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78章

第78章

        来的时候,儿子还在肚子里,冰天雪地千里奔波,不知吉凶。如今回程,已是暮春,越往南走,风景越绮丽,进了冀州放眼望去,绿油油的麦子有一尺多高了,刚结出的麦穗,迎着风唰唰的响,仿佛想告诉大家,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从冀州城边儿上的官道过去,拐个弯走一会儿就进了间河县,陆超嚷嚷了一句:“前头就是咱家的桃林了,过了桃林就到家了。”

        燕子一听,忙撩开窗帘要往外看,江婆婆道:“哥儿刚睡着,这会儿日头大,看照着他。”

        碧青笑道:“想看就出去,坐在车辕上,想怎么瞧怎么瞧。”

        燕子眼睛一亮,刚要推车门,看了碧青怀里的弟弟一眼,摇摇头:“吵醒弟弟,该哭了,一会儿到了家我再瞧。”

        碧青摇摇头,把睡熟的儿子递到江婆婆怀里,叫陆超父子停车,拽着燕子下去了,马车也拐上了通往武陵源的道。

        武陵源的房子卖出了天价,加上桃林产的桃子,远近闻名,来武陵源的人就多了,虽说每年桃子下来的时候,冀州府的铺子都会卖,可有些人还是乐意自己来桃林买,甚至自己动手摘。

        沈定山是个能干的管事,为此特意圈了一片桃林,专门应付这些人,庄稼人天天都在地里干农活,谁拿摘桃当个稀罕事儿呢,也就这些有钱人吃饱了撑的,觉着是个乐子,索性就依着他们,但是摘的桃子可比冀州府铺子里卖的还贵。

        沈定山的初衷是想让这些人知难而退,省的祸害桃树,可哪想,越贵,来的人越多,到最后甚至拖家带口,扶老携幼,连丫头仆妇小厮都带着一块来摘桃子,那个乱劲儿就甭提了。

        让这些人一闹,末了一算账,竟比那些正经卖出去的桃子,还赚钱,利润几乎翻倍了,沈定山心思就开始活络了,除了那几亩日照足,桃子结的大的,剩下的桃林都开辟了这项业务。

        年碧青走的时候,桃林热闹的不行,天天都有不少人来自己摘桃子,碧青倒是没想到,着老实巴交的沈定山,有这样的商业头脑,稍微变了个样儿,林的收益就翻了个,尝到甜头的碧青,就叫人修路,把官道通往武陵源的这条路,的宽敞笔直。

        刚开始,碧青还想铺青石板的,虽说造价高,可干净,漂亮,后来看看两边的桃林,还是觉得夯实的黄土更合适.

        武陵源是世外桃源,并不是城里,不能失了根本,这条虽是黄土道,却跟官道一样宽敞,并排走三辆马车都不叫事,而且很美,尤其这个时候,正是花期,绵延十里的桃花,尽数开放,灼灼的烟霞冲天而起,仿佛把这片天空都染成了瑰丽的粉色。

        燕子一下车就呆住了,被这一望无尽的桃花迷住了眼,嘴里喃喃的道:“娘,这里莫非是仙境?”

        碧青笑了:“这不是仙境,这是咱们的家。”

        路过的牛车是武陵源的乡亲,估摸是刚从间河县赶了大集回来,车上坐着媳妇儿,赶车的汉子怀里抱着个两三岁的丫头,赶着牛车晃晃悠悠往前走。

        燕子好奇的道:“原来牛还能拉车。”

        碧青:“牛不止能拉车,还能耕地,拉磨,用处大着呢。”

        燕子吐吐舌头:“北胡的牛养着不是挤*就是宰了吃肉,卖牛皮。”

        赶车的汉子听见了燕子的话,不乐意了,停下牛车道:“小丫头,咱庄稼人眼里,牲口比命都金贵,宰牛吃肉,可是犯了朝廷的律条,要坐牢的。”

        燕子一愣,虽不懂坐牢是什么,却下意识有些怕,往碧青身后缩了缩,仰着脑袋问碧青:“娘,他说的是真的吗?宰了牛就会坐牢。”

