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30章

第130章

        小五匆匆进来,低声道:“宫里的苏总管来了。”

        碧青愣了一下,自己从宫里刚回来可没多久,怎么苏全就来了,莫非……碧青想到燕子,心里咯噔一下,忙快步往外走。

        冬月忙道:“姑娘慢些,慢些,仔细脚下……”

        碧青哪还顾得上,直觉就是燕子出了什么事,一见苏全就问:“是不是燕子……”

        苏全低声把事儿说了一遍,碧青越听脸色越难看,也终于明白,赵家这么多年对燕子都不理不睬,为什么这个节骨眼儿却非让燕子进宫。

        太子妃赵氏虽封皇贵妃,却等于失了圣宠,赵氏一族没了这个大靠山,自然会着急,唯一补救的法子,就是继续从家族中遴选绝色女子送如宫廷,外戚多用此法来固宠。

        碧青却没想到,赵家会把主意打到燕子头上,想用燕子的美丽来迷惑皇上,难道皇贵妃跟皇上当了这么多年夫妻,还不了解自己的丈夫吗,慕容湛岂会是个为美色动心之人,他是自己见过意志最坚定的人,从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男人虽心怀天下,却冷硬如冰,碧青都怀疑他有没有喜欢过什么女人。

        碧青忽然明白,赵氏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得宠了,这是个太愚蠢的女人,动这样的心思,等于绝了她自己的后路,只不过燕子……碧青心里一阵心疼,这丫头幼年颠沛流离受尽苦难,好容易过了几年安生日子,不想,还有这么一场大难。

        碧青撩开轿帘,往里看了一眼,燕子的小脸通红通红的,嘴里呢呢喃喃,不知说着什么,碧青更加愤怒,对皇贵妃最后一点怜悯之情也消失殆尽,竟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给燕子下药,实在可恨。

        苏全见碧青的脸色,低声道:“太医已经瞧过了,幸亏发现的早,不打紧,灌了一丸解毒丸下去,只需再吃几丸就能恢复。”说着把手里的盒子递了过来。

        碧青冷哼了一声:“解毒丸?敢问总管大人,我闺女中的是什么毒?”“这……”苏全不想一向好说话的碧青,会如此不依不饶,有些尴尬。

        碧青没在理会他,叫了个健壮的婆子出来,拿斗篷裹住燕子,抱了进去,事关燕子名节,这个哑巴亏自己不吃也的吃,虽心里知道这不干苏全的事儿,可一看他身上那身大内的衣裳,就不由心生厌憎,哪会有好脸色,招呼都没打就进去了,把苏全晾在了外头。

        小五忙接过苏全手里盒子:“姑娘是心疼小姐才如此,还请总管大人莫怪才是。”

        苏全心说,皇上猜到姑娘会恼,才让自己送人回来,自己哪敢怪罪啊,赵家这丫头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有这样的娘护着,胜似亲娘了,至于皇贵妃跟赵家,经此一事,想必再也掀不起风浪了。

        碧青摸摸燕子身上,潮乎乎的汗水把小衣都浸透了,叫冬月拿一套干爽的给她换上,拧了凉帕子擦了擦她额头的热汗,透白的小脸儿上晕染着不正常的潮红,眼睛虽紧紧闭着,嘴里却不断的说着胡话。

        冬月恨声道:“什么皇贵妃,竟使如此下作的手段,若不是皇上不为所动,这会儿咱们小姐岂不失了清白。”

        碧青道:“这正是赵家的目的,燕子的姿色太过出挑,他们就想用燕子给皇贵妃给赵家固宠。”

        冬月:“这赵家除了东篱先生就没一个好东西,奴婢听王兴娘说,当日来武陵源抄家的就是赵家人,不是二皇子跟东篱先生护着,咱家不定给祸害成什么样儿呢。”说着,担心的看了碧青一眼:“姑娘的身子累不得,奴婢守着小姐就是了,姑娘去躺会儿吧。”

        碧青摇摇头:“不妨事,一会儿燕子醒了,看不见我该怕了。”

        冬月道:“那姑娘也在靠在炕上吧。”

        碧青点点头,脱了鞋上炕在燕子旁边靠着,侧头见燕子比刚才安稳了些,脸上的潮红也退了下去,才放了心,闭上眼本想歇会儿,却忽听燕子的声音,忙睁开眼,看向冬月:“燕子刚才说了什么?”

