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23章

第123章

        有时候碧青想想,日子过得真快,这一年一年的嗖就过去了,一转眼的功夫就是五年,儿子都长大了,自己也该老了,。

        才二十五就觉得自己老了,在现代大概会被人当成傲娇,狠狠翻个白眼儿,在现代,二十五才是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在这里的二十五,让碧青有种人到中年的感觉。

        当然,这是她自己这么认为,在别人眼里,碧青是相当美的,跟过去几乎没什么差别,有的只是岁月的洗练,让她变得越发美丽。

        今年冀州的冬天尤其冷,刚入冬就下了一场大雪,鹅毛大雪落下来,铺天盖地,远远看上去像一团团棉絮,不一会儿就是厚厚的一层。

        瑞雪兆丰年,可雪太大就成灾了,碧青叫武陵源的民兵团,清出一条路来,给各家送木炭,这雪一点儿也不见停的意思,生怕哪家端了烧火的柴火,到了晚上岂不要冻死。

        碧青自己正在师傅的书房里,看着师傅跟东篱先生下棋,东篱先生去年辞了官,不想回赵府,来了武陵源跟师傅住在一起,倒正好给师傅作伴儿了。

        桌上的红泥小炉子上烧着水,水滚了,燕子开始泡茶,碧青对于燕子的教育是放任的,她喜欢什么,就给她找先生来教。

        燕子的兴趣相当广泛,而且学什么都会学的很精,以至于短短五年,燕子已经成了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的才女,而且,更美了。

        以前碧青听人说过,美人一举手投足都像一首诗,一幅画,还觉得是胡说,可她家燕子就如此,有时候,碧青看着自己闺女都能看呆了。

        这几年,碧青一直想生个闺女,可大郎不知跟李神医说了什么,给了他一种药丸子,他不让自己吃,他吃,虽说晚上的蛮牛依旧热情如火,可自己的肚子却永远扁扁平平不见动静,这让碧青相当不爽,她想生个闺女玩,燕子都大了,两个儿子也大了。

        虎子都八岁了,桂花糕虽说五岁,可这小子从小一副高冷范,虽说被自己喂的圆滚滚,可那性子十足的不讨喜,不好玩儿,想想杏果儿家的小丫头,两岁了,过年的时候来给自己拜年,穿着一身大红袄裤,梳着两个包包头,给狗娃子牵在手里,白白嫩嫩的一张小脸儿,可爱死了,小嘴也甜,叫一声姑姑,能甜到碧青心里去。

        再看自己家两个秃小子,一个比一个讨厌,虎子小时候勉强还算可爱,长大了越发古板起来,那性子一板一眼,简直无趣到了极致,桂花糕,就更不用提了,燕子今年都十八了,也不能让自己玩了。

        自己正操心她的婚事呢,上门求亲的倒是不少,好几户人家也算望族,可碧青就是觉得,那家小子配不上她家燕子,差太远了。

        如今真是无聊啊,碧兰前年嫁给了陆超,成了亲,两人就去了百越城,今年一开年,娘说给小海娶媳妇儿,小海留下一封信,说去找碧青两口子,也跑去了百越,弄得她娘直抹眼泪,说孩子大了,就管不了了,可一见桂花糕,立马眉开眼笑,心肝儿肉儿啊什么的叫着,又亲又抱。

        燕子把茶递到碧青手里,清新的茶香,令碧青顿时回神,不禁看了看窗外,隔着窗户纸都能看见外头大片大片的雪花,仿佛永远不会停似的。

        师傅也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外头的流言可是越来越多,皇上自登基起,这么多年都是圣明之君,这两年不知怎么了,竟迷上丹药之术,那个什么清虚真人,老夫见过一次,瞧着不像什么正经的修道之人。”

        东篱先生道:“那老道据说擅长炼丹,皇上颇为信赖,因为这老道,短短几年,刘盛就从太原知府一直升到了山西巡抚,据说在山西替皇上寻炼丹所用仙药,弄的民不聊生。”

        说起这个,东篱先生长长叹了口气,师傅道:“如今我也是日夜后悔当初不该举荐刘盛,以至于出了这么个混账的贪官污吏,若是坏了我大齐江山,老夫岂不是千古罪人。”

        碧青道:“师傅何必自责,若真论起来,倒是我的不是,不该把他带回武陵源,以至于变成如今这般。”

        东篱先生道:“有道是人心难测,当初因他才有北胡的阴山之盟,他也算为大齐立下了大功,后来变成这样是谁也无法预料的,这大雪莫非真是老天的警示不成,我大齐万里锦绣河山,难道最后会坏在一个妖道手里,皇上已数月不上朝,虽太子监国,却又杜兆这个老匹夫跟刘盛坑瀣一气。”

