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17章

第117章

        月上中天,大郎才架着崔九晃晃荡荡的回来,大郎还好,崔九都醉的不成样子了,看见碧青,忽的抬起手来指着她:“你这丫头想把爷留在岭南热死,没,门儿,爷才不会如你的意呢,不会让你如意……这时候桃花快开了,正是武陵源最美的时候,爷得回去,爷想家了,爷才不会留在这儿呢,不会留……”

        碧青愣了愣,旺儿生怕他家主子喝醉了胡说八道,忙叫了人扶着崔九回去了,都出了碧青住的院子,还能听见崔九不停嘟囔:“爷得回去,爷想家了,爷才不留在这儿呢……”

        大郎纳闷的道:“俺这一晚上都听得稀里糊涂的,谁让崔九留在这儿了,等大军班师,他不就跟着回去了吗。”

        碧青不禁叹了口气,想要边境长治久安,也只有跟外族结亲了,把大齐皇室的血掺进外族王族之中,就难分彼此了,义和公主下嫁北胡的例子在前头摆着,崔九招赘在南蛮当王夫有什么新鲜的,只要祝月这个南蛮王有意招赘,只要她看中的不是太子慕容湛,别的皇子在皇上眼里都没问题,哪怕娶了王妃的也不怕,一道圣旨就能废了,前头的太子妃不就如此吗,慕容湛如此强势的人,也没保住自己的妻子不是吗,可见在皇上眼里,夫妻也不过如此,只要不和他的心意,或者对大齐不利,即便是自己的儿子儿媳妇儿一样棒打鸳鸯,毫不留情。

        更何况,崔九是如今大齐皇子里唯一单身的一位,还没有子嗣,哪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呢,碧青不信,崔九想不明白这个道理,他这是再迁怒,可怎么偏偏是自己,自己招谁惹谁了,反正祝月有意,崔九就一定是南蛮的王夫,开铺子做买卖不过顺便罢了,叫他这么一闹,好像自己成了老鸨子,逼着他卖在百越城卖身一般。

        忽的大郎凑过来:“媳妇儿,这一晚上光喝酒了,俺这肚子还饿着呢,你炖的那牛肉还有没有啊?”

        碧青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喝酒就喝饱了,还知道吃饭啊,都半夜了,哪还有肉,你想吃只有米粉,吃不吃?”

        大郎忙道:“吃,吃,只要俺媳妇儿做的都好吃。”

        饶是碧青心情不好,也忍不住想笑:“没出息的样儿,在这儿等着。”自己扭头往灶房来了。

        晚上做的米粉还留着半盆呢,怕坏了,用冰镇了半宿,锅里水开了,一烫就好,装在大陶盆里,兑上用牛肉汤,再捞几大块牛肉,就是一碗最香的牛肉米粉。可惜百越城没有面,不然,擀成韭菜叶宽的面条,想必蛮牛更喜欢。

        大郎一见那盆面,眼睛都亮了,尤其上头大块的牛肉,炖的正好,塞一块在嘴里,香的恨不能连舌头都吞下去。

        大郎狼吞虎咽,不一会儿一盆米粉就吃了干干净净,吃完了还有些意犹未尽:“那个,媳妇儿还有没有?”

        碧青哼了一声:“没了。”说着收拾了盆去灶房洗。

        大郎颠颠的跟过来,围着碧青直转悠,等碧青收拾完了,又跟着她往屋里走,可惜眼看一条腿就要迈进去了,不想,他小媳妇儿却忽然站住,转过身来看着他:“还跟我做什么?”

        大郎嘿嘿傻笑了几声:“老晚了媳妇儿,咱该睡觉了。”说着伸爪子要来抱碧青,却给碧青抬腿踢在迎面骨上,踢的大郎直吸气。

        碧青一叉腰:“别以为我原谅你了,早着呢。”转身进屋了,咣当一声门合上,还落门栓。

        大郎摸了摸自己的迎面骨,小媳妇儿真没留情,这一脚踢的真狠,虽说挨了一脚,大郎还是忍不住咧开嘴傻笑起来,他心里明白,只要小媳妇儿跟自己说话,肯给自己做饭,肯踢自己,就说明不太生气了,自己再接再厉,过几天说不定就能登堂入室,抱着小媳妇儿睡觉了。

        这一想,不禁浑身燥热,这一晃可有半年都不碰媳妇儿了,真快忍不住了,可惜,忍不住也得忍,小媳妇儿吃软不吃硬,来软的,小媳妇儿心一软啥事都好办,要是自己赶来硬的,那绝对是跟自己过不去,想着,不情不愿的转身走了。