        冬月也有些愣:“小姐好像再叫常生少爷呢。”

        冬月话音刚落,就听燕子又低低呢喃:“常生大哥,常生大哥……”虽闭着眼,脸上却有羞涩缠绵之态,小脸上的潮红晕染开来,比武陵源枝头的桃花更灼艳。

        碧青虽意识到燕子对常生有好感,却也没想到她已经如此喜欢常生了,常生满打满算在武陵源才住了两天,这两天就让燕子念念不忘至今,若不是凑巧中了皇贵妃的药,自己还不知道呢。

        碧青不禁有些皱眉,常生什么都好,可就是这方面实在有些冷情,自己那天试探的问他,却被他一句推到了二郎身上,这些年常生在胡地部落游走,常大掌柜之名,胡地谁人不知,常生又是如此风姿俊秀的男子,胡女多情,示好的不再少数,听雁门的二掌柜说,追到雁门城的胡女,每年都有好几个,都是那些北胡贵族之女,姿色,身份,哪一样都配的上常生,可常生硬是不搭理,把人家赶跑了,一而再,再而三如此,就让碧青担心了。

        碧青知道常生母亲的事儿,或许是因为他母亲,给他留下的阴影,让他下意识回避示好的女子,也不是说常生不能爱,碧青是怕爱了常生,会太辛苦,燕子幼年颠沛流离,吃够了苦,自己希望她往后的一辈子都能安乐顺遂,可是常生……碧青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己需好好想想此事,怎么处理。

        燕子转天晌午才彻底清醒过来,一醒了就见碧青,想起在宫里的情形,一下扑进碧青怀里哭了起来。

        碧青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燕子,不怕,不怕,没事儿了,有娘在呢,娘在呢……”

        燕子哭了一会儿才渐渐好起来,想到自己这么大了,还扑到娘怀里哭,不免有些扭捏,那样子尽显小女儿之态,让碧青颇为怀念。

        孩子大了就不好玩了,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虎子小时候可爱的样子,自己如今还记得,现在长大了,自己抱一下,亲一口,都不愿意,燕子刚来武陵源的时候可粘自己了,这几年大了,再也不肯腻着自己,令碧青颇为失落,这样可人疼的丫头可是好久不见了。

        碧青没问燕子具体的事儿,苏全虽说的隐晦,碧青也能猜出大概,一定是皇贵妃怕燕子不乐意,给她下了药,然后引皇上前来,药效刚上来的时候,燕子心里肯定知道,所以才这般后怕。

        忽听燕子道:“娘,我想沐浴。”碧青点点头,叫人预备热水。

        燕子这个澡足足洗了一个时辰,才出来,碧青拉她坐在窗下,拿着梳子给她梳头,燕子的头发乌黑纯顺,像一匹黑亮缎子,梳通了,碧青摸摸还有些潮,就让她这么晾着。

        燕子站起来把窗户推开,这里是师傅的小院,碧青如今来京城也喜欢住在这里,院里的桃树甚为茂盛,桃花虽谢了,碧绿的桃叶却攒满枝头,碧绿的桃叶间,隐约可见青桃,已经长了半个拳头大,再有两个月就熟了。

        燕子看着桃树发了会儿呆,忽转过头来,仿佛下了决定一样:“娘,我想去雁门。”

        碧青目光一闪,心里暗暗叹息,果然,这丫头喜欢上了常生,碧青拉着她坐下:“若是你嫌在武陵源待的闷了,不如去百越看看,有你小姨在,娘也能放心。”

        燕子低下头,半晌儿抬起头来:“娘,燕子喜欢常生大哥。”

        碧青愣了一下,没想到她如此坦白,碧青发现,这一刻的燕子竟比平常还要美,竟让她有些惊艳,这一刻的燕子再也不是武陵源的大家闺秀,而是勇敢的胡女。

        碧青想起那天虎子在船上唱的胡地长调,在燕子心里,胡地才是真正在的归属,即使幼年受了那么多苦,依然不能忘记那片梦里的草原,而常生也喜欢草原,或许他有可能接受燕子,若果真如此,也省的自己再发愁了。

