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29章

第129章

        先帝晏驾,碧青一家出了天牢之后,常生就忙着赶回雁门去了,当初进京匆促,许多事都没来得及安置。都没来得及跟碧青见一面,就匆匆回去雁门了,这一晃就是好几个月,这时候既来了武陵源,想来雁门已安置妥当了。

        如今新帝登基,常生再也不必躲躲藏藏,即便有知情人,也不会自找死路的捅出来,邹良庸可是行了腰斩之刑,且曝尸三日,罪名是诬告功臣,其实这个罪名也不至于行如此严酷的刑罚,皇上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杀鸡儆猴,让大臣心里明白,武陵源不能碰,王家不能碰,只要不想当邹良庸第二,谁也不敢捏住常生的事儿不放,故此,这么多年,常生终于可以回来了。

        燕子有些出神儿:“他是谁?怎我从未见过?”

        武陵先生笑道:“他是常生,王记雁门的大掌柜,管着胡地的买卖,常年在雁门,不曾回过武陵源,你自然未见过。”

        常大掌柜燕子自然是知道的,毕竟小姨走了之后,她管着家里的账,雁门年年入冬都会送几件稀罕的皮毛衣裳,就是这位常大掌柜叫人送来的。

        王家的买卖的账目都会在腊月小年前结算,各地的掌柜也会在年前回武陵源,只有雁门的大掌柜从未回来过。

        燕子看着那个身影儿,不禁道:“常掌柜是胡人吗?”

        虽说年前举家进了天牢,因此事讳忌莫深,即便两位先生都清楚,也没人跟燕子说,毕竟,此事不是能放到明面儿上说的事儿,故此,燕子并不知道常生的底细,见常生胡服胡帽,就以为他是胡人。

        东篱先生看了孙女一眼暗暗叹息,这么多年了,她仍记挂着胡地:“燕子,你想不想回胡地?”

        燕子一愣,想吗?梦里那辽阔的草原,可以放马,可以牧羊,在哪里让人觉得心跟那片草原一般辽阔,这么多年了,那悠扬的长调,总会在梦中响起,从未有一刻忘记,没人的时候她会低低的吟唱,虎子之所以会,就是听见她唱觉得好听,非要缠着她学,她才教了他。

        却怎么也没想道,在这千里之外的武陵源,还能听见如此地道的胡地长调,那悠扬的声音,瞬间就把她带回了梦里的草原。不用燕子回答,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东篱先生。

        碧青一想不对,扯着桂花糕:“你怎么认识常生哥哥的。”

        桂花糕撇撇嘴:“娘怎么忘了,我去年不是跟着二叔去雁门了吗,常生哥哥对我可好了,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让我想怎么吃怎么吃。”说着用有些控诉的目光看着碧青。

        碧青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档子事儿,见儿子那控诉的小眼神,知道是怨念自己控制他吃东西,碧青好气的捏了捏他脸上的肥肉:“娘可是为你好,你这圆滚滚的,在家里还好说,过两年去了学院,看同学不笑话你。”

        桂花糕嘟囔了一句:“谁敢笑话,我就让哥揍他。”说着一下靠在虎子怀里,就连慕容逊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发现,跟虎子一家子在一起,自己总会不由自主的笑,而且,他越来越羡慕虎子,他有这样的爹娘,这样弟弟,还有那些家人,自己呢?自己虽是富有天下的储君,其实细想起来,什么都没有,娘早就死了,父皇天天忙着处理政务,自己连见一面都难,更不要说这样出来玩了。

        这一刻,他能理解太傅了,如果自己能永远留在武陵源就好了,但,他知道这绝不可能。

        今天王家尤其热闹,虎子拉着慕容逊坐在墙头上,一个劲儿的说:“你还真是好运,虽说野炊没成,但我娘竟然亲自下厨做菜,你不知道,我娘可是好久不下厨了呢,我都快忘了娘做的饭是什么滋味了,就记得好吃,比家里所有厨娘做的都好吃。”

        慕容逊看着廊间不停往来的人,不禁道:“你家总是这么热闹吗?”

        虎子拔了墙头一根儿狗尾巴草,塞进嘴里:“这算什么热闹啊,过年外头的掌柜们都回来的时候,才热闹呢,从小年一直能热闹到除夕,前两年小姨夫没去百越城的时候,过年的时候还会放烟花。”

        慕容逊好奇的问:“什么是烟花?”

