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75章

第75章

        半个月后,东篱先生赶来了雁门,跟东篱先生一起来的是江婆婆,师傅怕自己在雁门没人照顾,就让江婆婆跟着东篱先生过来了。

        碧青在月子里,也不能出去,东篱先生跟燕子母女见面的情形,还是江婆婆跟她说的,其实不用江婆婆说,碧青也能想到。

        东篱先生当年被囚胡地多年,后回大齐始终未娶,可见心里一定是有爱人的,碧青才不信什么为了大齐,为了百姓,终身不娶的鬼话,只要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男女之情更是必不可少的。

        尤其她听师傅说过,东篱先生年轻时风流倜傥,有东篱公子的美誉,可惜在胡地被囚数年,回来就变了性情。

        东篱先生虽跟师傅并称大齐双宝,可东篱先生的年纪却比师傅小的多,到如今也才刚五十出头,古人的平均寿命短,所以,才有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之说,五十多的东篱先生在大齐就算老人了,像师傅这么大年纪,仍如此健朗的,在大齐绝对稀有。

        所以,碧青始终觉得,东篱先生一定在胡地遇上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后来回大齐才会终身不娶。

        虽说古代男人大都三妻四妾,但碧青仍然相信,并非所有男子都如此,江婆婆跟她说,东篱先生当年被囚北胡,当时北胡的大王正是贺鲁的父亲,贺鲁的父亲爱惜东篱先生之才,想先生为北胡所用,先用金银诱之,先生出身世家,哪会被区区金银所动,断然拒绝。

        贺鲁的父亲一见先生如此,更不舍放他走了,想了很多法子都没用,最后想出了一招儿,选了一名美丽的胡女,扮成哑奴伺候在东篱先生左右。

        想胡女本来就美,加之又是哑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先生跟前伺候,先生再铁石心肠,终究是个男子,日子久了,岂会不为所动。

        更何况,胡女善解人意,虽不能言,却温柔多情,先生被囚胡地数年,有志难伸,有家难回,即便满腹经纶,通身报复,不能报答君王之恩,亦不能为大齐百姓谋福,堂堂七尺男儿有何颜面立于天地间。苦闷不已的东篱先生,面对温柔多情的胡女,倾诉心中怨叹,也顺理成章。

        碧青相信爱情,男女之间即使隔着国仇家恨,即使一开始相看两厌,也保不齐,后头就会爱的死去活来,自己跟大郎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当初从深州到冀州的时候,自己甚至盼着大郎死在南边儿,永远不要回来才好,她不想嫁给个陌生的男人。

        后来见了大郎,说相看两厌也不夸张,大郎嫌自己不好看,自己嫌他粗鲁,总之,两人之间就是扣着夫妻名份的陌生人,那时候,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他不顾千里之遥跑到雁门来。

        更何况,东篱先生跟胡女两人日夜都在一起,不发生点儿啥,都对不住拉皮条的贺鲁他爹。

        总之两人在一起了,情浓之时,东篱先生把自己随身的银锁给了胡女,做定情之物,后来却发现,这一切都是北胡大王设计的,自己喜欢的胡女也并非哑巴,而且他以为的爱人把自己记录的那些诗稿都交给了北胡大王,自己爱的女人是个骗子,是个细作,这让先生难以接受。

        后来辗转逃回大齐,留给胡女的就是燕子那把银锁,现在终于真相大白,知道当初是胡女暗中帮助,先生才得以逃出生天,过后胡女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下了燕子娘,把银锁交给燕子娘,跟她说了这段往事,交代她有朝一日一定要回大齐。

        很狗血的故事,却如此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儿,还把碧青感动的一塌糊涂,其中的艰苦,心酸,相守,分离,思念,重逢,如此令人心酸,只能叹造化弄人。

        数日后,燕子娘走了,江婆婆说她走的很安心,是在先生怀里走的,对于燕子娘来说,从生下来就没见过亲爹,最终能死在亲爹怀里,或许已经满足了,更何况,她再也不用担心燕子儿会受欺负了,有外公护着,她的小燕子再也不用挨打受冻,她会过的很好很好。