        一个是自己的师侄,一个是养女,他们如果成亲,或许会有不少卫道士说三到四,但是,管他呢,只要常生跟燕子能相爱相守,谁爱说什么说什么。

        想到此,碧青点点头:“雁门的生意如今越来越忙,也该有个人帮着常生,等雁门的车队来京,你就去吧。”

        燕子没想她娘真应了,高兴的抱着碧青:“娘,你真好。”

        碧青点了点她的额头:“这样娘就好了,若娘不应,不定你这丫头心里就恨娘了呢,下回常生来了,看我不打他一顿,竟然把我家燕子勾走了。”

        燕子忙道:“不怪常生大哥,是我喜欢他。”

        碧青道:“怪不得人都说女生外向,你这还没去雁门呢,就向着常生了。”

        燕子脸一红:“娘……”碧青笑了起来,拉着她:“不过,娘还有些话要跟你说,关于常生的……”

        碧青把常生的身世跟燕子全盘托出:“常生的娘,虽是他的生母,却没有丝毫母子之情,一辈子都想着怎么利用常生争取更多利益,常生虽是崔家的嫡孙,却没有享受过什么亲情,所以,不会太容易接受一个人,哪怕是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燕子有些出神,原来他竟是这样显赫的出身,原来,当日娘救的人就是他,怪不得这么多年,他都没来过武陵源呢,直到新帝登基才回来,原来,他跟自己一样,都有着如此坎坷的身世,燕子忍不住想起那个站在桃树下的男子,怪不得他的笑容温暖却又寥落,让她忍不住想站在他身边陪着他。

        两天后燕子跟着雁门的车队走了,冬月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不禁担心的道:“小姐就这么去了,怕不妥当。”

        碧青摇摇头:“常生的性子我知道,即使他不接受燕子,也必然会照顾好她的,你就放心吧。”

        冬月:“可是以常生少爷的性子,恐怕不会接受小姐。”

        碧青:“有些事谁也说不准,尤其男女之间,不管怎么样,让燕子去试试吧,或许开启常生心门的钥匙就握在燕子手里,也未可知,常生一个人在雁门太寂寞了,而燕子也想回胡地,若是他们俩成了,我也就放心了,若不成,至少努力过,也不会留下遗憾,还有,燕子毕竟姓赵,这次能安然回来,是运气,却难保下一回,我是真有些怕了,赵家既然动了燕子的心思,后头不定会出什么阴招,虽说咱们不怕,可这天天防着,也有防不住的时候,倒不如先把燕子送去雁门,等过去这阵儿再说。”

        冬月:“可东篱先生哪儿……”

        “先生那儿有我呢,咱们也回武陵源吧,这京城我是一天也不想待了。”冬月扶着她上车,出城回武陵源了。

        苏全走了进来,见皇上正看折子,不敢打扰,静静立在一旁,慕容湛批阅好手上的奏折,合起来放在一边儿,才问:“走了?”

        苏全:“沈姑娘一早送燕子小姐去了雁门之后,便回武陵源了。”

        雁门?慕容湛挑挑眉,不禁苦笑一声:“莫非她还怕朕真纳了她的养女不成。”

        苏全道:“老奴猜着,沈姑娘是怕赵家再打燕子小姐的主意,毕竟燕子小姐姓赵,只是姑娘的养女,若赵家执意要回燕子小姐,即便姑娘不应,也会有些麻烦,把燕子小姐送去雁门,绝了赵家的念头,如今倒是上上策。”

        慕容湛点点头:“她一向最护着家人,容不得家人受半点委屈,哪怕凤林,她都顶着满门抄斩的危险,救了出来,更何况,她的女儿,可惜她膝下没有亲生女儿,不然,倒是可以给逊儿定下,有这样的娘,一定是个聪慧无双的丫头。”

        苏全暗暗点头,若沈姑娘不生女儿便罢,若生了必是极贵重的命格。

        碧青可不知道自己闺女还没生出来,就让人惦记上了,这会儿正高兴呢,路过冀州的时候,去了一趟鹤丰堂找李神医给瞧脉,果然有了,李神医有些纳闷的看着她,仿佛想不明白,怎么碧青会怀了孩子。

        碧青眨眨眼:”您老给大郎的那些药,我换成了消食的山楂丸。“

        李神医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竟没吃出来吗?”