        虎子挠挠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听娘说,小姨跟小姨夫今年会回来过年,到时候你别回京,也留在武陵源,一准能看见。”

        正说着,燕子走了过来:“你们俩还不下来,吃饭了。”

        虎子应一声,跟慕容逊跳下墙头,往他娘的院子里跑,慕容逊扯住他:“不去客厅啊,不是有客吗。”

        虎子看向他姐,燕子:“娘说了常生大哥不是客,今天晚上就在娘院子里吃。”

        燕子也有些疑惑,虽说娘对各位掌柜都很客气,可像常生这样亲近的却从来没有,就连自己都看得出来,娘对常大掌柜很不一般,那种自然而然的亲近,就像一家人,而且,常生也跟别的掌柜不一样,别人见了娘都称呼一声姑娘,只有常生叫娘师姑。

        师姑?为什么叫师姑?既然叫师姑,莫非跟武陵先生有什么关系,可到底是什么关系?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待要问娘,这会儿又不方便,看着虎子道:“你知道常生大哥是咱家什么人吗?”

        虎子摇摇头:“姐都不知道,我哪能知道啊,不过,好像桂花糕知道。”燕子问过桂花糕了,就说在雁门总给他买好吃的大哥哥,具体是谁也说不清楚。

        进了院子就见常生站在院子里的桃树下,仰头看着满树桃花,俊秀的脸庞,带着微微的笑意,一阵风过,花瓣如雨落了他一身,燕子不禁愣住了。

        虎子跑了过去,常生侧头看向他笑了,摸了摸他的头,伸手从自己腰上拿出把匕首来递给他:“常生哥哥来的匆忙,这是去年得的,看看喜不喜欢?”

        虎子眼睛一亮,接过看。

        燕子低声道:“虎子,这是北胡王族才有之物,极为难得。”

        虎子忙道:“那谢谢常生哥哥了。”

        常生看向燕子,当初她来武陵源的时候,崔家已经获罪,自己没机会见她,却知道她是东篱先生的孙女,她娘是东篱先生跟胡女所生,她有三分之二的胡人血统,融合了胡汉血统,比自己见过女子都美,甚至,胡地那些王族的女子,也不能跟她相比,也难怪,师姑的女儿,虽不是亲生,到底在跟前养了八年,自然比别的女子灵慧的多。

        燕子蹲身施礼,叫了声常生大哥,常生道:“你是燕子?”燕子点点头,看着他,目光竟有些移不开。

        常生:“胡地没什么稀罕东西,捎了几套胡服来,放在师姑那儿了,回头让你的丫头过去挑就是。”

        “燕子谢常生大哥。”

        虎子拉着慕容逊帮着去支桌子端菜去了,这边儿桃花树下就剩下了他们俩,常生低声道:“那年走的时候,这棵树刚移过来没多少日子。”

        燕子:“这颗是没嫁接的山桃,娘说咱武陵源有的是桃树,不缺桃子吃,这棵树就留着看花。”

        常生笑了一声:“怪不得花开的比外头的好呢。”

        桂花糕跑过来拽着常生:“常生哥哥,吃饭了,吃饭了,娘做了凉皮呢。”往年这时候娘可不会做的,非等入了夏才做。

        凉皮?常生愣了愣,当年跟二郎在先生的小院里,第一次吃的时候,几乎觉得这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后来在天牢里吃,记得又咸又甜,咸是因混着自己泪,甜是因师姑。

        碧青今天几乎没让人帮忙,自己一个人做了一大桌子菜,虽说有些累,可心里高兴,这点儿累也就不算什么了。

        好在如今有了暖棚冰库,这样青黄不接的时候,也有青菜,不过,碧青还是喜欢地里头种出来的,暖棚里的菜瞅着鲜亮,味却淡,故此,下午回来的时,候碧青特意去地里挑了半篮子野菜。

        这时候正是吃野菜的时候,野菠菜,苜蓿芽,鸡毛菜,青葱鲜嫩,或凉拌,或清炒,做馅儿都是难得的时鲜。

        碧青喜欢凉拌,能吃着野菜最本质的味道,还清爽,不过,家里人除了两位先生跟自己喜欢吃,其他人也就尝尝就放下了,从大郎到桂花糕,都是肉食动物,更不要说狗娃子跟虎子这两个半大小子,更是见了肉没命的主儿,一见有肘子,哈喇子都快流了二尺。

