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94章

第94章

        或许是因为一直盼着有孩子,所以,这次的感觉格外鲜明,算着日子,有两个月了吧,看来这次的月子还是会赶在冬底下。

        路有些颠簸,牛车晃了两下,碧青忙扶住车帮,往前看了眼那爷俩,虎子醒了之后就让大郎抱到了前头,把鞭子塞到小家伙手里,小家伙攥着鞭子又蹦又叫兴奋的不行,大郎跟着小家伙嘿嘿笑,爷俩玩的不亦乐乎。碧青摇摇头,只要跟着大郎,小家伙一会儿就能玩疯了。

        王兴本说要送他们过来的,碧青没让,王兴是深州桃林的管事,如今三月花期,正是该授粉的时候,忙忙不过来呢,也不是不认识,干嘛非让王兴送。

        即便深州旱,桃树没有武陵源长得好,也得注重管理,争取能多些收成,碧青打算以后在深州建个作坊,专门做桃干桃酱,这样桃子再多也不怕滞销了。

        而且,碧青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去年就答应了蛮牛,一家三口好好过几天平常日子,适当满足一下大郎心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梦想,要是让王兴大张旗鼓的送回去,想过消停日子就难了。

        碧青发现,几乎所有的庄稼汉子都有大郎这种想法,哪怕富贵了,心里依然存着这样的梦,看大郎这一路嘿嘿的傻笑,就知道心里多高兴了。不过,这是回沈家村的路吗,怎么自己竟一点儿都不认识了。

        当初买地的时候,碧青并没有实地来勘察,而是仅仅凭着地图上标注的地方,沿着即将开的通渠想当然选的,因为笃定临水的田地,会飞速升值,所以大多在通渠边儿上。

        唯一不是考虑升值因素的就是沈家村,沈家村不临水,距离最近的通渠,也有二十里地,碧青下意识把沈家村周围的地都买了下来,如今都种上了桃花。

        桃花林从深州城外顺着通渠一直延伸到了沈家村,记忆中漫无边际的荒地,已经变成了桃林,灼艳的桃花仿佛一片望不到边儿的粉色烟瘴,比武陵源要壮观的多。

        路是刚修的,跟武陵源的宽度差不多,只不过地上的黄土还没夯实,有些地方难免颠簸,忽听大郎道:“媳妇儿,前头就是沈家村了,那是不是你常说的歪脖子柳树?”

        碧青看过去,桃林尽头真有一颗歪脖子柳树,用砖芽子圈了起来,记忆中光秃秃的枝桠上,如今已是一片青翠,一阵风过,轻软的柳条仿佛美人的腰肢,款款摆动,摇出一树妖娆的风情。

        大郎把牛车停在柳树边儿上,把虎子放到地上,小家伙如今已经走的相当利落,脚一占地就跑到柳树底下,小手伸着想够垂下的柳条,可惜个子太矮,够不着,急的满脸通红。

        碧青笑的不行,过去折了两根柳条编了个圈,摘了些桃花插在上头,戴在了虎子的小脑袋上,虎子稀罕的不行,咧开嘴嘿嘿的笑了起来。

        大郎也揪了两根柳条照着碧青的编了一个,编的乱七八糟桃花插的东一朵西一朵,远没有碧青编的好看,递给虎子,虎子把自己头上的拿下来比了比,毫不留情的他爹编的丢到了地上,还一脸嫌弃,嘟着嘴吐槽:“丑,不要。”

        小家伙如今会说了,可就是说整话费劲,都是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可见多嫌弃大郎编的花冠了。

        大郎捡起来看了半天:“哪儿丑了?”

        小家伙撇着小嘴,还是那句:“丑,不要。”

        爷俩这一来一去逗的碧青笑弯了腰,见大郎一脸受伤,碧青有些不忍,从他手里接过来,戴在自己头上,问他:“好不好看?”

