?

        她连碰都没碰到她!

        赵淮归正在和人交谈,听见骚动后,他转头,刚好看见季辞狠狠摔在了地上。

        他的心猛地一紧,什么也顾不得,大步朝她迈去。

        走到季辞面前,只见她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刚要蹲下身去扶她,只见季辞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淮归哥哥!这个女人欺负我!”

        声音洪亮如敲钟,且嗲到令人发指。

        赵淮归僵了僵。

        季辞抬手指向那个穿蓝色礼服的女孩,一边哭着一边软着声音告状。

        女孩吓得倒退几步,嘴里不停地说:“我没有没有....二哥!我真没有推她!”

        “她说我低俗,说你看上我更低俗,我说淮归哥哥才不低俗,她说我顶撞她,然后就推了我。”

        季辞委屈巴巴地揉着膝盖,仿佛那儿被撞肿了。

        看着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女孩此刻已经是灰头土脸了,季辞在心里冷笑。

        论绿茶,她还没输过。

        以茶制茶。

        她早已炉火纯青了。

        赵淮归没有多说,只是蹲了下来,双手捧住季辞的脸,仿佛捧着一颗明珠。

        看着她泛红的眼睛,他竟然有心疼的感觉。

        语气是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温柔:“别哭了。

        再哭的话,妆又要花掉了”

        冷厉的男人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温柔的月亮。

        他用指腹揉走她的眼泪,语气温柔,还带着哄的意味。

        季辞的眼泪仿佛按下了暂停,她被他的温柔所蛊惑了,一时间忘了斗绿茶,忘了哭,甚至忘了怎么呼吸。

        原来,他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原来,他哄人的时候,这么....让人心动。

        赵淮归揉了揉她的头发,随后,温柔陡然散去,他冷冷地看了眼那穿蓝色衣服的女孩。

        他知道她是谁。

        齐家的小千金。

        “文盛。”

        文盛立刻上前,“老板,您吩咐。”

        赵淮归:“以后别让我在赵家的地盘看见她。”

        一语落,四周哗然。

        这无疑于是宣判了死刑。

        从此谁家的场子还敢请这位齐家小姐?

        岂不是公然和赵淮归作对?

        和赵家叫板?

        季辞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不留余地。

        她以为最多,赵淮归不过是把那女孩训斥两句,或者是碍着她家族的情分,干脆不了了之。

        难道......

        他真的开始喜欢上她了?

        想到这,季辞倏地心跳加速。

        很快,齐小姐就被保安请了出去。

        赵淮归伸手碰了碰季辞的脸,这女的,发什么愣?

        刚刚不还哭着喊着告状吗?

        现下如她的意愿了,怎么又呆了?

        “还不起来?”

        赵淮归无奈道。

        季辞回过神,冲着男人嘟嘴,“要哥哥牵我才起来。”

        赵淮归:.......

        嗯,不错。

        还是那个做作的季辞。

        赵淮归伸手,放置她眼前,“好。”

        季辞偷偷笑了,刚想把手搭上去,她视线一抬,看到了人群中站着一个人。

        随即,她整个人霍然一震。

        那是一个熟悉的男人。

        宋嘉远。

        宋嘉远?

        ?

        他怎么在这?

        ?

        更让她紧张的是,宋嘉远也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神色略略复杂,好似还有一点难以言说的眷恋。

        季辞彻底懵了。

        赵淮归见季辞迟迟没有起来的意思,语气多了几分无奈,“还想坐多久?”

        “不然,抱你起来?”

        季辞仿若未闻。

        赵淮归这才察觉到异样。

        她仿佛在看着某处,眼神复杂,有憎恶,有愤怒,还有一丝丝他看不懂的情绪。

        他顺着季辞的目光,转头去看。

        季辞猛地回神,攥住了赵淮归的衣袖,试图把他拉回来。

        可惜迟了一秒。

        赵淮归何等聪明,他几乎是瞬间,就在一群人中判断出季辞盯着的那个人是谁。

        原来,是个男人啊。

        他淡淡地瞥了一眼宋嘉远,唇边勾出讽刺的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