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20 章

第 20 章

        第    20    章

        20

        卧房内没有点灯,    夕阳余晖透过柔软的粉色窗纱,化成水雾般的光晕,    是夏日静谧的傍晚。

        季辞安静地盘坐在地毯上,    看着四周堆满的筹码,心有余悸。

        一个亿。

        她坐在从天而降的一个亿里面。

        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有狂喜,    亦是恐惧。

        她是商人,    当然知道任何的“礼物”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她不相信赵淮归会白白给她这一个亿。

        说好听是单纯的礼物,可哪有谁会平白无故给你一个亿的礼物?

        她从来都只想过她要什么。

        可从一开始的邮轮,    再到赌局,    再到那倍速播放的相处,    再到眼下,    她已经无法再回避一个事实。

        那就是,    赵淮归要的是什么?

        季辞的心跳从最开始的急促,    逐渐平缓,像一场瀑布从九天落下来,最终归入山川河流。

        半个小时后,    太阳落了,    余晖成了昏黄的夜色。

        她平静起身,    走到桌前打开了电脑,    点开文件夹,    其中一个文档是全季盛世的融资计划书。

        -

        次日,季辞起了个大早,    在打扮上足足花了一个小时,    比以往都要更为精致。

        吃早饭的时候,    她找出和赵淮归的对话框。

        对话框的最后一条还是z发来的,“东西收到没,    喜欢吗?”

        季辞没有回,当然,那头自然也没有再发消息过来。

        赵淮归这种男人,格调端的高。

        季辞有预感,若是她不主动找他,他们两个从此就不会再有联系了。

        cici:哥哥,你在工作吗?

        过了半小时,对方才回。

        z:?

        季辞看着这个问号,不由地在心底冷笑。

        狗东西,还真是装,不把昨天她不回消息的仇给报了,还没完了是吧?

        cici:猫咪亲亲.jpg

        cici:求抱抱.jpg

        cici:昨天一回家就睡觉啦~

        cici:哥哥,你是不是在工作?

        在季辞一通狂乱的热情之下,对方勉强加快了回复的速度。

        z:.......

        z:在开会

        哦,开会。

        所以肯定在公司!季辞眼里精光闪动,迅速打字。

        cici:那哥哥是不是在天耀新区78号的创汇大厦里开会呀~

        季辞在网上搜索了赵淮归的公司总部大楼,定位就是在这。

        寸土寸金的天耀新区,当年政府规划天耀新区的修建,总投资上百亿,多少公司抢着分这块大蛋糕,可全季盛世连勺汤都没喝到。

        赵淮归正在公司开股东大会,这几天集团股价因为赵千初事件持续波动,他得给股东们一个交代。

        他最烦和一帮老家伙们坐在一块,一半的时间都在听他们说着丰功伟绩。

        比如当年我和你爸一块创立公司的时候,那叫一个呕心沥血,再比如当年集团出了危机又是求这个又是拜那个才把集团挽救回来的......等等。

        赵淮归听得脑袋要起泡了。

        这些话,他闭眼都能背出来。

        倒还真没有和某笨女人聊天来的有意思?

        看着她发来的一大堆奇怪表情包,赵淮归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这一笑,底下人突然就不说话了。

        本来还为了新一季度的财务预算吵得不可开交的场面,倏地,安静如鸡。

        众人惶恐,这才意识到,坐在首座的是赵淮归!不是什么所谓的大侄子,更不是初入社会,不懂经验,可以放肆弹压说教的年轻人。

        赵淮归若有所思的看着季辞发来的消息,丝毫没有意识到场面已经变了。

        他打字。

        z:你怎么不直接说,你要来找我?

        按下发送后,他抬头,发现有几十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他平静收起手机,冷冷道:“吵完了?”

        不高不低的声音,众人如临大敌,没人敢再吵了。

        赵淮归一一扫视众人,发现没人吱声后,他冷漠起身,“那就散会。”

        话音一落,众人面面相觑,绞尽脑汁回想着自己刚刚激动起来说的那些个话,生怕说错了哪句,这首座坐着的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啊!

        出了会议室,坐专用电梯直达办公室。

        赵淮归又收到了来自cici的微信。

        cici:靓女吃惊.jpg

        cici:哥哥是在暗示我来找你吗?

        赵淮归眉心微微皱起,觉得好笑。

        她都已经把地址精确到几号了,藏着什么心思不言而喻。

        倒是个会踢皮球的小骗子。

        他低头打字,刚编辑完“没空见你”四个字后,对方几乎掐着点发来一行--

        cici:如哥哥所愿!那我来了!

        赵淮归嘴角微僵,把那行没发出的四个字删除,随后熄掉手机屏幕,进了办公室。

        季辞草草把三明治吃完,把资料塞进包里,再把黑色的小行李箱盘上车,一路驶往天耀新区。

        天耀新区是上京城发展最迅猛的商务区,配套设备完善,近两年还新修了不少的商场,小吃街。

        创汇大厦很好找,一栋纯黑色的玻璃材质的超甲办公大楼,由世界顶级设计事务所打造,总共70层,六年前被赵氏集团所买下。

        季辞在心里暗暗咋舌,买这样一栋楼该多少钱啊....

        这狗男人果然是财大气粗,她心里忽然就释怀了,箱子里那一个亿算个屁。

        就是他拿来撩妹的!