        大郎盯着小媳妇儿看了会儿,从武陵源出来,小媳妇儿就换了一身青碎花的袄裤,头上的簪子也都摘了,就裹了块跟衣裳一样的头巾,让大郎不由想起了前些年。

        前些年的小媳妇儿有些瘦,没现在这么好看,但样子差不多,这会儿头上戴着自己用柳条编的花冠,桃花映着下头一张白净的小脸,大郎眼睛都看直了,忍不住点头:“好看,真好看。”见他那傻样儿,碧青忍不住笑了起来。

        三口子正在这儿高兴呢,忽听一个孩子的声儿怒声:“你们是哪来的,谁让你们折柳枝了?”

        是个七八岁的小子,手里拿着个竹笛,头上戴着个破烂的斗笠,骑在牛背上,想是出去放牛了,看见地上散落的桃花,更是气的小脸通红,从牛背上跳下来,捡起桃花看了看,瞪着碧青三口:“你们还祸害桃花,俺爹说了,谁也不能祸害桃花,去年俺妹子摘了一朵,生生挨了俺爹一顿鞭子,说这是俺们的命,指望着往后过好日子呢。”

        一番话说得碧青跟大郎两人有些无措,是这么回事儿,武陵源也一样,如今不用人盯着,也没人去折桃花,那年周家老头带着人想去桃林里头弄什么诗社,让沈定山直接赶跑了,打哪儿起,再没人敢动心思。

        这一到深州竟疏忽了,不过,桃花不能祸害是怕影响结果,这柳条折几根不算什么大事吧,见小子气哼哼的,碧青想了想道:“那个,我们不知道才坏了规矩,你看这么着成不,我们赔行不行?”

        小子叉着腰打量碧青一会儿:“说的好听,瞧你们也不像有钱人,拿啥赔啊,别当俺是小孩子好糊弄,俺娘说,俺是村子里最聪明的,赶明儿跟定财叔说说,让俺跟着定财叔学算账,以后也当管事,你糊弄不了俺。”

        定财?听见了熟人,碧青终于松了口气:“我们跟你定财叔认识。”

        小子一脸不信:“俺定财叔才不会认识你们这样祸害桃树的人呢,少骗人了。”

        碧青有些囧,这小子的确挺灵的,正想着,怎么混过去,忽见村子那边儿过来了个妇人,老远就喊了句:“二蛋子,你娘正等着你家去吃饭呢,在村头干啥呢?”

        二蛋子一见来了人,忙道:“俺抓着三个祸害桃花柳条的坏人。”

        碧青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小子连她家虎子都算进去了,虎子大概也知道干了坏事,这会儿也不瞎跑了,躲在碧青后头,两只小胳膊紧紧抱着碧青的腿,探着脑袋往外看。大郎也有些脸红,给个小孩子教训,还说不出话,实在尴尬,。

        “祸害桃花柳条,谁这么大胆子。”光听声音就知道那妇人也很生气。

        走近了,碧青才认出是定财的媳妇儿,沈家哥仨除了沈定山娶的临山屯的姑娘,定富跟定财娶的媳妇儿都是深州的,定财媳妇儿跟王兴媳妇儿还是亲姐俩,定财跟王兴就成一担挑儿。

        深州的地方大,桃林多,事儿也多,碧青怕王兴一人忙不过来,就让定财也跟着过来了,还以为定财跟王兴家一样住在深州城根儿呢,不想却在沈家村。

        定财媳妇儿一见碧青,忙迎上来:“是姑娘姑爷啊,定财前儿就说姑娘姑爷到深州了,让俺把家里收拾干净,说姑娘姑爷这两天就到,不想今儿就到了。”

        说着,要给碧青两口子见礼,碧青忙扶起她:“你这大着肚子呢,看窝着孩子,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些虚礼儿。”

        定财媳妇见虎子躲在碧青身后,笑道:“这是俺们小少爷吧,年下去拜年的时候,赶上小少爷睡觉,没见着。”碧青摸了摸虎子的头:“叫婶子。”

        虎子眨眨眼,小嘴蹦出个:“婶。”

        定财媳妇儿忙道:“可当不得,快晌午了,日头大,姑娘快跟俺家去吧。”

