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16章

第116章

        碧青根本不搭理崔九的乱吼乱叫,从旁边的果篮里拿了一个木瓜出来,用小刀从中间一破两开,把籽儿去了,拿小勺舀着吃,享受这难得的美味。

        这一趟差点儿丢了小命,好容易来了,得好好解解馋,果篮下头垫着冰块,冰的凉森森的木瓜,软糯香甜,一边儿吃,一边儿看崔九跟祝月的好戏。

        这几天,碧青一直在研究为什么祝月会看上崔九,论颜值,二皇子慕容鸿也不差啊,而且,温柔和善,相比之下,崔九就有些不靠谱了,有时候完全就是一个二货,属于没事儿找抽型的,祝月是南蛮王之女,孟氏既灭,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南蛮王,血统尊贵,地位崇高,更何况,还是个大大的美女。

        碧青如今还记得自己头一次见她的时候,真给惊艳了一下,红衣银冠,美得就连这百越城的蓝天白云都相形失色,女人美到这份上简直没天理。

        碧青一直觉得自己长得不差,可跟祝月一比,就比到天边儿去了,自己的五官平常看着还成,可跟祝月一比就显得有些平板,缺乏立体感,而且,岭南气候湿润,人家根本不用保养,就有一身细白的肌肤,这让碧青很是嫉妒。

        百越城里街上随处可见肌肤白皙的女子,有道是一白遮千丑,即便五官长得寻常些,就这一身细白的肌肤,也让齐军将士们看的垂涎三尺,不是大军在城外扎营,军纪严明,早乱套了。

        且,南蛮以女子为尊,百越城的女子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格,心中喜欢谁,不会像大齐一样藏着掖着,在这里可以大声的表白,不必在乎礼法,不必怕伤风败俗,南蛮的女子就像这岭南火红的木棉花一样儿,美丽如火,耀眼鲜明。

        那天祝月见着崔九大声告白的样子,她就那么无惧的冲过来站在崔九跟前说:“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王夫。”那般直白热烈,像一把火,把崔九烧的落荒而逃。过后,崔九一见祝月就跑,偏偏祝月异常执着,即便知道崔九就是大齐的九皇子也一样,两人你跑我追,成了百越城最诡异的一道风景线。

        碧青其实觉得他们很配,崔九要是能留下岭南,自己的王记就能顺理成章的开到百越城,岭南可是一方宝地,不说一年三熟的大米,这些水果,药材,甚至花卉,海产,山货,运回大齐哪一样不是一本万利。

        虽说没有飞机,可有船啊,从番禹城珠江口进漓江,过灵渠,湘江,长江,进运河,一路北上,全程水路估计两月便可到达。等江南的王记铺子开张以后,就更方便了,船行一路,南北货物交替,这一来一去的利润,可是相当可观的。

        尤其,有崔九这个自己人在岭南坐镇,绝对能保证安全顺畅,这既赚了钱又抱了美人的好事儿,何乐而不为呢,所以,碧青巴不得祝月跟崔九成了,自己适当的加把火,或者以利诱之。

        崔九这小子不是一直挺好色的吗,面对祝月这么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难道会不动心,想着,不禁看向前头的两人。

        蛮族的小姑娘想法简单,习俗又跟大齐不一样,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之说,喜欢了就会大声说出来让对方知道。

        虽南蛮几乎灭国,但祝月身边始终有两位蛮族的大长老,陪着她藏在部落里,这些年倒也没怎么受苦,后来给何进发现,拿住献给孟十一,孟十一想当南蛮王,对祝月这个南蛮王之女也是,颇为礼遇,故此,祝月的性格才能维持如今的天真烂漫。

        看着一身白袍,人模狗样的崔九,碧青忽然能理解祝月看上崔九的原因了,蛮族的女子美貌绝伦,相比之下男子就差多了,孟十一那样儿都算不错的,可想而知,崔九这张脸,在祝月眼里该是什么级别。

        崔九这小子二归二,可长得真不差,应该说,大齐皇室基因优良,从太子二皇子到崔九,都长了一副好皮囊,只不过,太子殿下忧心天下,是个胸有大志的储君,二皇子慕容鸿是个算学天才,也就崔九是个绣花枕头,外头瞧着不错,内里装的都是稻草,所以说,有祝月这么个大美人上赶着,算是捡着便宜柴火了,不是来岭南监军,哪有他什么事儿啊。不过,祝月怎么会想起给崔九绣荷包了,而且打扮也不一样。