        碧青拍了拍她点点头:“是真的,这里不是北胡,种田才是咱们大齐的根本,牛能耕地,朝廷就制定了律法,不许宰牛,为的是让牛多耕地,庄稼人能多点儿收成,省的饿肚子。”

        那汉子这时候仿佛才认出来碧青,激动的不行,把怀里的丫头往他媳妇儿怀里一搁,跳下车道:“小的眼拙,竟没瞧出是姑娘,姑娘回来了啊,可让乡亲们惦记坏了,俺娘昨儿还问俺妹子呢,俺妹子说北边儿的仗打完了,姑娘跟姑爷就快家来了,说老夫人天天念叨着呢,想姑娘,姑爷,更想孙子,这从出生还没见过呢。”

        碧青也认了出来,赶车的不是别人,是春麦的大哥,车上坐的是春麦的嫂子,怀里的小丫头是春麦的小侄女,好像叫小花儿。

        春麦嫂子也忙抱着孩子下车给碧青见礼,这些深州来的乡亲,从根儿起,就自认是碧青的娘家人,故此,都叫碧青姑娘,称呼大郎姑爷。

        碧青早习惯了,伸手把春麦嫂子怀里的小丫头接过来,叫燕子从荷包里拿出块糖瓜来给她,小丫头一见糖,欢喜的不行,接过来就塞进嘴里了,嘴太小,糖瓜却有些大,撑的腮帮子鼓囊囊的,可爱非常。

        春麦嫂子笑道:“去年一冬天,姑娘不再武陵源,小年的时候,也没人往村子里派糖瓜,孩子们馋的不行,天天跑到村头往北边儿望呢,就盼着姑娘能回来给他们做糖瓜吃,一个一个馋猴子一样,白等碧兰姑娘做了两篮子,叫人提到村子里分了,那些小子才算解了馋。”

        怕碧青累得慌,春麦嫂子接了小花儿过去,看向碧青身后的燕子道:“这姑娘可生了个好模样儿,只不过有些眼生,没瞧来过,想是姑娘家亲戚了?”

        燕子小声道:“这是我娘,车里睡觉的是我弟弟。”

        春麦嫂子一愣,碧青点点头:“是我的大丫头,那是叔,这是婶子。”

        燕子乖巧的叫了叔,婶子,两口子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可当不得,小小姐这么一叫,回头要折寿的。”

        碧青道:“武陵源的乡亲们都是长辈儿,她小孩子家叫声叔婶子也应该。”

        碧青见燕子好奇的望着两边的桃林,叫陆明钧父子拉着江婆婆跟儿子先家去,自己拽着燕子上了春麦大哥的牛车,牛车晃晃悠悠走的慢,正适合看景色,还能跟春麦嫂子说话儿。

        燕子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后来见碧青跟春麦嫂子说的热络,也就放开了,左边瞧瞧,右边看看,兴奋的不行,一阵风过来,飘来许多桃花瓣儿,落了一地,车上也有不少,还有两片落在燕子的头发上,春麦怀里的小花忽然道:“姐姐真好看。”

        春麦嫂子也道:“是啊,小小姐像俺家画里的仙女。”夸得燕子小脸通红,不好意思起来,忸捏着往碧青身上靠。碧青笑了起来。

        陆明钧的马车一进武陵源,家里就接着信儿,顿时乱了起来,碧青的婆婆何氏,碧青的爹娘,武陵先生,二郎,碧兰,小海,狗娃子,一家子都跑了出来。

        一见江婆婆怀里的襁褓,何氏欢喜的都不知怎么好了,忙接在怀里,生怕给风吹着,背过身子小心的掀开襁褓,瞧见那张睡得格外香甜的小脸,眼泪唰就下来了,这模样儿跟大郎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这是自己的孙子啊,亲孙子。

