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她又作又甜在线阅读 - 第 1 章

第 1 章

        第    1    章

        01

        夏至过后,上京的天气愈发炎热,整座城市像一只巨大的烤箱。

        和室外的骄阳似火完全不同,铭达公司的写字楼里冷气开得足,温度凉爽又舒适。

        大厅的玻璃门自动滑开,走进来一名年轻的女孩,薄荷绿的连衣裙清新惹眼,细高跟踩在光可鉴人的瓷砖上,敲出清脆的沓沓声。

        她的脸上戴着防晒面罩和超大号墨镜,步伐匆忙,大有横冲直闯的意思。

        旁边的保安飞快上前,拦下了她:“小姐,请问您找谁?”

        看着近在咫尺的电梯,季辞小声地叹了口气。

        只差一点,就能冲进去了。

        她只好摘掉墨镜和面罩,冲着保安弯了弯眉眼:“你好,我来找你们张总,张谨华。”

        面罩取下来,里面藏着一张令人惊艳的小脸。

        皮肤白皙柔软,像一杯从保鲜柜里拿出的冰镇牛奶,五官精致娇媚,尤其是那双灵动的小鹿眼,让她看上去人畜无害,纯真动人。

        保安怔了怔,随后秒变温柔大叔,他笑眯眯地告诉季辞:有预约的客人需要去前台报备噢。

        季辞抿住红唇,没接话。

        呵呵。

        她有预约个鬼。

        头顶着保安大叔关切的目光,没办法,季辞只能走到前台。

        前台小姐得知是来找张总的客人,没让季辞等,直接把电话拨到董事长秘书办。

        挂电话时,前台小姐的神情有些复杂。

        “不好意思,季小姐,我们张总今天去政府开会了。”

        “开会?”

        季辞的声音含着微妙,眼波若有似无地扫过面色平静的前台小姐。

        不在,很忙。

        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见季辞没有要走的想法,前台小妹语气很生硬,她又强调了一遍,他们张总今天可能不会回公司了。

        季辞笑了笑,垂眸。

        心里一个劲地暗示自己,不生气不生气,要冷静!

        家里快破产了,不能再那么嚣张了,就算想嚣张也嚣张不起来了!

        呼.....

        她真是太会安慰自己了。

        再抬头时,季辞恢复了甜美的笑容,她点点头:“好呢,那我再等等。”

        不去管前台小姐异样的眼光,季辞径直走到大厅的休息区域,找了个沙发坐着,落地窗外阳光娇纵,肆无忌惮的洒落热情,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就转动了四个来回。

        季辞靠在沙发上,心底思绪翻涌,远没有面上来的平静。

        但凡时间倒退一个月,她季辞还是风风光光的全季盛世大小姐,谁敢让她坐上四个小时冷板凳。

        如今她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家里欠了十多个亿的债务,除非有人肯投上一大笔钱助他们渡过难关,否则季家所有的资产就要放到各大银行去拍卖。

        这个月内,她求了一大圈的亲朋好友,都吃了闭门羹,张谨华这儿怕是最后的希望了。

        若是今天还堵不到人的话.....

        思绪被隐约的谈话声骤然掐断——

        “张总,车已经安排好了。”

        “我们是在这等着吗?”

        季辞的眼睛一亮,迅速回头朝声音处望去。

        只见电梯里走出来几个人,最前面的就是张谨华。

        一群人出电梯后并未走远,反而站在电梯口垂首等着。

        看上去,众人的神色都很恭敬,甚至还有一丝紧张。

        刚刚听到他们说等着,是在等谁?

        季辞来不及多想,迈开腿,匆匆走上前去。

        “小姨父。”

        娇俏的声音划破凝重的氛围,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望向来人,打量的目光里带着疑惑。

        看清楚来人是季辞之后,张谨华活像见鬼一般,神色慌乱了一瞬,“季辞?

        你、你怎么还在这?”

        此时,电梯楼层显示器的红色数字开始跳动了。

        季辞抬了抬眉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

        您觉得我为什么还在这呢?

        张谨华拧着眉心,斥道:“在外面别乱喊!”

        他和季辞的小姨三年前就离婚了,还算哪门子小姨父?

        “现在没空见你,还不快回去。”

        张谨华声音透着不耐烦。

        季辞脸色未变,口吻也很平静:“小姨父,我等了您四个小时。

        反正我也不着急,我可以再等等。”

        说话间,女孩的眼波流转,不经意扫过那串不断下降的红色数字。

        张谨华没办法,只得退一步,“好。

        清水湖那块地拿来,我把你的融资方案送到董事会。”

        季辞眼眸冷下来。

        清水湖。

        最近打这块地主意的人可真多。

        “小姨父,都是生意人,这么固执做什么?

        黎山那块地没问题。

        未来上京城往东边发展已成定局,那块地您抓在手里,十年内起码翻这个数。”

        季辞笔出一个五的数字。

        张谨华犹豫了几秒,还是不松口:“不行。

        就清水湖。”

        季辞轻巧一转,挡在了电梯门口,“那好,为什么一定要清水湖?”

