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15 章

第 15 章

        第    15    章

        15

        下颌被他冰凉的手掌扣住,    季辞感觉心脏也一起被他圈/禁了。

        触感是冰的,呼吸是热的,    眼神如此浓涩,    像一抹化不开的墨,堆积在画布。

        “说话。”

        赵淮归不耐心起来。

        虎口用力一寸,俯身逼近她,    高大的身影像扑面而来的夜色。

        季辞下意识用手拦住他的胸口,    纯粹是动物般原始的领地意识在作祟。

        原来男女之间那些推拉的技巧,诱.惑的手段,    在绝对的强势面前只是幼稚的笑话。

        他一步步逼近她,    季辞根本来不及去想如何逃,    亦或如何接招。

        感受到季辞在小心翼翼的后退,    赵淮归眼含嘲讽,    淡淡说道:“你这嘴,    开始不还挺能说?”

        他的拇指开始摩挲着下方柔软的肌肤,动作认真,近乎叹抚。

        看着赵淮归像变了一个人,    剥掉了绅士的外衣,    季辞有点瑟瑟发抖,    她生怯地抬眸看他一眼,    又迅速闭眼。

        “你让我说、说什么.....你别冲动啊....”

        “冲动是魔鬼....”

        “赵淮归!”

        赵淮归不打算收手,    季辞已然被逼退到床沿,没站稳,    整个人向后仰去。

        她惊呼一声,    双手迅速攀上赵淮归的后颈,    把人连带着一块儿,扯了下去。

        背脊陷入厚厚柔软的被褥,    犹如坠入一潭温暖的沼泽。

        季辞惊慌未定,不停地喘气,胸口剧烈起伏,一上一下。

        每一次吐气时,都能碰到他。

        赵淮归的双肘就撑在季辞两侧,两人的距离拉到不能更近。

        随着身下女孩的呼吸,他的眼眸愈发幽深,直到最后,终于忍无可忍。

        “季辞,你就这么想勾/引我?”

        低沉的嗓,话语带着一点怒气。

        季辞的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紧紧地攥住床单,直到把熨烫平整的被单抓出无法自然抚平的皱褶。

        男人的呼吸吹过季辞的头发,皮肤,痒痒的感觉弄得她心跳加速。

        原来清冷的他,淡漠的他,都是假的。

        真正的赵淮归,比沸水更滚烫。

        总之,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

        季辞缓缓放平呼吸,抿着唇,看不出心思。

        就在赵淮归以为自己得不到答案时,她忽然松开进攥的床单,迅速环抱住了他的背,整个人都缩进了他怀里。

        怯怯的声音从怀中传来--

        “若是我勾/引你,你会上勾么?”

        赵淮归的呼吸顿时变得极轻。

        这一刻才感觉是在船上,是沉沉浮浮的,是飘飘荡荡的。

        是空的。

        季辞的脸上红了一片,也许是因为热,也许是因为一点点酒精。

        在说出那句堪称没脸没皮的话后,她的心跳崩到了极限,不敢看他的眼睛。

        半晌,赵淮归轻轻呼了口气。

        低头,凑近季辞的耳廓,咬了一口。

        季辞整个人骤然一麻,就在脸红心跳之际,却听见他低低道:“大概,不会。”

        .......

        她一时怔住了,有些说不出话来。

        说不出此时是什么感觉,大概是箭到弦上不得不发。

        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一作到底。

        季辞颤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往上攀,抚过他紧绷的背脊,然后来到男人露在空气的脖子。

        食指小心翼翼地去触他的喉结。

        她咬着唇,很是懵懂的问:“为什么呢?”

        指下的喉结在她触碰的瞬间,滚了滚。

        赵淮归皱眉,又一次被他厌恶的那种割裂感所覆盖。

        “你说啊,为什么呢?”

        “呀,你这人怎么.....”

        没脸没皮过后,季辞仿佛打开了任督二脉,反正说一句暧昧的也是说,说一百句也是说。

        这口子撕开了,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她不停地追问赵淮归,非得让他回答这荒谬的为什么。

        赵淮归被她弄得极度混乱,就没看过这么难缠的女人,堪称盘丝洞里的妖精。

        偏偏那张脸,又让人觉得做某些事,是不对的。

        是罪恶的。

        是可耻的。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勾/引你啊.....”

        赵淮归眉头皱紧,终于,手臂线条崩到极限,他冷笑着掐住她脖子下方,吻毫无逻辑落下,堵住她问个不停的嘴。

        唇被人吻....不,是啃了。

        季辞瞪大了眼睛。

        他!

