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历史小说 - 回到大明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六章 路遇锦衣卫

第六章 路遇锦衣卫

        “既然如此就罢了。”

        沈渡将昆仑玉牌直接收了回来,转而才出声问道:“最近江湖上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哎呀沈大侠你可真是问道点子上了!这几日发生的大事可真是不算少!”

        刘掌柜打开里面的暗门走了出来,脸上神神秘秘的,靠近了沈渡之后才出声道:“这一大早的我就听说了,咱这应天府的张太师被人给灭门了!全家老少上下二十多口人都死了,之前还有人猜测说可能是最近到达应天府的黑石组织出的手……”

        沈渡眉梢稍动了一下,却是没出声。

        “还有一件大事就是我听闻那张太师府的张人凤是昆仑派的人,还是给内门弟子!昆仑派的弟子不算多……现在又死了一个张人凤,那昆仑派很有可能要派人出来调查!”

        “我虽然不知道你这玉牌是从何而来,却是一定要万分小心!”

        掌柜的亲自给沈渡这边沏了一杯茶,他也坐在一旁喝了一口热茶这才继续说道:“接下来的多半是一些小道消息。”

        “据传张海端家里有一具几百年前的高僧遗体,听人讲这东西可以让人再生造化,断肢可以重组,残缺可以补全……讲起来真是玄之又玄,可要我说却是当不得真,毕竟一具尸体而已,能有多玄乎!”

        沈渡微微一笑,只是点头:“钱掌柜说的不错,若是这所谓的遗体真的可以达成这样的神奇效果,那么岂不是早就被人抢的江湖上满是腥风血雨了?”

        “的确不错!”

        刘掌柜的连忙点头,压着茶杯盖子出声道:“官府的人在张海端家里没找到那一具尸体,看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要派锦衣卫的宋忠和魏无心来侦办此事了。宋忠和魏无心两个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内功心法也都算得上是一绝……”

        “我又听闻好像是天魔宗的人最近似乎是到了中原地区,只是此事真假我却是不知。”

        沈渡微微点头,转而才看向眼前胖胖的掌柜:“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的倒是不曾听闻,主要是昨夜太师府发生的灭门惨案盖过了其他诸多事情,消息一时间尽然都是这些。”

        刘掌柜的摇了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眼前猛然一亮,如同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沈兄弟有件事情可能涉及到皇家秘密,若是说出口极有可能会被当做是叛逆!你可确定要听?”

        沈渡听到这里之后却是笑了笑,毫不在意的出声道:“你要说的该不会是燕王的事情吧?”

        “你怎么知道!”

        刘掌柜的当下就有些震惊,他盯着沈渡的脸看了数秒之后才出声道:“看来这事已经不是什么好遮掩的了,连你都知晓……”

        “不,这事知晓的人还是很少,我只不过是从朝廷最近的动向上猜测出来了而已。”

        沈渡轻笑着端起茶杯:“当今皇帝最近不是在推行削藩吗?这已经是新政第二年了,前面的几个藩王都已经被当今圣上给夺了兵权,接下来的人不用多说就只能是燕王了。”

        刘掌柜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渡,这才缓缓出声道:“若不是看沈兄弟你还算是可靠,这些话我是绝无可能说出口的。”

        “最近锦衣卫的势力遍插应天府,看得出来他们同样很紧张。”

        “小道消息,燕王要反!”

        沈渡纵然是知晓这一切一定会发生,可此时听闻这话从钱掌柜的嘴中说出来仍觉得有些奇怪,他放下了茶杯,看向眼前的这个胖掌柜:“既然你都知道了,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打算?”

        “哎,我从祖上就搬到了应天府居住,已经五十余年时间了,再打算能如何打算?无非也就是搬走罢了!”

        “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这一把老骨头已经折腾不动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就让他发生好了。”

        胖掌柜的神情变得不再那么激动:“江湖人士也都有些蠢蠢欲动,许多人都已经猜测到了,听说消息还是从现在的皇宫中传出的,几个近臣正捯饬着当今圣上御驾亲征他叔叔呢!”

        “御驾亲征?”

        沈渡一听就没忍住笑出声来:“真是好笑……掌柜的你听我一句劝,应天府暂时不会出事,你就安稳在此地不要乱走动。到时候若是燕王真的起了兵,从燕赵之地一路打到这区区应天府也不过只是数月而已。”

        “可燕王只有燕赵之地那区区巴掌大点的地方,如何对付的了整个大明的百万雄兵?更不用说他到时若是起兵用什么名号也名不正言不顺……”

        刘掌柜倒是想得多,沈渡却是不等他说完就直接站起身来,他看到了后面的伙计已经存好了银两,拿着存票走了出来。

        “今日就到这吧,我还要赶回去练功。”

        沈渡轻笑着取走了存票,看也不看直接就将其塞到了内衬之中,“记住我的话,我可保你平安无事。”

        “沈大侠慢走!”

        “不用送了。”

        沈渡闪身就从门口的位置消失不见,钱掌柜的站在原地则是愣了神,他不知道沈渡所说的到底可信不可信,毕竟接下来若是真的有这种事情,接下来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的日子就难过了。

        ……

        沈渡刚出钱庄大门就已经感觉到了被人盯梢,他却是默不作声的径直往前走,轻功催动之下速度极快,没成想身后那人竟然丝毫不掉队,愣生生的追着他一路到了秦淮河畔。

        “咳……”

        沈渡惊讶此人竟然能够追上自己之余还是选择了停下脚步,他挑了个人少的街道,闪身而入的同时身后果然是追上来了一个常服年轻人。

        只不过这个年轻人刚刚进入到街道之中却是发现这是个死路,而自己追的人竟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该死!”

        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掌,扭头的瞬间却是看到了身后沈渡正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他,惊得他直接就要抽出自己腰间的短匕,却是被沈渡一把残霄直接顶在了脖子上。

        “啧啧……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锦衣卫的小旗。”

        残霄锋刃之上充盈着澎湃的内力,沈渡微微往下一压,当下就逼得眼前这个年轻锦衣卫站立不稳径直往下屈腿,他死死的盯着沈渡,极为不服气的出声道:“你今日在钱庄所言当为大叛逆!”

        “你就不怕被砍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