        不断下降的楼层数字让气氛变得更焦灼。

        张谨华现在是心焦如焚,等会下来的人可是赵家的公子爷。

        若是被那个男人看到季辞在这装疯卖傻,纠缠不休,那不止是自己和季辞完蛋,整个铭达都要被拖下水!

        张谨华管不得那么多了,气急败坏地吩咐助理把季辞撵走。

        “你、你欺人太甚!”

        面对突然冲上来的几个人,季辞气愤地骂出声,大脑已经条件反射地命令她迅速往后躲。

        电梯在此时归到g层,银灰色的金属门缓缓滑开。

        季辞没想到门突然开了,后背一下子落了空,整个人就这么直直向后倒去。

        电梯里。

        赵淮归和母亲通完电话,电梯门打开,还没来得及迈步,就看见一个女人栽了进来。

        他凌厉的眉眼闪过一丝不悦,刚想避开,手腕就被一只暖乎乎的小手抓住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懵了。

        等到张谨华缓过神来,抬眼就看见了荒诞的一幕。

        这死丫头抓着谁的手?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是真完了。

        季辞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气氛很诡异,她半蹲在地上,平复了几秒慌乱后,这才借着手中的支点缓缓站了起来。

        直到站稳后,她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手里冰冰凉凉的东西怎么是软的?

        她迅速低头,只见自己正紧紧地拽着一只男人的手。

        那手清瘦有力,骨节分明,非常漂亮,可惜温度却是冰冷的。

        顺着这只手,她把视线往上移--

        白衬衫微微挽起,露出了结实健壮的小臂线条,再往上,是宽厚有力的肩膀,因为天气热,衬衫领口最上的扣子解开来,带着不可言说的禁欲感。

        男人沐浴在电梯清薄的灯光下,五官精致而凌厉,眉眼深邃,一双分明多情风流的桃花眼却冷得像冰,幽深晦暗,散发着上位者的强势。

        猝不及防地和他对视,季辞有心惊之感。

        看着女孩呆愣的模样,赵淮归眯了瞬眼,掩饰住一闪而过的不自然。

        “你是.....”

        季辞还没说出口,思绪就被一股罕见的香气勾走了,绵长悠深的异域佛香,好像还混着佛手柑的味道。

        是从面前这个男人身上散出来的。

        季辞鬼使神差凑了上去,男人的胸膛近在咫尺之间。

        她用力嗅了嗅,随即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喃了句——

        “好香…”

        女孩的嗓音柔媚,像细碎的小勾子。

        顿时,赵淮归的眼中添了嗤嘲,他出声,打破四周死寂的气氛:“你抓够了没?”

        沉冷的声音滚入季辞的耳中,让她整个人骤然一震。

        抓他?

        电光火石间,季辞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他的手呢。

        有点丢脸。

        她倏地把手缩回去,“不好意思先生,刚刚情况太紧急,没想那么多,我给你道歉.....”

        赵淮归打断她多余的解释:“不必。”

        说完,他一言不发,迈步离开了电梯,边走边抬起右手,环了环被季辞抓过的左腕,好似在驱赶少女残留在上面的温暖。

        一行人簇拥着他,紧跟着离去。

        -

        赵淮归出了电梯,张谨华偷偷瞪了眼季辞,旋即立刻围了上去,谄媚地说道:

        “赵老板,刚刚的事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小丫头嘛,年轻不懂事。”

        男人的高大的背影逐渐远了,季辞懊恼地捶了捶头。

        难道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睡觉睡少了,才导致一见帅哥就昏头?

        季辞呼出一口气,忙不迭跟上那一群人。

        众人走到了大门处。

        刚刚那男人被簇拥在正中,身姿挺俊,卓尔不群,一身雪松绿的手工西装分外清隽。

        反观跟在一旁的张谨华,一路作揖鞠躬,就像个小跟班,谄媚得辣眼睛。

        “......赵老板,这审查的事可就真得拜托您了.....”

        “改天我做东,还请赵老板您赏个光,我们再聚一聚可好?”

        季辞偷偷摸摸混了进来,助理认识她是季家大小姐,在没有老板吩咐的前提下,他不敢拦。

        张谨华絮絮叨叨说了一大串,唯独赵老板三个字清晰入耳。

        赵老板?

        这是哪位大佛?

        她的圈子里没听说过哪家厉害的是姓赵。

        门外停着几辆车,中间是一辆劳斯莱斯。

        雪松绿的色调,看上去如林深幽静,高级的氛围感和这男人很配。

        张谨华为男人拉开车门,毕恭毕敬把人送上车。

        赵淮归一路都很沉默,在最后勉强说了句:“张总客气。”

        “那一切就.....拜托赵老板了?”

        趁着窗户还半落,张谨华又添了句。

        男人没接话,神色冷淡,察不出许还是不许。

        过了几秒,寡淡的声音从车厢内传出:“天热,张总回吧。”

        话落,赵淮归依然侧着头,目光落向窗外某处。

        他并未吩咐司机开车。

        没有人知道他的视线落在哪。

        可季辞知道。

        他是在看她。

        眸色幽深,不似他人那般淡。

        被他看着的时候有危险降临的错觉,季辞的心跳不自觉加速了。

        此时此刻,她觉得这男人有点意思。

        表面看上去冷冰冰的,可眼睛里全是锐利的审视。

        看她?