        碧青终于出了月子,第一件事就是痛快的洗了个澡,而洗澡的结果是发现自己胖了,胸大了是好事,可肚子也跟着大就不是好事了,。儿子生出来了,可肚子上的赘肉却仍然挂在上面,自己引以为傲的小蛮腰没了,代替的是一圈白花花的游泳圈,好在胳膊腿还算细,或许是自己走路多的缘故。

        碧青本来还想出了月子好好大吃一顿,现在哪敢啊,她得减肥,趁着蛮牛暂时回不来,自己得减回去,不然,等蛮牛回来,碧青可不认为蛮牛会喜欢腰上挂着一圈肥肉的媳妇儿。

        女人的幸福靠经营,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所以,身材容貌必须好好的保养才行,这是女人的幸福之道。

        碧青开始运动,做瑜伽,收腹提臀的动作,每天早晚做一百下,快过年了,想吃青菜肯定没戏,就尽量少吃主食,为了保证她儿子的奶水,碧青坚持少食多餐。

        成效不错,短短几天,腰上的肥肉就消下去了一些,江婆婆端着熬好的鸡汤进来,就见小燕子正坐在窗边儿上,托着腮帮子万分好奇的盯着碧青做那些奇怪的动作。

        江婆婆摇摇头,大概聪明人都有些怪,姑娘也如此,这刚生了孩子,不好好在炕上躺着养身子,却不停的动来动去,也不知干啥呢:“鸡汤好了,姑娘快趁热喝了吧。”

        碧青看见江婆婆手里的鸡汤,顿时有些泄气,江婆婆不理自己这一套,坚持生了孩子的女人身子虚,必须大补,每天不是鸡汤就是骨汤,前天不知从哪儿弄了两只雪白的鸽子来,说用白鸽子熬烫,喝了奶水好,逼着碧青喝了一大碗,害的碧青晚上多做了一百下提臀收腹,就怕鸽子汤的热量积蓄在体内,转换成肥肉,那自己这些天可白费劲了。

        江婆婆有个绝招,唠叨,只要碧青不喝她熬的汤,她会念叨个没完没了,直到碧青乖乖的喝了为止,这会儿一见碧青皱眉,立马就开始了:“姑娘不为了自己,也得为哥儿想想,哥刚满月,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奶水最为重要,姑娘又不用奶妈子,非要自己喂,就得多补补,当娘的补好身子,奶水好了,哥才能吃饱……”

        为了阻止江婆婆持续唠叨下去,碧青忙捧着碗把鸡汤喝了,江婆婆这才满意,看了眼窗外道:“这雁门靠近胡地,可比咱们冀州冷多了,明儿就是小年,要是在冀州不定多热闹呢,过了小年就数着日子过年了,看起来,今年姑娘跟哥儿要在雁门过年了。”

        小燕子好奇的道:“冀州?外公常说的武陵源是不是就在冀州?什么样儿啊?人多不多?为什么有这么个奇怪的名儿?”

        江婆婆摸了摸她的头:“冀州是我们姑娘的家,种了好多桃树,故此叫武陵源,这时候光秃秃的不好看,到了春天,桃花开起来,可好看了,等桃花落了,就会结满树的桃子,我们武陵源的桃子啊,可是连宫里的太后娘娘跟皇上都说甜呢,等以后你回了京城,记得来武陵源玩啊。”

        小丫头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江婆婆什么是桃子啊?是不是跟我们这儿的沙棘果一样甜?”

        江婆婆一愣,真给这丫头问住了,碧青道:“比沙棘果可好吃多了。”说着摊开纸,拿笔画了一颗缀满桃子的桃树,递给她:“这就是桃树,上头红红大大的果子就是大蜜桃,回头等你去我家的时候,姐姐带着你去摘桃子吃,看上哪个,咱们摘哪个。”

        小丫头忙摇头:“娘跟我说过,不能拿别人的东西。”

        碧青摸了摸她的发顶:“别人的东西自然不能拿,不过武陵源的桃树都是姐姐家的,随便你摘多少都成。”

        小丫头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姐姐家有那么多桃树啊,那姐姐家的房子是什么样儿的?比咱们住的这个院子大不?”

        碧青点点头:“姐姐家很大,等你来的时候,就住在姐姐家里好不好?”