        刚要走,就听二蛋子道:“定财婶子,他们可是祸害桃花的坏人,您怎么还让他们家去呢。”

        定财媳妇儿笑了:“他们可不是坏人,是大大的好人,没有姑娘你哪有饱饭吃呢,这颗歪脖子柳树,别人折不得,姑娘折多少都成,记下了。”

        二蛋子忽的明白过来,看了碧青半天道:“你就是俺娘说的救了俺们命的活菩萨。”说着,低下头:“俺不知道,刚是俺不对……”

        碧青摇摇头:“咱们庄稼人指望着收成活着,应该爱惜,刚才是我错了,你做的很好。”想了想,从车里的包袱里扒拉出一个弹弓来塞到他手里:“这是奖励,也算赔偿,你放心,以后我再不祸害桃花了,说到做到。”

        小子拿着弹弓左看右看,稀罕的不行,这是陆超给虎子做的玩具,狗娃子缠着陆超做弹弓打鸟,陆超就顺道给虎子做了两个小的,这会儿正好给二蛋子当奖励,低头见儿子眼巴巴盯着那弹弓,又找出另一个塞到他手里,小家伙才高兴起来。

        碧青三口跟着定财进了村,看见沈家的大门,碧青忍不住眼眶有些热,记得王兴说房子翻盖了,怎么还跟原来一样,就连大门都一样,乍一见,让碧青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定财媳妇儿道:“妹夫本来不想翻盖,可旧房实在要不得了,去年过来的时候,见房梁断了,塌了一大半,实在不成样子,才翻盖了一遍儿,知道姑娘惦记着家,没敢变样儿,还照着原来的盖了,就是加了两根梁,墙也是用砖垒的,外头糊上麦草,这几扇门跟屋里的柜子,让木匠照着原样修的,房顶上铺了瓦,上头盖的还是原先的顶子,定财说,姑娘瞧着哪儿不妥,回头再找人过来修就是。”

        碧青摇摇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说着进了院,到井台边儿上看了看,里头的水异常清澈,一眼望不到底,照着自己的影子甚为清晰:“我记得这口井枯了?”

        定财媳妇儿道:“这口井正在水脉上,之所以枯了,是因为太浅,那年打井,让人打深了,水就涌出来了,也不知怎么回事,比别处的水都甜,定财说这是风水,说姑娘在的地儿,自然就有清泉。“

        碧青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定财媳妇儿:“之前还说定财是个闷葫芦,这两年倒是变了样儿。”

        定财媳妇儿:“姑娘抬举他,又历练了这些年,要是再不出息,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知道碧青三口子来沈家村就是想过几天清静日子,定财媳妇儿也不多打扰,说了几句话,就家去了。

        虎子从早上到现在又叫又嚷又蹦跶的,这会儿早困得没了精神,吧嗒吧嗒嘴,过来磨碧青吃奶,碧青摇摇头,早说把奶给他掐了,可婆婆跟她娘都不答应,说虎子生在天寒地冻的胡地,身子虚,得多吃两年奶补补。

        就这小子还虚啊,跟个小牛犊子似的,碧青可没看出来儿子哪儿虚,人家一岁多的孩子,哪有他这么跑的,即便会走了,也走不大利落,这小子倒好,都会跑了,小拳头攥起来贼有劲儿,那天搂着他睡午觉,挨了这小子一拳,疼着呢,什么虚?就是老人疼孙子。

        从过了年,碧青就给儿子搭辅食了,蛋黄,米粥,骨汤熬的咸饭,小家伙吃的挺香,对奶也就那么回事了,就是瘾大,尤其睡觉的时候,总的吃几口解馋。碧青琢摸,等回武陵源就给他彻底掐了,不掐也不行,肚子里这个长起来了。