        碧青也是暗暗叹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慕容湛即便是太子,到底不是皇上,这监国跟登基差的远了,尤其皇上如今虽不管朝政,听说却更加多疑,有些事儿慕容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碧青最近总感觉不大好,仿佛有事要发生了一样,这漫天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放晴。

        夜里起了北风,呼呼的北风刮了整整一宿,转过天终于晴了,虽说冷的难受,却依然挡不住孩子们的乐趣,孩子不知大雪意味着什么,从昨天就闹着要出去大雪仗,堆雪人,碧青说等雪停了才许出去,几个孩子扒着窗户眼巴巴的望着外头,早上一睁眼就问雪停了不,听说晴了,套上棉袄就跑了出去。

        桃花怕冻着他们,要出去拉他们回来,碧青摆摆手:“让他们在院子里好好撒撒欢吧,在屋里都憋三天了,也难为他们了,把手套叫他们带上,仔细别冻上了手就成。”

        桃花答应一声出去了,冬时嫁了顺明,三年前两口子就去了百越,冬月去年才嫁给小三儿,还是因为小三大病了一场,李神医说恐过不去了,才逼出冬月的真心来,点头答应了,过后才知道是小三跟李神医串通好了骗她的,气的冬月好几个月没搭理小三。

        去年年底才过门,今年开春有了身孕,却始终不肯歇着,一直在碧青跟前伺候着,上个月碧青见她肚子实在大了,才劝着她回去歇着,没下雪的时候就给桃花娘接到王家去了。

        冬月虽是碧青的丫头,出门子的时候,却照着小姐的礼儿出去的,碧青给她置办的嫁妆,虽比不上碧兰,也差不多少,武陵源能落下一处小楼的丫头,可着大齐也找不出第二个来,把桃花娘乐的嘴都快咧到耳朵后头去了,把冬月当成姑奶奶一样看待。

        桃花有时候就叹气,姑娘还真是了解她娘是个什么人,前头小五,后头冬月,彻底就把她娘给降服了。

        外头定富匆忙进来道:“姑娘,雁门来信儿了。”

        碧青一愣,接了过来,常生很少给家里写信,生怕有人认出他的字体,要惹出祸事,既写了信,必是大事,忙拆开一看,顿时冷汗森森,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个人,刘盛。

        常生在信里说,在雁门见到了刘盛,刘盛虽是山西知府,可他一个封疆大吏,怎会没事儿跑到雁门城去,肯定是知道了什么,自己去求证的,碧青手脚冰凉,暗暗咬牙,当年一念之仁养了条狗,却没想到却是条狼,这些年千防万防,竟然都没防住。

        碧青迅速写了封信叫定富送去百越城,虽屋里炕烧的火热,可碧青心里却一阵阵发凉,拿着信去了隔壁,递给师傅。

        武陵先生看了,一拍桌子,气的脸色铁青:“小人,小人啊,这些年,刘盛没少找你好处,你也给了他不少,想不到竟然还会如此。”

        碧青道:“或许正是因为给了他好处,他才如此贪得无厌,他是从武陵源出去的,对武陵源对我王家知之甚详,便我给他一座金山,他也不会满足,贪字当头,他已经失了人性,我只是好奇杜家在这里是个什么角色?”

        东篱先生道:“你们到底说的什么,听得老夫越发云山雾罩。”

        碧青叹了口气,把当年如何救崔凤九,如何把他改名换姓藏到了雁门的事儿,一一跟东篱先生说了。

        先生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这可是杀头灭族的大罪啊。”

        碧青苦笑一声:“凤九那孩子叫我一声师姑,我瞧着实在可怜,他一个孩子有什么错,要跟着崔家杀头灭族,我救他是想给他活的机会,不想他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没了,雁门远在千里之外,临近北胡,那里驻守的兵不会有人认识凤九,只要他安生的过去这些年,往后就能平安了,却,我怎么也没算到刘盛,他既然去了雁门,必然是知道了什么,我想,他第一步不会捅出去,而是会来跟我谈判,他想要的无非就是钱。”

        东篱先生道:“这样的人贪得无厌,就算你把武陵源都给了他,他也不会满足。”

        碧青道:“但至少可以拖一拖,我已经给百越送了信去,想必崔九两个月后就会回来,只要崔九回来,武陵源跟王家的买卖就能保住,只要保住了武陵源跟生意,就不会牵扯太多无辜的人,便获罪也只不过是我一家的事儿,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