        碧青听着大郎的脚步声去远了,忍不住摇头,自己还真是矫情,还说崔九迁怒,自己何尝不是呢,因为何进迁怒大郎,这会儿心里都原谅他了,却仍跟他别扭着。

        可自己是女人,小心眼是女人的专利,崔九可是男的,也如此小家子气,就叫人无语了,算了,不想他了,反正是他慕容家的事儿,跟自己有个屁干系啊,等把慕容湛来了,宝藏打开,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从冀州出来的时候,还在正月里呢,这一晃都开春了,崔九说的是,武陵源的桃花快开了,她想儿子闺女,想爹娘,想碧兰,想冬月,冬时,想师傅,想江伯,江婆婆,贵伯……想自己的屋子,想武陵源的一草一木。忽然,碧青觉得崔九闹脾气是应该的,岭南再好也不是家啊。

        或者自己该对他好些,以后他成了南蛮的王夫,就得在岭南扎根儿了,即便能回大齐,也成了客,说起来,竟让人不觉有些心酸。

        转过天一早,崔九刚往饭桌前一坐,旺儿就给他端过来一碗香喷喷的米粉,光闻着这股香浓的牛肉香就让人忍不住垂涎,这绝不是厨娘能做出来的东西,崔九太清楚了,指着这碗米粉咽了口口水,却仍别扭的道:“把这碗给我端出去,爷不稀罕吃。”

        旺儿嘿嘿一笑:“别啊,这是沈姑娘特意给爷做的,我早上都看见了,姑娘亲手磨得米粉,爷就赏个脸吃一口,别辜负了沈姑娘一番心意。”说着,把筷子递到崔九手里。

        崔九却仍耍脾气,放下筷子:“不吃,那丫头没按好心。”话音刚落,就见他二哥走了进来:“好香,这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九弟不吃啊,那给二哥吧,正好二哥还没用早饭呢。”说着,直接把崔九面前的米粉端到自己跟前,跟旺儿道:“愣着干什么,给我那双筷子。”

        旺儿心说,得,沈姑娘的一番好心,都便宜二爷了,正想着,忽见自家爷伸手把碗端了回去:“二哥既没用早饭,这一桌子呢,二哥随便用,这碗米粉刚弟弟吃了一口,沾了我的口水,二哥再吃不妥。”说着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吃的异常迅速,那样儿仿佛生怕慕容鸿跟他抢一样。

        一碗米粉下肚,崔九心情好了些,碧青虽说可恨,可这手艺还是一如往常的好,想到往后说不准就吃不着了,心情又不禁抑郁了起来。

        忽想起什么,看向慕容鸿:“二哥你说那个南蛮王女的姿色如何?”

        慕容鸿点点头:“可称得上倾城之姿,九弟问这个做什么?”

        崔九凑过脑袋来:“二哥,我瞧你也不多喜欢你那个王妃,要不然,你留在百越城当南蛮王的王夫吧,如何?”

        慕容鸿看了他一会儿:“九弟,你我是大齐的皇子,慕容氏的子孙,享了别人享不到的尊荣,付出自然也要比别人多,义和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不也下嫁北胡了吗,南蛮王女倾城之姿,对你又是真心喜欢,比起义和,九弟的处境好多了,退一步说,南蛮王这是看上了九弟,若她看上的是我,我也只能在百越城,只要我大齐南境长治久安,招赘南蛮又算什么,这是我们身为慕容氏子孙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沈姑娘想打通南北商道更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你因此迁怒沈姑娘,实在有些不应该。”

        崔九愣愣看着慕容鸿,仿佛不认识他二哥一般,半晌儿方道:“我始终觉得温柔亲善只是二哥做出来的样子,实则工于心计,可太子哥跟那丫头都说是我错了,他们说二哥是个至情至性的君子,碧青那丫头甚至说,二哥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在那丫头眼里,你们都比我强,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最没用的皇子。”声音有些落寞。

        旺儿眼角有些酸,爷这话说的真叫人难过。

        慕容鸿却叹了口气:“你可知道,二哥心里多羡慕九弟吗,在越城岭的时候,沈姑娘时常提起九弟,虽多是数落之意,却极为亲近,提起九弟就像提起她的弟弟一般,九弟,我们只在她眼里,可九弟你却在她心里呢,我们是外人,她却视你为亲人,如果可以,二哥倒想跟您换换,一辈子留在岭南又如何?去南蛮王女又如何?王记的铺子开了南北商路通常,来回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你想回武陵源还不容易吗,就算一年回去一趟,也不难。”

        慕容鸿话音刚落,就听慕容湛的声音传来:“二弟说的是,若有你坐镇岭南,我大齐南境再无战祸。”

        慕容湛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崔九忙站起来道:“太子哥,您怎么来了?”

        慕容湛没搭话,一进来对着崔九深深一鞠躬,崔九吓得跳了起来:“太,太子哥这是做什么?我哪儿能受太子哥的礼啊。”

        慕容湛道:“这一礼不是作为兄长,是替大齐南境的百姓谢九弟大义。”

        崔九满脸通红,甩甩头,壮士扼腕的道:“什么大义不大义的,不就娶南蛮王吗,我答应,答应还不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