        正想着,忽疼的吸了口气,低头看儿子,小家伙出了十六颗乳牙,吃奶的时候,习惯性磨牙,咬一口真挺疼。

        碧青气的伸手掐了儿子的小脸一下,见他睡着了,把他放在炕里,从柜子里找出两个大枕头挡住,这小子睡觉不老实,不挡着点儿,不定一会儿就掉下来了。

        挡好了儿子,碧青准备出去做饭,一出去就见大郎坐在柴火棚子前头劈柴呢,王兴倒是知道自己的心思,这里基本保持了原来的样子,甚至,连柴都一样。

        其实,深州这边儿的模式都是照着武陵源复制过来的,没有开始的摸索期,非常迅速就把桃林挪了过来,自己之前跟杜子峰说,不用再建武陵源,现在想想真有些可笑,整个围绕着桃林的村子,跟冀州府的武陵源几乎完全一样。

        乡亲在桃林做工干活之余种地,刚才那个叫二蛋子的家里都有牛了,可见日子好过多了,要是之前那般,连饭都吃不上,哪有多余的闲钱养牲口呢。

        有武陵源当例子,深州发展迅速,通渠那边儿的山包下,盖着好几个炭窑呢,足够附近村民使唤的了,而自家却是圆滚滚的木头,可见王兴很了解大郎,瞧他劈的满头大汗,却乐此不疲的样儿,就知道挺喜欢干这活儿。

        大郎抬头见小媳妇儿,抹了把汗:“媳妇儿,咱晌午咱吃面吧,俺喜欢吃你上回炸的肉酱,拌面吃最香。”

        碧青点点头:“那我瞧瞧有没有肉,有肉就给你做。”

        大郎道:“刚定财媳妇儿拿了一提肉过来,在哪儿挂着呢。”说着,指了那边儿门垛儿,碧青过去摘了下来,五花三层的肥膘肉正好炸酱。

        估摸定财媳妇儿一早就过来收拾了,灶房里很干净,这里不是武陵源,调料自然不那么齐全,也就是简单的几样儿,灶台边儿上放着个陶罐,碧青打开看了看,果然是毛酱,菜板旁边儿有半筐鸡毛菜,青翠翠的拌面吃正好。

        炸酱没什么诀窍,想好吃就得多放肉,碧青想着定财家的小子,就打算把这罐子毛酱都炸了,给定财媳妇儿送去点儿.

        定财媳妇儿送过来的肉,足有二斤,切成小块,放到热锅里头煸,等煸出一层油再把酱倒进去,埋上火,小火炸着,用勺子慢慢推,不一会儿香味就窜出来,飘的满院子都是肉酱香。

        大郎劈好了柴火,就进屋看儿子,跟前没人,怕儿子摔下来,见小家伙睡得呼哈的,才放心,闻见肉香,哈喇子都快下来了,进灶房来巴巴的问:“媳妇儿好了没,啥时候能吃啊?”

        碧青白了他一眼:“哪还怎么快,还没擀面条呢。”

        大郎有些等不得,主动要求:“哪俺和面吧。”

        碧青挑眉看着他:“你会?”

        大郎道:“和面有啥难的。”

        碧青也不跟他争,找了面盆,舀了一大瓢面,让他和,自己把炸好的酱盛出来,去井边儿上洗鸡毛菜。

        等她洗了回来,就见大郎的盆里已经成了一盆糨子,不禁笑了起来:“你这是放了多少水啊?”

        大郎扎着两只手,无辜的道:“没多少,就倒了半瓢。”

        碧青摇摇头:“统共才一瓢面,你就放半瓢水,哪和的成。”说着,过去,又从面缸里舀了一瓢面,几把就揉成了面团,推给大郎:“就这么揉,我把菜焯了去。”大郎乖乖点头。

        大郎的力气大,面揉的硬,擀出的面条劲道,煮出来用井水过一遍,舀两勺炸酱,拌上焯好的鸡毛菜,大郎吃的西里呼噜,别提多香甜了。

        碧青没吃,把酱拨出半罐子来,给定财媳妇儿提了过去,定财家今儿也吃面,碧青过去的时候,刚擀了面条,卤子还没打呢。

        定财的小子小宝比虎子大两岁,三岁半了,随了定财媳妇儿,长得秀秀气气,搬着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前头,等着他娘做饭,一双眼睛却望着旁边自家的院子,一个劲儿咽口水。

