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23 章

第 23 章

        第    23    章

        23

        季辞屏气凝神,    慢吞吞打开了微信。

        z:看不出,你业务还挺广

        啥?

        季辞的脑袋里冒出大大的问号。

        怎么跟想的不一样?

        她以为赵淮归会说什么比如“想搞我的钱?

        就怕你有钱搞没命花”诸如此类的霸言霸语。

        季辞回了一连串的问号过去,    很快那边又发过来一条。

        z:你撤回的我看到了。

        还装?

        z:你那条消息本来要发给谁?

        z:说,    你想钓谁?

        来自阴间的三连问。

        季辞一脸懵逼,她现在的感觉就是,赵淮归好像看到了那句话,    又好像没看到。

        关键字不在钓吧?

        不应该是搞钱?

        cici:我什么什么钓?

        钓什么钓?

        你在说什么?

        赵淮归捏着手机,    微醺的眉眼有些许慵懒之色,深邃的眼睛里仿佛漾着小圈暖光,    整个人不再是冷的,    反而流露出风流气。

        就在季辞发消息之前,    他又多喝了一小盅白酒。

        他私底下并不怎么喝白酒,    几杯就上头的量。

        赵淮归冷眼看着屏幕上一连串钓字,    只觉这女人鬼心眼可真多。

        他想了想,    干脆直白一点,堵住她狡辩的嘴。

        z:你不是要钓大佬?

        这是谁?

        发完,赵淮归觉得不痛快,    又继续发了几句过去。

        季辞在这边看着手机屏幕接二连三弹出来的消息,    心跳逐渐从激荡回归平静,    她判断着赵淮归应该是只看到了一半。

        正要松口气,    季辞看见屏幕止在了最后一句。

        “除了我,    你还想钓别人?”

        这句真是要命。

        季辞的心仿佛被羽毛狠狠挠了一下。

        痒痒的,有脸红心跳之感。

        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奇怪的癖好,    怎么这男人越是强势且咄咄逼人,    她越是有一点点雀跃?

        季辞胡乱抓了抓头发,    把那点不对劲的感觉挥走,问赵淮归是不是喝酒了,    这怕不是在她这耍酒疯吧?

        cici:你喝酒了?

        z:不行?

        你不喜欢喝酒的男人?

        cici:哦.......那你喝吧…

        z:想趁我喝醉去钓别人?

        z:钓我,或者谁也不准钓

        z:你自己选吧

        妈耶.....

        季辞吓得赶紧把手机甩掉。

        这男的怎么了?

        在夜店玩嗨了?

        中毒了?

        被人揍了?

        季辞强烈怀疑和他聊天的人不是赵淮归,是有人拿着他的手机在恶作剧。

        可是脆弱的心脏还是为这几句话而变得疯狂,像一台加大马力运转的涡轮机,把血液都搅烫了。

        他每发一句,她的心就跳得越快,到了此刻,有爆表之感。

        她认真地想,心脏跳太快的话会不会爆开啊?

        季辞已经把空调温度降到18度了,依旧感到每一寸皮肤都是燥热的,就连四周复古粉调的墙纸也成了烧热的红。

        她跑去浴室,打开水龙头,不断地用凉水浇脸,试图降温。

        视线一抬,就看见了镜子里狼狈的自己。

        红红的脸蛋,春水荡漾的眼睛,以及.....抑制不住上翘的唇角。

        整一个思春少女。

        靠,怎么这么不经撩!没出息的东西!简直是丢女人的脸!

        季辞气愤得把洗脸巾扔在镜子上,一声清脆的响动回荡在空旷的浴室里,隐隐能听见回声。

        不过一秒,浴室就没了人影,只剩下微微晃动的镜面。

        季辞冲回了卧室,拿起手机飞快地打字。

        cici:你到底是谁?

        过了五分钟,z发来了一张照片。

        画面上,是一只男人的手,匀称而修长,骨节清晰,蓦然就让人想到了一种书法。

        天骨遒美的瘦金体。

        那手捏着一盅晶莹剔透的小酒杯,仿佛在转着酒杯玩儿,食指上带着一枚昂贵而耀眼的铂金戒指。

        是赵淮归经常戴的那一枚。

        还真是他啊.....

        就是这手.....长得有点儿过分了。

        过分好看。

        季辞鬼使神差之下,点了保存。

        这头,赵淮归喝了最后一杯酒,是彻底上头的状态了,连看着手机屏都有点模糊的重影。

        他发了一条“明天晚上六点,我来接你”的消息后,熄灭手机屏,吩咐文盛去备车。

        -

        季辞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

        她整夜不停地做梦,梦见赵淮归,梦见红色,梦见酒。

        最后一个梦她记得格外清晰,赵淮归拿着一张不知是什么的卡片,眼神阴鸷,盯着她,冷冷道:“就你这道行,还想玩我?

        季辞,你做梦。”

        说完,男人把卡片摔在了她的脸上,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她怎么追都追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清冷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眼前。

        紧接着,季辞从梦中惊醒了。

        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冷汗,有虚无的凉意。

        打开手机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正准备再继续躺回去时,有电话插了进来。

        是快递的电话,告诉她东西已经送到家门口了,麻烦她出来拿一下。

        快递?

