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103章

第103章

        进了十一月天更冷了,西北风卷着雪花,刮的整个武陵源的人都躲到屋子里不出来了,热闹的武陵源也只有这时候最清净。

        今年冷,上冻早,刚进九,池塘里的冰就冻结实了,再想抓鱼就的把冰凿开才成,这天一早,小海跟二郎就出来了,后头跟着沈定富和两个小厮。

        小海跟二郎一人扛着一个锄头,找准了冰面,沈定富拿着尖刀先划了个圆,小海跟二郎俩人抡起锄头就凿了起来,等凿出一个冰窟窿,两人手里锄头就换成了长把的抄网,伸到冰窟窿里一抄,就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鲢鱼,足有三四斤重。

        沈定福忙把预备好的麻袋撑开把大鲢鱼装了进去,装满了麻袋后头跟着的小厮,系上口就抬走了,个个儿脸上都是喜滋滋的,借了姑娘的福,他们这些日子可解了大馋,天天都有鱼吃。

        足捞了十几条大鱼,才捞出两条鲫鱼来,小海道:“当初放鱼苗的时候,真应该多放点鲫瓜子,怎么放了这么些鲢鱼,如今要给我姐熬汤,就得鲫鱼才好,这捞起来真费劲。”

        二郎道:“这边儿坑里的鱼都是从王家村那边儿捞过来的,倒不是鲫鱼少鲢鱼多,而是鲢鱼长得快,鲫鱼再长也就这么大,自然不好捞,行了,再捞几条就够嫂子吃几天的了。”两人又捞出几条,才收了东西往回走。

        到底碧青没生自己心心念念的闺女,又生了个秃小子,好容易忍过疼听见哭声,刚松了口气,就听桃花说了句:“是小少爷呢。”碧青就知道自己的念想落空了。

        不过,等收拾好孩子抱过来给她瞧的时候,碧青立刻就觉一点儿也不遗憾了,小家伙闭着眼,脸皱巴巴的,可看在碧青眼里,就觉的比什么都可爱,这就是母子,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看都好,可惜大郎不在,要不然,这会儿肯定已经冲进来了,也不知大军到了没?这时候的南边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等过了年就热起了。

        因为上次在胡营产子,着了寒,落下了月子病,这次坐月子,周围人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烧的暖热热的炕,窗户上的缝都糊了两遍,厚厚的帘子,一点儿风都不透进来,碧青想擦擦身子,她娘跟婆婆都齐声反对,坚决让她这么臭着,就怕养不好。

        桃花端了刚熬的鲫鱼汤进来,不知熬了多久,奶白奶白的,闻着就香,可再香,顿顿喝也受不了,当初在雁门的时候,没地儿弄鱼,江婆婆顿顿给她熬鸡汤,如今在武陵源食材丰富,能换着样儿吃了吧,可她娘跟婆婆一致说鲫鱼汤最补,顿顿让她吃。二郎跟小海负责捞,厨娘负责熬,她只能负责吃。

        桃花端过来,碧青喝一口就咽不下去了,小口小口喝的异常慢,桃花道:“姑娘别嫌腻烦,这鱼汤最下奶,姑娘如今一个人吃两个人补,不能疏忽。”

        碧青无奈的道:“我知道,可也不用天天喝鱼汤吧,我记得入冬的时候,家里腌了一缸笋条字,那东西清脆爽口,要不然捞一些来,我就着粥吃吧。”

        桃花忙摇头:“那东西虽好吃可咸,姑娘如今可不能吃咸了,小少爷还吃奶呢,回头要咳嗽就麻烦了,这都过去一半了,再有半个月出了月子就好了。”碧青叹了口气,还能说什么,忍着吧。

        碧青这罪受了四十天,快小年的时候啊,才算解脱了,还别说,这个月子做下来,手脚冰凉的毛病倒真好了不少,如今晚上不用汤婆子,也不觉着手脚冰凉了。

        大郎走了之后,再也没人给她捂脚,只能多灌几个汤婆子,可晚上抱着汤婆子,碧青还是想大郎,很想。

        跟前没有大郎,连过年都没心气儿了,也就儿子能给她些安慰,虎子大了一岁,懂事多了,他很喜欢新出生的弟弟,总是趴在弟弟的小床边儿上,瞅着弟弟傻乐。

        出了满月,小家伙的五官长开,就漂亮了起来,老二的五官完全随了碧青,长得秀秀气气白白净净,跟浓眉大眼的虎子完全不一样,别看在碧青肚子里折腾,可生出来以后却是个安静的性子,不怎么哭闹。

