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第    22    章

        22

        季辞依然蹲着,    她对这个诡异姿势上瘾了。

        毕竟这个角度去看赵淮归,下颌线更清晰了,    近乎锐利,    鼻梁也挺直,整齐的白衬衫领口上方是微微凸起的喉结,滚动时散出一种高冷禁欲的气质。

        办公室隔音极佳,    安静得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    三面环绕落地窗设计,极大地阔宽了视野。

        往窗外望去,    是整座繁华的上京城,    而这里,    像一座被天空裹住的阁楼。

        有摇摇欲坠的危险感。

        纸张翻动的沙沙声在耳边无限放大,    赵淮归似乎很认真地在看合同。

        看着他一言不发的认真模样,    季辞心下忐忑。

        不会吧不会吧?

        该不会是觉得分红太少了吧?

        资本家的邪恶面孔就要暴露了?

        这男的不泡妹的样子真的很冷酷!

        其实赵淮归根本没仔细看她罗列出的一大堆条条款款,    只是扫了其中几个关键数据。

        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数字很大方,刚想说可以时,    他这才发现合同底下还压着一份额外的补充协议。

        打开来一看,    赵淮归彻底愣住了。

        说是愣。

        不如说被季辞天雷滚滚的操作给整昏头了。

        大有开眼界之感。

        原来她打这个主意?

        整个严肃的合同因为这个补充协议而变成了村里小孩过家家的游戏。

        赵淮归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扫了眼地上的季辞,    可怜巴巴地缩成一小团。

        他让她自己找个地儿坐着,    可她非不肯,    偏要挨着他才行。

        女孩低头在地毯上画圈圈的样子,就像.....

        赵淮归脑中突然跳出了一副画面。

        黎栎舟家里养了只布偶猫,    每次那猫见了他就喜欢围着他裤腿蹭来蹭去,    毛茸茸地尾巴翘起来,    开心得不行。

        那猫蹭几下后就会一跃而上,窝在他怀里。

        “.......”

        赵淮归面无表情地踢了踢季辞,    “站起来。”

        季辞蓦然抬头,疑惑地看他。

        怎么了?

        不准蹲你家地哦?

        “站起来。”

        赵淮归不咸不淡地看她,重复一次。

        季辞不乐意地站了起来。

        由于长时间久蹲,腿部血液不循环,季辞还没起身就感觉到腿部涌来一阵酸麻,高跟鞋没站稳,她身子歪了歪,刚好一屁股坐在了赵淮归的腿上。

        呃…

        季辞懵住了。

        这剧情....不在计划范围之内啊!

        下一秒,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成环形状握了上来,似乎在用手丈量一只瓷瓶的颈口。

        耳边划过赵淮归冷冰冰的声音。

        “其实你没必要弄这些拙劣的伎俩,直接一点,也许效果更好。”

        季辞:?

        啥?

        大哥,你说啥?

        季辞带着满头满脸的问号去看他,由于身下坐着男人硬.邦邦的大腿,她觉得一点也不舒服,下意识扭了两圈。

        一转头就对上男人不耐烦的表情,眉心紧紧皱起,活像是欠了他几个亿一样。

        季辞一边扭一边目不转睛地盯他,企图找到让他突然不高兴的理由。

        “别动。”

        赵淮归忽然爆出一声呵斥,有点忍无可忍的意味。

        季辞吓得浑身颤栗,脚背都在瞬间绷直了,她只能僵在男人腿上,就算不舒服也不敢再乱动。

        赵淮归看着季辞那发白的脸色,心下突然更烦,双手一松,把她推了出去。

        女孩身上穿着玻璃纱质感的连衣裙,微微扎手,仿佛不小心摘了一朵带刺的花。

        赵淮归声音更冷,还含着讽刺,“你的小把戏真多。”

        季辞:?

        拙劣的伎俩?

        小把戏?

        她这才反应过来。

        这男的该不会以为她故意摔倒就为了坐他大腿吧?