        狗娃子这次放假没回家,是跟同学打工去了,如今是桃花授粉的时候,正缺人,虽说干一天,给不了几个钱,可攒几个月也是一笔不小的存项。

        碧青知道狗娃子这么着,肯定有原因,之所以去干授粉这样的累活,就是不想沈定山照顾他,授粉这样的事儿,如今早不用沈定山亲自管了,都是由下头的小管事负责,桃林的小管事多,认识狗娃子的没多少,所以狗娃子才跑去授粉。碧青叫了个刚来的小厮去找他,就是不想人认出他来。

        看看狗娃子,虎子,再看看常生跟二郎,碧青不免感叹,仿佛昨儿还都是小孩子呢,一晃的功夫就长大了。

        二郎的亲事一直是婆婆的心病,碧青也没想到,一向听话的二郎,娶媳妇儿倒成了老大难,也不知他咋想的,就是不应,碧青有些怀疑是不是在深州瞧上了什么人。

        可自己当嫂子的,这些事儿也不好底细问,指望大郎……看了眼拿着荷叶饼卷着肉,吃的正香的蛮牛,还是算了。

        这么一说,常生也该成家了,他比二郎还大呢,想着,给常生加了一筷子肘子:“别光吃凉皮,师姑炖的肘子才香呢。”

        常生笑着点点头:“师姑的手艺比以前更好了。”

        碧青笑了起来:“少奉承师姑,如今师姑极少做菜,咸淡都不知合不合适呢。”说着,目光落在常生脸上,虽说当年那药留下了几个小麻子,如今年头长了,也淡了许多,不仔细瞧是瞧不出的,这小子本来就长得俊秀不凡,如今大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更为英俊,胡地的风霜带给他的不是沧桑而是成长,他再不是当初那个偷望着自己的小男生,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常生可有中意的女子,若有师姑帮你上门提亲,你也不小了,该成家了。”

        常生一张俊脸有些暗红,咳嗽了一声:“师姑,二郎还没成家呢。”

        饶是二郎厚道,也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嫂子问你呢,你说我作甚?你这家伙越发不厚道了。”

        何氏白了他一眼:“常生说的是,多大了,还不说娶媳妇儿,再不娶个媳妇儿回家,虎子都该成家了,到时候侄媳妇儿进门,你这个二叔还是老光棍,像什么话。”

        一句话说的慕容逊差点儿呛着,看了看虎子,这么大就娶媳妇儿是不是早了点,虎子低声道:“我阿奶每次都这么说,听多了就习惯了。”

        武陵先生笑道:“碧青丫头,这娶媳妇儿还是等吃了饭再说吧,你再说下去,可有人吃不下饭了。”

        燕子知道武陵先生说的不是自己,可莫名就是有些脸红。

        吃了饭,大郎就跑去武陵源了,那些老兵来了之后,大郎几乎天天不着家,不睡觉都不见回来,碧青也不管他,一个大男人有点儿事儿干才好,要不然天,天在家跟自己大眼瞪小眼,再好的感情也会腻。

        碧青拉着常生去了师傅的书房,一进书房常生就给武陵先生跪下磕了三个头,武陵先生扶起他:“你爹你祖父当日走错了,落这么个结果,若是看到你能这般,想来泉下也该瞑目了。”

        碧青让他坐下,柔声道:“胡地苦寒,当初实在没辙了,才把你送到雁门城,如今时过境迁,你还是回武陵源来吧。”

        常生摇摇头:“师姑刚去雁门的时候,常生天天做梦都想回武陵源,想看看师姑,看看先生,后来在胡地各部落来回跑,倒喜欢上了那片草原,有时候在胡地,恍惚觉得自己上辈子或许也是个胡人,再说,雁门的王记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能偶尔回来看看师姑跟先生,常生就满足了,此生能徜徉在那片草原上,也是常生之幸。”