        碧青的爹娘也凑上来围着看,武陵先生道:“孩子小,禁不得风,还是抱屋里去吧。”何氏这才抱着孩子进去了。碧青的爹娘也忙在后头跟着,有了外孙子,亲闺女都不稀罕了。

        碧青跟燕子到的时候,看见自己师傅打头,后头是二郎,碧兰,小海,陆超,狗娃子,定富带着小厮,冬月冬时站在前头好奇的看着燕子。

        碧青不禁暗道,果然有了孙子,自己就得靠后了,这一晃大半年不见了,小海壮实了不少,一张脸黢黑黢黑的,估摸是在外头跑的。

        小五去了雁门城,铺子都交给了小海,先头碧青还有些担心,可小五说,小海虽然年纪小,铺子里的事却都能拿得起来,更何况,还有富贵叔家的小三帮着,不会出什么纰漏。

        王兴儿年前娶了个深州的媳妇儿,深州那边儿地多,没个自己人管着不成,崔九也不可能天天在深州盯着,最后就让王兴过去了。王兴很是欢喜,正巧丈人惦记老家呢,带着丈人一家子去了深州。

        陆明钧去了雁门之后,普惠寺跟盖房子的工程就叫定财看着,碧兰管着各处的账目,二郎在家里坐镇,每个人都兢兢业业的干着自己的事儿,故此,碧青虽离开了大半年,武陵源仍然井井有条,可见二郎这个家管的不错。

        二郎也长大了,鼻子下头都冒出了青青的胡子茬儿,更加稳重了,小海也成了大小伙子,眉宇间越发像他们的爹,碧兰快跟自己一边高了。

        只不过,到底还没长大,碧青一走,碧兰努力做好家里的事儿,强迫自己长大,心里其实很怕,因为小时候那段挨饿的日子,碧兰记忆犹新,虽如今日子好了,心里难免还有阴影,碧兰本能的倚靠姐姐,只要姐姐在,她就不怕,可姐姐走了,去了雁门,雁门正在打仗,姐夫生死不明,姐姐去了会如何,谁都不知道,碧兰甚至不敢去想,随着日子一天一天往前走,碧兰越来越害怕,后来碧青的信儿传回家,才算松了口气。

        这会儿一见着碧青,大半年的担心害怕齐齐涌上来,哪里还撑得住,冲过去趴在碧青怀里呜呜的大哭起来。

        碧青眼眶也有些酸,小时的苦难留给碧兰的印象太过深刻,即使如今这丫头看起来开朗,内里却仍然缺少安全感,这大半年,不知怎么担心呢。

        碧青抱着她,让她哭,哭出来就好受了。碧兰哭痛快了,意识到还在大门外呢,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小脸通红,眼睛通红,像冬时养的小兔子,捏着帕子脑袋都不好意思抬了。

        碧青牵过燕子来跟她说:“这是小姨。”

        燕子乖巧的叫了声小姨,碧兰愣了愣,好奇的看着燕子:“姐,这小姑娘真好看,可怎么管我叫小姨呢?”

        碧青道:“我认的大闺女,不管你叫小姨叫什么?这是小舅。”指着二郎:“这是你二叔……”接着王大娘,沈管家,冬月,冬时,家里的小厮,都给燕子指了一遍。

        虽不知燕子是从哪儿来的,可姑娘认的女儿,就是小小姐,冬月带着冬时给燕子见礼,最后碧青拉着燕子走到师傅跟前,跪在地上磕头:“不肖弟子碧青回来了。”

        燕子也跟着磕头,先生扶起碧青,端详她半晌道:“大半年不见,丫头倒是知道礼儿了,行了,咱们师徒之间用不着这些。”

        说着看向燕子:“这是东篱老头的孙女?”碧青点点头:“也是我闺女,您老的徒孙。”

        先生点点头,和颜悦色的道:“你外公身上事儿多,恐照顾不过来,跟你娘安心在武陵源住着吧,回头想你外公了,我叫老江送你去京城,走一趟就是了。”

        燕子点点头:“燕子知道,燕子很喜欢这里。”

        来的匆忙,也来不及收拾燕子住的院子,碧青就让她先跟碧兰住着,等收拾好院子,再把燕子挪出来。

        平白无故多了个外甥女,碧兰很是欢喜,拉着燕子回自己屋安置去了。陆超眼巴巴看着碧蓝走了,顿时变得没精打采,大半年不见了,连句话都没说上,莫非碧兰不想见自己。

        小海见自己哥们那样儿,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拳打在他肩膀上:“咋了?胖墩,见我二姐不搭理你,心里过不去了,这去了一趟雁门,小时候那灵透劲儿怎么都没了,你也不看看,这里有多少人,我二姐脸皮儿薄,哪会在这儿跟你说话儿,放心吧,我二姐心里想着你呢,前两天还问我,你啥时候回来呢。”

        陆超一听,顿时精神了,抓着小海急急的问:“当真?”

