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77章

第77章

        贺鲁下令,右闲王贺若亲自督建,北胡的工匠日以继夜的赶工,终于在一个月后,制造出五百张手,弩。只可惜刚度不够,以至于没有大齐弩,箭的穿透力,比之弓箭却强太多了。

        手,弩制造完毕,正是二月初一,贺鲁集结麾下四万胡兵铁骑,兵发雁门,两方大军对峙在雁门城下,战事一触即发。

        慕容湛曾建议碧青退到太原府,碧青明白慕容湛的意思,他是怕雁门万一有失,胡军若破城,说不定会屠戮大齐百姓,乱军之中,自己母子恐难保性命。

        但碧青不会走,大郎在呢,她们娘俩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守着蛮牛,更何况,她不觉得大齐会输,十万大军对四万胡兵,又占据地势之利,便没有床,弩连,弩,精,钢,手,弩这些威力惊人的武器,也不应该败。

        再说,若这一仗大齐败了,自己便躲去太原府有什么用,胡兵既冲破雁门关,自然会乘胜追击,太原府又怎能保得住,所以,这一战没有退路。

        碧青相信,只要赫连威放弃内斗,全力一战,大齐必胜,但仍有些说不出的担心,担心战场上刀剑无眼,伤了大郎。

        东篱先生的棋子落下半天,不见碧青动,抬头看了看她,不禁道:“怎么?担心你家大郎?”

        碧青丢开棋子点点头:“性命攸关,丫头怎能不担心。”

        东篱先生道:“放心吧,有那二十架床,弩,你还担心什么,胡人再善骑射,面对如此威力的床,弩,也无用武之地,再说,赫连威跟随其父征战多年,既有实战经验,又熟读兵法,贺鲁虽是当世枭雄,赫连威却也不白给,两人算棋逢对手,而北胡可没有咱们这样的床,弩,连,弩。”

        碧青:“赫连威全力一战,大齐必胜,只怕他有别的心思,就麻烦了。”

        东篱先生挑挑眉:“何以见得?”

        碧青看着先生:“您老就别哄我了,我不信您老不知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北征军还没出京城,辎重粮草已快到太原府了,在雁门建了那么多储粮仓,就是为了大军的口粮,可大军才在雁门待了多少日子,赫连威就急信催粮,理由竟是胡人的探子进城,烧了一半储粮仓,赫连威长年带兵,怎会不知粮草乃大军命脉,故此,胡人若能轻易潜入城中烧粮,只可能有一个原因,就是赫连威故意为之,其目的不言而喻了。若不想趁机对付崔家,何必费这些心机。”

        东篱先生道:“即便如此,太子如今在大营监军,赫连威怎敢胡为?”

        “先生您这是逗我呢,大齐的兵大多是跟着赫连父子东征西杀的老兵,太子殿下再尊贵,在这些兵眼里,恐怕也及不上赫连两个字,赫连威是主帅,主帅的心就是军心,两军对阵,战的就是一个军心,若主帅心存私心,军心必会溃散,即便有强劲的弓,弩,面对如狼似虎的胡兵,胜负却也难说。更何况,赫连家是站在二皇子一头的吧。”

        东篱先生盯着她看了良久道:“,怪不得你师傅总说,你这丫头心有七窍,聪明处常人难及,果真如此,你虽在武陵源种桃树做买卖,可朝堂内世族间的争斗,竟也看的如此清楚明白,着实难得。”

        碧青道:“您老就别夸我了,我这是旁观者清罢了。”

        东篱先生忽想起什么:“小年那天,你跟老夫说起唐太宗之事,莫非真是临时起意?”

