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8 章

第 8 章

        第    8    章

        8

        天越来越热,气象局已经连续三天发布了高温预警。

        出发当天阳光刺目,晃的人眼花,邮轮停在临城的母港,坐车去大概一个半小时,登船时间在下午五点八分。

        让季辞匪夷的是,沈家派了专车来接。

        上车后,季辞旁敲侧击,可是沈家底下人嘴严,套了半天也没问出丁点有用的信息,碰壁之后季辞干脆不问了,一路上安安静静地看风景玩手机,季盛澜则在一旁睡得昏天暗地。

        季辞睨了眼自家老爹,脸瞬间变黑。

        心是有多大才能在别人的车上睡到打鼾?

        到达等候大厅时,游客并不算少。

        她和季盛澜一路跟随沈家的司机,走了私人vip通道,一路通畅,没有排队。

        登船时,季辞透过玻璃廊桥向外望去,蔚蓝的海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一艘巨大的豪华邮轮出现在眼前。

        船很大,是钢铁铸造出来的庞然怪物。

        内部结构也很是复杂,就像一个功能齐全的商圈,从吃喝住宿到休闲娱乐应有尽有,还有免税店、水上乐园、会所、赌场、歌舞厅、酒吧等等。

        季辞和季盛澜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间,奇怪的是两间房并不在同一层。

        季辞在十五层,季盛澜则在第十层。

        季辞打量了一圈季盛澜的套房。

        还算宽敞,空间足够了,有一个单独的小型客厅,卧房是半落地窗设计,能看到海。

        “能把我们的房间换到同一层吗?”

        季辞和司机打商量。

        上下隔了五层,联系很不方便,她答应了苏静语女士,要牢牢看着季盛澜,不让他出乱子。

        司机面露难色:“房间都是提前安排好的,若是临时调换,可能会引起其他乘客的不满。”

        季辞觉得也确实麻烦,在别人的地盘上要求不能太多,也就没再说什么,随后就跟着司机上了十五层。

        十五层明显更安静,也更奢华。

        等到房间门打开后,季辞怔了怔。

        房间非常敞亮,比十层的那间小套房大了几倍不止,全玻璃结构的长弧形客厅,视野极佳,蔚蓝的海洋尽收眼底,滑开玻璃门是露天小花园和私人泳池。

        房内带有独立的厨房,衣帽间,书房,影音室等。

        甚至还有一个独立的观景房,全玻璃吊顶,晚上躺在软软的地毯,看星星正好。

        还配备了专属私人管家,装修的风格是法式中国风,洋气又复古。

        桌面上甚至摆放着鲜切花和各类进口水果。

        那花是粉色的芍药。

        对比起来,季盛澜住的套房有点敷衍。

        只配叫保姆房。

        “这是给我的?”

        季辞再三确认会不会是弄错了。

        这规格不至于吧?

        就很诡异。

        司机毕恭毕敬:“是的,季小姐,没有弄错。”

        季辞敲了敲几案上的青花瓷瓶,不是那种粗制滥造的工艺品,又看了眼酒柜里的藏酒,其中一瓶是罗曼尼康帝。

        不对劲。

        哪哪都不对劲。

        这房间奢华到她都想问自己一句:她配吗.....

        忽然间,她划过花瓶的手顿住,季年说的那句荒谬的话出现在脑海里。

        顿时,她猛地回头,用异样的眼神狠狠盯着司机,欲言又止。

        铜铃大的圆眼睛快把司机盯到背脊发毛。

        司机:呃....他只是个打工的。

        季辞看着司机逐渐惊恐的小眼神,想说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

        她怕若是说了,会把人给吓晕。

        毕竟她想说的是--

        你们家沈大老板是不是看上我了啊?

        .......

        算了。

        季辞转背去饮料柜拿了一瓶果汁塞给司机,感谢他一路上的照顾。

        司机拿着饮料干站着,心底更加惴惴不安了。

        -

        十五层。

        廊道尽头的房间。

        沈常西从冰箱里挑了两瓶柠檬味的苏打水,往吧台处走去,递给赵淮归一瓶。

        “你让人把季家小姐的房间升到我们这层了?”