        小丫头大力点点头,忽的小脸一暗:“可惜我娘不能跟我一起去。”

        碧青心里一酸,虽说找到了外公,可先生毕竟不是亲娘,这丫头真挺可怜的,碧青伸手把她拥在怀里低声安慰:“你娘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来就是为了帮小燕子找亲人的,现在找到外公了,自然要回天上了。”

        小燕子抬头看着碧青:“真的吗,我娘真变成仙女了?”

        碧青点点头:“真的,不信晚上你抬头看,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你娘变得,她正看着你呢。”

        小丫头终于高兴了:“那晚上我找找娘。”

        碧青拍了她一下:“等晚上星星出来的时候,姐姐跟你一起找,现在咱们做好吃的去。”

        小丫头忙道:“做什么好吃的?”

        “二十三糖瓜粘,明儿就是小年,照着我们冀州的习俗,该吃糖瓜,咱们就做糖瓜。”

        江婆婆知道碧青的习惯,算着日子,已经把麦子碾碎发了麦芽,即便如此还需蒸煮,发酵,压出来才能做成麦芽糖。

        好在碧青在家的时候常做,家里孩子多,碧兰,小海,陆超,加上狗娃子,都是沾了糖就没命的馋猫儿,每年一入冬,不管碧青多忙,都会缠着做麦芽糖。

        然后,碧青就会带着他们一起做,一做就是好多,凉好了,切成糖瓜,放到篮子里叫小海跟陆超提到村子里,不一会儿就被孩子们抢没了。

        今年小海碧兰不在,却有陆超跟小燕子打下手,江婆婆看着孩子,碧青带着陆超小燕子整整忙活了一天,做出了两篮子糖瓜,留下一些,剩下的叫陆超送去了城外的大营,好歹是小年,将士们不能回家过年,吃块糖瓜,也有个小年的意思。

        苏全进来的时候,见太子殿下正伏案疾书,案头上仍然堆着厚厚一摞公文,偶尔会停下来,咳嗽几声。

        北地寒冷,太子殿下金尊玉贵的身子,在这苦寒之地一待就是两个月,吃不好,睡不好,料理着京里的政务,还要权衡战事,日夜操劳哪受得住。

        见案头的药半天了还不见动,苏全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篮子,计上心来,走过去道:“殿下,明儿就是小年,雁门城的沈姑娘,叫人送了一篮子糖瓜来,说是冀州的习俗。”

        慕容湛抬起头来,目光落在苏全手里的小篮上,苏全忙把小篮放到桌子上,这东西宫里没有,腊月二十三,宫里也会祭灶,却隆重的多,点心,菜品,蔬果,应有尽有,御膳房也会变着花样儿的做些糖果,皇上应景的赏给皇子皇女,以及得宠的大臣,远不是这样简单的糖瓜。

        慕容湛捏了一块看了看:“你说这是糖瓜?为什么叫这个名儿?”

        苏全道:“奴才不知,瞧着形状有些像南瓜,或许因此而得名也未可知。”

        慕容湛点点头,放进嘴里,不禁愣了愣,意料之外的好吃,他这个不大爱吃甜食的,都忍不住想吃第二块,正要拿,苏全忙把药送了过去:“殿下,药快凉了。”

        慕容湛接过去喝了,又吃了块糖瓜,问苏全:“谁送过来的?”

        苏全知道殿下问的什么,忙道:“是陆明钧家的小子,送了足足两篮子,说小年了,也让将士们过过节。”

        慕容湛:“是啊,这一晃都小年了,留下几块,剩下的拿出去给将士们分了吧,她说的是,也该让将士们过过节。”

        说着,想起什么:“王校尉的儿子可起名了?”