        东篱先生实在有些怀疑,这丫头太精了,不定是看透了太子有迷茫之心,才拐个弯子,通过自己点醒殿下,以免一念之差铸成大错。

        碧青才不会承认呢,再说,这跟跟聪不聪明没半毛钱关系,稍微有点儿脑子的都能看出来,手,弩制造图失窃,范春不顾全族老少的性命,当场撞死,这背后肯定是崔家,北征军中两个崔家子弟,崔庆元,崔庆平,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碧青真心觉着,崔家家主老糊涂,即便心急想打压赫连一族,可派了这么两个废物点心,着实是最大的失误。

        碧青听燕子说起过,崔庆元被大郎打了二十军棍的事儿,估摸是怀恨在心,一气之下才做出这等通敌叛国之行,而赫连威伺机而动,一定早盯着这俩人了,一旦这两人有所行动,必然会给赫连威捏住罪证,呈送太子殿下。

        这招儿忒损,明知道崔家是跟太子殿下站在一溜的,把罪证交给慕容湛,慕容湛若是包庇,赫连威拿住把柄,一本奏上去,慕容湛这个储君的位子,保不保得住都两说。

        若慕容湛大义灭亲,那崔家就完了,没有崔家这个碍眼的对头,大军回朝之日,就是他赫连一族显赫之时,而没了崔家助力的太子,实不足虑。

        所以,这罪证往太子殿下跟前一送,慕容湛就算陷入了两难之地,想反败为胜,殊为不易,除非他能拿到赫连威纵容胡人烧毁粮草的证据,将计就计。

        想到此,却见东篱先生老神在在,丝毫不见忧虑,猛然清醒过来:“莫非太子殿下早就拿到了……”碧青没说完,东篱先生道:“不可说,不可说。”

        碧青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怪不得东篱先生这么悠闲呢,原来早就胸有成竹了,不过慕容湛这招将计就计更狠,一下除了两家世族,估摸大军一回京,就会掀起腥风血雨,自己是不是给二郎写封信,凤林那小子要是也跟着崔家丢了命,实在可怜。

        眼望着崔家就要完了,赫连威精神大振,只要这一仗赢了,以后,大齐第一世族就是他赫连家了,想着,瞄了太子一眼,目光沉了沉,暗道,崔家一完,太子是不是也该换人了。

        太子的确够狠,为了自保,竟把崔庆元崔青平关押了起来,其罪证连夜送回京城,可惜就不想想,没了崔家,他这个太子还能依仗谁。

        赫连威毕竟是武将,比不得慕容湛的城府,一得意难免露出痕迹来,微微躬身道:“战场上刀剑无眼,还请太子殿下退回雁门城暂避,待待末将破了胡军,俘虏了北胡大王贺鲁,请太子殿下亲自审问。”

        慕容湛目光一闪,心里虽恼,脸上却并未露出分毫,笑了一声道:“那本宫就先回城中,等着将军大胜,再满斟美酒为将军贺。”

        赫连威躬身:“末将先谢过太子殿下。”一甩斗篷走了。

        苏全道:“怎敢如此放肆,上下尊卑都忘了不成。”

        慕容湛摆摆手:“强弩之末,你去瞧瞧,王校尉可预备好了?如今可出不得丝毫差错。”

        苏全道:“太子殿下放心,刚奴才就去瞧过了,床弩,连弩都搬到了城门楼子上,只等王校尉令旗一挥,便万箭齐发,管保胡人一个都跑不了,赫连威忌讳沈姑娘是武陵先生的弟子,刻意打压王校尉,才让他在雁门城内护卫殿下,却怎知,真正的厉害弩,箭就在城里呢。”

        慕容湛抬头看了看前方,雪地里,一眼望不到边的旗帜,分属大齐跟北胡,壁垒分明。忽听喊杀声响起,不过瞬间,旗帜便混在一起,难分敌我。

        赫连威身为主帅,本该在营帐之中运筹帷幄,却立功心切,便带着人到了前头,观敌瞭阵,指挥作战,却忽听嗖嗖弩,箭之声大作,前头的将士还未跟胡兵交上手,就已折到马下,不等后头的兵马上去,胡兵已经冲了上来。

        大齐士兵的骑射功夫比胡军差太多,上次大败胡军是占了先机,如今先机让胡人占了,前军一败,大齐兵士开始溃散,十万大军如浪潮一般往后退,胡兵更是冲击过来,大齐兵士节节败退。

        赫连威急起来,大喝道:“临阵退缩者,斩。”赫连威话音刚落,耳畔就听鸣笛之声,一支弩,箭射了过来,赫连威挥剑挡开,紧接着数十支弩,箭破空而来。

        赫连威大惊,忙往后退,却哪来得及,当胸一箭,弩,箭穿透铁甲,赫连威跌落马下。

        贺若看的清楚,大声道:“齐军主帅已被大王射杀,冲过去攻下雁门城……”

