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04章

第104章

        如今正在腊月里,冀州早已封河,既然能坐船,肯定已经出了冀州,慕容鸿给碧青的题很难,都已经过去十天,才解开十道,而他给自己的却是三十六道。

        想糊弄慕容鸿绝无可能,也是直到此时,碧青才知道这位二皇子竟然是精通算学的天才,根本不是东篱先生跟师傅那点儿算学知识能比肩的,只不过一直掩藏在皇子的光环背后,让人忽略了这个算学天才罢了。

        自己比他强就强在是个未来人,说起来,已经解开的十道算题里,大半都是慕容鸿解出来的,自己提供的不过是一些他不知道公式跟定理。

        在这样一个天才面前,碧青倍受打击,她真想提议把自己知道的公式定理都告诉他,以换得自由,她想儿子了。

        她儿子刚满月没多久,还吃奶呢,看不见自己,不知道都哭成什么样儿了,当然,这是她的想法,就之前的状况来看,儿子没她也能过的好好,自己不能喂奶,还有奶妈子呢。

        生老二的时候,不知是不是补过了,奶水总不大好,小家伙吃不饱,自然要哭闹,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个奶妈子,接替着自己喂奶。

        奶妈子的奶水比自己好的多,可碧青仍然坚持自己也喂,哪怕不多,也得让儿子吃几口亲娘的奶,以后免得把奶娘当成亲娘,可现在不可能了。

        碧青叹了口气,船走的不快,却越来越暖,刚上船的那天,两岸还有些萧索,如今却已是一片绿意盎然,令碧青有种季节颠倒的感觉。

        她是个路痴,现代的时候去外头旅游必备的就是手机导航,一旦手机没电,就会迷路,更何况,这里是古代,不过随着沿途景致的变换,碧青估计快到南边了吧。

        如今是腊月,北边已经冰天雪地,而这里的河畔,仍有绿油油的垂柳,映着后头的黛瓦白墙,甚有江南之风,大概也只有江南才会在腊月还有这样的景致。

        不过,到底是冬天,垂柳的颜色并非春夏嫩嫩的翠绿,而是有些深暗的绿,拂面而来的河风,冷飕飕湿漉漉的直往人的骨头缝儿里头钻,碧青甚至觉得这种冷,比冀州的冰天雪地还难受。

        仆妇拿了个斗篷披在她身上,伸出手比划了比划,碧青知道她是提醒自己该吃药了,这艘船不大,却相当稳,除了掌舵的船老大跟慕容鸿,还有两个仆妇,船老大跟仆妇都是哑巴,两边还有数条随行的小船,小船上有十几个武功高强的汉子。

        碧青觉得,他们该是慕容鸿的侍卫,之所以说武功高强,是因为碧青亲眼看见他们从小船上直接跳过来,身轻如燕。

        碧青接触过慕容湛跟前的侍卫,这些人的气场跟自己见过的一模一样儿,或许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人既然跟着慕容鸿南下,皇上对他们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他们保护效忠的只有慕容鸿,一个,从他们毫无情绪的目光里,碧青都不觉得他们是活人。

        记得大郎跟自己说过,皇族历来就有蒙养死士的传统,这些死士效忠的不是皇上,而是主子,即便崔九的九王府,都有几个不被外人所知的死士,更何况,被赫连一族寄予厚望的慕容鸿了。

        碧青进了船舱,就见小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药,闻到这股子味儿,都让她忍不住作呕,可碧青必须得喝,这是回奶的药。

        说起来也奇怪,在家的时候,自己的奶水都不够儿子吃的,这出来倒多了起来,本来碧青还想着几天不喂,自己就回去了,后来发现奶水越发丰沛了起来,也开始胀痛。

        三天前,船靠岸了一会儿,找了个郎中来,开了几幅回奶药,吃了两天,奶水差不多没了,估摸今天这碗药灌下去,奶水就彻底回去了。

        碧青不想回也不行,即便想跑,短时间内也没戏,日夜都在船上,除非她会飞,不然,只有跳河一条道,再说,她一个单身妇女,人身地不熟的,就算跑,能往哪儿跑,倒不如跟着慕容鸿到了南境再说。

        从已经解出的十道题所拼成的图来看,正是南境的山,具体是什么山,碧青不知道,这些是慕容鸿告诉自己的。

        之前,碧青一直觉得慕容鸿是个外表亲和,实则阴险狡诈之人,可接触了十天之后,不得不说,他给自己一种曲高和寡的感觉,跟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而且,是个颇有生活情趣的男人。

        即使处境如此艰难,也没显出半分急躁,总是那么悠然的,有时抚琴,有时品茗,有时会跟自己论史,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跟自己探讨算学。