        她娘一个劲儿说长得跟碧青刚出生时一个样儿,说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漂亮的小子,一听这话,碧青可愁了,男子汉长成虎子这样浓眉大眼的多好,真要是太漂亮了,像什么话儿。

        可挡不住大家的热情,碧兰跟自己长得本来就像,所以,小家伙也很像碧兰,碧兰稀罕的不行,有事没事儿就抱着小家伙不撒手,碧青娘想抱一会儿,都得趁着她不再的时候才行。

        末了,她娘说:“等陆超回来赶紧嫁过去生一个,省的这么稀罕你姐的。”说的碧兰一个大红脸,把孩子塞到她娘怀里莫头跑了,屋里人都笑了起来。

        小家伙长得飞快,过了年又大了一圈,不像当初虎子那么离不开娘,谁抱都成,也就吃奶的时候才会找碧青,碧青这个娘当的异常轻松。

        过了十五,冀州府的铺子开了张,柳泉居老掌柜的夫人过了六十大寿,特意下了帖子请碧青过去吃席,这些年跟柳泉居走动的勤,两家的交情也深了,所以老掌柜的夫人过大寿,自己若不在武陵源不去还罢了,若再怎么也得走一趟,就带着冬月去了一趟冀州府。碧青没想到却招来了一场横祸。

        碧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船上,她坐过很多次船,对于这种晃悠悠的感觉异常熟悉,碧青仔细想了想,记得自己进了冀州城,先去铺子里看了看,然后才去了柳泉居,路过如意楼的时候却正好撞上闫子明的夫人,非拉着她往对面的插楼上做着说话儿。

        虽说闫子明是冀州知府,可自己跟闫府实在没什么来往,不明白这位闫夫人怎么如此热情,也不好立时就走,便想着敷衍几句,再寻借口告辞,毕竟她是闫子明的老婆,怎么也得给些面子。

        碧青就没想到闫子明的老婆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绑架自己,而且,碧青现在想想,他们肯定已经筹划很久了,选的正是自己去了铺子之后,正想往柳泉居去的时候,家里人包括铺子里的伙计都知道自己去了柳泉居。

        而柳泉居的老掌柜见自己没去,肯定也不会怪罪,更不会巴巴的来找,这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差,让绑架她的人可以把她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冀州。

        碧青倒不怕自己的处境,既然费了这么多心思绑架自己,绝不是为了弄死她,如今情势,自己大概也只有威胁大郎一个用处,不管绑架自己的人是不是南蛮人,暂时她都不会有生命危险。而她唯一担心的是冬月跟赶车的顺明,这俩人弄不好就给杀人灭口了。

        耳边忽听见淙淙的琴声,琴声清越,可知抚琴之人颇有造诣,碧青没睁开眼耐心听了一会儿,听不出是什么曲子,但却听出此人虽极力维持平静,心境却仍有些乱。

        琴声渐渐低沉最终杳无声息,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醒了。”

        至少不是蛮人,碧青睁开眼坐了起来,就见对面的软榻上坐着一个白衣男子,衣饰颇为考究,坐在哪儿,眼前一张古香古色的琴。

        琴声已杳,可他的手指还按在琴弦上,并未移开,碧青忍不住把目光落在他的手指上,他的手指修长,男人里是碧青见过最好看的手,小指上戴着一个猫眼儿戒指,就算碧青不懂珠宝,也看得出来,这枚戒指绝对价值连城,而且,这枚戒指有点儿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

        最后,碧青把目光落在男子脸上,目光闪了闪:“不知二皇子如此大费周章的请臣妇前来,所为何事?”

        对面的男子明显意外了一下,忽的笑了一声:“都说武陵源的沈姑娘聪慧无双,在下本还有些不信,如今看来倒是在下眼拙了,姑娘是如何看出我身份的?”

        碧青道:“二皇子谬赞了,并非在下聪慧,而是只要简单想想就能知道,如此发费周章请臣妇来,除非是南蛮孟氏的人,再便只有二皇子了。”

        男子挑挑眉:“何以见得?”