        一句话,胡兵如下山猛虎一般冲了出去,齐兵大败,四散奔逃,胡兵趁乱冲破雁门关,贺鲁兄弟带着胡兵冲进了雁门城。

        这一仗打的也太过轻松了些,贺鲁心生疑惑,抬头一看,忽见城楼上的王大郎,不禁一惊,忙道:“速速回撤。”却哪儿还来得及啊。

        筹谋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手里的旗子一挥,顿时乱箭齐发。

        慕容湛站在城门楼子上,看着底下跟无头苍蝇一般乱转的胡兵,不禁赞了一声:“好一招瓮中捉鳖,王校尉此计果然精妙。”

        王大郎嘿嘿笑道:“俺媳妇儿说这招也叫关门打狗,。”慕容湛不禁失笑。

        陆超跑了进小院,见着碧青就忙道,胜了,胜了,大胜,咱大齐胜了,把北胡那些狼崽子,尽数射杀在雁门城内,我刚躲在城门楼子上瞅着呢,等胡兵进城,姐夫手里的令旗一挥,摆在城门上的二十架床,弩,三十个连,弩,乱箭齐发,胡兵只恨自己没生出四条腿来,仓皇的往城外逃,四万胡兵逃出城的不足千骑,看他们以后还有什么本事骚扰大齐,碧青姐咱打胜了,该回家了。”

        碧青点点头,喃喃的道:“是啊,仗打完,该回家了。”

        东篱先生道:“此次的破胡之策乃大郎所献,居功甚伟,你这丫头往后还想在武陵源逍遥恐难了。”

        碧青有些出神儿,不知大郎可还记得答应自己的话,高官厚禄摆在眼前的时候,大郎还舍不舍得跟自己回家种地。

        “雁门大捷,雁门大捷……”红翎特使骑着快马进了京,一边跑一边儿喊,很快雁门大捷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

        消息传进宫的时候,皇上正在慈宁宫问安,去年开春太后犯了咳疾,入夏的时候,略好了些,秋天却更重起来,到过年,已经起不来炕了。

        前些日子皇后都搬到了慈宁宫来,亲自在病榻前侍奉汤药,皇上更是日日前来问安。从皇后手里接过药,亲自捧了过去,瞧着太后喝下去,才起身出来,瞥了大内总管周喜一眼:“何事?”

        周喜跪下地上有些激动的道:“万岁爷洪福齐天,刚红翎特使快马进京,万岁爷,雁门大捷啊,咱大齐胜了。”

        皇上愣了一瞬,一把抓住他:“当真?”

        周喜点头:“奴才有几条命敢哄骗万岁爷,当真,四万胡兵被咱们大齐军歼灭在雁门城,听说只逃出去千余骑,北胡大王贺鲁兄弟惶惶如丧家之犬逃回了北胡,元气大伤,想来数年之内不敢再犯我大齐疆域了。”

        皇上点点头,却又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一战的确让胡人短时间内不敢再有进犯之心,却也难保以后的长治久安啊,太子的奏折可到了?”

        周喜忙双手呈上,皇上看了看,忽见皇后走了出来,把折子递给周喜,回身道:“皇后怎么出来了?”

        皇后看着他半晌:“可有什么喜事吗?”

        皇上笑道:“是喜事,大喜事,雁门大捷。”

        皇后娘娘一愣,忙道:“北境得安,臣妾为陛下贺。”

        皇上扶起她:“此次多亏了湛儿坐镇,才有雁门大。”

        皇后:“湛儿虽有功,到底年幼,还需万岁爷多多教导才是。”

        皇上笑了:“皇后这话可说远了,湛儿是我大齐的储君,朕对他寄予厚望,他也没让朕失望,朕颇感欣慰。”说着顿了顿道:“这几日母后病着,劳你在慈宁宫侍奉汤药,辛苦了。”

        皇后犹豫半晌,忽抬头道:“今儿早上太医院王升来请脉,说母后此次大病,实由心起,若能宽心,想来必会痊愈。”

        皇上目光略沉:“心病?什么心病?”

