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13 章

第 13 章

        第    13    章

        13

        玩吗?

        季小姐。

        犹如恶魔在耳边低语,    邀请她跳一个陷阱。

        季辞强烈怀疑,这第二个陷阱才是重头戏,    是赵淮归真正的目的。

        赵淮归的眸光正死死咬住她,    眼底掩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她觉得他是在看一只活泼乱跳的肥兔子,盘算着抓回去了要怎么吃,烤着吃,    蒸着吃,    还是剁了炒着吃。

        苏皓白说招惹赵淮归无疑于引狼入室。

        当时她还嗤笑,不以为意,    什么狼不狼的,    赵淮归有那么大本事?

        没想到一语成谶,    她果真引了匹狼来。

        季辞默不作声,    赵淮归却很有耐心地等待着,    他甚至拿起桌边的烟盒,    慢悠悠抖出一支夹在指尖,旁人殷勤给他点火,被他拒绝。

        那双漂亮的手握着打火机,    小砂轮滚动带出微末的颗粒声,    划破空气的寂静,    薄薄一束火光跃出,    碰到香烟后迅速缠了上来。

        烟草点燃,    一笼薄雾倾泄出来,让本就晦涩的他变得更加模糊。

        季辞想到傍晚时分,    站在甲板上看海。

        那时候的海水就是模糊的,    看不清是蓝色,    还是黑色。

        或者本来,海水就是没有颜色。

        赵淮归抽了一口,    再挑眼去看她,见她依旧不开口,这才说:“季小姐怕了?”

        他指尖燃烧的烟灰飘到季辞的鼻息下,她嗅了一口,眯眼。

        经过她的大致估算,全场加起来不低于九位数。

        他开出九位数的天价就为了要她二十四小时?

        季辞觉得自己快晕眩了。

        这又是什么狗血霸道总裁文?

        套路可太多了。

        “怕什么?

        怕你啊?”

        季辞拿起杯子,吸掉了杯中最后的果汁。

        壮士赴死之前要喝点酒什么的,现在没酒,只能拿菠萝汁壮胆。

        赵淮归挥手让服务员给她加了一杯,绕有耐心去问:“不怕那为什么不玩。”

        “一场游戏而已。”

        他又道。

        季辞梗着脖子,嗤笑,丝毫不落人下风,“我只是在算这厅内有多少东西而已。

        想看看赵公子开出的价码够不够让我心动。”

        “那够让你心动吗?”

        赵淮归意味深长地看她。

        季辞缓缓吸了口凉气,说:“怎么玩?”

        赵淮归冲发牌的人扬了扬下巴,那人立即朝季辞解释玩法。

        很简单,和开始一样,去掉所有累赘的规则,两人依次翻卡牌,随后比大小,没有任何技巧,纯看运气的一场游戏。

        季辞点头,说好。

        赵淮归笑了笑,随即碾灭手中燃了一半的香烟。

        游戏开始,别桌玩的人也围了过来,人很多,场面却安静的可怕,季辞甚至能听见众人此起彼伏的兴奋的呼吸声。

        拿到perflop后,季辞并没有着急去看,反而把手指放在卡片上,压住。

        指尖微末的颤动还是泄露出了她内心的不安定。

        赵淮归扫了眼她纤细的手指,弯了弯唇角。

        他想到他牵过这只手,也被这只手紧紧握住过,那光洁的指尖滑过他后颈的皮肤时,能带来属于她小火炉般的温暖。

        喉结滚动一息,赵淮归撇开眼,把目光移到别处。

        依次翻开场上的,众人的心随着翻动的动作而起伏。

        场上依次是q,q,j,10,以及9。

        极其微妙。

        季辞的手指压紧那两张卡片,她咽了咽,语气尽量表现出平静,“赵公子,不如你先翻。”

        赵淮归挑眉,欣然同意,随即指尖轻巧翻转。

        是k。

        满场哗然。

        在看清楚那张牌时,季辞的心陡然袭来一阵凉意。

        她很想骂人。

        无比想。

        她甚至想拍案而起,大骂一句:你这狗男人是不是作弊!?