        过年的时候见过碧青,不认生,青脆脆的叫了声:“姑姑。”

        也不知是什么辈儿,武陵源的乡亲们称呼碧青姑娘,孩子们却都叫自己姑姑,碧青摸了摸他的头。

        定财媳妇儿从灶房出来,碧青把肉酱递给她:“炸的多,正好你也做面条,拌着面吃倒省事。”

        定财媳妇也不推辞,接过去笑道:“刚一闻见味就知道姑娘炸肉酱了,在武陵源的时候,婆婆有时也做,说是跟姑娘学的,那时候,婆婆一炸酱整个武陵源都是肉香,俺家就住在婆婆隔邻,我跟俺妹子闻着香味,馋的不行,后来媒人上门说亲,一听是隔邻,俺心里可欢喜呢,过了门跟定财说起这事儿,他还笑说,原来不是瞧上他,是瞧上婆婆炸的肉酱了,想解馋才嫁给他。”

        碧青笑了起来:“倒不知这炸肉酱还能赚个媳妇儿回来,等我家虎子长大了,我也跟王大娘学,给我儿子也糊弄个媳妇儿家来。”

        定财媳妇儿笑道:“咱武陵源的小少爷,哪还用糊弄媳妇儿啊,将来上赶着的,不定多少呢。”

        两人说笑了一阵,碧青才回来,胃口却不大好,吃了半碗面就有些犯恶心,捂着嘴跑出去扶着墙吐了出来,方觉好些,刚做饭的时候还没反应呢,谁知就是不能吃。

        后心有只大手轻轻拍着,碧青抬起头,见大郎一脸担心:“媳妇儿,这两天你总是吐,是不是生病了?要不咱赶紧回武陵源找李神医瞧瞧吧,这生病可不能耽搁。”

        碧青摇摇头:“瞧什么啊,这不是病。”

        大郎急道:“不是病,是啥?碧青白了他一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己做的事儿,都不认了啊,我这是有了。”

        大郎愣了半天还没想明白:“那个,啥有了?”

        碧青没好气的戳了他一下:“还能有什么,自然是孩子了,你闺女,大郎,这回我有感觉,肚子里这个一定是女儿,你高不高兴?”

        碧青话没说完就给大郎抱了起来,直接抱到屋里,小心翼翼的放在炕上,才道:“明儿咱们就回武陵源。”

        碧青摇摇头:“不用,我觉着很好,再说,我哪儿有那么娇气,你瞧瞧人家的媳妇儿,哪个不是大着肚子还下地干活呢。”

        大郎却执拗起来,异常严肃的道:“生虎子的时候你跑去了北胡,冰天雪地的在胡营产子,白等落下了个体寒的毛病,李神医一早嘱咐俺了,说你再有了,一定的仔细着,从养胎到生,都不能大意,所以,媳妇儿你得听俺的。”

        碧青道:“可是咱们刚来。”

        大郎把小媳妇儿抱在怀里:“媳妇儿,俺知道你是为了让俺高兴,其实,只要媳妇儿你好好的,虎子好好的,你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俺就高兴了,这次应着你来深州,俺是知道你心里惦记着家,想让你回来看看的。”

        碧青愣了愣,自己来深州是想让蛮牛高兴,殊不知,原来他竟然也是为了自己,碧青心里一阵暖,靠进他怀里道:“那也不能明儿就走,来得时候爹嘱咐我了,让我给爷爷奶奶上上坟,你这个姑爷好容易来一趟深州,好歹也得给我爷爷奶奶磕个头吧。”

        大郎点点头:“那成,明儿磕了头咱就走。”

        碧青没话了,蛮牛的性子平常还算好说话儿,可一旦执拗起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他决定了的事儿,自己反对也没用。

        虽说刚来就走,难免有些遗憾,可想想还有以后呢,深州跑不了,沈家村跑不了,只要跑不了,还怕没时间来吗。

        转天一早碧青刚起来做好饭,崔九就来了,碧青就纳闷,这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而且,每次都赶着饭口,这鼻子也忒灵了。

        崔九从来不知道客气为何物,大屁,股往炕上一坐,就吃起来了,吃饱了抹抹嘴才说正事儿,原来贺鲁不止要武陵先生写婚书,还点明要大郎这个定远将军送嫁。

        碧青没好气的道:“这送嫁不都得是大舅子小舅子的事吗,大郎去做什么?”