        祝月今天穿的是汉服,并非蛮族服饰,看上去颇有几分飘逸之姿,鬓边火红的牡丹花配上她张笑颜如花的小脸,即便崔九都有些失神。

        祝月见他终于看自己了,欢喜的不行,把荷包塞到他手里:“三天后的拜神节,我等着你。”说完,转身跑了,欢快的像花丛中蹁跹的蝴蝶。

        崔九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荷包,沉着脸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树荫下,恨恨瞪了碧青一眼:“你什么意思?安心害爷是不是。”

        碧青切一声:“祝月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又是南蛮王之女,别人想往前凑,还没机会呢,美人青睐你,你应该躲在被窝里偷笑,怎么倒沉着一张脸,跟别人欠了你银子似的,你可知,你手里这个荷包,多少人打破头都争不来呢。”

        崔九哼了一声:“爷不稀罕,你稀罕,送你了。”甩手把荷包丢给了碧青。

        碧青看了看那荷包道:“我昨儿听成材说,南蛮族的拜神节可是相当隆重,除了拜神之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蛮族女子求偶,看上谁了就把自己绣的荷包给他,拜神节那天男子就会拿着荷包去找女子,两人一起拜了山神,就算结成夫妻了,所以,这荷包我稀罕也不能要,这是身份的象征,拿着这荷包你就是祝月的男人了。”说着把荷包丢会给崔九。

        崔九跟烫着了一般,一蹦三尺高,把荷包抖落在地上,指着碧青,气的不行:“你,你少糊弄爷,婚姻大事哪有如此儿戏的,再说,爷可是大齐皇子,这么着不成野合了吗。”

        碧青翻了个白眼:“这里是百越城,不是大齐,入乡随俗知不知道,谁让你收了人家的荷包,别说我没提醒你啊,蛮族的规矩,送出去的荷包要是退回来,可是奇耻大辱,祝月不是寻常的蛮族女子,是南蛮王,这南境刚安定,要是因为你再起风浪,你想想皇上能答应吗?”

        崔九颓然坐下,整个人都蔫了。

        碧青见他这样儿,心里也有些不落忍,凑过去道:“祝月那么漂亮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更何况,这里天高皇帝远,你娶了祝月,说是王夫,其实不就是南蛮王吗,在这儿当王爷可比京城滋润多了,想干什么干什么。”

        崔九忽的侧头看着她:“沈碧青,我怎么觉得,你没安好心呢。”

        碧青切一声:“你有被害妄想症啊,你得了美人,又没我什么好儿,不过呢,你要是再百越城站住脚,倒是有一笔大生意。”说着把自己的设想跟崔九说了一遍。

        碧青想象中,崔九这小子如此爱钱,自己这个主意一说,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然后兴致勃勃的跟自己讨论怎么开铺子,开几个铺子?派谁在这儿当掌柜的?一年走几躺船?都运什么货物等等……

        却没想到,碧青的话一说完,崔九忽的生起气来,咬着牙道:“沈碧青,爷这辈子白认了你,你是天底下最没心没肺的女子,白眼狼儿,想拿爷换你的生意,做你的大头梦。”蹭的站起来,一脚把地上的椰子踢出去老远,气哼哼的走了。

        碧青摸了摸鼻子,这小子今儿抽什么邪风,看见地上的荷包,不禁皱了皱眉,崔九要是不乐意,三天后的拜神节可怎么办,刚才自己那些话可是真的,既然崔九拿了人家的荷包,死活也不能还回去了,不然,可就有大麻烦了。可崔九要是不点头,自己再说什么,恐怕也没用了。

        正发愁呢,忽听大郎道:“媳妇儿你别急,听苏总管说这一半天太子殿下就会到。”

        碧青顿时松了口气,要说崔九这小子是个无法无天的孙猴子,慕容湛绝对就是唐僧,紧箍咒一念,崔九这小子想跑都跑不了,再说,自己根本也没害他啊。

        却忽想起大郎怎么过来了,眉头一竖,瞪着他,大郎一见小媳妇儿生气了,忙道:“媳妇儿你别生气啊,回头气坏了身子,俺心疼,你不乐意看见俺,俺走,俺走就是了。”说着转身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却不走远,只站在远处眼巴巴望着碧青,陆超跟小海就嬉皮笑脸的过来了,两人坐下拿出食盒里的寿司就往嘴里塞,不一会儿整整一层寿司就进了两人的肚子。

        碧青拉过小海,看他脖子下的伤,小海仰着脸让他姐看,嘴里道:“其实就擦破点儿皮,没姐想的那么严重,也不疼,姐夫找南蛮的长老要了去疤的药,等这层血痂退下去,抹上几天,一点儿疤都不会留,姐就放心吧。”

        碧青没好气拍了他的脑袋一下:“你倒是不记仇,还替他说好话,不是你的运气好,这会儿你这张嘴还想吃东西啊,脑袋都不知还在不在呢。”