        苏全摇摇头:“听见说沈姑娘让王校尉起名,王校尉想了一个月也没想出来,正发愁呢。”

        慕容湛摇摇头:“她倒真放心。”

        苏全:“奴才听见个有趣儿的,说王校尉先头起了个名儿,叫王一,说这么着好写,以后儿子识字念书的时候,占便宜,叫人送去给沈姑娘瞧,沈姑娘就在王校尉送去的纸上画了个大大的叉,下头写了两个字,再想。”

        慕容湛忍不住笑了起来:“王一?哈哈。”

        苏全见太子殿下笑了,心里松了口气,要是碧青还在这儿就好了,要是她在,也不用自己费心思开解太子爷了。沈碧青不用说话,就在一边儿做饭,太子心情也会变得极好。

        苏全忍不住想,如果沈姑娘没嫁给王大郎,会不会成了自己的主子,可惜没有如果。自己瞎想什么呢,殿下心怀天下,怎会轻易为女色所动,更何况,沈碧青早已嫁做人妇。

        正想着,忽外头侍卫进来道:“禀太子殿下,陆明钧在账外说有要事求见。”

        慕容湛心里咯噔一下,陆明钧奉命在雁门制作弩箭,大战在即,更应日以继夜,怎会有空闲来大营,莫非出事了?

        忙道:“叫他进来。”

        陆明钧一进来就匍匐在地上:“太子殿下,罪臣死罪,手,弩的制造图不见了。”

        慕容湛蹭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落晚起了风,掌灯的时候,北风卷着雪粒子落了下来,不一会儿地上就落了白惨惨的一层,碧青抱着儿子坐在炕头上,还能听见隔壁的求饶声,院外头如今围着层层的侍卫,个个顶盔掼甲严阵以待。

        手,弩的制造图没了,意味着什么,谁都知道,胡人善骑射,马背上长起来的民族,骑射就跟吃饭一样简单,不像大齐以农耕为主,经过层层选拔,再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选出可以跟胡人对战的士兵。

        即便如此,跟胡人也没法比,前次之所以大胜,是因为占了地利之便,距守雁门险关,可退,可进,可守,十万大军对阵胡人两万骑兵,方才险胜。

        后大郎斩杀胡人左贤王,也是凭着一鼓作气,五百勇不畏死的先锋军,救自己的时候,完全是因为手里的精,钢,手,弩,才敢以五百人夜袭贺鲁部落。

        胡人若不是被精,钢,手,弩的威力吓破了胆,也不会四散奔逃。现在手,弩制造图竟然没了,如果制造图落在贺鲁手中,胡人依照图纸制造出一样的手,弩,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而这两个院子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有嫌疑。

        不过,碧青想不出什么人能这么干,这可是通敌叛国的大罪,一旦查出来,就是杀头灭九族的罪过,旁边院子里除了陆明钧父子,都是将作监的匠人,慕容湛能把这么重要的事儿交给这些人,足见这些是信得过的,怎会有通敌叛国之人。

        正想着,忽听隐约传来一阵吵嚷:“要说通敌叛国,咱们这院里可有个胡人丫头,谁能保证她不是奸细。”

        碧青眉头皱了起来,东篱先生虽来了,小燕子母女这件事却并不为外人所知,因两国正在打仗,贸然翻出此事,恐会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来,所以,暂时隐下了小燕子的身世,对外只说她母女是救了碧青的恩人,故此过来服侍碧青母子。

        东篱先生也只在这里呆了几天,就搬到城外的大营里去了,东篱先生是太子师,住在军营也说的过去,只是没想到,凭空会生出这件事来。

        碧青把儿子哄睡了,放到炕头上让江婆婆看着,自己披了斗篷往外走,刚出屋,小燕子一头撞了进来,满脸惊慌失措:“姐姐,我不是奸细,我不是奸细……”

        碧青脸色一沉,把她搂在怀里:“姐姐知道你不是,燕子放心,有姐姐在,没人能动得了你,现在跟姐姐来,姐姐倒是想看看,谁说你是奸细?”

        燕子本来还有些怕,可是抬头看了看碧青,就把小手塞到了碧青手里,碧青牵着她走了出去,直接往旁边院来了。

        两个院子中间通着小门,穿过门就见将作监的几十个匠人都跪在雪地里,四周挑着风灯,一阵北风过来,风灯摇摇晃晃,细碎的灯影落在雪地上,留下一地斑驳的印迹。

        慕容湛坐在房檐下的椅子上,面沉似水,却攥着拳头不时堵在嘴上轻咳,最边儿上的两个匠人一见小燕子,就开始嚷嚷起来:“就是这丫头,这丫头是胡人,一定是她偷了图纸送去了北胡。”

        小燕子吓的往后缩了一下,躲在碧青身后,碧青看向那两个人,四十上下的年纪,瞧着不像奸恶之人,为什么会诬陷小燕子?