        说着,想起什么:“倒是有件事,先帝晏驾之时,我正在宫里,当时清和宫乱了一阵,模糊听见什么遗诏,后来清虚妖道伏诛,清和宫一干众人都跟着妖道砍了头,先帝近身伺候的人也服毒自尽,此事才隐下了,可我心里总有些忐忑,当时师姑就在天牢,先帝若有遗诏,怕跟师姑有关,先帝若忌讳王家,那道遗诏,只怕会是后患,即便皇上如今护着王家,可世事难料,依着我,还是想法毁了那道遗诏才好。”

        武陵先生点头:“我跟东篱也顾虑这个呢。”说着看向碧青:“碧青丫头,不管皇上如何,该防的还是要防着才是,毕竟如今的王家牵连着成千上万条无辜百姓的命呢,更需谨慎。”

        碧青叹了口气:“让我再好好想想。”

        其实碧青也知道,先帝深忌王家,当时自己在清和宫,说把王家所有家产,包括武陵源,深州,王记,都交出去,先帝仍未表态,碧青就知道,先帝必然不会放过王家,只不过,后来周路带着自己去了东宫,才算放了心。

        至于遗诏,先不论有没有,即便有,自己一个臣妇能如何?常生跟先生太看得起自己了,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自己再能,也不过君王座下一个小小的臣民,自己能做的,唯有忠心不二,忠心?对啊,或许自己可以跟皇上表示一下王家的忠心,哪怕皇上心里知道,自己也得表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

        只不过,表忠心也得找机会,碧青运气不错,正想找机会,机会就来了,新帝登基,先帝的崔皇后自然成了太后,入住慈宁宫,太后的寿辰正是五月初十,虽说不能大办,却也召命妇进宫拜寿,碧青这个骠骑将军的夫人,也在其列。

        另外,赵家那边儿派了人来接燕子,说皇贵妃想见见自己的妹子,碧青不好拦着,却也不放心把燕子交给赵家人,正好自己也要进京拜寿,就让燕子跟自己一起走。

        过了五月端午,娘俩就动身了,过了端午一天比着一天热,碧青本来就怕热,入了夏轻易不出门,如今没法子,也只能盯着日头上路。

        燕子很是担心娘的身子,这些日子,娘的胃口总不大好,又要进京,就让车把式走的慢些,一早一晚的赶路,晌午头上寻个凉快的客栈歇着。

        娘俩走了三天才到京城,到了京,燕子就放心了,有小五叔跟杏果儿婶子在呢,定能照顾好娘。

        初十这天,碧青一早就起来梳洗,燕子昨儿就让宫里的嬷嬷接走了,皇贵妃的面子自己不好驳,不过,今天进宫还是要找个机会把燕子带出来才是,宫里可不是好地方,待长了不定会出什么事呢。自己这眼皮可跳了两天了,想着,不禁按了按眼睛。

        冬月:“姑娘这是没睡好,昨儿晚上翻腾了半宿,好容易睡着,天一亮又得起来,好在,等今儿拜了寿就能回去了,回去姑娘可别拧着了,赶紧找李神医瞧瞧,奴婢瞧着姑娘,像是有了。”

        碧青一愣,冬月不说,自己都没理会,大郎那药丸子,自己也换了一阵子了,先头天天盼着,后来不见有,也就放下了,这一放下倒有了不成。仔细想想,可不是,早过了月事的日子有十几天了,到底是冬月细心。

        这丫头虽说嫁了小三,心里仍放不下自己,孩子还小就丢给了她婆婆,回来伺候自己,让她回去死活不听,只得让小三把桃花娘接到武陵源来,住到自己给冬月的小楼里,离着近,冬月回去喂喂奶,看看孩子也容易,这次来京本说不然她跟来,到底没拧过她。

        冬月:“两位少爷都大了,姑娘怎越发粗心了,您瞧燕子担心的什么似的。”

        碧青道:“先别张扬,等回去叫李神医瞧过再说。”

        冬月道:“奴婢省的,姑娘就放心吧,不过,今儿姑娘进宫,可要仔细些,别摔了。”

        碧青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我又不是小孩子,用得着你这么嘱咐我啊。”

        冬月:“姑娘还说呢,不是奴婢提醒,姑娘还迷糊着呢。”

        碧青撑了撑下巴:“到底好了没,我这脖子都快禁不住了。”

        冬月笑道:“就好了,这是还在先帝丧期中,不能大肆操办太后的寿辰,虽让命妇进宫,不用按品大妆,不然,那身将军夫人的诰命服,可有的姑娘受了,即便如此,也不能跟平常似的,别一根簪子就出门了,好歹也得戴几件儿过去眼儿的。”