        行。

        让你看个够。

        季辞迎上这道打量的目光,唇角勾出甜美的弧度,她还大胆地冲男人眨了眨眼睛。

        女孩天真的模样落入眼中,赵淮归滚了滚喉结。

        随后,车窗升了起来,漆黑的玻璃缓缓向上蔓延,像一口吞噬万物的幽井。

        男人依旧用漆黑的眸攫住她,就在车窗即将湮没彼此的面容时,他勾了勾唇角。

        笑了。

        那冷峻的一张脸,笑绝对要比不笑更诡异。

        刹那间,季辞的心脏抽紧,娇俏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从头罩了下来。

        -

        “季辞!!”

        劳斯莱斯不见了踪影。

        终于,张谨华顾不得体面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爆发出一声怒吼。

        季辞委屈极了,怯怯开口:“小姨父....”

        张谨华:“说了别乱喊!你小姨出轨,你还敢喊我小姨父?”

        季辞瘪瘪嘴,觉得是有点强人所难,“那我喊您一声张叔,总可以吧?”

        张谨华哼了声,倒也算默认。

        “叔啊,您知道的,清水湖那块地我卖不得。”

        清水湖这块地,她的确不能卖。

        爷爷死前紧紧拉住她的手,说他找大师算过,那地是风水宝地,曾经埋过公主。

        大师说,这块地得过给家里的女孩子,当嫁妆,才能相到乘龙快婿,保证季家日后荣华富贵。

        若是不捏在手里......

        日后老公会不行。

        那是哪里不行呢?

        该不会是那儿不行吧!

        季辞当时问了这么一句,爷爷没说完,瞪大眼睛看着她,一口气就这么断了。

        真·封建迷信害死人。

        张谨华甩袖就走,他知道季辞又要拿那一套封建迷信来堵他的口,简直是把他当二傻子耍。

        季辞紧跟上去,眼睛转一圈,想到一个更好的切入点:“张叔张叔!你是不是有事要求刚刚那男人啊?”

        不提就罢,一提这个张谨华就后怕。

        赵淮归是什么人物!上京城权贵圈里数一数二的公子爷,就连上一任市长都是他爷爷的秘书。

        放眼整个上京,哪个嚣张的富二代官二代不在他面前乖得像条狗?

        传闻,他不近女色,对生扑上来的女人尤其厌烦。

        可这丫头!竟然敢抓他的手!

        旋即劈头盖脸一阵数落。

        “臭丫头!知道人家是什么身份吗?

        幸好没计较!不然你我都得完!”

        季辞小声嘀咕:“值得弄这么大谱吗。”

        张谨华冷笑,“告诉你,我这事若是没办好,你给我清水湖的地都没门。”

        说完,他加快步伐,想快点甩掉季辞这个狗皮膏药。

        季辞被张谨华那嫌弃的表情刺痛了,她定在原地,怔愣地看着前方。

        眼见张谨华就要进电梯了,季家最后的希望也要被无情的打破。

        季辞攥了攥拳头,心下一狠,一个荒诞的念头被她一字一顿地咬了出来:

        “若是我能帮你搞定那个男人呢。”

        不高不低的声音,没有丝毫往日的娇俏,只剩下冷静和锐利。

        张谨华的步伐顷刻间滞住。

        他的表情变了变,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季辞。

        铭达底下的基金会一直运转不错,前些日子,上头忽然放出了消息,要来查账。

        也不知道他们中间是谁得罪了人,整个董事会上下都高度紧张。

        他好不容易求到了赵家,可这赵二公子又一直不肯给个准话。

        若非他和赵淮归的母亲大学时曾是同一个导师的弟子,他连人的影儿都巴不上。

        张谨华走了回来,“辞辞啊,你认识他?”

        季辞:“不认识,那又怎样?”

        张谨华笑了声,觉得她疯了,“辞辞,叔提醒你一句,年轻虽好,但胆子也别太大了。”

        季辞也笑笑,锐利褪去了,她淡淡地说着疯狂的话:“管那么多做什么,我说了替你搞定,就肯定搞得定。

        还是说,您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张谨华沉默片刻。

        若别人说这种话他一定嗤之以鼻,但季辞的话,他得打个问号。

        季辞这副皮囊有多大威力,他是见识过的,上京城多少公子哥曾被她这张皮迷的七荤八素。

        “小姨父您看?”

        季辞近了一步。

        “成!全季盛世的融资方案我会拿到董事会上。”

        张谨华拍板,“但前提是.....”

        “你替我搞定赵老板。”

        季辞紧握的拳头松开来,完全忘记了刚刚面对男人时,小心脏是怎样的紧张惶恐。

        “成交。”

        她果断应下。

        下一秒,脑中浮现出了那张清冷沉郁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