        沈常西看着面前没什么表情的男人,试图找到些不一样的情绪。

        可惜,没有。

        赵淮归拧开苏打水,拿了个喝威士忌的杯子,把苏打水倒进去,又加了点白兰地和柠檬片,慢条斯理的动作优雅又矜贵。

        “黎三说的。”

        赵淮归的嗓被酒滚过,愈发冷了点。

        沈常西笑了声,“你的事他恨不得添油加醋编成剧本。

        说你一周换两太缺德。”

        他指前天在商场那件事。

        这事不出一天,整个圈子都知道了。

        黎栎舟在下午的牌局上感叹,二哥还是厉害。

        前天和小妹妹在试衣间调情,收了妹妹的爱心小卡片,哪里知道今天就瞄上了季家小姐,还把人的房间换到了十五层。

        “他说心疼卡片妹妹。”

        沈常西看热闹不嫌事大。

        赵淮归冷笑,正盘算着怎么把黎栎舟扔进海里喂鲨鱼,房间门就被打开。

        即将被喂鲨鱼的黎栎舟走了进来。

        “季家大小姐真是厉害啊,我让客房服务给她去送餐,她非说自己没有点,就是不开门。”

        怎么骗都不开门,警觉性还挺高的,他想看看模样都看不到。

        赵淮归眉心拧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痕迹,“你要她开门做什么?”

        黎栎舟:“看看有没有卡片妹妹好看。”

        “........”

        察觉到赵淮归的脸色变得极差,黎栎舟不敢再踩雷,把话题转到正事上,“二哥,清水湖那块地.....”

        一句话点到为止。

        赵淮归知道黎栎舟想说什么,他没说话,只是垂眸去瞧杯中浅棕色的液体。

        阳光穿透玻璃,杯中仿佛盛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在和他对视。

        “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不需要来问我。”

        赵淮归推开酒杯,转头看向窗外。

        一览无余的蓝。

        漫天遍野的蓝。

        黎栎舟点点头,顿时后悔多了那句嘴。

        也是,一个女人而已,况且八字还没一撇,真看上了又怎样?

        赵淮归不至于。

        此时,窗户外传来长长一声“呜--”。

        是启航的汽笛声。

        这艘船要出发了。

        -

        折腾了大半天,如今坐在阳台上吹海风,季辞总觉得整件事看上去就很魔幻,从收到沈家的请帖开始,再到上了这艘邮轮,进了这间房,就没有一件事是正常的。

        这不,十分钟之前还有莫名其妙的客房服务,非说她点了一份晚餐,要她开门。

        她约好了六点和季盛澜去吃免费提供的晚餐,怎么可能点一份2888的安格斯牛小排套餐?

        做梦都不可能点。

        她卡里统共还剩三万的活钱。

        现在这情况,季辞连门也不敢出了,在冰箱里寻了一包速冻饺子,打算烧水煮饺子吃。

        房间看着奢华过度,但冰箱里却贫瘠的很,除了一水儿没有标签的高级矿泉水,两箱过度包装的什锦水果礼盒,能饱腹的就两袋饺子。

        还好,有几瓶不同口味的酱料。

        等水烧开的时候,季辞靠着岛台开始想前前后后一连串的反常,她脑子向来发散思维能力强大,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很多恐怖的社会案件。

        比如,把女孩骗到某处实行诱/jian。

        比如,卖.器官。

        比如,有些组织专门选漂亮年轻的女孩,把她们卖到其他海外做劳工。

        季辞头皮发麻。

        她突然觉得,自己像只待宰的猪。

        锅里的水烧开了,咕咚咕咚的冒泡泡,白腾腾的热气争先恐后的朝空气中挤,眼前一片模糊。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难怪要把她和老爸足足隔了五层楼,难怪这么大的套间却只有一张床,海风隔着玻璃,并没有吹到皮肤上,她却有些发冷,鸡皮疙瘩挨个从毛孔里钻出来。

        季辞当机立断去找手机,通知季盛澜拿好证件下船,还没等到那头接通,就听见船鸣的声音。

        一声呜咽拖得极长,预示着这艘船启航了。

        季辞脑中好大一个念头,完蛋的念头。

        事过之后,季辞接受了怎么样都是无法下船的结果,这么一想反倒冷静了许多,没有了刚刚的惊慌。

        她挂断电话,沉默的看着窗外,落日余晖,天边用画笔刷上斑斓的色彩。

        她看着锅里不断鼓泡泡的沸水,心跳也随着不断升温,逐渐达到沸点。

        煮了大半袋饺子,季辞又调了辣椒汁,发微信喊季盛澜上来一起吃,顺便让他收敛点,少去高消费场所。

        邮轮上提供免费餐食和公共休闲空间,但省钱有省钱的玩法,奢侈也有奢侈的玩法,想吃的高级,玩的新奇,那就是一晚上消费六七位数也不够。

        她可太懂她爹了,非珍馐美食不吃,非高档场所不进,花钱方面一点也不磕碜,总之就是三个字不差钱,不然也不会被人在牌桌上下套,骗走了上亿。

        他们季家现在剩不下几个钱能够苏女士和季大爷糟蹋了。

        -

        季盛澜接到季辞电话的时候,人正在第四层的餐吧吃沉浸式主题晚宴。

        今晚的菜单有紫苏姜汁腌杨梅,鹅肝麻婆豆腐,加了松露的海鲜炒饭,帝王蟹松茸馅小笼包,熬了二十个小时的乌鸡火腿汤,姜葱烧的海参配和牛,鲍汁焖去骨鹅掌,焦糖吐司醮手工冰激凌,百花琉璃果子。