        小海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假的。”转身往里跑了,陆超急忙跟了进去。碧青摇头失笑,忽然有些羡慕,想起蛮牛,想起儿子,又觉实在用不着羡慕。

        碧青跟二郎一左一右扶着先生进去,到了书斋,才问二郎:“我给你的信可接着了。”

        二郎知道碧青问的什么,点点头:“嫂子的信,我给凤林看了,他很欢喜,却执意留在京城,说他是崔家的嫡长孙,跑到哪儿都摘不掉骨子里的一个崔字,既生为崔家人,享了别人享不到的荣华富贵,也当担起崔家做下的事儿。”

        碧青眉头一皱:“糊涂,这小子糊涂透了,他才多大,就是一个孩子罢了,崔家便做了多少孽,有他什么错,便担当,有他爷爷,有他爹呢,跟他什么干系。”

        先生叹了口气:“崔家这次犯的通敌叛国之罪,莫说凤林是崔家的嫡长孙,便是那些旁枝的族人,这回也难保性命。”

        碧青忙道:“那师傅呢,难道您老爷要受崔家牵累?”

        二郎:“嫂子别急,先生无事,因举荐贤才,有功于社稷,万岁爷特赐先生一个齐姓,师傅跟崔家再无干系了。”

        碧青心说,看来皇上这回铁了心要收拾崔家,才把师傅摘了出来,可崔凤林那小子怎么办,才多大啊,难道真要杀头了吗,那么骄傲出色的年轻人……

        武陵先生叹了口气:“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崔家这些年做的事已经太过了,又在北征军里,把手,弩制造图送给了胡人,此等通敌叛国的大罪,足够崔家灭几次九族的了,不是太后病卧在床,皇上早动手了,如今是一丝情份也没了,丫头,有些事是注定的,纵然你再聪明也没用,风林那孩子虽是金银富贵窝里长起来的,却没享过真正的骨肉亲情,在崔家,父子,母子,兄弟之间有的只是利益,所以,那孩子才乐意跟着你,回头你去瞧瞧他吧,那孩子见了你,定会欢喜。”

        不日北征大军回朝,大军从安定门进了内城,夹道迎接的百姓欢声雷动,整个京城都沸腾了,赫连威强撑着箭伤骑在马上,紧紧跟在慕容湛后头,接受百姓的巡礼,进了皇城,皇上带着文武百官站在九龙御阶上,这是给予出兵将帅最高的礼节。

        将士们齐齐跪下扣头,皇上大声道:“都是我大齐的好男儿,朕替大齐的百姓谢谢你们,将士们辛苦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将士们一个个激动的满脸通红,万岁之声响彻皇城,摇山振岳一般,慈宁宫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太后睁开眼,看向皇后:“北征大军回朝了?”

        皇后点点头,接过宫女手里的药碗:“母后吃药吧。”

        太后吃了药才道:“这些日子怎不见崔家人进宫问安了?”

        皇后苦笑了一声:“母后,如今哪还有崔家啊,大军还没进京呢,崔家就抄了家,上下三百余口如今都在天牢里头呢。”

        太后大惊,剧烈咳嗽起来,刚喝下去的药,悉数吐了出来,皇后吓了一跳忙道:“母后千万保重,您是咱崔家最后一点儿依仗了。”

        太后摇摇头:“不中用了,不中用了,我自己的儿子,还能不知道性子吗,崔家早就是皇上的眼中钉,叫你爹约束族人收敛些,只是不听,崔家兴盛百年,终走到了今天。”

        皇后忍不住抹了抹眼泪:“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还是想想有什么主意能救崔家吧。”

        太后道:“即便再如何,崔家到底有拥立之功,况且,看在本宫面儿上,皇上也不该这么下死手啊,究竟是个什么罪名,值当抄家下狱。”

        皇后吱吱呜呜的道:“听说为了打压赫连威,庆元庆平把手,弩制造图给了北胡。”