        皇后见皇上脸色不善,心里惊跳,忙垂下头:“臣妾不知。”

        皇上哼了一声,慈宁宫都没进,转身走了。

        皇后娘娘站在原地愣了半天,一阵风过,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这都开春了,怎她竟觉比冬底下还冷呢。

        旁边的崔嬷嬷道:“娘娘,您也别太担心了,就算他赫连威平了北胡,早晚不得回京吗,北征大军里他赫连家能耍耍威风,若进了京,还不得看咱们崔家的脸色,有太后娘娘跟娘娘,咱崔家就是大齐最显赫的望族。”

        皇后摇摇头:“可我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安生呢,崔家哪儿可有什么消息?”

        崔嬷嬷摇摇头:“没听见什么消息,娘娘莫担心了,这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皇后:“但愿如此。”却一想到刚才皇上的目光,心里便止不住一阵阵发凉,夫妻多年,有些事,她不敢往深里头想,可不想就没事了吗,如此掩耳盗铃的日子,过到哪天是个头呢。

        周喜把茶放到御案上,小心的瞧了眼皇上的脸色,除夕那天乾清宫家宴,太子八百里加急到了,本来难得心情好些的皇上,瞧了加急文书顿时大怒,恶狠狠的瞪了皇后一眼,丢下满殿嫔妃,拂袖而去。

        周喜后来方知道,是北征军内的崔庆元崔庆平,为了阻止赫连威立功,竟把精,钢,手,弩的制造图拱手送给了北胡,这已经不是两个家族内斗了,这是通敌叛国之罪。

        这几年崔家屡屡触及皇上底线,皇上早已不满崔家,如今添上这项大罪,崔家彻底没救了,不过,赫连家要是以为崔家倒了,他家就能一家独大,就打错了主意,从雁门储粮仓被胡人烧了开始,赫连家纵有天大的军功,也没用。

        更何况,此次雁门大捷,首功是王大郎,说起王大郎,还真是不得不说是个奇葩,之前周喜听都没听过有这么个人,说是骁骑营的大头兵,被副统领赵勇提携,在北征军中任先锋军校尉,可就是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头兵,却屡立奇功,斩杀左贤王首级,夜袭敌营,迫使北胡大王仓皇出逃,狼狈不堪,最后更献计瓮中捉鳖,大破北胡,这位王大郎可谓一战成名,如今满朝文武谁还不知王大郎之名。

        而本该立功的主帅赫连威,却被胡人当胸一箭,侥幸保住性命,军功却没他的份儿了。赫连一族跟崔家费尽心机内斗,却不想给王大郎捡了便宜柴火,就不知这王大郎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让太子给东篱先生齐齐上奏为他请功,听说是个庄稼汉子,这事儿怎么想怎么诡异。

        正想着,忽外头小太监进来回说:“武陵先生在外求见。”

        周喜一惊,莫非这位避世而居的先生来给崔家说情了,当年万岁爷之所以默认武陵先生出京,就是想把先生从崔家这摊烂泥里摘出去,这好容易出去了,若是再搅合进来,可有些不识好歹。

        皇上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却仍道:“请先生进来。”

        皇上敬重先生,特赐他御前不跪,武陵先生躬身见礼,皇上摆摆手:“先生不必多礼,闻听先生在武陵源避世而居,逍遥自在,怎进京了,莫非有事?”

        武陵先生:“臣虽避世而居,却终是大齐臣子,微臣今日进宫,是为陛下保举一人。”

        皇上挑挑眉:“哦,能得先生保举,定是大才,不知是何人?现居何处?”