        崔九摆摆手:“我哪儿知道啊,反正现在父皇打定主意安抚北胡,贺鲁的提的条件只要不太过分,父皇都会答应,你也别不放心,送嫁的还有我呢,不就是跑一趟雁门吗,一个月就回来了,前些日子你不还说,想给常生送什么东西吗,这次正好让大郎捎过去,顺便也看看那小子,说起来是我表弟呢,就剩他一个人守在雁门,有时我这想想,心里都不得劲。”

        碧青也是惦记着常生,平常日子还好,有买卖忙活着,不至于想别的,可一过年就不成了,铺子里的伙计账房都放假回家过年了,就剩下他一人守在哪儿,心里得多孤单啊,可还不能让他回来,这本来就是一招险棋,能保住一条命,已经是奇迹了,万一败露,牵累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那么简单了,所以,稳妥起见,只能让他在雁门待着。

        碧青想送过去的,是新做出来的一批手,弩,虽说如今胡汉定盟,北境安生了,到底那是胡地,胡地部落众多,有些部落表面上听贺鲁的,暗地里可不一定,不然,草原上那些时不时就会冒出来劫掠过商户的强盗是从哪儿来的。

        王记在雁门的买卖越做越大,也就越发招眼儿,所以得做些防备才是,碧青一早给常生写了信过去,叫他训练伙计,再给他送一批手,弩,不是为了杀人,至少能自保,可这些手看,弩非同小可,一旦叫人发现,恐大郎也会受牵连,毕竟手,弩在这个时代,是极具杀伤力的武器。不过,由崔九送过去就妥帖多了,谁敢查九皇子啊,又是跟着送亲队过去的,万无一失。

        想到此,也就不反对了,其实自己反对也没用,皇上都下旨了,难道大郎能抗旨不成。崔九跟着去了沈家的祖坟。

        坟茔地是去年刚修的,就在一片桃林边儿上,说是祖坟,其实只有爷爷奶奶合葬的一个坟包,不过周围的空地已经留出来了,那天爹找自己过去说落叶归根,等他没了,还得埋在沈家的祖坟,说将来小海娶了媳妇儿,就让他来深州安家,沈家的根儿在深州呢。

        碧青能理解他爹,所以京城的铺子没让小海去,让小五去料理了,小海如今在深州城外盯着盖普惠寺呢,往后他要是愿意,想在深州安家也由着他,反正深州早晚也得开铺子。

        碧青从深州直接回了武陵源,大郎送她回来之后,就跟崔九走了,本来崔九想让自己也去京城待些日子,王记开了,短短的两个月,就见了利,崔九乐的嘴都合不上,恨不能碧青去看看,出个什么主意,多赚些银子。

        崔九如今就是一个掉钱眼儿里的,碧青才不上当呢,义和公主和亲,如今京正乱,自己可不想掺和进去,而且,以自己如今定远将军夫人的名头,再住京城恐,免不了要应酬,她最烦应酬,跟那些世族的夫人一点儿都不熟,还非得凑到一起说话儿,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义和公主的銮驾三月初八启程,崔九跟大郎跟着出京送嫁去了,习惯了大郎天天在家,这忽一下不在跟前了,碧青还有些不大习惯,时不时的就会想他,走到哪儿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有时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好笑,就这么分不开啊,当初大郎一去北胡那么久,不一样见不着吗,就算之前他在骁骑营的时候,一年才能见几面,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这次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哪至于就想的这样了。就是闲的,自己得找点儿事儿干。

        怀了孩子,家里把她当成大宝贝一样看待,哪敢让她干活啊,碧青能找的事儿也就是做做针线了,虽说针线不好,给自己闺女做双小鞋也不难,软乎乎的布上绣了两只兔子耳朵,简单可爱。