        慕容鸿是个很难让人去讨厌的人,即使自己是他的阶下囚也一样,跟这样的他在一起,碧青真不觉得多难过。

        碧青有时会想起去当年去北胡跟慕容湛相处的那些日子,即使慕容湛格外照顾,自己仍然觉得跟慕容湛在一起无趣至极。

        太子殿下是个无趣之极的人,作为大齐的百姓,有这样严于律己的储君,是幸运,而对东宫那些女人来说,摊上慕容湛这样的丈夫就是酷刑了。碧青又想起崔九,跟慕容湛跟慕容鸿又不一样,哥仨儿虽然是一个爹,性子却天差地远。

        想远了,图中标识的是南境,也就是说,慕容鸿此行的目的就是南境,大郎如今正在南境边儿上,等到了地方,自己再找机会逃出去,这才是可行的逃跑计划,现在自己可以让慕容鸿放松警惕,或者也可以试试说服他。

        碧青觉得并不太难,跟慕容鸿相处,有时她都会忘了自己是被他绑架来的,两人的关系有些像半道巧遇结伴而行的驴友。

        碧青端起药碗先用嘴唇碰了碰,感觉不烫了,一仰脖灌了下去,豪气干云,仿佛一饮而尽的是香醇的美酒。

        慕容鸿忍不住轻笑出声:“不苦吗?”

        碧青灌了口茶漱口,等待嘴里的苦味冲散了些,才开口:“苦才这么喝,这就好比处死,一刀来个痛快,总比凌迟强的多。”

        慕容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认真的想了想道:“有道理。”说着,把他解了一半的题推过来:“你瞧瞧,这一步我无论如何也解不开。”

        碧青看了看,从旁边抽了一张白纸铺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定理公式给他:“你用这个试试。”

        慕容鸿很快解出来这步,不禁有些雀跃,抬头看着她道:“真解出来了。”

        碧青道:“一会儿我把自己知道的公式定理都写给你,你自己看着研究吧,如果不是知道的公式定理比你多,我的算学比补上你,你是个算学天才,如果专心研究,将来一定会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算学宗师。”

        慕容鸿看了她一会儿,有些抱歉的道:“你知道的,即使你把你知道的定理跟公式都告诉我,我也不可能放你走。”

        碧青点点头:“我知道,你自己算吧,我去看看吃什么,你那个哑仆做的饭,真不好吃。”

        慕容鸿目光闪了闪:“冀州府的柳泉居我去过几次,里头的菜品的确称得上美味,听人说柳泉居的菜,大都出自你之手,如此说来,我今儿也算有些口福了。”

        碧青道:“你别想得太好,我的手艺可没法跟柳泉居的大厨相比,那些菜我能写出来,却不见得能做的地道,而且,在船上,你还指望我给你煎炒烹炸不成,就是最简单的。”

        慕容鸿道:“简单也好,劳烦姑娘了。”

        碧青摇摇头,也不知皇家的人都什么毛病,一个个见了自己都叫姑娘,明明已经是两个孩儿的娘了,还姑娘个头啊,不过,自己也没必要纠正他,说到底,自己跟他也就这一阵迫不得已相处,无论他找不找的到赫连一族的宝藏,自己跟他以后都不会见面了。

        河上最好的吃食就是鱼了,两个仆妇都是捉鱼的能手,走着船就把网下到了河里,等会儿把网拉上来,就网起好几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

        在武陵源的时候,碧青不怎么爱吃鲤鱼,总觉着有股子土腥气,不如鲢鱼跟鲫鱼香,在这儿就别挑拣了。

        挽起袖子抓了条最大的,刀背在鱼脑袋上一敲,鱼就不动了,挂鳞,去鱼肠,手法利落非常,慕容鸿都不研究算题了,走过来看她收拾鱼。

        船头的小炉灶上做了铁锅,收拾干净的鲤鱼用底油煎的两面焦黄,把调料丢进去,兑上烧开的水,大火烧开小火慢炖,不一会儿香味就出来了。

        这是农家炖鱼的法子,碧青现代时去农家院的时候学的,简单方便,在船上也只有这个法子最合适。

        到了南边主食就变成了大米饭,碧青倒是喜欢吃米饭,可冀州的人都喜欢吃面,就算有大米也不过熬粥,家里人也如此,所以厨房极少蒸米饭,如今倒解馋了,顿顿都能吃大米。

        慕容鸿道:“在冀州的时候,总听人说你的厨艺好,却从未见过,原来是真的。”