        小海嘿嘿笑道:“姐,我这不好好的吗,姐夫挺可怜的,您不知道,接着信儿的时候,姐夫直接就把帅印拿出来丢给了苏总管,说不当元帅,不当将军,找到了姐就回武陵源种地,此生再不领兵,在姐夫心里,姐比什么都重要呢,再说,姐夫跟何进曾经在南境同生共死,说好活着回去,彼此就是兄弟,姐夫只是一时放不下这段情份罢了,就像我跟胖墩儿,哪天要是胖墩变成了坏蛋,我也下不去死手啊。”

        陆超点点头:“小海说的对,我也下不去手。”

        碧青看着他们俩,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一人打了一巴掌:“你们俩倒是不忌讳,胡说什么呢,你们都是我教出来的,要是成了何进那样的败类,不用你们彼此下黑手,我第一个就大义灭亲,行了,回去吧,东西都让你们俩个馋猫吃了,我这野餐也让你们搅合了。”

        “好,回去。”小海忙招呼站在远处的大郎过来,大郎走过来还有点儿不敢靠近,那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碧青是母老虎呢。

        碧青没好气的道:“戳着当树呢,还不提东西。”说完迈脚走了。

        大郎愣愣的站在原地,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小海跟陆超把手里的提篮一股脑塞给大郎:“姐夫,傻了啊,赶紧拿东西吧,我姐不生气了,今儿晚上姐夫再也不用跟我们俩挤了。”大郎顿时回过神来,提着篮子就追小媳妇儿去了。

        陆超小海同时松了口气,陆超拍了拍胸口道:“这女人的脾气还真是难捉摸,大姐这么好的女人生起气来,也怪吓人的,小海,你说碧兰会不会跟大姐一样啊,武陵源上的人都说碧兰跟大姐像呢,我阿奶跟娘也总这么说。”

        小海撇嘴瞪着他:“胖墩儿虽说咱俩是哥们,可那是我二姐,你以后要是敢欺负我二姐,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超道:“你快得了吧,轮的上你收拾我,我娘跟阿奶可疼碧兰了,我这个亲儿子宝贝孙子都得靠后,我奶没事儿就说,小超你可不能欺负碧兰啊,要是让阿奶知道,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碧兰这还没进我家门呢,就成我家的祖宗了,我敢欺负她?不要命了啊,再说,我爹说了娶媳妇儿回来是疼的,可不是欺负的。”

        小海满意的点点头:“走了,我刚瞧见有人送了牛肉过来,用冰块镇着呢,这也就是在百越,在大齐吃牛肉可是犯了律条的,听我姐提过好多次牛肉香,今儿正好解解馋,回去以后可没这样的机会了。”拽着陆超跑了。

        百越城里的豪门大户,怕祝月报复,恨不能大齐军永远不走才好呢,当崔九佛爷一样供着,腾出房子来不算,天天好吃好喝不停往跟前送,不知听谁说,九皇子喜欢吃牛肉,巴巴宰了一头牛,捡着最新鲜的牛肉送了过来。

        有崔九在前头顶着,送座金山来,碧青也敢收,反正都是孝敬崔九的,自己受了这么大罪,也该落点儿便宜了,尤其牛肉可是好东西,自己在武陵源的时候就琢磨过多少回了。

        可牛在乡亲们眼里,比人命都金贵,自己要是敢吃牛肉,绝对会引起众怒,如今在百越城没这样的忌讳,正好可以解馋。

        大郎虽如进还挂着元帅的名儿,实际已经不管事儿了,军营里的大小事务都扔给了安大牛常六料理,自己当了甩手掌柜,小媳妇儿虽说还不怎么搭理自己,可也不像前些天那样冷冰冰的,至少会指使自己干活了,大郎心里异常满足,认真切着牛肉,这可是小媳妇儿吩咐他干的。

        碧青叫成材去街上买了两个陶土的坛子,刷洗干净,把大郎切好的牛肉调料洋葱地瓜等切了块放进坛子里,用泥封上口,架在火上烧。

        成材看着新鲜,不禁道:“这样炖肉的法子,从没见过呢。”

        碧青侧头看着他:“你这次引路立了功,等回京以后自有封赏。”

        成材却摇摇头:“当初是不得已,家里实在没法儿活儿了,才跟着婆婆逃出去讨生活,如今安定了,就不想再离开家了,婆婆跟我爹娘都在这儿呢,我去太远了,每年清明都不能到他们坟上烧纸祭奠,实在不孝,这次回来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只要不打仗,我就留在家里,在村子里打鱼也好,在这百越城里做点儿小买卖也好,总能糊口。”

        碧青目光一闪:“若你真不想走了,我倒有个事儿给你,我打算把王记开到百越城来,正缺个大掌柜,你要是愿意的话,不如来帮我,如何?”

