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19章

第119章

        崔九看着傻笑的大郎,心里更不平衡了,这两口子简直就是在他伤口上撒盐:“我说大郎,你至于吗,又不是刚成亲的傻小子,这儿子都生俩了,还这么腻乎,你就不觉得烦啊。”

        大郎道:“烦啥,那是俺媳妇儿,腻乎一辈子都不烦。”

        崔九没好气的道:“你们不烦,我瞧着烦,拜托,别在我跟前傻笑了行不,等回武陵源,你天天傻笑,我也看不见了。”说起武陵源,崔九叹了口气。

        碧青端着两大碗刨冰过来,百越城里的水果多,那些豪门大户又天天送冰过来,正好做成鲜果刨冰,想着崔九怕热,这才端了两碗过来给他们解暑,却正好听见这话儿,不禁道:“就算你天天唉声叹气,也改变不了事实,还不如高高兴兴的呢。”

        崔九道:“爷都这么倒霉了,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啊,非得说这些戳我心窝子的话。”

        碧青把刨冰放到桌子上,崔九舀了一大勺塞进嘴里,忽道:“等你们走了,我连这样的刨冰都吃不上了。”

        碧青嗤一声笑了:“你这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这么着,我把我家的厨娘给你,如何?那可是我调教了好几年的,如今的手艺,冀州好几个馆子都偷着来聘呢。”

        崔九眼睛一亮:“说话算话。”

        碧青道:“不过也得先问问人家愿不愿意,虽是我家的厨娘,你也知道,并不是卖给我家了,都是签的合同,是武陵源的人家,人家要是不乐意,我也不能强逼着人家来。”

        崔九道:“我不管,反正你应了我。”

        碧青笑道:“你倒是越活越无赖了,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这个你得拿着。”说着,把祝月的荷包递给他:“明儿就是百越的拜神节了,可不能少了荷包。”崔九这回倒没闹别扭,接过收了起来。

        外头苏全来找大郎过去商量大军班师回朝的事儿,大郎知道小媳妇儿跟崔九有话说,正好站起来走了。

        碧青坐在崔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方开口道:“说真格的,你留在百越比京城好,你父皇年纪大了,往后还不知有什么变故呢,能躲开那些是是非非,在这一方乐土称王,有什么不好,并非每个皇子都有你这样的运气,这些日子,我跟祝月多有接触,虽说她是南蛮王之女,却天性善良简单,毫无心机,能得这样一位女子为妻,你这一辈子会过的很快活。”

        崔九哼一声:“若真无心机,怎会趁我不备,把荷包塞给我就跑。”

        碧青摇摇头:“祝月没有心机,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她跟前的那两个长老,历经灭国之难,想的周全些也是人之常情,南蛮虽如今复国,却无依仗,若再有个孟氏作乱,恐仍难保住南蛮一族,唯有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才可能让南蛮一族的百姓安居乐业,而大齐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大齐强盛却并不霸道,大齐也够富庶,不会欺凌南蛮,正好祝月喜欢你,两位长老自然要千方百计促成此事,你在百越虽是王夫,却相当于真正的南蛮王,你不是一直想做一番大事吗,如今正是机会。”

        崔九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想做大事?你不是一直都说我是纨绔吗。”

        碧青道:“若真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何必跟我搅合在一起做生意,别说为了银子,你是大齐的皇子,缺什么也不会缺银子,你只是想找个机会做点儿事罢了,我说的没错吧。”

        崔九:“你说的也不全对,当初我或许是这个心思,可后来是真的喜欢武陵源,碧青,你把武陵源弄得那么好,凡是在武陵源待过的人,谁还舍得去别的地方,我早就把武陵源当成家了,那里比皇宫,比京城,比我的九王府更温暖,爷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武陵源了,打算着往后就在武陵源上养老了,可现在却要一辈子待在这百越城……”说着,忍不住有些更咽。

        碧青道:“男子汉大丈夫,因为这点儿事儿就掉眼泪,传出去可让人笑话死了。”

        崔九抹了把脸:“谁,谁掉眼泪了。”

        碧青心里也是一片柔软,虽说跟崔九总是拌嘴,可慕容鸿说的是,崔九在她心里跟亲弟弟没什么差别,她也希望他跟小海一样过的快活,一辈子无忧无虑,可他是大齐的皇子,很多事并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好了,别难过了,你想要什么,现在就说,只要我能答应的都答应,够意思吧。”

        崔九愣愣看着她,半晌儿撇开头道:“我武陵源的宅子,你得给我留着,你家的厨娘也要给我,还,有你做的那些吃食,酿的酒,一年给我送一趟过来,还有武陵源那些工匠,分我一半,再有,你以后要常来岭南看我……”