        碧青抬头看着他:“你就别夸我了,我家本来就是庄户人家,你瞧过哪个庄户人家的丫头,不会做饭的,这算什么厨艺啊,就是抓把盐的事儿。”

        慕容鸿摇摇头:“九弟是我们兄弟几个的老小,从小跟在皇后身边儿,最是个挑嘴的,御膳房的御厨见了九弟都发愁呢,可九弟却天天往武陵源跑,都不想回京了,上次三哥逮着问他武陵源到底有什么好,九弟说武陵源什么都好,最好的就是饭菜,说皇宫里的饭菜跟武陵源一比,简直就不是给人吃的。”

        碧青满脸黑线,这小子脑抽了啊,这句话不是把皇宫所有人都骂进去了吗:“小孩子口无遮拦胡说八道的话,哪里能信。”

        碧青话音刚落,就听慕容鸿道:“果然,你对九弟不同,你刚的口气像是说自己的兄弟。”

        碧青一愣,倒是没想过这些,不过,崔九在自己眼里的确跟二郎和小海差不多。

        鱼炖熟了,就着米饭碧青吃了两碗,慕容鸿吃的更多,但仪态俱佳,跟慕容湛一样,不愧是皇室子弟,不过,崔九就有些粗鲁了,吃起饭来毫无形象,现在想想,第一次见崔九的时候,那小子的餐桌礼仪还是无可挑剔的,在自己家住了几天,就变了,后来更是越来越放得开,现在吃面跟大郎一样,不蹲着都吃不下去。

        有时碧青出来,看到大郎跟崔九端着大碗蹲在墙边儿上吃面的样子,都觉的无比滑稽,那样儿跟村里的庄稼汉子一模一样,不知道的,谁也不会想到这俩一个是将军一个是皇子。

        吃了饭,碧青就开始埋头给慕容鸿写自己还能记住的定理公式,她数学本来也不算多好,穿到大齐来,阴差阳错的成了什么算学大师,纯属是滥竽充数,遇上东篱先生跟师傅那样的二把刀,还能糊弄一起,碰上慕容鸿这样真正的天才就露馅儿了。

        这三十六道题,真让自己解的话,估摸明年也没戏,而且,太费脑子,这十天碧青都觉得自己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太累人了,她可不想一朝白头,还不如让慕容鸿动这个脑子,反正他有兴趣,自己对宝藏也没想法。

        其实碧青始终觉得,外传赫连一族富可敌国的宝藏,不怎么可信,就算赫连一族再能敛财,也不过一个家族而已,支撑那么大的一个家族还能结余,就算经营有方持家有道了,往哪儿弄富可敌国的宝藏去啊。

        想到此,碧青不禁抬头看向对面专心解题的慕容鸿:“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没想过,没有宝藏,或者,找到的宝藏并不如你预期那样儿富可敌国,怎么办?”

        慕容鸿放下手里的笔抬头看着她:“大齐之前的夏朝,因国君昏庸无道,民不聊生,以至群雄四起,太宗高举义旗,聚拢英雄贤才,东拼西杀方有我大齐江山,赫连一族是我大齐的开国功臣,当初跟随太宗率先攻入皇城的就是赫连一族,攻入皇城之时,夏朝皇帝已从密道逃脱,赫连一族奉命追杀昏君,把昏君斩杀于城外,夏朝亡了,太宗取而代之立国称帝,国号大齐。”

        碧青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说,赫连一族不见得能积累出富可敌国的财富,但夏朝的皇帝却可能。”

        慕容鸿道:“太宗杀入夏朝皇宫的时候,国库空空如也,夏朝是历经五百年的王朝,夏朝皇帝昏庸无道,横征暴敛,才至民不聊生,民间早有传闻夏朝皇宫内金银成山,珠宝如海,怎会空空如也。”

        碧青:“你是说夏朝的亡国之君把金银珠宝都藏了起来,被赫连一族所得,这怎么可能?”

        碧青再也想不到,其中还有如此隐秘:“大齐立国到如今,也有三百年了吧,难道三百年都没找到夏朝的金银宝藏?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你又怎么知道,你外公给你的藏宝图就是夏朝留下的宝藏?”

        慕容鸿从怀里掏出一个羊皮卷来递过来:“正是因为这上面的算题历经三百年都无人解开,所以,始终不知道宝藏的具体方位。”碧青没接,只瞄了一眼就知道,这么旧的羊皮卷,传了三百年还真挺可信的,不过,这东西可是烫手山芋,自己还是别看了,挥挥手道:“这是你外公留给你的,该妥帖收藏,贸然视于他人不妥。”

        慕容鸿也不勉强,仍就收了起来:“你不用怕,即便你看了,我也不会灭口。”

        慕容鸿难得幽默一回,碧青还真有些不适应,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如果找到了宝藏,你会如何,招兵买马与大齐为敌?还是跟你父皇当初一样,杀父弑兄夺取大位?”