        太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糊涂,糊涂啊便再怎么斗,也得看时候吧,那可是战场,胡人可是敌军啊,私自把武器制造图给胡人,这是通敌叛国的大罪,是要灭九族的,犯了此等大罪,十个崔家也救不得了。”

        气的极致,一口气上不来厥了过去,皇后吓的不行,忙叫人。

        皇上大宴了北征的将士,刚出大殿,周喜忙上前道:“万岁爷,太后娘娘哪儿不好呢,太医说,恐过不去今儿晚上了。”

        皇上一愣:“早上朕过去的时候,瞧着比昨儿精神了些,怎这么会儿就不成了。”

        周喜可不敢多说话,这时候多说多错,即便崔家犯叛国的大罪,可太后跟皇后娘娘都是崔家人,皇上怎么着都成,外人若是敢说一句,一准儿没好儿。

        皇上迈脚进了慈宁宫,见太后紧闭着双眼,脸上隐隐泛着青黑,不过一天的功夫,便露了下世的苗头。

        到底是自己的亲娘,皇上忙跪在床头轻唤:“母后,母后。”喊了半天,太后方勉强睁开眼,目光有些混沌,半天才找到焦距,看清是儿子,不知从哪儿钻出一股力气来,抓住皇上的手:“你,你答应母后,放过崔家,便不念当初的拥立之功,念在母后生养了你一场,抬抬手,放崔家一条生路吧,削职罢官尽由着你,只给崔家留条活路就成。”

        皇上脸色一变:“母后是想让朕当个昏君吗,不说崔家犯下的累累重罪,只通敌叛国这一条,就够崔家九族灭八回的,朕何曾没给过崔家生路,可崔家却不知收敛,深州大旱,朕下旨赈灾,整整一百万两赈灾的银子,到了深州连一万两都没有,那可是深州百姓的救命的银子,却被那些官儿层层盘剥,母后可知,贪了赈灾银子的官员从上到下一共二十四人,朕却只杀了一个深州知府,而真正的罪魁祸首,最大的贪官却是朕的大舅哥,二十四个涉案的贪官里,光崔家门里就占了九个,母后让朕给崔家一条生路,崔家可曾给深州百姓生路了吗,那数万饿死的灾民,该向谁去讨命,而朕念及当年崔家的拥立之功,念及崔家是朕的母舅之族,置深州数万灾民的性命于不顾,饶了崔家,崔家后来又干了什么,通敌叛国,为了与赫连一族争斗,竟不顾大敌当前,偷窃弓,弩制造图送给胡人,若不是湛儿事先命工匠造出了,威力强大的床,弩,连,弩,恐怕,没有如今的雁门大捷了,若胡人攻破雁门,长驱直入,生灵涂炭,我大齐江山危矣,做下此等叛逆之事的时候,就该知道下场了,若放过崔家,朕怎对得住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怎对的住我大齐的万千黎民,母后,朕不会绕过崔家,朕要灭崔家的九族,以儆效尤。”

        噗……太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喷了皇上一身,皇上愣了愣,缓缓站起来,太医忙跪行上前,哆嗦索索的搭脉,顿时脸色煞白:“皇上,太后娘娘薨了。”皇后只觉眼前一黑,一跤栽了下去。

        丧钟敲响,太后薨逝,头七未过,杜相领头上奏弹劾崔家九宗大罪,皇上大怒,下旨择日处斩崔家满门。

        过了麦收就入了夏,一天比着一天热,晌午头上日头正大,武陵源上的桃树都日头晒得蔫头耷拉脑的没精神。

        狗娃子的小黄热的趴在树荫下,吐着舌头哈哈的散着热气,小黄是王大娘家的大黄狗生的,碧青的婆婆见狗娃子稀罕,就要了一只过来,给狗娃子养着,狗娃子起了名叫小黄。

        小黄原来喜欢狗娃子,自从燕子来了之后,就总跟在燕子左右,拼命卖萌,燕子要是摸摸他,立马闭上眼,让她摸,要是燕子想抱,就躺在地上,让燕子抱,一来二去,都快成燕子的宠物了。

