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历史小说 - 回到大明当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昆仑玉牌

第五章 昆仑玉牌

        全身上下气息逐渐平稳,沈渡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手臂,只觉得内力澎湃无比,怒涛境一阶的内力以绝对的水准碾压之前的平海境三阶!

        “该看看之前的战利品了……”

        沈渡站起身来,冲着桌子一摆手,之前复制而来的战利品就瞬间全部浮现在了桌子上。

        “青龙剑,昆仑玉牌,绝情佩……”

        他简单的看了一眼,这里面最多的还是那些银两,单单是今天晚上去太师府一趟他所获取到的银两就有300+,这些钱比得上高胜攒下来的资金了……

        “明日还是找机会将这些东西都给典当了吧。”

        沈渡看了一眼挂在床头的另一把长剑【残霄】,这一把剑可以注入内力使其威力大增,他当真是越用越顺手,因此多出来的青龙剑对于沈渡而言自然是没了吸引力。

        至于剩下的两个东西,沈渡完全没有佩戴的意思。

        “还有【易筋经】【唯心混元功】,这两个似乎是少林的内功绝学。”

        他尝试着运转了一下易筋经,发现这东西运转起来对于自己而言颇为生涩,另一个唯心混元功更是不用多说,甚至是直接都被沈渡当做是【小无相功】的增强材料用掉。

        一夜无话,沈渡沉沉睡去。

        ……

        张海端张太师府这边发生的灭门惨案凌晨时分被官府的人所得之,消息几乎是同步传递到了皇宫之中,一时间朝野上下众人皆是不可思议。

        “曹大人,天子脚下发生如此灭门惨案,死者还是张太师,你难道没什么好说的吗?!”

        “魏大人不用多说,这件事情我必定会调查清楚。”

        “若是此事侦办不利,到时候你的项上人头小心不保!”

        “魏大人说笑了,我这项上人头安稳的很,不劳费心。”

        “哼!”

        “张太师刚正不阿,前几日的时候还在陛下面前说削藩一事,言辞凿凿让我们惭愧啊!”

        “莫说削藩,这几日我听闻北方的几个藩王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就此事刁难朝廷!”

        “陛下刚刚坐稳了皇位,着实不能在此刻有所动乱啊,要我说来,削藩一事还需从长计议才行。”

        “陛下来了!”

        一众大臣连忙是整理着装,众人只看到最上面走过来了一个颇为年轻的少年,脚步极快,三两步就到了龙椅的位置。

        一旁的太监尖声尖气的出声嚷嚷着,紧接着这个少年的声音就直接响起。

        “张太师府上的事情我已经知晓,我现在只感觉到了异常的愤怒!”

        “究竟是谁人敢于在应天府公然杀人,还是灭门惨案!张太师是朕的臣子,也是诸位的好友,前几日刚刚胜任首辅,正准备帮朕谋划一件大事,昨夜就遇害,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少年的目光扫视了下面的臣子一圈,紧接着才将目光放在了站在一侧的锦衣卫指挥使宋忠。

        “陛下,此事微臣会与曹大人调查清楚,最多七天……”

        “三天!”

        少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最多三天时间,我要知道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出手!张太师府上的事情我也就全权交给你了,到时候希望你不会让朕失望!”

        宋忠微微张着嘴,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几秒之后才点头领命。

        “朕总觉得有谁在针对朕一样,之前死了两个人都是中毒而亡,现在又来一个被灭门的……这是将朕的威严不当回事啊!”

        “若是抓到了凶手,我定要诛他九族!”

        少年紧握住了龙椅上的龙头,恶狠狠的出声,眉宇之间全然是疯狂。

        ……

        沈渡起了个大早,换上了常服背着包裹直接就前往了刘记钱庄,这里他之前来过好几次,之前复制来的物品他多数都在这里处理,刘记钱庄同时拥有典当和存钱的功能,倒是方便许多。

        “呦,沈兄!”

        钱庄老板此时正在里面收拾东西,刚开门才没多久,第一单生意竟然就是老熟人了。

        “今天又给我带来什么好东西了?”

        沈渡直接将包裹扔给了眼前的老板。

        “一把剑,两个玉牌而已……还有些银子,老规矩,全部存起来。”

        “没问题!”

        老刘招呼了一声伙计,将包裹里面的银子直接迅速的收走,紧接着才从包裹里将那一把青龙唐剑给抽了出来。

        哗啦!

        剑锋凌厉无比,老刘当下轻呼了一声好,然后直接兴奋的看向沈渡:“五十两银子怎么样?”

        “你倒是大方许多。”

        沈渡摆了摆手,算是同意了这个价格,下一秒就听到老刘这边传来了一声惊呼。

        “这个玉牌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这可是个危险家伙什!”

        刘掌柜将那一枚昆仑玉牌从包裹里直接掂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沈渡出声道:“这是昆仑派的玉牌,江湖上只有昆仑派内门弟子才有!不是我吹嘘,这样的一枚玉牌到时候带着去武林四大剑派,对方都要对你端着!”

        “你是怎么弄来的……等等!”

        他愣了一下神,旋即声音都颤抖着说道:“难不成你杀了昆仑派的内门弟子!?”

        沈渡倒是有些不以为然,来这边三个月的时间了,他对于江湖各大门派基本上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昆仑派属于名门正派之一,本身实力超群,基本上是以一派力压西域多个邪教的水准。

        只是这些东西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意义。

        毕竟杀掉了张人凤的是黑石组织,这个组织相比较于所谓的江湖正派根本不在一个讨论的话题之中,黑石组织只听命于某个人,根本不在乎对手究竟是谁……

        “那又如何?”

        他看向刘掌柜,轻笑道:“你就说自己能不能收吧。”

        刘掌柜将昆仑玉牌往前一推,紧接着一脸肉疼的出声道:“这昆仑玉牌的材质是上好的昆仑玉,实际上的价格不菲,只是因为上面雕刻了这些东西,寻常人根本不敢收,我这也是小本生意,到时候若是被昆仑派的人知晓了我这里收了玉牌,到时候我这钱庄恐怕就没了!”

        “沈兄弟……沈大人!你还是拿回去吧!”

        “这个绝情佩我拿了,这个我给你二十两银子!”

        沈渡挑了挑眉梢,他着实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玉牌竟然能牵扯出这么多的内容来。

        张人凤既然是属于昆仑派,那岂不是说日后昆仑派还极有可能回来报复?

        这世界……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