        他他他他!

        禽兽啊!!!

        还是个骗人的禽兽!

        上一秒冷言冷语冷眼冷心说着不会上她的勾,偏偏她还当真了,抖擞精神,火力全开,奋然而上。

        哪知道,这就是个蛰伏已久的禽兽。

        季辞绝望地看着天花板,想问一句,该死的男人,是我在玩儿欲擒故纵,还是你在玩儿欲擒故纵?

        初吻就这样给了一只狗。

        季辞不甘心。

        但想到那一个亿的赌局,季辞又觉得可还行。

        但凡成大事者,不必拘泥于小节,她就当被妖怪吃了。

        至少钱没白花,还是被她搞出了点水花,以后谈生意时把赵淮归搬出来招摇撞骗,也能更理直气壮一点。

        想到这,季辞心情好了很多,她闭上眼睛,开始装作一幅很娇羞,很羞涩,很享受的样子。

        虽然,实际上,这感觉也并不差。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还挺有经验的,唇齿流连,带来微醺般的快乐,侵略性十足的气息让她四肢百骸都醉了。

        就在她也摸索出门道,尝到点雀跃之时,赵淮归突然停下了。

        季辞茫然去看他。

        赵淮归的眸色极暗,如堆积浓厚的乌云。

        他冷静开口:“我刚刚试过了。

        现在告诉你为什么。”

        季辞:“........”

        季辞:“啊?”

        赵淮归:“因为你还不够努力。

        不真诚。”

        季辞:“?

        ?”

        说完,赵淮归起身,连衣服凌乱了都没来得及整理,快步走去了浴室。

        四周一时间安静如鸡。

        季辞像一条死鱼,躺在床上发愣。

        大概是她的大脑还没有进化到赵淮归那玄之又玄,高深莫测的层次,所以有些情形,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

        他那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不够努力,不真诚?

        姐花一个亿买你一天,是来给你努力的吗?

        是来展现真诚的吗?

        此时,浴室里响起水花洒落的声音。

        赵淮归竟然丢下她这个温香软玉的大美人,跑去洗澡了。

        季辞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事。

        可惜她现在四肢酥软,动不了,不然她一定要跟姜茵茵还有苏皓白吐槽。

        水花噗簌噗簌,好似一场鹅毛大雪,月光透过窗纱而进,过滤了皎洁,只剩下朦胧的温柔。

        空气里浮动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檀木香,是在佛寺里能闻到的香气,让人的感官都沉静下来。

        洋酒的后劲,吻的后劲,在此时一并发作。

        季辞觉得昏而热,一整天绷紧的弦不知何时断掉了,整个人松泛在柔软的床上,视线是一点一点模糊的,她能预料到自己快睡了,看到最后一眼现实世界,是墙壁上那个好大的挂钟。

        十二点。

        她迷迷糊糊地喃了一句“亏大了”。

        -

        赵淮归出来的时候,季辞已经睡着了。

        睡相一般,时不时翻身动两下,嘴唇随着呼吸微动,是吐泡泡的金鱼。

        她竟然睡了。

        还睡得挺舒服的。

        赵淮归哑然。

        这都能睡着,心该有多大?

        至少这个地方她是第一次来,至少他这个人于她而言也不过见了几次。

        都是陌生的,她却熟稔而自然,甚至有些肆无忌惮。

        安睡的样子倒也甜美,少了矫揉造作的痕迹,干干净净的。

        唇上残留着一些弄花的,没擦掉的口红印。

        妆是早早就卸干净了的,唯独留了口红。

        像是刻意的,添上一抹朱砂血,以待旁人采撷。

        季辞又翻了一下,离掉落床沿还剩几厘米。

        赵淮归没动,环抱双臂,在一旁看着,不知想些什么。

        就在季辞要掉下床时,他上前把人给翻了回去。

        赵淮归干脆坐在床沿,让她再没有掉下来的可能。

        刚要就着窄窄的一方空间躺下时,季辞的唇瓣翕动,好似在说梦话。

        赵淮归皱眉,俯身去听。

        女孩嘟起嘴,咕哝了几句,其他的没有听清,唯独一句,很清楚。

        软软的一句,“赵淮归...你没有心....”