        季辞只好翻身下床,在睡裙外套了件宽大的t恤,这才下楼去开门。

        “您好,麻烦在这签收一下。”

        穿着职业装的快递员微笑的递过去一只电子笔。

        快递员递过东西时,季辞傻眼了,好大一个箱子。

        方方正正的,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季辞费力才把箱子抱回客厅,又赶紧去拿了小剪刀拆开。

        打开来看,是一个漂亮的银白色礼盒,上面系着规整的丝绒蝴蝶结。

        季辞认识这个牌子,专做高定礼服,明星们纷纷以穿着该品牌新款走红毯为咖位的象征。

        季辞边纳闷,边扯开蝴蝶结,把礼盒盖子揭掉。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华丽的晚礼裙。

        温柔的烟粉色,腰部是烟花造型的钉珠刺绣,裙摆上是星星点点的水晶。

        云烟般的纱料在走路时层层摆动,仿佛一场香气弥漫的大雾。

        这是谁送的?

        该不会是哪个对她情根深种的玩票富二代送的吧?

        是姓刘的那个傻叉?

        不,不可能,他没这么大方,出手就是七位数的高定。

        还是姓齐的那个神经病?

        不,也不可能,他除了跪在她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求她看他一眼以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

        就在季辞想了一圈也没想出是谁时,微信弹进了消息。

        z:六点,记得准时。

        我不爱等人。

        季辞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问:你送的?

        z:不然,你以为谁送的?

        “.......”

        好吧,送裙子就送裙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这男可真是爱抬杠!莫不是杠精转世?

        季辞哼了声,没管他,只是把裙子从盒子里拿出来,开心地转圈圈。

        她想要这个牌子的高定想好久了,但是一来她没有渠道买,二来她还没有能力一掷千金去买一条上百万的高定。

        把裙子换上,又化了一个漂亮的妆容后,季辞这才想到一个很重要很严肃的问题。

        赵淮归为什么要一边凶她,一边送裙子?

        莫非霸总都是两幅面孔?

        -

        到了六点,赵淮归果然准时出现在她的家门口。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时间感精确到可怕的概念。

        季辞穿着礼服等在院子门口,车还没停稳,她就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扒拉车门。

        可裙摆有些长,季辞费力才坐进车里,随后她又小心翼翼地把垂在车外的裙摆弄进去,唯恐刮花了细腻的纱料。

        整个过程,赵淮归就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要帮她的打算。

        关上车门后,季辞转过头对上男人看热闹的表情,她撅着脸,不高兴地讥讽:“赵公子不是在英国读的书?

        怎么就连一点绅士的派头都没学到?”

        赵淮归转过脸,一副不欲与她多说的态度。

        季辞深吸气,在心里不断地暗示自己,就当他是人民币,人民币,好多好多人民币.....

        直到车子发动后,车厢内才落下一句淡淡的话语。

        “你不是也在英国读过书?”

        季辞蓦然一愣,他怎么知道这事?

        她曾经去英国交换半年的事,就一圈亲朋好友知道,再不济,也就当时大学里的同学知道。

        难道,赵淮归私下里查过她?

        季辞刚想问你怎么知道时,只听见赵淮归又说:“我看你也不lady。”

        “.......”

        季辞哼了声,用很轻的声音嘀咕,“装什么装....”

        赵淮归蹙眉,耳边好似蚊子在嗡嗡,又细碎又烦人,他不免沉冷两分:“你在说什么?”

        季辞:“我在说你昨晚对我热情似火,又是发情调戏我,又是发照片骚扰我,没想到今天就翻脸不认人!”

        女孩的声音抑扬顿挫,像在弹奏一首欢快的圆舞曲。

        话落音,司机一个猛刹。

        此时正好红灯亮了,可车身还是冲出去好几米。

        难道老板私下玩这么野?

        赵淮归冷着脸:“会不会开车?”

        司机不停地道歉,恨不得把耳朵给闭上。

        这边,季辞已经把手机掏了出来,准备翻出两人的聊天记录,“聊天记录就是证据!你休想赖账!”

        赵淮归不咸不淡地说,“删了。”

        季辞把翻出来的记录杵到男人眼下晃了晃,“哼!我可没删!要不要温习一下你昨晚的丑态?”

        “可以。

        你给我温习一下。”

        季辞心想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她把手机递了过去,一边说:“里头还有你发的照片.....”

        赵淮归接过手机,迅速退出对话框,拇指往左一滑,点击删除。

        操作完后,他把手机扔了回去。

        “没看见。”

        季辞:“怎么会没看见?

        那么大一张照片.....”

        她拿起手机一看,傻眼了。

        什么都没了。

        只见男人神色平静,慵懒地靠着座椅,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赵淮归!”

        季辞气鼓鼓地吊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像鬼娃娃。

        男人转过头,“有事?”

        季辞磨着后牙槽,盯着他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明天就去钓!别!人!”

        赵淮归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神色未变。

        依旧淡漠。

        半晌后,他笑了。

        下一秒,赵淮归摁下升起挡板的按钮。

        几乎在挡板闭合的瞬间,他伸手把季辞拖了过来,转身,将她压在身下。

        一个猝不及防的吻。

        伴随着痛感,肾上腺素极速上升的刺激感。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季辞双眼被泪水浸湿了,看不清眼前的人。

        只感受到有冰凉正一寸寸滑落,从镂空的地方爬了进去。

        忽然,前端蓦地一痛,是一种被牢牢掌控的仓惶感。

        她尖叫出声。

        赵淮归顿时咬住她的唇瓣,堵住可怜的尖叫。

        他低低吐出浑热的声音:“那你今晚就会没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