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历史小说 - 回到大明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震慑

第十章 震慑

        所谓【藏剑术】,并不是字面意思的将手中长剑隐匿起来,而是借由体内内力催动手中长剑进行完全意料不到的攻击。

        比如翻手出剑,一击破绽瞬间秒杀对手!

        又比如内力催剑,长剑直接从剑鞘之中袭出,依靠剑鞘作为后续力量将其甩出,环绕一圈干掉对手……

        云云总总说不尽然,只是这一门【藏剑术】属于是陆竹这个高僧独创的技能,自身需要极高的内力才能掌握。

        沈渡在将其复制过来之后仅仅是简单的试了一下之后便觉得精妙不已,这一招式本身幻化极多,沈渡所掌握的其他剑法甚至是都可以与之进行融合,使得其出手竟然可以使用多种剑法!

        铛铛!

        沈渡手中残霄生生挡下了陈金奔雷剑法的前面两招,藏剑术猛然再度驱动,残霄在沈渡怒涛境内力的掌控之下威力瞬间大增,他直接一剑就将陈金手中的银白色长剑横着斩断!

        嗡!

        清脆的响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不少人都在惋惜黑石组织如此就要再度少一个平海境高手了。

        “什么!?”

        陈金手中长剑瞬间被斩断之后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沈渡的残霄已经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输了。”

        沈渡手中的残霄此时还处于被内力加持的状态,陈金只是感受了一下便瞬间冷汗暴起。

        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绝对是比自己要高,自己的奔雷三式他硬生生接下不说,竟然还凭着手中长剑斩断了自己的武器!

        要知道他的银白色长剑是黑石组织用特殊材料打造的,他驱动奔雷剑法的时候更是威力大增,基本上可以说是削铁如泥无往不利的概念……

        陈金咽了一口吐沫,他艰难的抬起头来看向沈渡:“你不杀我?”

        “好像没说过挑战失败者就要被杀吧?”

        沈渡哗啦一声抽剑回鞘,身上澎湃的内力在一瞬间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放眼望去他和寻常人没有丝毫的不同,陈金甚至是从此时沈渡的身上感受不到一股内力波动!

        “再说了,现在黑石正是用人的时候,若是再把你杀了,岂不是是变相的削弱我们。”

        陈金求助似的看向了转轮王,直到看到转轮王将自己的斗篷再度戴了上去,他这才黯然低下了头,冲着沈渡微微拱手转身下场。

        沈渡刚才秒杀了周广泰,现在又几招之内就已经足以杀他,这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是足够在众人面前立威了。

        刚才一并出来的三人此时还剩下了一人,那家伙眼见着周广泰还在地上抽搐,而陈金又黯然败下阵去,他则是很光棍的尬笑了一声:“既然周指挥使和陈指挥使都已经证明了沈兄的实力,那我也就不献丑了。”

        “我本人善于用刀法,大开大合之间怕是很容易就会被你抓住破绽……”

        沈渡微微点头却是没否认,这家伙所掌握的招式为断水刀法,沈渡一看便知,这种招式对上沈渡这边的各类剑法都毫无胜算,更何况沈渡还有一手藏剑术。

        “还有没有人要挑战的?”

        总指挥使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众指挥使面面相觑之下却是都不出声,很显然沈渡仅仅是凭着刚才展露出来的这两手已经足以让他们知难而退。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任何异议,那么我们就按照转轮王的意思来办!”

        肥油陈此时才在身后鼓掌站了出来,代替转轮王出声道:“命令下达,即刻出发!”

        众人此时都是神情一肃,紧接着轰然应许之后纷纷散开开始进行紧张的人事调动中。

        沈渡则是从肥油陈的手中接过了一枚黑石专属玉牌来,面前的雷斌笑着看向沈渡:“你小子倒是深藏不漏啊,仅仅是加入黑石三个多月就已经成为了分部管事……我当初过来还弄了半年呢。”

        “人家技高一筹,我们不服不行。”

        彩戏师连绳在一旁补充话语,听起来却像是在抱怨:“这些会用剑的人总是这样,三两下就是杀招,太直接了。”

        雷斌听完了彩戏师的话语之后这才扭头看向沈渡:“你说若是我们两个对上你,谁能胜?”

        沈渡微微一笑却是并未吭声,雷斌的能力偏重于偷袭,是黑石组织当中不可或缺的成员之一,可在一打一单挑的情况下却是被拿捏的死死的,单凭着沈渡此时怒涛境的实力,单挑情况下弄死雷斌简单的如同喝水。

        而彩戏师更不用多说,这家伙的实力是怒涛境二阶,内力雄厚,善于用毒以及刀法,变戏法只是其手段之一……

        只是彩戏师的攻击手段对上沈渡却仍是无效,沈渡纵然只是怒涛境一阶,可凭借着手上的小无相功以及各类剑法招式仍是可以保证在数招之内干掉这个怒涛境二阶的老头子!

        更何况彩戏师为黑石卖命了如此多年,浑身上下早已经就是新旧伤累加在一起,身体早已经不复当初。

        一个100%一个则是70%甚至是60%,结果显而易见。

        因此雷斌和彩戏师连绳两个人一起上沈渡也可以保证将其处理掉,除非是转轮王这个怒涛境三阶的存在出手,不然的话沈渡甚至是连伤都不回受一点。

        雷斌眼见沈渡不说话,却也是丝毫不着急,直接一摆手:“行了别废话了,今晚的马车,我们赶往江浙分部那边还需要一点时间……”

        彩戏师连绳打断了雷斌的话语,“我不和你们一起坐马车,那破马车给我这一把老骨头都给颠的要散架了……”

        “你该不会又捣鼓你那神仙索吧?”

        雷斌满脸的讥讽,连绳却是嘿嘿一笑,从怀里径直掏出来了一把麻绳,捧在手中出声道:“神仙索可是真的,这可是我的吃饭本事!”

        他没有丝毫的遮掩,手中麻绳冲着天上猛然一甩,

        “起!”

        连绳冲着沈渡笑了笑,“你想来的话也可以!”

        “散!”

        他再度大喝了一声,一团雾气瞬间缠绕而上,将整个麻绳在眨眼之间捋直开来,而连绳则是直接擒住了这边的绳索,如同是一只猴子般的攀爬而上,大笑之中当即消失在了绳索上方的雾气之中!

        雷斌看的却是丝毫不惊讶,只是啧了一声。

        “好手段啊,让你教给我们也不教,指不定那天死在外面,神仙索就失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