        成材一愣:“王记?姑娘说的是京城的,王记?”

        碧青点点头:“京城的铺子是去年才开的,冀州深州雁门的铺子早些。

        举凡京城里的混嚼谷的谁不知道王记啊,那可是大齐最全的铺子,要是想找什么找不着,去王记一准能找着,就算没有,跟伙计说一声,没几天也会给你找来,而且,绝对比你想要的还要好。

        天天从城门的牛车,装着满车货的,有一半都是王记的,自己摆摊子的时候天天都能看见,车头上插着个小旗子,只要看见旗子上的王字,就都知道是王记的货,无论那些巡街的衙差还是街上的地痞,没有一个敢上前找麻烦的。

        自己当时还纳闷呢,偷着跟看城门的老兵扫听了扫听,那老兵磕打了几下手里的旱烟道:“王记可不是别的那些奸商,人东家人性好,是位活菩萨,深州闹灾知不知道?”

        成材点头:“自然知道,闹了好几年,听说赤地千里,饿死的人不知有多少,不过,听说现在好了,有深水井,还开了渠,一年能收两岔庄稼,还有桃林,日子越来越好过了。”

        老兵:“深州的深水井就是人王记东家掏银子打的,深州老百姓种的第一茬青苗,也都是王记捐的,这可是整个深州啊,你算算得多少银子,要是你舍得不?”

        成材咂了咂舌头,摇头:“要是我有这么多银子,可舍不得。”

        老兵:“人王记就舍得,佛爷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算算人王记的东家这是救了多少条人命,更何况,王记虽做的大买卖,却最是公道,这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样的买卖家,谁上去找麻烦,不得掂量掂量,对不对得住自己的良心,我跟我那孙子说了,以后啥都别干,等明年王记招伙计的时候,就去试试,进了王记,这一辈子的饭碗都有了,要是能熬上个管事,就算熬出来了,王记的管事不拿工钱,拿的是分红,听见说王记分红一年有几百两呢,我这看城门起早贪黑的干一辈子,也挣不来这么些银子啊,要是我孙子出息,我这把老骨头也能跟着享几年清福。”

        成材如今还记得老兵当时的神情,觉得孙子进王记,比干什么都强,成材自己也动过去王记当伙计的念头,后来赶上婆婆生病就耽搁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了王记的大掌柜,老兵嘴里的活菩萨就是自己万分熟悉的姑娘。

        成材激动地脸都红了,却仍有些不信自己的好运:“姑,姑娘,就是王记的东家?”

        碧青笑着点点头:“是啊,一开始就想开个铺子卖桃子,后来倒越折腾越大了,岭南物产丰富,只可惜距离京城太远,以至于南北不能通达,你看这漫山遍野的鲜果,吃不了就任由烂在树上,老百姓都不当东西,若是运回京城,可是稀罕货了,虽要走两个月的水路,也是值的,只要南北的商路打通,以后在岭南见着京城的东西,也不算稀奇。”

        成材扑通跪在地:“,=蒙姑娘抬举,成材情愿在王记当个伙计打杂,可掌柜的成材恐担当不起。”

        碧青扶起他来:“不用跪,不用跪,咱们王记的掌柜不论出身,只论本事,百越城的铺子交给你,一年后我要看到利润,若是亏钱可不行。”

        这买卖用屁,股想也知道亏不了,这倒蹬南北货的小商人,还能赚个盆满钵满呢,更何况,王记的商船。

        小海拍了成材一下:“以后你去了武陵源就知道了,我们王记的掌柜什么样儿的都有,进了王记就是一家人,不用跪来跪去的。”

        说着,眼睛盯着火上的陶土坛子:“姐,这肉熟了吧,我都闻见香味儿了。”

        碧青笑了:“熟了。”

        小海跟陆超一听就要上手。

        碧青忙道:“小心,烫。”

        叫他们垫着布把坛子抬下来,用木槌敲开坛口的封泥,顿时满院牛肉香,小海跟陆超同时咽了口口水,急忙倒进一早预备好的大盆里,小海馋的不行,伸手捏了一块塞进嘴里,烫的直吸气,也不舍得往外吐。

        碧青摇摇头:“看烫坏了舌头,哪至于这么等不及呢。”去那边儿把碗筷拿过来,大勺舀了一勺肉,刚装进碗里,就见崔九走了进来。

        碧青招呼他:“过来吃饭了。”

        崔九哼了一声:“你这见钱眼开的丫头做的饭,爷不吃,大郎跟我喝酒去。”说着,不由分说拖着大郎走了。

        大郎眼巴巴看着肉跟小媳妇儿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无限悲伤,他媳妇儿做的牛肉刚熟,自己一口还没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