        人这么狗,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就离谱。

        “季小姐,该你了。”

        赵淮归缓缓吐字,语调清正,却让季辞有种不容忽视的压迫感。

        季辞咬唇,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下,她一点点翻开自己的,仿佛那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背脊逐渐冒出些冷汗。

        这感觉太糟糕了,不论赢或输。

        翻开后是9。

        ......

        果然,所谓逆天改命,逆风翻盘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她好好的一个优秀接班人,为什么要跑来玩这些污七八糟的游戏?

        赵淮归的脸色没有任何兴奋的表情,不动声色间翻出第二张。

        a。

        好家伙。

        作弊都已经这么嚣张了吗?

        生怕人看不出来是吧?

        季辞一刀毙了赵淮归的心都有了。

        这么明目张胆的弄虚作假,就不怕天降正义,一个巨雷劈死他?

        “季小姐,该你了。”

        赵淮归再次出声,提醒她。

        听见他的催促,季辞仓惶抬眸,蓦然间撞上那双沉雾般的眸子,心脏顿时撞上了胸腔,她讨厌他用这种眼神看她,好似看着一只兽。

        穷途末路,困兽犹斗。

        季辞抓了抓裙摆,心跳的很快,她巍巍颤颤地伸手去摸最后的底牌,小心翼翼地掀开一个角落。

        视线一点点落下,直到看清那角落的数字时,她浑身一震。

        那数字是9。

        怎么会是9?

        这样的话,她的perflop就是一对9。

        季辞的眼睛有一秒的失焦,手也不禁抖了抖。

        这是赢了?

        full    house,这微乎其微的赢面。

        季辞只觉得大脑发木,她迅速把那一点掀开的角落掩住,手掌压在卡片之上。

        把平生所有的冷静都耗费在这一刻了,她放轻呼吸,只想让自己变得平静,再平静一点,不让任何人察觉到她犹如火山爆发般的心情。

        原来幸运是站在她这边的。

        就在季辞颤着手,即将掀开最后的底牌时,她忽而想到了什么,手上的动作一顿,触电般缩了回去。

        她抬起头,径直看向赵淮归,目光尖锐而灼热,好似要把他刺穿,烫化。

        季辞的表情因为内心一个突如其来的,荒诞的想法而变得微微扭曲。

        “季小姐?”

        赵淮归眉头轻锁,对她的目光很是不解。

        季辞恍若未闻。

        她在思考,这场游戏,她是要赢,还是要输。

        赢了,赢的是赵淮归的承诺,充其量也就一个亿。

        可输了,她有预感,她能赢下他。

        她拿了这一个亿灰溜溜走人算什么?

        她该让赵淮归血本无归才是。

        毕竟,赵淮归何止一个亿?

        但凡能和他搭上点关系,拿出去狐假虎威,都不止一个亿。

        季辞轻轻呼出一口气来,她看着眼前冷峻清贵的男人,目光好似火星落在荒原里,腾起滚烫的火焰。

        骗我的地,那就别怪我骗你的人。

        这二十四小时,是我买的你。

        思绪戛然而止,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季辞把那张卡片折了起来。

        她把牌死死封存在掌心,断绝了所有人想要窥探这个秘密的念头。

        “季小姐这是在做什么?”

        有人没忍住,问了出来。

        “赵公子运气好。

        是我输了。”

        季辞笑着说道。

        赵淮归看见季辞的眸光就这样黯淡下来,像一颗星星骤然跌落,消失在无尽的宇宙里。

        她虽然在笑,可笑容勉强而酸涩,故作轻松的样子带着破碎感。

        心脏有一瞬间的刺痛感。

        季辞打开晚宴包,准备把牌放进去,荷官见状,唇瓣翕动,吞吞吐吐地想要制止她:“季小姐....这牌....”

        场内的牌都是特殊制作,按规定是不能带走的。

        季辞吸了吸鼻子,看向对面沉默的男人,“赵淮归,我都已经输给你了,你连一张牌都不能让我带走吗?”

        熟悉的三个字被女孩用怯弱的声音念出来,像醮上了白糖的糯米粽,咬下一口,绵软粘牙。

        赵淮归滚了滚喉结,面色一如深潭,叫人捉摸不透。

        不是说不认识他吗?