        碧青对着镜子照了照,这还过不去眼啊,自己头上这顶金冠,她怀疑得有半斤重,这还是自己争取了半天的结果,要是依着冬月,恨不能把首饰盒子里的东西都插自己脑袋上。

        先帝丧期中,不用穿大红,冬月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一件淡青的衣裳,样式极简单,没有太复杂的绣花,只是袖口裙边儿用金线镶了边儿,裙摆上是一支水墨清荷,是冰丝的料子,穿在身上凉快又好看,碧青还算比较满意。

        说起来,碧青还没见过这位崔太后呢,碧青送上的寿礼是一串沉香木的佛珠,净远老和尚开过光之后,在佛前供了七七四十九天,太后的寿礼令碧青破费了一番心思,不能太轻,亦不能太重,最后碧青选择送这串佛珠,毕竟太后礼佛,送这个应该算合适。

        碧青只来过清宁宫,还是晚上,只记得一进进宫门,仿佛走不完,如今跟着宫里的嬷嬷一路进去,才算看清楚,斗拱飞檐,瑞兽成行,正是五月,宫苑内奇花异草美不胜收,只不过,有些空荡荡的,即便繁花似锦,也让人觉得有些冷清。

        引路的嬷嬷暗里打量碧青,这位就是武陵源的将军夫人,王记的当家人,倒是没想到如此年轻,而且,以这位的姿色,恐怕即便在这后宫中,也难找出第二位来,皇贵妃的姿色算顶尖了,可跟这位一比,不知怎么就觉得差了那么点儿什么,或许是亲切,这位虽没说什么话,可举手投足都透出一股子亲切,让人不知不觉就想接近。

        嬷嬷忍不住道:“夫人,前面就是慈宁宫,一会儿给太后磕了头,夫人就能出宫了。”

        碧青点点头:“多谢嬷嬷提点。”看了冬月一眼,冬月会意从袖子里拿出个牌子塞在她手里,扶着碧青进了慈宁宫。

        嬷嬷拿着手里的牌眉开眼笑,这位不止亲切,还大方,别看这块牌子,可是比多少赏钱都难得,这是王记打折的牌子,京里没人不认识,上头刻着几,就能打几折,自己这个刻着五,哎呦,造化,造化,以后再去王记买东西可就能便宜一半了。

        慈宁宫磕头的命妇真不少,目测有二十几个之多,碧青一贯跟这些贵妇没什么来往,故此,也不认识,宫里规矩大,没人敢说话。冬月留在外头,自己跟着慈宁宫的太监总管进去,把寿礼呈上,跪下磕了头,听见叫起,才站了起来。

        碧青故意站在最后,没抬头,余光却看见了坐在一边儿的慕容湛,金冠黄袍,当年的东宫太子已经成了大齐天子,本来就不拘言笑,如今仿佛更威严了。

        崔太后旁边的嬷嬷低声道:“最后靠着殿门站的那位就是武陵源的将军夫人沈氏。”

        崔太后倒颇有些意外,不禁看了儿子一眼,自己的两个儿子跟这沈氏多有牵扯,老九就不用说了,都快把武陵源当家了,这么多年在百越都没说回来看看自己,王家一出事,忙着就赶了回来,护着王家,不惜把私纵死囚之罪往自己身上揽,可见沈氏在老九心里地位。

        而且,说起来,沈氏还是他们崔家的大恩人,没有她当初的胆大包天,恐怕崔家真的断子绝孙了,如今还能留下凤林,实在该谢她,凤林叫她一声师姑,那份孺慕之思,便自己都看得出来。

        更何况,一向冷心冷清的皇上,对她也多方维护,还有逊儿,才去了武陵源几天啊,一回来开口闭口都是武陵源怎么怎么好,倒真没想到会如此年轻,且颇有姿色。

        只不过,脸色瞧着有些白,莫非不舒服?挥挥手:“劳动你们还来给哀家磕头拜寿,先帝丧期未过,哀家就不设宴了,散了吧。”

        碧青松了口气,早上没吃几口饭,天热,又在宫里走了这么半天,实在有些难过,跟着众人出了慈宁宫,冬月见她脸色吓了一跳,忙扶着她在廊凳上坐了,拿着帕子给她擦了擦汗:“姑娘觉着哪里不好,莫不是受热了吧。”