        狗娃子稀罕小黄,就常跟燕子在一块儿,一开始还有些认生,日子长了,两人一狗,倒处的分外和谐。

        狗娃子吃了一碗刨冰之后,眼馋的看了看燕子手里的碗,这是碧青叫厨娘给他们做的,冰窖里储了好些冰块,取出来敲碎,用去年晒的桃干加上糖霜熬成酱,浇在碎冰上,刨冰就做成了,晌午正热的时候,吃一碗顿时就能凉快了。

        碧兰不大敢吃凉的东西,燕子却不怕,跟狗娃子两人吃了晌午饭,一人端着一碗在树荫下吃,燕子颇懂事,见狗娃子眼巴巴望着自己手里的碗,就把自己吃剩下的半碗给了他。

        狗娃子立马笑了起来,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吃完了,把剩下的放到小黄跟前,小黄立马啪叽啪叽的吃了起来。

        狗娃子看着那边儿棚子牵着驴子磨面的碧青,侧头问燕子:“燕子姐,姑姑为什么自己磨面啊?咱家的面不够吃吗?”

        燕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是冬月跟我说,不叫我问娘,说问了娘,娘会伤心,狗娃子你也别问,知道不?”狗娃子大力点点头。

        碧青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可她就是想做,刚收上来的麦子不大好磨,却好吃,从早上磨到现在,才磨了半口袋麦子面,扫到口袋里,叫冬月提到外头的马车上,衣裳都没换,进屋里抱着儿子就上了车。

        冬月把遮阳的窗帘拉上,叫陆超赶车,陆超应了一声,手里的鞭子一甩,马车顺着门前的道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拐上了官道,奔着京城方向去了。

        天牢里不时传来哭声,还有咒骂声,咒骂的是崔家的两位大老爷,曾权倾朝野风光一时的国舅爷,如今满身枷锁,却仍不停的咒骂,骂皇上忘恩负义,骂赫连威阴险狡诈,激动起来,手里的镣铐,砸的牢门咣咣的响。

        崔家几个主子都是单独关着的,崔凤林呆愣的坐在角落里,三天后就要问斩了,刽子手的大刀砍在脖子上的时候,不知疼不疼。

        他仔细想过了,死了也好,死了就能投胎了,或许自己可以求求阴间管投胎的官儿,让他把自己投到师姑肚子里,有师姑这样的娘,想来自己来生一定能过得幸福安康,可惜,自己现在锒铛入狱,身上连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到了阴间不知拿什么贿赂投胎的官儿。

        对面隐隐传来哭声,是他娘,到了这会儿,崔凤林实在不知道,他娘还哭什么,以前,他娘也总哭,在爹面前哭,是为了跟那些小妾争宠,在自己面前哭,是为了让自己知道,她这个当娘的多不易。

        可那些哭都是假的,他娘有一颗强大而自私的心,她心里眼里,只有她的荣华富贵,崔家长房夫人的地位,甚至,对自己这个亲生的儿子,也只是利用拉拢,母子,父兄,整个崔家没有这些,有的就是怎么保住家族的显赫,那里从来不是一个家。

        崔凤林不禁想起师姑,想起武陵源,即使自己才待了那么短的时间,却仍然忘不了那里的温暖,哪怕数九寒天,只要进了武陵源,就会觉得温暖如春,暖的不是天气,而是人心,那里是真正的桃源,师姑也是自己这辈子见过最好的女人。

        正想着,忽听哐啷一声,牢门开了,狱卒在外头喊了一声:“崔凤林有人探监,跟我走一趟吧。”

        崔凤林愣了一下,忽想起什么,眼睛顿时有了神采,声音都有些颤抖:“是,谁?”狱卒可不敢得罪这位爷,虽说三天后就处斩了,可崔家仍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狱卒能惹得起的,皇上下旨诛崔家的九族,认真说起来皇家也是崔家的九族之一。

        谁不知道崔家跟皇家的关系啊,太后,皇后,太子妃都是崔家人,太子九皇子又都是皇后所出,不说里头那几位老爷,就说眼前这位小爷,论起来,是皇上的外甥儿,太子爷九皇子的表兄弟。

        别人来了,不叫探成,九皇子来了,自己要是敢驳面子,可没好果子吃,那位爷是出了名儿混不吝,回头大耳刮子甩过来,自己挨了打,照样得让见,所以,干脆卖个好,顺了那位爷的已,省的倒大霉。