        慕容鸿沉默良久:“这么做不对吗,从生下来母妃就对我寄予厚望,外公跟舅舅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位,如果最后功败垂成,我如何面对母妃,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外公和舅舅。”

        碧青真没想到慕容鸿会如此糊涂,不禁道:“那你自己呢,想不想御极天下?”

        慕容鸿有一瞬迷茫,半晌儿摇摇头:“当皇上太累,要操心政事,提防大臣,抵御外族,更要顾念天下万民,只是母妃的寄望,外公舅舅的死,我也不能无视。”

        碧青道:“说句实话,你别恼,你母妃太自私,从没想过你,想到的是她娘家一族的荣华,或者,也是想跟皇后娘娘争口气,才逼你去争夺你本来毫无兴趣的皇位,至于赫连一族,也不是为了你,我敢说,若是赫连一族帮你夺得大位之后,就不会满足只当国戚了,人的野心多大,完全取决于他手里能掌握的权力,当将军的时候,想的只是大齐第一世族,真走到大权在握的一天,恐怕大齐的江山就不姓慕容了,而如今,大齐刚刚平定北胡,老百姓才过了几天舒心日子,若因大位之争再起战祸,不知多少无辜百姓会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百姓何辜?”

        碧青不会天真的以为,仅凭自己一席话就能打消慕容鸿夺嫡的念头,她只是觉得慕容鸿可怜,比起崔九跟太子,慕容鸿从出生就是个可怜人,他娘,外公,舅舅,为了一己之私把赌注押在他身上,根本不在乎他是怎么想的。

        或许,当初赫连一族送女儿进宫,为的就是这个,作为臣子,手里握着前朝富可敌国的宝藏,却隐瞒不报,就是存了不臣之心,既然早有心背叛慕容氏,又怎会忠于慕容鸿呢。

        更何况,慕容鸿根本是个无心大位之人,走到这一步完全是被这些人逼的,崔九说他二哥心机城府深不可测,完全是给他二哥多年以来伪装的样子给糊弄了,就自己看来,慕容鸿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人,如果他真想夺嫡争位,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了。

        就像太子殿下,即便面儿上看来是个恪守本分的储君,可实际上,暗里笼络的朝臣,遍及各部,所以,自己有事儿找崔九帮忙,才能如此痛快,而这位二皇子就博了个温和亲善的名声罢了。

        自己先头还把他想成了九王夺嫡的八贤王,如今看来,这位根本就是个小白,而且,他自己都在矛盾着,一方面以大齐慕容氏为荣,一方面却想不想让他娘,外公舅舅失望,难道就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矛盾的吗。

        搁在前几天,打死碧青也不敢跟慕容鸿说这些,现在之所以敢,一个是冲动,还有一个,潜意识觉得,对算学有如此兴趣的天才,觉不会有太大的权力欲,望,天才往往执拗,狂热的喜欢上一样东西,就不会再把这份狂热付诸于别的事,哪怕是皇位也一样。这人还真是不能光听名声,要真切的接触过,才能了解。

        碧青知道自己这番话说出来,慕容鸿会更纠结,但纠结总比身首异处强,先不说找不着的到宝藏,毕竟到现在所有的信息都是听说,谁也没亲眼见过前朝富可敌国的宝藏,即便找着了,去何处招兵买马?

        深州大旱已解,到处一片欣欣向荣,老百姓刚过上好日子,谁肯再起战祸,即便让他招了兵马,也不过是乌合之众。

        大齐兵士南征北战多年,慕容鸿统驭的乌合之众,岂是对手,到时打起来,倒霉的还不是老百姓。

        皇上是慕容鸿的亲爹,只要慕容鸿不造反,就不会把他置于死地,所以,一切到目前还有得救,只要慕容鸿把藏宝图交出去,他仍是大齐的二皇子。

        碧青忽然想到,或许皇上早就知道藏宝图在他手里,此次南征才让崔九监军,就是想给慕容鸿最后一次机会。

        崔九心性仁厚,颇顾念手足之情,即便当初疑心慕容鸿勾结南蛮散瘟疫的时候,崔九也一口一个二哥叫着,可见在他心里,慕容鸿多坏也是他哥,更何况,慕容鸿根本也不是坏蛋。

        碧青说了这些话之后就去睡了,得给慕容鸿时间让他自己想明白,以他如今的处境,拿到宝藏也无济于事,既无兴致又无胜算的必输之局,赌个什么劲儿,还不如保住自己的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