        赵淮归轻轻笑了声,俯身,在季辞耳边道:“你知道就好。”

        还不算太蠢。

        -

        次日。

        季辞在满屋灿烂的阳光中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本来还想赖会儿床,忽然,她回过神,猛地惊坐起来,掀开被子一看。

        睡衣,完好无破损。

        手臂,很好,没有乱七八糟的痕迹。

        身体,很好,没有小说里女主一觉醒来犹如被卡车碾过的感觉。

        她舒了口气。

        竟然是,平安夜。

        不可思议。

        季辞下床后在套房内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赵淮归的身影。

        难道昨晚他没有睡在这?

        不应该啊。

        季辞有微弱的意识,睡觉的时候总有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挨着她。

        那东西,时不时,还会覆上来,像是在汲取她的温暖。

        她觉得有可能是赵淮归,毕竟他人那么冰凉,就跟糖水老冰棍一样,搞不好把她当热水袋使。

        可是转念一想,他那狗东西连接吻接到一半都能停下来跑去洗澡,有可能整晚抱着她睡?

        不可能。

        估计是睡觉被子没盖好,漏风了。

        季辞刷牙的时候顺便去找手机,昨晚的情形,根本无暇去顾手机消息。

        手机一点亮,消息犹如滚滚江水,奔流而来。

        季辞蹙眉,不过一晚上而已,怎么这么多消息?

        微信里冒出各种未读小红点,很多好友都是躺在列表上落灰的,如今诈尸一样活了。

        这架势,季辞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坏事被警方公开通-缉了。

        消息五花八门。

        但一一看下来,意思都一样,季辞大概明白了。

        --“辞宝啊,你去了澳洲怎么都不告诉我?

        我给你推荐几家悉尼超火的brunch!出片效果巨好,你一定要去试试!”

        --“辞辞,你上次让我问我爸有没有认识的材料商,我之前太忙了,就一直没回你。

        你别介意哈,我把商家的电话都发你。”

        --“亲爱的!回来了一块儿逛街下午茶啊!姐妹们都等着你呢!”

        --“季总,您好。

        还记得您上次预约过我们杨董吗?

        我们杨董说,哪天您有空,他亲自去接您。”

        以及,若干,您被某某好友拉入群聊的消息。

        季辞无语。

        都是哪里挂来的妖风。

        自从全季盛世出事以来,季辞不止人间碰壁,发出去的微信也有如石沉大海,大家不是说忙,就是没空,要不就是直接删好友。

        生怕她开口借钱。

        如今,一派春和景明的气象。

        最后才点开苏皓白的消息。

        --“你知不知道今晚有多少人问我你和赵淮归的消息?

        --“你是做了什么?”

        --“快回消息!”

        季辞缓缓张大嘴,心中一个巨大的问号,怎么感觉整个上京城都知道了昨晚船上的事?

        -

        始作俑者黎栎舟正笑嘻嘻的和人说着八卦。

        今日的早餐是甲板露天brunch。

        一群公子哥好会享受,吹着海风,用着最新鲜的食材。

        赵淮归来的时候,众人交换眼神,小动作不断,不停地去偷看他。

        竟然来这么早?

        果然,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就是精力旺盛。

        所以,昨晚到底有几次啊?

        众人继续群里作妖。

        “二哥,季小姐怎么不来一起吃?”

        有人没忍住,问道。

        赵淮归正在吃早餐,冷淡的腔调,一如既往。

        他头也没抬,面无表情:“不用管她。”

        众人表情微妙。

        与此同时,季辞画完了妆,在客厅里找到了她的行李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送来的。

        换好衣服后,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

        打开门,是文盛。

        文盛跟季辞打招呼,问好后,道:“季小姐,老板让我带您去吃早餐。”

        季辞:“那他呢?”

        文盛:“老板也在那。”

        季辞点点头,跟着文盛一起过去。

        今天阳光很好,温度虽然冷,但没有夜晚的刺骨的寒意,季辞穿了一件桃色的毛衣外套,一条米杏色的绸缎裙,微微的鱼尾摆。

        走路时,裙子在眼光下一片波光粼粼。

        到了甲板处,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在吃早餐。

        季辞眼色闪动,忽然加快脚步,小跑着向前。

        她那甜蜜的表情,像是去奔赴思念已久的情人。

        众人正有说有笑,突然,空气里传来一句娇俏的声--

        又嗲,又嫩。

        “淮归哥哥!你怎么都不等我啊!”

        顿时,鸦雀无声。

        众人惊恐,有人甚至掉了叉子。

        正平静吃着可颂的赵淮归,吞咽的动作滞了滞。

        食物停留在口中。

        过了几秒,他才慢慢咽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