        还有演员现场进行国风表演。

        季辞让他来楼上吃水饺,季盛澜很是忐忑地咽下一块鹅肝。

        “可我这正吃上了呢.....”

        未等季辞接话,他又忐忑地问了一句:要不要一块吃?

        打八折才6888一位。

        虽然现在预约晚了点,还不知道有没有位置,但是加钱,肯定有的。

        季辞面色阴云密布,再听她爹多说一个字,她怕当场去世。

        “吃吃吃你大爷!你这个败家子!”

        季辞骂骂咧咧挂了电话,气鼓鼓地把手机摔在沙发上。

        季盛澜瘪瘪嘴,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委屈的舀了一大勺炒饭。

        松露的浓郁香气逐渐在唇齿间划开,季盛澜又剥了一只大蟹腿,沾清爽的泰式酱汁。

        他感叹着,这海里刚捞上来的就是新鲜啊,吃个屁速冻饺子,女儿看着像会花钱的大小姐,其实啊.....

        年纪轻轻的,不会享福。

        明天得好好开导开导。

        主菜过后,是餐后甜点。

        季盛澜喝着桂花酿,摇头晃脑的听戏,也不知道听不听的懂,反正跟着大家一块晃脑子就行。

        餐厅为了配合国风主题,特意改造成了旧时的戏园子,配合现代全息投影技术,给人一场身临其境的中式盛宴。

        二楼雅间。

        沈常西不经意扫过一楼散座,没找到豫欢,反而看到了吃的正欢的季盛澜。

        沈常西觉得有意思,就多瞧了几眼。

        “怎么连吃饭都看不到季盛澜他女儿?

        这做爹的跑来享受,让女儿去吃餐吧?”

        赵淮归正和人谈事,面前的菜品没动几口,反倒是桂花酿喝空了三盅。

        沈常西的话刚落,他斟酒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挑眼,向楼下看去。

        季盛澜坐的是单人桌,摆盘精美的甜点早已消灭了大半。

        黎栎舟想看季辞到底是何方神圣想了一天了,听到季这个字都不由的多兴奋几分,他走到栏杆处,两手撑着,往下望。

        黎栎舟咋呼:“季盛澜和他女儿关系不好?

        连吃饭都不一起?”

        真是奇葩。

        父女俩还各吃各的饭?

        “啧,欠了一屁股的债,都被限制高消费了,没想到还挺会享受的。”

        赵淮归静静喝酒,冷冷淡淡的神情,像夜晚的海上凝出一层若有似无的雾气,因为酒精的缘故,他的双颊微微熏红,眼底也多了抹不易察觉的轻挑,并不似平日的冷寒。

        桂花酿虽甜,也醉人。

        黎栎舟琢磨了半天,把人喊来问了问情况,客房服务的工作人员说,季小姐自从进房间后就没有出过门。

        赵淮归蹙眉,神情于冷淡外终于多了一点什么。

        “房里有什么吃的。”

        他漫不经心问了一句。

        工作人员想了想,说:“有矿泉水,水果....还有一些速冻食品。”

        赵淮归又喝了一杯桂花酿,喝完,他随意拿起面前的单子递了过去,淡淡开口:“把单子上的菜做一份送去她房间。

        她问就说是她爸点的。”

        二楼雅座有自选菜单,和散座是不同的。

        厨师长会按照每位客人的忌口和喜好,特别调配菜单,采购食材。

        赵淮归递过去的是他的那份单子。

        他的口味挑剔,忌口颇多,厨师为他配菜总是要比别人多花一倍的心力。

        黎栎舟和沈常西交换眼神,心知肚明:果然是早勾搭上了,舍不得小姑娘吃速冻。

        工作人员毕恭毕敬接过菜单,正要下去准备时,赵淮归叫住了他。

        随口添了句:“把账记在季小姐名下。”

        黎栎舟:.......

        沈常西:.......

        两人在心底异口同声:被你看上的女人可真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