        武陵先生道:“此人姓刘名盛,乃是屡试不第的举子,因无颜回乡,便在冀州府普惠寺里寺里抄写经文糊口,后被微臣的弟子请到武陵源,教家里的孩子念书启蒙,如今正在武陵源。”

        皇上倒不觉得落第举子有什么不妥,能让武陵先生特意进宫保举,定是可用的栋梁之才,而且,先生从进来并未提一句崔家,这令皇上心里舒坦多了。

        自己一向敬重武陵先生,正是因先生这份磊落无私的胸襟,不会为了崔家一族而置大齐百姓于不顾,叫周喜赐坐。

        周喜忙搬了个矮凳来,放到下首,请武陵先生坐了,皇上开口:“正好先生进宫,朕正有一事忧心,要请教先生,雁门大捷,北胡虽破,却如何能让北境长治久安呢,此次是把胡人打怕了,或许,数年内不敢有进犯之心,但数年之后呢,待胡人休养生息之后,会不会仍集结兵马,犯我大齐疆土。”

        先生点点头:“必会如此,胡人以游牧为生,朝不保夕,我大齐近在咫尺,百姓富庶,胡人如何能安分,更兼胡人是马上的民族,民风彪悍,性情野蛮,信奉的是强者为尊,便一时之败,只要不将他们灭族,他日必会卷土重来。”

        皇上眉头紧皱:“朕正是忧虑此事,先生可有法子?”

        武陵先生点点头:“微臣为陛下保举之人正是为此,此人曾对微臣说,北胡之所以犯我疆土,皆因天性野蛮,不知礼节,却并非不可教化,若教会胡人懂得礼义仁智信,再开放边贸,让两国商旅百姓自由通商,用我大齐的布帛,丝绸,茶叶,粮食去换胡人的牛马牲口毛皮,药材,如此一来,胡人有了固定的收益进项,皇上再施以恩德,何愁北境不安。”

        皇上听了,拍案而起:“果真是我大才,周喜,速宣刘盛进京,封安抚使,出使北胡。”

        刘盛进京磕头谢恩之后,连夜赶往雁门,刘盛到雁门城的时候,已是二月底了,先参见太子殿下之后,便往碧青住的小院来了,能有今日风光是刘盛做梦也想不到的,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在武陵源终老了,武陵源安静祥和,的确是世外桃源,能在哪里终老,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福气。但他心里总有些不甘,如今得武陵先生举荐,出使北胡,还是想来谢谢碧青,如果不是碧青,恐怕他现在还在普惠寺抄写经文呢。

        雁门春晚,都快三月了,地里才刚瞧见些青儿,吃了一冬干菜的碧青,早就受不了了,这几天一早就带着燕子出来,在城外的地里挖野菜,瞧见一点儿嫩绿,拨开上头薄薄的土,拿着铲子往下一挖,就是一整棵嫩嫩的野菜,回去洗干净,用开水焯了,用盐醋拌了,点上一滴答麻油,别提多好吃了,碧青自己一顿就能吃掉一大碗,燕子也喜欢.

        每次娘俩都是一人蹲着一大碗野菜,比着吃,弄的江婆婆直唠叨,说没个女孩子的样儿,娘俩也就听听,谁也不当回事儿.

        这天娘俩挖了两小筐回来,刚进院就见刘盛赫然站在院子中间,燕子一见是生人,下意识往碧青后头躲了躲,碧青笑道:“别怕,不是外人是咱们武陵源教念书的先生。”

        碧青一早接着师傅的信了,知道师傅举荐刘盛出使北胡,碧青倒是乐见其成,她一早写信叫小五过来在雁门城,先把铺子买下来,等跟北胡的和谈成了,就开张纳客,占了商机,往后这跟胡人的生意的王记就是老字号了。

        便不因为这个,刘盛是武陵源的人,在这雁门城里瞧见武陵源的人,总觉着分外亲切,碧青叫陆超搬板凳搬出来,请刘盛坐了,江婆婆上了茶。

        碧青道:“先生一路奔波,辛苦了。”

        刘盛忙道:“如今已经开春,一路行来都有下官照料,倒不觉得辛苦。”说着顿了顿方道:“刘盛此来是跟姑娘道谢的,姑娘大恩,刘某没齿难忘。”

        碧青笑了:“先生何必如此,先生本是大才,又心怀凌云之志,岂会久居人下,在下只不过得杜大人之言,为顽皮的兄弟寻一位严师,在下一个乡野妇人,不知礼数,以往若有得罪先生之处,还望先生莫介意才是。”