        碧青心说,那时候就算给他吃毒药,恐怕他也吃不出来,碧青有心问自己怀的是不是女儿,可一想,这才一个多月,就算现代的医学水平,也检查不出性别,更何况古代了。再说,既然怀上了,是男是女都得生出来,要再是个秃小子,那就是自己的命了,谁也不怨。

        眼看瞅见桃林了,忽冬月道:“姑娘瞧,那小男孩跟虎子少爷长的好像呢。?

        碧青也撩开车帘看过去,有辆牛车停在道边儿,好像是车轮坏了,车旁边有娘俩,正跟车把式说什么,母亲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左右,长得不算漂亮,却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清清淡淡的,像路边随风盛开的雏菊,虽不如牡丹艳丽明媚,却有属于它自己的宁静美丽,令碧青一见,便生了些许好感,手里却牵着个四五岁的小子。

        看见小子的脸,碧青都傻了,那浓眉大眼的样子,简直跟虎子小时候一模一样,就是比虎子白一些,碧青忙叫停车,下车走了过去。

        那牛车的车把式打量碧青一遭,又看看碧青的马车,眼睛一亮,跟那娘俩说:”这位夫人就是武陵源的,我这车轮子坏了,拉不了你们娘俩,不如你们跟着这位夫人说说,搭个便车,就能到武陵源了。”

        那女子看向碧青,有些局促,一看就是个不怎么出门走动的人,碧青道:“车把式说的是,我就是武陵源的人,你们母子若是去武陵源,就跟我一起走吧,正好顺路。”

        那女子仍有些不安,大概是怕碧青是坏人,那车把式道:“你们娘俩就放心吧,别处不敢说,若说武陵源,那老汉敢拍着胸脯保证,都是好人,你们娘俩不是投亲吗,跟着这位夫人去,也算有个熟人,省的到时候瞎打听了,武陵源可大着呢,有上千户的人家,要是一家一家的找,得找到什么时候啊,你又不知道名儿,也没个信物,可不好找。”

        投亲?碧青的目光落在小男孩脸上,不是她多想,这小家伙实在跟虎子太像了,这女子又说来投亲,莫非大郎背着自己在外头偷生的?想着,不禁咬了咬牙。

        冬月大约也猜着了,一句话都敢说,暗道,这可才消停几天啊,怎么又出事了,要这娘俩真跟姑娘有干系,那武陵源可是真要翻天了,尤其这孩子都有了,让姑娘情何以堪啊。

        碧青深吸了一口气:“我在武陵源住了些年,大多人家都认识,若是投亲,或许我就知道,不知是哪家?”

        女子抿着唇摇摇头,她牵的小子却开口了:“我跟娘是来找爹的,听人说,爹是武陵源的人,我跟娘就来了。”

        碧青忽觉眼前有些发黑,找爹的?就凭小男孩这张脸,一进武陵源他爹是谁,恐怕无人不知,碧青倒是想看看蛮牛怎么跟自己解释,怎么料理这娘俩。

        想到此,请这娘来上了车,女子略一犹豫,就牵着儿子上去了,马车拐上武陵源的大道,小男生便不住的往外看:“娘,这里真好,有好多桃子呢,我喜欢这里,娘,我爹真住在这里吗?爹是什么样子的,聪不聪明?”

        她娘摸了摸他的头:“要是真找到你爹,记得听你爹的话,知不知道?”

        小男孩点点头:“嗯,虎子会听爹的话。”

        虎子?冬月看了碧青一眼,问小男孩:“你叫虎子啊?”

        小男生点点头:“我小名叫虎子,大名还没起呢,娘说,我爹有学问,等我爹给我起。”

        碧青越看这娘俩,心里那股火气越大,女子大概觉得冬月好说话,低声跟冬月扫听武陵源的情况。

        冬月道:“听口音,你们像深州人?”