        小骗子。

        “你喜欢就留着。”

        他看着季辞,清淡地说道。

        季辞低头,错开和他的视线相交,把牌放进了晚宴包夹层,她的动作很慢,让人觉得是在故意磨蹭。

        但输了的人,如今该兑现承诺了。

        黎栎舟看着季辞垂着脑袋,肩膀微微抖动,拳头却握的很紧,一副可怜巴巴还要强撑的惨样,他都不忍心多看。

        一个小丫头,被他们算计骗走了地,如今又输了二哥的局。

        二十四小时,鬼知道二哥要她这二十四小时做什么。

        一个男人,二十四小时能做什么?

        能做的多了去了!

        黎栎舟深吸气,看着赵淮归的眼神多了鄙夷。

        真是道德的沦丧!

        坏!太坏了!

        赵淮归感受到一旁有道异样的眼光,一偏头就见黎栎舟正愤愤不平地盯着他。

        “看什么?”

        他眯眼,语气低沉。

        黎栎舟吞咽了两下,挤出一个尬笑,连连摆手,“没什么,就是佩服,佩服!哈哈....”

        佩服你把衣冠禽兽这四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赵淮归冷笑,给了黎栎舟一记警告的眼神。

        黎栎舟捂着嘴,噤声,连笑也不敢,只能憋着一口气,用眼神和沈常西交流,然后疯狂在群里说坏话。

        沈常西倒是不意外,他早看出来,赵淮归帮着黎栎舟做局不过是为他自己做嫁衣而已。

        一块破地哪里值得他费心思,从始至终,他要的只是人。

        季辞缩着脖子,假装没人看见她。

        殊不知,某些微信群正疯狂的刷屏,她已然成了今晚所有人讨论的焦点。

        当然这些群里都没有赵淮归。

        --黎三!说那么多有屁用,赶紧偷拍一张发来再说!

        --这得长成什么天仙样?

        二十四小时值一个亿!

        ......

        --我赌一百万,今晚是二哥的第一次!

        --我赌两百万,今晚至少三次!

        --我赌三百万,今晚二哥他吃不到!!

        接下来则是满屏的哈哈哈,湮没了所有消息。

        “季小姐,可以兑现约定了吗?”

        就在众人癫狂般在群里发消息时,置身事外的主人公发话了,冷漠无情的吐字,众人打字的手颤了颤。

        黎栎舟更惨,他正悄悄打开了照相机界面,照片还没拍,就吓到赶紧锁屏。

        季辞咬唇,冲赵淮归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啊?”

        细软的嗓音如羽毛划过耳廓,像猫咪的呼吸。

        装傻?

        赵淮归冷笑,凌厉的眼风扫过季辞,随后抬起腕表,计算时间。

        “九点半,季小姐觉得如何?”

        好似一个优雅的绅士,礼貌的征求女孩的意见。

        他平淡的语调,让季辞有错觉,他不是在问什么时候把你给我,而是问一些,诸如晚饭吃什么之类的百无聊赖的问题。

        在决定掩埋那张底牌的秘密时,季辞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只是不甘心,或许就是蠢。

        在每个选择的路口,偏偏要挑最难的路走。

        距离九点半还剩半个小时。

        无限的未知在半小时后等着她。

        季辞点头,说:“好。”

        赵淮归没想到她如此干脆。

        面前的女孩总是在他要下某种结论时打乱他所有的自以为,比起盲盒,他觉得更像是俄罗斯套娃。

        打开一个壳子后,发现,原来还有更多。

        赵淮归招了招手,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男人上前两步,俯身,听候指令。

        是那个带季辞来到赌厅的男人,眼下的一道疤痕让人记忆深刻。

        “半小时后,为季小姐带路。”

        话是对身后男人说的,可赵淮归的眼睛却在看季辞,看着她那双漂亮到无以复加的眼睛。

        人天生对柔弱的东西有怪异的保护欲,亦或,拆毁欲。

        他想,自己大概是偏向后者。

        季辞实在是受不了他强势的眼神,简直是明目张胆的围追堵截。

        她霍然起身,椅子在地毯上划出闷闷的钝响,“那我先走了。”

        “那等会见。”

        男人撑着下颌,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暖调的灯光映入他的瞳孔,像在黑夜里,于冰天雪地中,燃起一把孤寂的火光。

        -

        出了赌厅,季辞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不再是压抑的靡靡暖灯,取而代之的是清冷的月色。