        碧青:“臣妇虽经商多年,却本着与人为善的宗旨,从未竖敌,不敢说是大善人,却也相信,至少在冀州府不会有人对臣妇不利,而且……”碧青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戒指上:“您手上这枚猫眼儿戒指,臣妇曾在太子殿下跟九皇子手上见过,而您的五官跟太子殿下九皇子也颇为相像,外传二皇子温润亲和,多才多艺,尤其一手琴艺更是声名远扬,试问阁下不是二皇子又是何人?”

        男子:“如此,姑娘不如猜一猜,在下请姑娘前来是为了什么?”

        碧青心说,还能为什么?宝藏呗,眼瞅大位无望,若赫连一族富可敌国的财富也落到皇上手里,这位二皇子就再没有一丝机会了。

        这是个一出生就注定了的悲剧人物,令碧青忍不住想起了九王夺嫡的八爷,饶是再算计谋划,也无济于事。

        如今这位皇上的皇位就是撺掇而得,即便政绩斐然,依然不免被人诟病,夜深人静的时候,估计皇上自己也会心虚,毕竟是人,亲手杀了兄长的事儿是做了,绝不会心安理得,所以,在皇上的立场来说,他自己的大位是从兄长手里窃取而得,对于自己的儿子们,就绝不会任由他们走自己的老路,皇上比谁都在乎皇朝的正统传承,所以,不会给其他皇子一丝一毫的机会。

        或许赫连一族正是看出了这一点儿,才会丧心病狂的积累财富,手里有了财富就有兵,有了兵才可奋力一搏,说到底,都是皇上屁股底下那把椅子闹得,而慕容鸿把自己弄来,难道是想跟南蛮孟氏合作寻找宝藏,进而为了像孟氏示好,把自己献出去用来威胁大郎?

        想到此,碧青的心都凉了,她不会被二皇子慕容鸿温和的外表所迷糊,当初荣昌斋那档子事儿,若不是他暗中帮忙,那两个携带瘟疫的南蛮人,如何能进入京城,这是个毫无底线,视人命如草芥的魔鬼,为了大位,为了江山,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仿佛知道碧青想什么,慕容鸿道:“如果我说当初并不知道荣昌斋掌柜跟蛮人有所勾结,你信不信?”

        碧青看了他一会儿:“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说,我信不信有什么打紧?”

        慕容鸿轻叹了口气:“荣昌斋是外公临出事前,交到我手上的,很多事我并不比你知道的多多少,更何况,就算我丧尽天良泯灭人性,只要我还是慕容家的子孙,就不会眼睁睁看着瘟疫流传散播,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总之这是实话,还有,你不用怕,在下请你来是有别的事儿,我不会把你交给南蛮用来威胁王将军,两国交兵,基本的立场我还是知道的。”

        碧青倒是疑惑了:“那你让我来做什么?”

        慕容泓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来:“闻听沈姑娘精通算学,当世无敌手,在下请姑娘来是解这几道算题。”

        碧青愣了楞,再想不出竟是这个理由:“只要解开这些算题,你就会放过我吗?”

        慕容鸿沉默半晌道:“我会保证姑娘不受任何伤害。”

        这话倒让碧青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他要是直接说会放过自己,绝不可信,他这般说倒说明此人至少没说谎,或者说,身为皇子的慕容鸿不屑在一个女人面前说谎。

        只要不是为了威胁大郎,碧青就放了心,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会对大郎不利,自己找机会跑掉不就得了,不过冬月跟顺明……

        想到此,看向他:“我的丫头跟车夫……”

        慕容鸿道:“姑娘放心,他们的性命无碍。”

        碧青松了口气,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就好,低头看了看那些算题,不禁皱了皱眉,竟然不简单,应该说很难,至少比自己所知道大齐现有的算题都难太多了。

        是图形,每一道题都是一幅残缺的图,只有求出结果来,才能把图完成,一共有……碧青数了一下,有三十六道题,每一道题都相当难。

        看着这些题,碧青忽然就想明白了,这三十六道题就是三十六张图,把这三十六张图复原之后,拼在一起,或者就能知道赫连一族富可敌国的宝藏在何处了。

        碧青不得不佩服,如此精妙的主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而这些题又是出自何人之手?自己是不是小看大齐的算学程度了,从这些题来看,自己这个大学毕业的,都不一定解的开,能出这些题的,一定是个牛人,难道也跟自己一样是穿越过来的?

        碧青觉得这个猜想非常有可能,不然,怎么解释这些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