        女子点点头:“当年虎子爹匆忙走了,也没留下个信物,后来才辗转得知是武陵源的人,这才找了来,也不知能不能找着?”

        碧青开口道:“不用找,我知道虎子的爹是谁,我带你们找孩子爹。”

        女子愣了愣:“夫人知道?”

        碧青点点头:“知道。”除了那头蛮牛,谁还能生出第二个虎子来。

        冬月暗叫一声糟,姑娘这是动了真气。

        进了武陵源,一路到了王家大门口,刚下车,就看见大郎走了过来,大郎是听见小媳妇儿的车进了武陵源,一想好几天没见小媳妇儿了,忙从作坊里跑了回来,见了媳妇儿就往上凑:“媳妇儿,你回来了?”

        碧青见他那憨傻的样儿,心里就来气,想到自己还傻啦吧唧的跟他过日子呢,哪知道他在外头跟别人都生了孩子。

        越想越气,左右看看,正看见车把式手里的马鞭子,过去一把夺了过来,扬手就是一鞭子,抽的大郎一愣:“媳妇儿你咋了?干嘛抽俺鞭子?”

        可碧青没工夫搭理他,就是要解气,一鞭子又抽了过来,大郎见小媳妇儿那不依不饶的劲儿,怕自己夺鞭子伤了她,只能左躲右闪,上蹿下跳的绕着马车来回跑,他跑,碧青就追,门口看门的小厮一见这阵仗都慌了,哪敢上前啊,忙进去找沈管家。

        沈定富听说姑娘跟姑爷打起来了,这还了得,忙往旁边跑去找先生,两位主子动手了,也只有先生能劝的了。

        慕容逊昨儿刚从京里回武陵源,正在虎子屋里吃刨冰呢,慕容逊如今越来越喜欢王家了,好吃的实在太多,好多吃食自己这个东宫太子都没吃过,他都有些嫉妒虎子了,这小子运气太好,有这么个会做吃食的娘。

        想到此,不禁道:“虎子,你娘对你真好。”

        虎子道:“这不废话吗,那是我娘,当然对我好了,其实,我娘也不止对我好,对你也不错啊,你看看这几个月你每次来我家,我娘不都给你做好吃的了吗,不过,这刨冰可不是我娘做的,我娘做的可比这个好吃多了。”

        正说着,忽见桂花糕跑了进来:“哥,哥,你快去看看娘跟爹打起来了,就在大门口呢。”

        虎子一愣:“不许胡说,爹跟娘怎么会打起来?”从自己记事起,就知道爹娘可好了,尤其他爹,对他娘简直百依百顺,再说,要是真打起来,娘哪打的过爹啊,他娘是聪明,可要是打架,一百个也不是爹的对手啊,爹动动小指头,娘还不就得趴下了。

        桂花糕急的直跺脚:“真的,娘拿着马鞭子追着爹到处跑呢。”

        虎子忙放下刨冰碗跑了,慕容逊也跟了出去,到了大门口一看,慕容逊都差点儿笑出来,一直以为,虎子娘是个温柔的女人,可现在手里挥舞着马鞭子追着虎子爹,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大门口围了二十几个下人,却都干着急,没一个敢伸手劝的,见虎子要下去,慕容逊忙拉住他:“你可不能去。”

        虎子瞪着他:“干嘛我不能去?”

        慕容逊没辙的道:“那是你爹娘,你下去帮着谁?”

        虎子想了想,是啊,自己帮着谁,貌似都不对,忽听武陵先生道:“碧青丫头,你这是做什么,多大的人了,儿子都老大了,还这么闹,像什么话儿,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说着过去夺了碧青手里的鞭子。

        碧青一见师傅,忽的委屈起来,一下扑进师傅怀里,哭了起来,一边儿哭,一边儿说:“我要跟王大郎离婚,不,和离,我不跟他过了,他不是好东西,呜呜呜……”

        倒把武陵先生哭的更迷糊了,王大郎一听小媳妇儿说和离,脸色都变了:“我不和离。”

        碧青抹了抹眼泪瞪着他:“你外头跟别人都有孩子了,还想怎么着,我这就带着孩子走。”一眼看见虎子跟桂花糕,过去拉着两儿子就要上车。

        大郎暴跳如雷,一窜蹦到马车前头挡住碧青:“不许走,把话说清楚,什么孩子?俺啥时候在外头有什么孩子了?”