        也许是在海上看月亮的原因,少了城市里鳞次栉比的高楼,无穷无尽的熙攘,这儿的月格外清亮。

        高高地悬在深黑色的海浪之上,不可一世的孤独。

        季辞缓缓呼出一口起来,她打开晚宴包,把那张牌拿了出来,放在手中把玩。

        正准备扔进海里,就此封存这个荒诞的选择时,身后有人叫住了她。

        季辞蹙眉,立马把卡牌放进包里,迅速盖好包扣。

        “季小姐,外头风大,这是老板让我给您拿的围巾。”

        男人递过一条围巾。

        围巾很大,足够当作披风使用,裹在身上,能挡住潮湿的海风。

        季辞没有去接围巾,而是问他叫什么。

        在赌场二楼时,她就该猜到他是赵淮归的人。

        因为,在那间私人赌厅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希望看到她出现。

        男人笑起来的时候,刀疤也显得不那么可怕了,“我是赵老板的特助,季小姐叫我文盛就好。”

        季辞笑了声,“既然姓文。”

        文盛也配合地笑了声,“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姓和我不搭。”

        季辞挑眉,“这世界上不搭的多了去了。”

        随后,她像想到什么似的,笑了出来,“你家老板不也是?”

        文盛疑惑地看着她。

        季辞一边点头一边自顾自地说:“人面兽心。”

        文盛:.......

        “人模狗样。”

        “狗东西。”

        文盛差点被口水呛到。

        跟着赵淮归的三年间,他就没听过有谁这么骂老板。

        哦,不对,还是有一个的。

        赵家大小姐,赵千初。

        文盛想到去年有一次,他跟着老板回赵公馆,车还没停稳,赵千初就踩着七厘米高跟鞋蹭蹭蹭走了出来。

        未等众人有所反应,大小姐一脚踹上了老板新买的宾利。

        嘴里骂骂咧咧,他记得其中有一句,说的就是--狗东西。

        海风呼呼地往身上吹,带来深夜的寒气,季辞还是接过了那条围巾,细腻的山羊绒织物,裹在身体上似羽毛般轻软。

        季辞看着手机锁屏上显示着九点过十分。

        为了把自己塞进小一号的礼服,她晚上没有吃东西,现下肚子有点饿,她打算趁着这空闲的二十分钟去餐吧寻点吃的。

        坐在餐吧里等餐的时候,她忽然后知后觉,自己竟然也能理智到可怕。

        九点半之后会发生什么,她一概不知,甚至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摸清楚赵淮归是不是“好人”。

        当然,用好坏来评判一个人,是小孩子才做的事。

        季辞点了份简单的黄瓜三明治,吃饭的过程里,文盛全程陪同。

        说是陪同,不如说监视。

        季辞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报告给赵淮归。

        服务员端来黄瓜三明治时,文盛好心说了句:“季小姐,其实您可以在老板房间叫餐的。

        比坐在这里吃舒服。”

        餐吧此时人很多,游客、服务员都在窄窄的廊道间穿梭,很是拥挤。

        季辞把三明治分开,先吃面包,再吃黄瓜,听到文盛的话后,她哦了声。

        随即用一种凉飕飕的目光看着他,“文助知道你说这话的样子像什么吗?”

        文盛:“像什么?”

        季辞:“皮-条客。”

        文盛自动闭嘴。

        吃完了三明治,季辞还想再坐一小会儿,哪知道还没安静几分钟,对面的文盛用很委婉很小心的语气提醒她:季小姐,九点半要到了。

        季辞恼怒地看了他一眼,恨恨摔下一句:“还真是你老板的好狗腿!”

        说完,她气呼呼地站了起来,朝餐吧外走去。

        被骂狗腿的文盛委屈至极,又不能不从老板的吩咐,只能后脚跟了上去。

        季辞越走越快,脚下的细高跟犹如生风,就当要绕过最后一桌时,一个端着餐盘的服务员没看见季辞,不小心撞了上来。

        餐盘摔在地上,大半的剩酒水全部泼在了季辞身上。

        季辞目瞪口呆地看着惨烈牺牲的礼服。

        脑中好大一个完蛋。

        全是钱啊.....