        碧青摇摇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先出去再说。”实在不舒服,接燕子的事也只能先放放了。

        刚站起来,就见侧面过来一人,近了,方看出来是苏全,苏全微微躬身:“老奴给沈姑娘请安。”如今苏全可是大内总管,自己哪当得起,侧身道:“不敢,苏总管这是……”

        苏全:“,皇上遣老奴来请姑娘。”

        碧青一愣,虽说自己也想找个机会表表忠心,可自己一个臣妇跟皇上在宫里单独见面,着实有些不妥。

        正犹豫间,忽听苏全道:“皇上说姑娘不必拘礼,只当这里是东宫。”

        碧青心说,东宫也不合适啊,不过想想,也只有这个机会了,更何况,自己实在有些不舒服,眼前一阵阵发黑,若是这么出去,估计半道就晕了,借着机会歇会儿,喝几口水或许好些。

        碧青没想到苏全带自己来的地方竟是御书房,不免有些踌躇,可来都来了,也只能进去,苏全颇周到,大概看出她不舒服,自己一坐下就让人送了蜂蜜水进来,碧青喝了半盏,觉得好了些,这才打量这里。

        跟自己想的不大一样,除了象征贵极天下的明黄,布置摆设都有些过于简单,不过,很有慕容湛的风格,当初的东宫也如此。

        看见御案上堆得满满的奏折,碧青不禁摇摇头,实在看不出当皇上有什么好处,相比之下,慕容鸿那个院长,当的倒格外舒坦。

        忽看见炕柜最上头的匣子,不禁愣了愣,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这是当初在越城岭岩洞里被周路拿走的那个,里头到底放的什么东西?当时碧青不好奇,现在就在眼前,忽然很想知道。

        果然,人都是有贪欲的,或许自己心里也觉得,匣子里应该藏着关于宝藏的机密吧,想着,不禁失笑,忽听背后慕容湛的声音响起:“你是不是好奇匣子里究竟是什么?”

        碧青一惊,忙跪下磕头,慕容湛道:“这里不是慈宁宫大殿,姑娘不必如此。”

        慕容湛目光划过她的脸,不禁皱了皱眉:“你,不舒服吗?”

        碧青愣了愣,总觉得,两人此时的对话有些暧昧,忙退了两步。

        慕容湛倒是岔开话去:“逊儿在武陵源,想必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朕是想让他多看看宫外的世界,多了解老百姓的疾苦,才答应他去武陵源的。”

        碧青道:“太子殿下很聪明,更难得是性情中正,能有太子殿下这样的储君是大齐之幸,他日必然能成为一代明君。”

        慕容湛道:“逊儿若知你如此赞他,心里必然欢喜,虽他在朕面前没提过姑娘一个字,可朕知道逊儿颇喜欢姑娘,这孩子自小没娘,朕又忙于政事,无暇他顾,朕只怕他长成乖戾的性子,若是旁的皇子也还罢了,身为储君,若心无大爱,将来恐是大齐的灾难,若姑娘得空,替朕多教教他。”

        碧青刚想说什么,慕容湛忽把炕柜上那个匣子拿了下来,对碧青道:“朕一直以为,这里放的不是宝藏的隐秘,便是长生之术,可惜朕错了。”说着伸手打开盒子,从里头拿出一方印来。

        碧青愕然,虽说印的材质看上去颇为贵重,可也不至于,费这么大心思藏啊,而且,为什么是印?慕容湛沾了印油,按在纸上,碧青方看出来,是四个字,永不加赋。

        慕容湛道:“前朝从木圣人出世打下江山,传了五百年,最终衰亡的原因,正是因为横征暴敛,若历代帝王都谨守着这四个字,恐怕也没我大齐了,这四个字的确是可以传国的宝藏,朕会谨守之,更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如此,我大齐江山方能千秋万代。”

        虽说碧青很清楚,没有一个王朝会千秋万代,但若所有帝王都能做到这四个字,的确是百姓之福。

        碧青借此机会道:“臣妇愿把王家所有家产悉数上交。”