        碧青愤愤的指了指旁边早傻了的娘俩:“王大郎,到这时候了你还想不认账,你看看这孩子,不是你的还有谁?”

        众人这才看向那孩子,都不禁抽了一口凉气,就算武陵先生,都觉得这是大郎的孩子,那眉,那眼,活脱脱就是虎子啊。

        桂花糕看了看那小男孩,扭头看看自己亲哥,不禁道:“哥,他跟你长得好像哦,难道真是爹的孩子啊?”见他爹狠狠瞪着他,桂花糕忙捂住嘴巴,他爹那眼神,仿佛要捏死他一般。

        王大郎没辙的道:“这孩子的年纪跟桂花糕差不多,那时候,俺还在南蛮打仗呢。”

        碧青吸了吸鼻子:“打仗怎么了,打仗就不能生孩子了吗,你是主帅,崔九是监军,谁还会管你不成。”

        王大郎皱着眉头:“媳妇儿你讲不讲理,这孩子再像我,我也不是他爹。”

        碧青哼一声:“你说不是就是啊,你让别人看看,谁会信你的话。”这里正闹的不可开交,忽听一个颇为激动的声音响起:“惠姑,你真是惠姑,这孩子是,莫非……”惠姑摸了摸儿子的头:“虎子他就是你爹。”

        一句话众人都松了口气,虽说不明白,怎么忽然二爷蹦出来个孩子,可这是最好的结果了,这孩子是二爷的,不是姑爷的。

        碧青有些楞,二郎?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二郎呢,大郎跟二郎哥俩长的本来就像,与其说虎子随他爹,不如说更像二郎,而那个小男孩儿,既是二郎的孩子,跟胡子一模一样,有什么稀奇,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就这么闹了一场,可怎么收场啊。

        想着,不禁看了看大郎,大郎的脸色难看非常,瞪着她,抱着桂花糕进去了。

        大家怕碧青难看,也都装做什么都没发生,各司其职,武陵先生好笑的看着她:“你本不是这样燥急的性子,这次倒是怎么了,这样的事儿总该先问清楚再说,你这丫头倒好,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大郎一顿难看,这也就是大郎脾性好,换二一个,哪由的你这么着。”

        碧青嘟囔了道:“师傅您就别唠叨了,我一看那小男孩的脸跟虎子一模一样,就以为是大郎在外头偷生呢,谁知道会是二郎啊,大不了,我给蛮牛陪个不是就是了。”

        武陵先生点了点她:“你呀……”摇头进去了。

        碧青脸上有些下不来,忙着抹了把脸走了进去,都没心思理会二郎跟惠姑三口子,反正不是大郎的孩子就好,婆婆正愁二郎的亲事呢,这一下可好了,连媳妇儿带孙子都有了,自己得想想怎么哄大郎。

        进了屋,就见大郎正在收拾炕上的被褥,丫头婆子们在一边儿看着不敢插手,碧青挥挥手,叫她们下去,自己过去按住他的手:“你做什么收拾被褥?”

        大郎不理她,去扳她的手,碧青死不放,知道蛮牛真生气了,这要是让他走了,夫妻可就陷入冷战了,她可不想冷战,多伤感情啊。

        而且,见大郎不敢使劲扳自己,就知道他心里还顾念自己呢,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我见那小子如此像你,就以为是你跟别人生的,哪还想的起别的来,想我还天天抱着热火罐,想跟你天长地久呢,不想你却早有了别人,心里都快很死你了……”

        说着,身子整个贴进大郎怀里,大郎刚要推开她,却忽听小媳妇儿道:“大郎,我有了呢,李神医说一个多月了,赶了两天路回来,这会儿身子乏的紧,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大郎一听,也顾不上闹别扭了,愣愣看着她:“你说啥,有什么了?”