        她犯得着搞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

        季辞成功被赵淮归给气笑了,她认为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男人会在自以为是中变得不清醒,渣男就是这么惯出来的。

        虽然你不普,甚至称得上凤毛麟角,但也不必这么信。

        该有的美德,都得有,就当为你未来的老婆提前教你做人的道理了。

        季辞板着脸,严肃说道:“不是,你为什么觉得我是故意要坐你腿上啊?

        凭什么啊?

        你是不是觉得女人都对你心怀不轨啊!”

        赵淮归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两秒,随即从鼻息中哼了一声,他把东西扔在季辞面前,漫不经心开口:“因为你就是心怀不轨。”

        季辞看清男人递来的东西后,顿时就萎靡了下去,“呃.....这个是.....”

        赵淮归:“甲方在投资期限内能拥有随喊随到可爱小秘书一名?”

        听着赵淮归一板一眼地把那纸上的东西念出来,还可以加重了可爱二字,季辞的脸悄然间涨得通红一片。

        明明她写的时候没这么羞耻啊?

        怎么被这男人念出来,就这么的.....

        软/色/情?

        赵淮归冷笑:“这就是全季盛世的服务态度?”

        季辞咽了咽口水,咕哝道:“这么贴心的服务还不好吗.....我这么可爱的秘书,你去哪找啊?”

        见她还在死鸭子嘴硬,赵淮归懒得搭理她,只是淡淡道:“还不承认你心怀不轨?”

        他已经确信了他开始的猜测,这个女人就是心比天高,野心勃勃。

        季辞只能先咽下这口委屈,她生怯地挑起眼尾,偷偷去看他,软软糯糯的声音能掐出水来:“嗯....您还真是英明,这都被您看出来了.....”

        女孩的声音化作微凉冷气里一缕柔软的春风。

        扫过人的耳朵,痒痒的。

        赵淮归满意地点头,这才拿起钢笔在合同上签下大名。

        三个凌厉飘逸的大字落在干净的白纸上,让整张纸都多出几分冷肃。

        “既然你还算老实,我就不退货了。”

        他签完合同,轻描淡写说道。

        季辞:“退货?”

        赵淮归冷笑,慢悠悠酿出三个字:“退赠品。”

        季辞:......

        -

        合同签完,没待多久,季辞就被男人下了逐客令。

        就算赵淮归态度异常恶劣,她也不生气,只是沉浸在为公司力挽狂澜的欣喜当中。

        “诶诶,好嘞!小的就不打扰赵公子工作了!您好好忙,加油哦!”

        加油努力赚钱!

        季辞说完,连个眼神也不给赵淮归,就这么喜滋滋地抱着合同,迈着轻飘飘的步伐朝电梯而去。

        就在踏入电梯的瞬间,身后传来男人冷漠的言语。

        “记得随时等我吩咐。”

        哦。

        季辞的笑容顷刻间溃堤,残砖剩瓦被洪水冲地干干净净。

        她假装很雀跃地回道:“我肯定二十四小时守着手机,不睡觉不吃饭不喝水不洗澡!”

        说完,不等赵淮归说什么,她一溜烟冲进电梯,摁下一楼。

        女孩跑的飞快,薄荷绿的裙摆荡漾起来,像一颗颗跳跃的薄荷味糖果。

        季辞把合同拿到了公司加盖公章,然后交给底下人去落实,该走程序走程序,该要款的要款。

        一天忙下来,直到晚上才回家。

        整个白天,手机里并没有z发来的消息,短短七八个小时,和z的对话框就被新消息顶到了下面。

        回到家后,季辞洗完澡,和季年聊了一小会儿,嘱咐他去偏远的山村一定要把东西带全,并且要早去早回。

        其实她哪里需要这么语重心长,季年的生存能力比她要强好几倍。

        当年去英国读书的时候,还是季年为她鞍前马后,费心费力地找房子,订机票,以及准备各种必须的生活用品,不止如此,还亲自送她去了英国,看着她在那边一切妥帖后,才独自返回国内。

        季年虽然长着一张奶狗脸,做事却妥帖又成熟,反观她从前年少轻狂不懂事,一心只知道吃喝玩乐外加和绿茶撕/逼。

        微信里,姜茵茵活跃地像条鳝鱼,一连发来好几条消息。

        姜茵茵:朋友圈怎么回事?