        崔九有些烦躁,就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怎么想的,这时候人人都躲崔家老远,生怕惹一身腥,可就这丫头,不知抽什么风,非得来探监,崔九就不明白,之前也没见这丫头跟崔家走动啊,一共才见过崔凤林几面,就来探监。

        崔九从上月就从深州回京了,还说料理完京里的事儿就去武陵源瞧大郎家的小家伙,早听说生了个胖小子,虎头虎脑的,自己这个当干爹的,怎么也得意思意思。

        为了给自己的干儿子选个可心的见面礼儿,崔九把京城里古玩铺子都跑了一遍儿,末了,瞧中了一把西域的弯刀,刀柄上镶着一颗老大的祖母绿,是荣昌斋的镇店之宝。任崔九死说活说,那掌柜死活不卖,后来还是连吓唬再威胁的,才弄到了手。

        正想着往武陵源去呢,不想,这丫头倒先抱着孩子来了,一照面就说要探监,崔九劝了半天都没用,崔九就纳闷,大郎究竟知不知道他媳妇儿跑京城来了。

        北征大军还在整顿,立了军功的将士们尚未封赏,太后就薨了,赶着办太后的丧事,别的只能先往后错,故此大郎如今还在城外的兵营带兵。其实,知道了也没用,大郎啥时候能管的了这丫头啊,那家伙见了媳妇儿,魂儿都能没了。

        崔九道:“崔凤林在天牢呢,之前崔家好的时候,都不见你跟崔家走动,这倒霉了,你倒往前凑,是嫌日子太顺了不成。”

        碧青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道:“就说帮不帮吧。”

        崔九有时真嫌自己没骨气,依着自己以前的脾气,直接甩手走人,管她呢,可就是做不出来,这丫头求自己的时候,每次都硬气的不行,可她越硬气,自己越想帮她,也不知是自己贱骨肉,还是这丫头天生就是自己的克星,反正得帮。气哼哼的带着碧青来了天牢,天牢污秽,不想她进去,就叫狱卒把崔凤林提出来。

        在外头狱卒值班的小屋里,碧青见着了崔凤林,差点儿都不敢认了,哪还有半点当初浊世佳公子的样儿啊,顶着一头乱蓬蓬擀毡了的头发,套着破破烂烂的囚服,脸上黑一道灰一道,浑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气,要饭的花子都比他体面些。

        大概怕碧青嫌弃,刚走了两步又缩了回去,碧青拿住一锭银子递给狱卒:“去打桶水拿件干净些的囚服。”

        狱卒看了崔九一眼,崔九道:“看爷干什么,没听见吩咐吗,快去。”那狱卒顿时高兴的塞了银子跑了,这可是一笔横财。

        天牢里也不可能怎么收拾,就是洗洗手脸,换了身干净的囚服,崔九再进来的时候,就见桌子上摆着一碗白嫩嫩的凉皮,想来是用冰块镇着送过来的,还冒着丝丝缕缕的寒气呢。

        碧青道:“我想了好久,都不知道你爱吃啥,就记着在京的时候,你喜欢吃凉皮子,就给了做了些送来,是家里今年新收的麦子,磨成面做的,你尝尝好吃不?”说着,把筷子递在他手里。

        崔凤林夹了一筷子,然后又是一筷子,吃完了,更咽着说:“好吃。”却不抬头,碧青知道这小子哭了,也不点破,跟他说:“这人啊,一辈子什么都得经一遍,才不白来世上一遭,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希望,眼瞅着前头就是绝地了,闭上眼走过去,说不准就是康庄大道,你记着师姑的话。”

        崔凤林抬头抬头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凤林求师姑一件事,能不能在武陵源给凤林立一个衣冠冢,凤林纵死也无憾了。”碧青眼眶一酸,点点头。

        从天牢出来天色已晚,站在天牢门口望过去,能看到远处的九重宫阙,隐在层层暮色中,仿佛与一只巨大的兽,让人不觉心生恐惧,这或许就是皇宫要呈给世人的感觉,高不可攀,望而生畏。

        崔九看了她一会让,低声道:“你跟凤林……”话未说完就被碧青一句话给吓了回去:“我要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