        服务员在边上一个劲的道歉,都快哭了出来。

        季辞深吸气,但是一想到今晚消费了三个亿,一件礼服算个屁。

        她很是豪气地大手一挥,让服务员下去。

        此时她的身上全是各种酒水的味道,她无奈转头,跟文盛打商量,“我能不能回房间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去?”

        文盛吞吞吐吐:“呃.....”

        若是迟了一分钟,他能预感,季小姐当然没事,但他铁定会被老板扒层皮。

        季辞现在的大脑很木很麻,她抬手示意文盛不用找借口了,她看着都心累。

        “好。

        我知道了。

        你是你家老板忠心耿耿铁面无私的好助理。”

        好狗腿。

        文盛:“.......”

        文盛:“季小姐,我立马让人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等您到了就能立马换洗。”

        季辞冷哼,不再多说。

        早晚把你老板的皮也扒了!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折腾了一路,季辞就穿着脏兮兮的礼服,一路跟着文盛来到了15层。

        季辞压住惊讶之色,没想到赵淮归的房间和她竟然在同一层,也没有想到船舱的第15层竟然这么大。

        如迷宫般让人深陷其中。

        若非有人带路,她定然会迷路。

        季辞被带到一扇玻璃门前,文盛输入密码,玻璃门打开,门后是一道走廊,他们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停下。

        “到了,季小姐。”

        开门的瞬间,季辞这才意识到她正在做一件多么疯狂,多么荒诞的事,她即将面临的是一个多么危险,犹如幽潭深水的男人。

        打开门后,文盛没有走进去,只是在门边对季辞说了几句,“季小姐,这是老板的房间。

        房内的所有设施,您都可以随意使用。

        老板说,没有禁忌。”

        “哦,对了,老板现在正和黎公子沈公子谈事,等会应该就会回来。”

        季辞点点头,就这样看着唯一有活气的人消失在眼前,伴随着门反锁的声音,就剩她一个人,站在这巨大的,空寂的,冷冰的空间里。

        愣神了好久,季辞这才从游离的思绪中活过来。

        她转身环顾四周,打量着这个房间。

        原以为自己住的那间海景套房已经是这船上最豪华的房型了,但和这间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季辞甚至觉得自己在一栋私人别苑里。

        可窗外浮浮沉沉的海水,清幽的月光,都在告诉她,这是在船上。

        季辞扫视一圈,视线停留在沙发上。

        一套干净的衣物整齐地摆在那,旁边还有整套洗漱和护肤用品。

        拿起衣服,季辞上了二楼,找到一间带独立卫浴的次卧。

        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身上奇怪的味道,把卧室门反锁后,她迅速打开淋浴,准备洗澡。

        温热的水花落在皮肤上,带来一丝清明。

        整整一天,发生了太多不可预料的事。

        季辞犹如坐了一趟没有终点的过山车,缓慢向上,随即极速俯冲,然后又慢慢攀爬,下一个高点在哪,她预料不到。

        洗完澡后,她裹着浴巾去拿换洗的衣物。

        翻来翻去,竟然没有翻到内-衣?

        季辞蹙眉,她刚刚明明看到有内-衣啊。

        难道拿的时候拿掉了?

        她把浴巾裹得更紧,偷偷走到门边,先是趴在门上探耳去听。

        没有动静。

        应该还没过来。

        接着,她紧张地旋开门锁,悄悄探了出去,猫着身子,犹如做贼。

        季辞在心里默念:

        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玉皇大帝,关公,孙悟空,钟馗.....

        都来保佑她吧!

        可千万不能让某人在这时候过来啊!

        都给她活起来!显灵作法!降妖除魔!辟.邪.驱.鬼!拦住这个妖怪啊!

        一路安全。

        季辞默念的更起劲,就在她伸手去拿落在客厅地毯的内衣时,门锁忽然转动了。

        .......

        赵淮归把门打开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女孩大片光洁的皮肤露在空气里,那抹白色的浴巾不过是欲盖弥彰的遮掩。

        冷不丁撞上赵淮归深重的眼眸,季辞蓦然一个激灵。

        糟糕!

        妖怪要来吃小孩了!

        脑中什么也不剩,唯有巨大的两个字:完蛋。

        她就这么呆滞地看着赵淮归,半晌,听见凝固的空气里传来一声嗤嘲。

        “这么着急?”

        如此轻挑的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