        姜茵茵:你这枯草逢春啊!大吉之相!

        下午的时候,季辞把合同拍了一张照片,打了欲盖弥彰的马赛克,只露出季辞和赵淮归两个显眼无比的名字。

        配文是:合作愉快[笑脸][笑脸]

        发出之后,不到一分钟,收获点赞三十多个。

        到了现在,点赞的人多到数不清,要往下刷两页多才到头。

        如今季辞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体验了一把背靠大佬好乘凉的躺赢人生。

        她兴奋地打字:那是那是!毕竟钓到了大佬!姐妹搞到钱就带你飞!

        季辞想也没想就点了发送,随后继续敲击键盘,手指在屏幕下方的26键盘上要飞出花来,这是常年练习出来的速度感。

        一句打完,正要发送时,她抬眼一扫,没想到眼里看到了一个好大的z。

        z?

        她他妈的!发错人了!

        季辞当即头皮发麻,连指尖都惊慌地乱了起来,不小心压错了好几个字母。

        果然人太得意就会犯错。

        一犯错就是这种人命关天的大错!

        季辞手忙脚乱地去点撤回,点地过程中还点错了好几次。

        她像丢一块烫手的炭火,把手机扔在了床上。

        那个钓字....

        还有搞钱二字.....

        季辞心有余悸地深呼吸。

        不能慌,不能乱。

        她看着沉入死水的手机屏,他应该没看到吧.....撤回动作那么迅速,赵淮归应该没看到。

        季辞默默安慰自己,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手机,有壮士视死如归的悲壮感。

        过了两分钟,忽然,手机亮了。

        她捂住乱动地心跳,探头去看。

        还好还好,弹出的提示是姜茵茵发来的消息。

        现在是晚上七点半,酒局饭局晚会宴会之类的高峰期,正是男人应酬的时间,赵淮归大概是在忙,所以没有看到这条消息。

        季辞这才松了口气,刚要去捞手机回跟姜茵茵说刚刚的惊魂事件时,手机屏幕又弹出一条消息。

        是z发来的消息。

        “......”

        一天都没跟她发消息的z在这时候发消息来了?

        仿佛从天而降一瓢冷水浇在她的头上,季辞的指尖都是凉的。

        这头,赵淮归正在一个饭局上。

        觥斛交错之间,众人都敞开了话匣子。

        饭桌上,有男人女人的地方,就有无尽的八卦。

        尤其是香艳绯闻,最是在这种场合里吃香。

        饭桌上有人暗示地提起了全季盛世,阿谀奉承地表示赵老板真是点石成金,明天全季盛世的股价怕是要大涨了。

        旁人乜了他一眼,笑着说:“你也不看看如今全季盛世的新掌门人是谁,那可是京大的高材生,是你我能比的吗?”

        众人见赵淮归并没有生气,也就更大胆的说起两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关系了。

        赵淮归全程没什么表情,只是喝了几杯旁人敬的酒,眼里惹上微醺。

        他手上捏着手机,屏幕界面定格在和cici的对话框。

        明晚有一场晚宴,他缺个女伴。

        该怎么和她说?

        他饶有兴致地想。

        不能说得太强硬,不然她肯定会在别的地方报复回来。

        当然言辞也不能太软,不然这东西会蹬鼻子上脸。

        忽然,对话框里出现一条新消息。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完整的一句话,那消息就被对方撤回了。

        依稀看到了几个关键字:钓大佬?

        搞到...?

        姐妹飞?

        赵淮归眼里忽地就暗了下去,浑身慵懒的酒劲迅速散了,取而代之是冷肃的寒气。

        他若有所思地勾起一抹冷笑,想了几秒,随后跟cici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