        刘盛一愣,本来还以为碧青会挟恩求报,不想,她竟如此礼数周全,刘盛心里异常舒服,告辞离去之后,江婆婆道:“这刘先生跟武陵源的时候可不一样了,那时候成天板着脸,轻易不说话,如今说起话来倒是滔滔不绝。”

        碧青道:“事易时移,那时在武陵源,他只是依附咱们家的落第举子,如今人家是天子亲封的安抚使,即便当年他高中三甲,也不见的有今日的风光,十年寒窗,一朝显贵,他早已不是武陵源的刘先生了。”

        江婆婆道:“若不是姑娘收留,先生举荐,哪有今日。”

        碧青道:“挟恩图报往往让人厌憎,再说,当初我也是为了小海才收留他,至于师傅,从未把这些放在心上,既无恩德,何必徒惹人厌憎,顺手推舟成就他的体面,没准以后还有几分情面。”

        江婆婆道:“老奴可没姑娘这么多心思,就是觉着,刘先生前后不一,有些不厚道。”

        碧青摇摇头:“厚道的人当官儿可不成。”忽想起杜子峰,杜子峰倒是真有识人之能,即便刘盛在普惠寺抄写经文的时候,杜子峰也能低下身段与他相交,恐怕在刘盛心里,杜子峰才是他真心想谢的人,自己跟师傅不过面儿上的事儿。

        只不过,贺鲁会不会答应呢,应该会,只要他心里有北胡的百姓,就会答应大齐的条件,毕竟,这场仗他败了,四万胡兵尽折在雁门城,不称臣难道还有第二条路吗。

        贺鲁大腿跟后背各中了一箭,若不是弟弟贺若拼死相护,恐怕自己这条命就丢在雁门城了,贺鲁如今一想到那些如雨一般破空而来的弩,箭,仍有些胆寒。

        乱军之中他依然看的很清楚,弩,箭是从城上射下来的,比之前的精,钢,手,弩威力更大,穿透力更强,而且可连发,就算大齐的精,钢,手,弩也不是自己造的那些能比的,同样的制造图,制出来的弓,弩,却天差地远。

        就凭这些威力强大的兵器,北胡再过十年也打不赢大齐,他的百姓只能继续过食不果腹的苦日子,甚至,比以前更苦,自己不是北胡的救星,是北胡的灾星,这一战把北胡打的七零八落,民不聊生,想着不禁叹了口气。

        贺若进来就见他大哥紧皱眉头,唉声叹气的,不禁道:“大哥,此次战败并不是你的过错,是大齐人奸猾,先令赫连威诈败,咱们这才中计。”

        贺鲁道:“这不是奸猾是兵法,诱敌深入,瓮中捉鳖,赫连威也并非诈败,恐怕是大齐那位太子殿下设下的连环计,赫连威是大齐世族,跟崔家争斗已久,前次,我们的探子能轻易潜入城中烧毁储粮仓,绝不是失误,恐是赫连威有意为之。”

        贺若一愣:“赫连威是大齐主帅,怎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

        贺鲁:“大齐人自来如此,只有家没有国,为了保证自己的荣华富贵,家族荣昌,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哪怕通敌叛国也一样,算了,不提这些了,你不是巡营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贺若道:“大齐遣了安抚使前来想跟咱们谈和。”

        贺鲁一愣,若是北胡胜了,大齐遣人谈和还说得过去,如今北胡大败,且元气大伤,大齐不是应该一鼓作气平了北胡吗,怎会派使者前来谈和。

        想了想道:“来者姓甚名谁?官居何位?”

        贺若道:“据他说,是大齐皇上亲封的安抚使,姓刘叫刘盛。”

        刘盛?贺鲁在脑子过了一下大齐三品以上的官员,不记得有这么一号:“宣他进来。”

        不大会儿功夫,刘盛走了进来,并未提一句战事,而是历数两国百姓遭受的战事之苦,如何民不聊生,如何凄惨,然后才说,皇上仁德,不忍见两国百姓受苦,这才遣下官过来,跟大王谈和,若和谈成功,大齐会开放雁门城,两国百姓可在雁门城内做买卖,互通有无,还会遣派司农司官员,前来北胡帮着北胡百姓种植适宜草原的庄稼,遣太医前来北胡为百姓治疗疾患,北胡贵族子女,也进大齐的太学内念书,只要大王对我大齐天子称臣即可。”