        她季辞怎么能为这一点小小的蝇头小利就跪倒在资本家的裤腿下呢?

        必须把这一个亿最大利益化!况且,补上这一个亿后,他赵淮归还欠她一个亿,外加各方面都很行的老公一名。

        清水湖那事,没完。

        进了大厅后是扑面而来的高级气息,米色为基调,搭配暖色灯带,入目是一整排做成屏风式样的墙,搭配着各式各样的绿植,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很像星级酒店的接待大堂。

        大厅内往来的人很多,大多是步履匆匆的员工。

        季辞穿着一条薄荷绿的设计师款连衣裙,很新潮的设计,脚踩一字带细高跟,露出笔直修长的双腿,这身打扮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招眼。

        走到前台处,询问了总经理办公室在第几层,前台小姐在登记时偷偷看了她好几眼,神色兴奋,八卦的气息悄然溢出。

        也许是赵淮归提前让秘书处打了招呼,前台小姐很礼貌地带她走到最左边的电梯,告诉她摁67层就好。

        进电梯时季辞觉得纳罕,不是都在等电梯吗?

        怎么电梯来了,却没有一个人走进来?

        但也没多想,她拿出手机给赵淮归发消息。

        cici:进电梯啦~

        赵淮归正在看合同,只是抬头掠了一眼点亮的手机屏幕,随即继续认真工作。

        电梯门阖上,季辞赶紧掏出粉饼盒子看看自己有没有花妆,对着镜子,她把在家里演练的开场白又复习一遍。

        眼睛眨巴眨巴,配合闪闪的眼妆,显得无比惹人怜爱,她清了清嗓子,用一种又甜又腻的声音说道:“淮归哥哥,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

        说完,季辞蹙眉,有点想吐。

        怎么回事?

        竟然没有在家里表现得自然。

        她要的是那种婉转清丽,懵懂中还带一点羞涩的初恋氛围感,毕竟赵淮归这种没谈过恋爱的愣头青,最容易被茶艺学所迷惑了。

        至于为什么其他闯关的小姐妹没有她这么顺利呢?

        季辞觉得有两点。

        第一,先天优势没她厉害。

        她这张脸装茶,才是真正的天然好茶。

        第二,智商发育没她厉害。

        她的绝世聪明脑瓜子早已摸透了赵淮归这种小年轻的想法。

        既要懵懂纯情,又要火热大胆。

        总之,她等会儿一定要让赵淮归感受到她是多么的天真无邪不做作!

        这样才能顺利的把赵淮归引入她精心预谋的陷阱。

        电梯才过半,季辞打算重新来几遍。

        “淮归哥哥,我好想你呀!”

        “淮归哥哥,你有没有想我呢?”

        强忍着呕吐,季辞一边对着镜子调整表情,一边忘我投入。

        专属电梯直接连着总经理办公室,赵淮归在电梯显示到一半时,就站在了门前,等着。

        他想看看,这女人到底玩什么花样。

        昨晚一整晚不回消息,今天却浑然忘了一般,雀跃地说要来找他。

        难道女人都像赵千初一样,有两幅面孔?

        季辞正进入了沉浸式表演,就连电梯快到了67层都没注意,直到最后一句她才找到点感觉,当然,话的内容也已经超过了她草拟的大纲范围,变得越来越没下限。

        男人站在电梯门口,开门时,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

        “想了哥哥一个晚上!想到妹妹的心都好疼哦!”

        “.......”

        赵淮归面无表情地吞咽一下,迅速掩饰瞬间的哆嗦。

        手机差一点摔在地上。

        想了你一晚上.....

        妹妹的心好疼.....

        季辞关上粉饼盒子,满意地转过头,刚想看看电梯怎么还没到,蓦然间,对上了好大一个赵淮归。

        就这么直愣愣的站在电梯门口。

        呃....

        季辞心中大呼震惊,这电梯怎么直接开到别人办公室里来了?

        背脊逐渐腾起不好的预感。

        有点冷。

        刚准备干笑两声,打招呼,只看见男人死死盯着她,发问:

        “为什么你想我会想到心很疼?”

        季辞:......

        ?

        好家伙,这男的全听到了?

        见季辞呆若木鸡,赵淮归上前一步,继续问:“说啊,为什么?”

        电梯门好似出了故障,门就这么一直开着。

        季辞看着他跨过了警戒线,一步步,把她逼入角落。

        “呃....我那是....”

        “是什么?”

        赵淮归两指钳住她的下巴,用力几分,把一只误入歧途的小动物牢牢圈禁在掌心。

        女孩的下颌光滑洁净,他觉得是在握一只瓷瓶。

        季辞疯狂吞咽,声音逐渐变小:“你别太....”

        别太较真,毕竟女人的话十有八九信不得。

        听听就好了,当真的话…

        会死的很惨。

        赵淮归的眼睛里散发出强势的气息,像灌了一整瓶年份红酒,醺得人晕乎乎的,狭小的空间里,温度正匀速攀升。

        呼吸里全是季辞身上鲜辣的香气。

        仿佛寻到了一朵无人区玫瑰。

        男人的目光就这么死死攫住季辞泛红的脸颊,微微的红落在眼里,仿佛一颗甜蜜的桃子。

        他有一点点受蛊了。

        也没多想,赵淮归俯身,在那桃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所以,你想了我一晚上?”

        性感的声音顺着耳道滚入心尖,季辞觉得窒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