        慕容湛摇摇头:“若是没有你,武陵源还是武陵源吗,王记打通了南北商道,方有如今大齐的繁华盛景,老百姓的丰衣足食,这都是你的功劳,况且,朕很清楚,王记之所以如此,是因在你手里,若换个人,恐怕王记也就没了。”

        碧青想了想:“若万岁执意如此,莫如收王记三分之二的干股,可以充入陛下内库,以备不时之需。”

        不得不说,她太聪明灵慧,先帝炼丹五年,所需何止千万,内库早已空空如也,甚至还,借了国库不少银子,自己正愁怎么堵上这个窟窿呢,她倒给自己出了主意。

        慕容湛不由想起老九,难得笑了一声道:“你这是要拉朕跟你搭伙做买卖吗?”

        碧青忙跪下:“臣妇不敢。”

        慕容湛摆摆手:“起来吧,朕跟你说笑话呢,既你有心,朕收下王记的干股就是了。”

        碧青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慕容湛收下王记的干股,以后王记就不用愁了,哪怕王家倒了,王记也不会有事,只不过先帝的遗诏……

        正想着,忽听慕容湛道:“先帝不放心武陵源,是因不了解你,只是想着王家的势力过大,恐是后患,故此留了遗诏。”

        碧青脸色一变,果然有遗诏,冷汗都出来了,却听慕容湛道:“你别怕,遗诏在先帝晏驾当晚,便已被朕焚毁了,朕信你。”

        碧青愣愣看着他,忽觉有些羞愧,自己是不是太小人了,费尽心思表忠心,不就是为了遗诏吗,可遗诏慕容湛早就烧了,理由很简单,他信自己,这份信任来自一国之君,何等珍贵……

        碧青出了宫仍有些不信,自己的好运,回头看看,不禁想,如果慕容湛不是皇上,实在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世上人有千百种,有刘盛那样的小人,也有慕容湛跟杜子峰这样的君子,作为回报,自己实在该对太子上心些,或许,自己可以亲自教他算学,虽说自己如今的算学程度比不上慕容鸿,但她自信教学方法比慕容鸿强百倍,寓教于乐才是教育的真谛。

        待碧青出了御书房,苏全进来道:“万岁爷,承安宫赵嬷嬷来回,皇贵妃的病又重了,想请万岁爷去瞧瞧贵妃娘娘,。”

        慕容湛皱了皱眉,自己不是没给过赵氏机会,若当初她真心抚养逊儿,自己也不会亏待她,可她心里只有她赵氏一族,若封她为后,赵氏野心勃勃,恐就是第二个崔家,父皇忍了多年,方把崔家连根拔除,自己自然不会步父皇后尘。

        不过,毕竟是夫妻,于情于理也该去瞧瞧,想到此,站起来道:“摆驾承安宫。”

        一进承安宫,赵嬷嬷忙跪下地上:“娘娘病体沉重,不能接驾,请万岁爷恕娘娘不敬之罪。”

        慕容湛倒是没想会如此重,摆摆手,自己走了进去。

        苏全刚要跟过去,却给赵嬷嬷拦住:“苏总管,皇上去探娘娘的病,咱们当下人的不好进去吧。”

        苏全略一想就明白了,这些日子皇贵妃可没少折腾着,往皇上跟前送人,都被皇上拒了,今儿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正想着,忽见皇上满脸怒色的走了出来,皇贵妃这时也出来了,颤颤巍巍跪在地上,倒真是一脸病容。

        皇上咬着牙看了她一眼,指了指赵嬷嬷:“把这奴才拖出去打死。”赵嬷嬷腿一软,跪在地上:“万岁爷饶命啊。”

        苏全也是一惊,自己伺候皇上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万岁如此外露的怒意,皇贵妃脸色惨白,愣楞看着皇上,不知该说什么。

        慕容湛不再理会她,跟苏全道:“速宣太医。”

        太医匆匆而至,苏全带着太医进去,看见纱帐里躺着的女子,方才明白,暗道,皇贵妃还真是嫌命长啊,想出如此龌龊的手段还罢了,偏偏动这丫头的心思,虽这丫头姓赵,却是沈姑娘最疼的养女,当亲闺女一样养了八年,以皇上对沈姑娘如此看重,又怎会动沈姑娘的养女,皇贵妃这招棋实在是弄巧成拙的臭棋,以后这偌大的承安宫恐怕就是冷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