        他说一个,碧青答应一个,反正他提的要求也不是太过分,至于工匠,碧青本来就想过,越城岭虽给自己留下了阴影,碧青却忽然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位穿越前辈会跑这么大老远来藏东西,这里山高皇帝远啊,很多事情在冀州府做太招眼,在这里却可以,例如火药。

        轰天雷的秘方这次回去就得交给慕容湛,这可是烫手山芋,留在手里没好处,至于后头怎么研究就跟自己没关系了,而且,崔九成了南蛮王夫,以后万一有什么事儿,也有个可退的地方,总的给子孙留下个退身步。

        这个世上没有真正的桃源,哪怕如今的武陵源,只要皇上一句话,也会在旦夕之间烟消云散,这就是最残酷的现实,或许碧兰跟陆超成婚后,就让他们来岭南吧,陆超可以继续研究火药,碧兰也能照顾一下铺子里的生意,只不过,崔九对碧兰……

        想着,不禁道:“你答应我不缠着碧兰,等她和陆超成亲后,我让他们来百越城定居。”

        崔九大喜:“真的吗,什么时候来,这一晃可有一年不见碧兰了……”

        碧青白了他一眼:“合着,我的话你没听见?”

        崔九嘿嘿笑道:“听见了,听见了,你放心吧,我都成南蛮的王夫了,哪还能惦记碧兰啊,你真舍得让碧兰来岭南?”

        碧青道:“你不是要武陵源的工匠吗,那些工匠都是陆超管着的,陆超不来,恐作坊立不起来。”

        崔九这会儿觉得陆超也不那么讨厌了,只要陆超跟碧兰来百越城定居,碧青自然不会不闻不问,怎么隔个一年半载的,也会来一趟,碧青可是最疼弟妹,这个武陵源人尽皆知。

        这么想着,不禁心情大好,生怕碧青反悔,崔九忙找补了一句:“你可应了我,不许反悔。”

        碧青:“放心吧,不反悔。”崔九心满意足了的回去了。

        南蛮王之女祝月回了百越城,自然要住在南蛮王府,崔九跟慕容鸿原先跟碧青他们住一起,慕容湛来了,哥仨就住进了原先孟十一的府邸。

        慕容湛见了他,不禁挑了挑眉:“刚才出去的时候还愁眉苦脸的,这么一会儿倒欢喜起来了,怎么越大越成孩子了,有什么高兴的事儿,跟哥哥说说。”

        崔九道:“太子哥别打趣弟弟了,哪来的什么高兴事儿啊。”左右看看,不禁道:“周路呢走了。”

        慕容湛点点头。

        崔九道:“这家伙几年不见越发阴沉沉的,跟越城岭的秃子怪似的,瞅着就叫人膈应的慌,对了,太子哥你说那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周路跟宝贝似的,睡觉都抱着,生怕给人看见,我昨儿想了一宿,琢磨着,弄不好是钥匙,你想啊,前朝富可敌国的宝藏,既然越城岭没有,肯定就在宫里呗,不定那盒子里就是开宝藏的钥匙。”

        慕容湛道:“是什么都跟你我没关系,此事以后不可再提,不过,周路临走却向我问了不少沈姑娘的事儿。”

        碧青?崔九眉头一皱:“他想干什么,他要是敢动碧青,爷活撕了他。”

        慕容湛道:“他是宫里暗门子的人,凡事都瞒不过他们的眼,却沈姑娘的事儿恐怕他们也查不出底细,这才来跟我扫听。”

        崔九道:“什么底细?碧青有什么底细可查的?不过就是大郎的媳妇儿罢了。”

        慕容湛:“你我都知道,她身上有很多事是解释不通的,这次越城岭之行,我忽然有个感觉,或许她跟那位木圣人有些干系,那些机关巧夺天工,数百年来无人能解,沈姑娘却轻而易举就解开了,若不是跟木圣人有渊源,实在无法解释。”

        崔九道:“绝无可能,想必太子哥已经查过碧青的底细了,她的确是深州人,这点儿做不得假。”

        慕容湛道:“沈姑娘的身世颇多不合理之处,武陵先生当初收她为弟子,恐也是怕外人疑心,有护她之意,你我知道无妨,只怕父皇会疑心。”

        崔九道:“碧青与我大齐有功,大郎又无心名利,他们只想守在武陵源过他们的小日子,父皇疑心什么?”

        慕容湛:“你别着急,事情还没到着急的份上呢,行了,这事儿你别管了,有我呢,明儿可就是拜神节了,你可想好了吗?”

        崔九忽的站起来道:“我想好了,爷不当南蛮王夫,爷要当南蛮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