        碧青笑了一声,把他的手拉过来贴在自己小腹上:“傻子,还能是什么,你闺女呗,。”

        郎的手一动不敢动,半天方回过神来,低头看着小媳妇儿:“那个,媳妇儿,是不是弄差了,俺天天吃药呢。”

        碧青委屈的看着他:“你是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吗?”

        大郎见小媳妇儿泫然欲涕的样儿,立马慌了:“不,不是,俺不是这个意思,俺就是奇怪……”

        “你还是疑心我了。”碧青说着扑进大郎怀里装哭,见大郎手忙脚乱的哄自己,碧青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郎知道被小媳妇儿戏弄了,刚要恼,就给小媳妇儿堵住了嘴,碧青像条蛇一样缠着他,亲他的嘴,亲他的下巴,脖子,耳朵,迅速就把火儿点了起来……大郎一翻身就把小媳妇压在身下,三两下碧青身上衣裳就扯了开去……

        这么多年,蛮牛的爱好仍然没变,每次做之前,都会把小媳妇儿浑身亲上几遍才成,碧青心虚又愧疚,故此极为配合,热情上来,便忘了自己的身子刚怀孕,受不住太激烈的亲热。

        最后关头还是大郎,踩了刹车,抱着她努力平息汹涌的欲,火,半天方道:“有了还这么折腾,有个闪失怎么办?”

        碧青眼巴巴看着他:“我不是怕你生气吗,想哄哄你。”

        大郎叹了口气:“就算如此,也得顾念着自己的身子,媳妇儿,俺说过,这辈子就一个,自然会说到做到。”

        碧青颇为愧疚,夫妻这么多年,自己实在不该怀疑他,而且,错了就该认错,想着,从他怀里直起身子,看着他:“对不住,是我错了。”

        大郎一低头,就能看见精,赤的身子,小媳妇儿比过去丰满多了,胸前那百花花的两团,直在自己跟前晃……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火蹭就窜了上来,急忙别开头,扯了被子过来把小媳妇儿裹住,站起来就要走。

        碧青哪能让他走,死活抓着他撒娇:“大郎你还生不生气?”

        大郎摇摇头:“不,不生气了。”

        碧青却把身上的被子撇开,钻进他怀里:“你肯定还在生气……”

        大郎头皮都发麻:“不,不生气了,真的……”手上都是小媳妇儿嫩滑的触感,脑子里想了无数邪恶的念头,可一想小媳妇儿怀着孩子,手忙脚乱的想扒开小媳妇儿。

        碧青却不管他:“我不信,你要是真不生气了,就抱我去洗澡好不好。”

        大郎低头看了看小媳妇儿,知道只要小媳妇儿安心要缠着自己,自己绝无可能脱身,只得抱着小媳妇儿去了相邻的浴房。

        桃花跟冬月两人都是生了孩子的人,可守在外头,听着里头的动静,都忍不住有些脸红,姑娘这也真是太……想想都有些不好意思……

        慕容逊担心极了,看着虎子一副没心没肺抱着一碗刨冰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道:“你还吃的下去啊,你爹娘要是真的和离怎么办?”

        虎子把最后一口塞进嘴里,舒服的叹了口气,热天吃刨冰最舒坦了,见慕容逊一副忧心忡忡,不禁道:“放心吧,我爹娘不会和离的,只要外头那个小虎子不是我爹的,我娘绝不会跟爹和离,我娘不和离,我爹是绝舍不得跟我娘分开的。”

        慕容逊道:“可我瞧你爹挺生气的,而且,你娘那么闹,照七出,你爹写封休书休了你娘,都可能。”

        虎子翻了个白眼:“放心吧,我爹不会写休书的,而且,我爹也不会真生娘的气。”

        慕容逊觉得虎子太乐观了,就刚才虎子娘那个样子,也太不给男人面子了,虎子爹怎么也是大将军,自己听人说过,骠骑大将军当年在北胡南蛮,可厉害了。

        慕容逊忐忑了半天,到晚上吃饭的时候,见虎子爹娘异常恩爱的出现在饭厅,慕容逊张开嘴下巴差点儿掉了,傻傻看着碧青。

        碧青给这小子看的有些脸红,夹了块肉塞进他嘴巴了:“吃你的吧,看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