        贺鲁抬头看着他:“你们的皇上倒是大方。”却忽的大怒:“如此一来,我北胡岂不成了你大齐的属国,竟敢大放厥词,你就不怕本王杀了你吗?”说着,猛然站起来抽出腰刀,冷厉的刀锋架在刘盛脖子上。

        刘盛却不惧怕:“只大王舍得您座下的北胡百姓,下官一死何足惜。”

        贺鲁缓缓收回弯刀:“有些胆识,你们大齐的太子殿下不是正在雁门吗,你回去跟他说。要和谈,让你们太子来跟本王谈,你一个小小的安抚使,本王信不过。”

        这……刘盛有些为难。

        贺鲁道:“莫非你们太子贪生怕死,不敢前来。”

        刘盛:“太子殿下乃我大齐储君,怎会贪生怕死,莫转头回了雁门,把事情经过跟慕容湛一一回禀过。”

        苏全忙道:“殿下,北胡大王狼子野心,不得不防,殿下乃国之储君,怎可轻涉险地。”

        慕容湛笑了两声:“败军之将怕他何来,都说北胡大王乃世之枭雄,本宫就会一会这个草原上的枭雄。”

        双方订阅三月初三在阴山脚下会盟,王大郎跟着慕容湛去的,大军未动,只带了自己手下挑出来的一百兵士,跟刘盛一左一右跟着慕容湛。

        和谈很成功,刘盛那些话说出来,其实贺鲁就答应了,北胡如今元气大伤,百姓再经不得战祸,和谈仿佛是唯一的途径,称臣就称臣,只要北胡百姓能吃饱穿暖,自己这个北胡大王不当也罢。

        更何况,大齐并未乘胜追击,灭了北胡,而是选择和谈,并且,给予北胡绝对优厚的条件,也没有理由不答应。

        双方签署盟书,定下三月后,贺鲁进京朝见陛下,正事谈完了,贺鲁看向慕容湛旁边的王大郎道:“你是王大郎吧。”

        王大郎微微躬身:“末将正是。”

        贺鲁:“你斩我北胡左贤王首级,又迫使本王夜奔百里,狼狈不堪,雁门城内,本王更是险些丧命你手,可这些却不是你王大郎的本事,本王问你,可敢跟本王痛痛快快的比试一场吗?”

        王大郎的目光落在他的伤腿上摇摇头:“你现在受伤了,跟俺比试的话吃亏,三个月后,你不是去京城呢吗,到时俺等着你。”

        贺鲁一愣,继而哈哈笑道:“果真是条汉子,好,三月后咱们京城见。”

        会盟异常顺利,因会盟在阴山脚下,史称阴山之盟。从此开放边贸商人们瞅准商机,前赴后继赶来雁门城,短短数年,雁门城就从荒凉的险关,变得繁华之城,北胡跟大齐从此战之后相安百年之久。

        此是后话暂且不言,且说碧青,阴山之蒙后,大军便该班师回朝了,碧青是先一步走的,二郎写了信来,说婆婆跟她爹娘,想孩子想的不行,让她快些家去,碧青只能抱着养的胖嘟嘟的儿子先上路了,有陆明钧父子跟着,也不怕有什么事儿。

        只不过大郎很舍不得,舍不得儿子还好说,主要是舍不得小媳妇儿,赫连威重伤卧床,军营里的事都交给了赵勇,大郎这个先锋军的校尉,也跟着忙了起来,别说干点儿啥事了,就是回小院看小媳妇儿一眼都不容易。

        这会儿小媳妇儿还走了,大郎心里能舍得吗,可舍不得也没法儿,小媳妇儿能陪着自己在雁门待这么好几个月,已经不易了。

        雁门毕竟不是武陵源,为了媳妇儿儿子,还是早些回去的好,等大军回朝,自己交接了手里的事,就解甲归田,这是他答应了小媳妇儿的,他不想小媳妇儿再跟着自己担惊受怕,这一次能母子平安是运气,他不想有下一次。如今北境已平,国无战事,自己也该回家陪媳妇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