        做完了一只,碧青在儿子脚上比了比,虎子嫌弃的缩回脚不让碧青比,嘴里恶毒的说:“丑,难看,不穿。”

        碧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倒是想穿呢,这是给妹妹的。”

        虎子眨眨眼,爬过来靠在碧青肚子上听了听,指着碧青的肚子道:“肚子,妹妹。”

        碧青点点头,小家伙愣了会儿,拿起刚才被他嫌弃的小鞋看了看,嘿嘿乐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说:“妹妹,穿,丑。”

        碧青道:“不许说妹妹丑。”

        小家伙着急了:“妹妹,不丑,鞋,丑。”

        碧青真被儿子打击到了,自己拿着鞋看了看:“真丑吗?”

        儿子大力点点头:“丑。”

        儿子这么打击,碧青顿时没兴趣做另一只了,丢到针线笸箩里,叫冬月把书架子上那一摞纸那过来,好歹得做做胎教吧,这是师傅最近新写的。

        自从住进武陵源,师傅不知那根劲儿不对了,竟然开始写鬼怪故事,写完了就会拿给自己看,很好看,就是看过之后会产生不大好的联想。

        例如师傅这个故事里说有个水鬼,被丈夫故意推到水里淹死的,心有委屈冤魂不散,就开始作乱,天天在水里的荷叶底下蹲着,有人从水边儿过,就扯下去。

        看了之后,碧青忍不住就会想到自家旁边的水坑,琢磨,前些日子总看见师傅坐在坑边儿上钓鱼,鱼没钓上来,莫非倒想出了个鬼故事。

        碧青正瞎琢磨呢,忽见沈定富跑了进来,气喘吁吁脸色都白了:“姑娘,出大事了。”

        碧青心里咯噔一下:“你慢慢说,出了什么大事?”

        沈定富:“刚小五送了信回来,说进城铺子里病了两个伙计,瞧症状像是瘟疫。”

        碧青蹭的站了起来:“速速备车,去京城。”

        江婆婆进来道:“不成,姑娘怀着身子呢,万一是瘟疫,姑娘该避的远远,怎么还能往前凑呢。”

        碧青道:“江婆婆放心,我会请李神医跟我一起进京,事关重大,我总觉着,这次跟上回荣昌斋的事儿脱不开干系,若果真如此,恐小五处理不来,您在家看顾好虎子,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奶掐了。”

        江婆婆叹口气:“这刚消停几天啊,怎么又出事儿了,姑娘小心些,有了身子多顾念着些自己。”

        碧青点点头,嘱咐定富瞒着婆婆爹娘,他们知道了没用,倒白跟着担心,叫冬月收拾了几件衣裳,去冀州府接了李神医,奔着京城去了。

        转过天一早进了京,刚进内城门,就看见了小五正在那儿搓着手等着呢,脸上有明显的急色,见了碧青正要说,碧青伸手拦住,左右看了看:“回去再说。”

        进了师傅的小院,小五才道:“这两个伙计是新招进来的,照着规矩,招的时候检查过身体,并无恶疾,谁知招进来才半个月就出事儿了。”

        碧青道:“人呢?”

        小五:“不敢放到铺子里,外城找了个僻静的小院安置下了,在小院守着的是冀州铺子里的老人儿,看病的郎中也给银子封了口,应该不会传出去。”

        碧青点点头:“这就好,你跟李神医先去瞧瞧病人,先确诊是不是瘟疫再说。”

        小五点点头,跟着李神医出去,不大会儿回来,李神医拉着小五在院里洗了手换了衣裳,才进来,碧青就知道,真是瘟。

        李神医道:“是马瘟,应该是牲口身上带进来的。”

        碧青道:“那两个伙计可有治?”

        李神医:“好在发现的早,刚给两人灌了清瘟汤,挺过今天晚上,就能活命,挺不过去就没救了。”

        说着,看向碧青,异常郑重的道:“救不回来,不过两条性命,若不找到源头,恐死的不是两条命了,此事万急,姑娘需尽快想法子才成。”碧青点点头,叫贵伯:“备车,去东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