        碧青拍了拍小燕子的发顶,轻声安慰:“别怕,有姐姐在。”

        抬头看向那两个人:“燕子从没往这院来过,怎有机会偷窃图纸,更何况,想那手,弩的图纸是何等重要之物,难道会摆在明面上任人取阅不成,倒是你们,没有根据就胡乱诬陷燕子,莫非是心虚了。”

        那两人一听顿时脸色大变:“谁,谁心虚了?怎么没根据,就她娘俩这张脸就是凭据,她娘死了,就剩她一个胡人,不是她还能是谁?”

        碧青淡声道:“这可难说了,若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通敌叛国也不是没可能。”

        “你,胡说,我们都是大齐的官员,怎会通敌叛国。”

        碧青不再搭理他,转身给慕容湛蹲身行礼:“民妇给太子殿下见礼。”

        慕容湛脸色略缓了缓:“免礼。”

        看了她一眼:“外头冷,你刚生了孩子,回去养着的好,你放心,此事本宫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碧青道:“敢问太子,用什么法子查?”

        “这……”慕容湛沉吟半晌道:“本宫会挨个审问,仔细盘查,只要做了,必不可能天衣无缝。”

        碧青道:“何必如此麻烦,民妇有一个法子极为简单,顷刻间,便能找到盗图之人。”

        慕容湛一愣:“何法?”

        碧青看了众人一眼:“手,弩图是我亲手绘制的,当初绘制的时候,我在颜料里加了样东西,只要碰过图的人,必然会露出行迹来。”说着,把陆超叫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两句,陆超点点头,转身去了,不一会儿端出一盆清水出来,。

        碧青道:“只要摸过手,弩图之人,一天之内,只要手指碰到盆里的水,水必会变黑,但是,你们不能看,待会儿我会用箱子罩住这盆水,上面挖个只能手进去的孔,你们依次过来,把手探进盒子内的水盆之中,等挪开盒子,水若是变黑了,哪个人必然就是奸细。”

        慕容湛目光闪了闪:“来人,把这盆水扣起来。”

        太子殿下一声令下,立刻就过来两个侍卫,拿箱子扣住水盆,上头挖了个洞,叫那些匠人挨个排队过来,头一个就是陆明钧。

        陆明钧飞快把手探了进去,侍卫掀开箱子,摇摇头,第二个是陆超,第三个,第四个,就算刚才那两个非说燕子是奸细的也没事儿。

        最后一个年纪有六十上下了,头发都花白了,是将作监的老匠人,手艺最好,叫范春,陆明钧跟自己提过,说他范氏一门精通机关之术,尤其范春更是其中佼佼者,还打算等从北胡回去,把陆超送到他跟前学手艺。

        这样一个人,碧青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他刻意落在最后,手探进箱子里的时候,控制不住发抖,而从箱子缩回手的时候,却异常快速。

        侍卫打开箱子,因为太冷,范春又刻意磨蹭了会儿,他手探进去的时候,水上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冰,范春若是把手探如水盆,水盆上的一层薄冰,绝不可能保持完整,而现在却完整的惊人,这只能说明,他的手根本没碰到水。

        碧青看向范春,紧张的望着水盆,见水盆的水并没有变色,轻轻吁了口气,碧青却摇摇头,转身道:“谁是奸细想必殿下已经知晓了。”

        慕容湛点点头:“来人,把范春给我拿下。”

        范春一惊,被侍卫按在地上,还道:“小的冤枉,水并未变色,怎说我是奸细?”

        碧青道:“这里一共四十二名匠人,除你之外,所有人都毫不犹豫的把手伸进了水里,这说明并不心虚,而你不仅刻意落到最后,还磨蹭了半天,你的手虽然伸进了箱子,却并未触及水面,以至于上头刚结的一层薄薄的冰面,仍完成如初,若非心虚岂会如此,可见你就是偷图之人。”

        说着,看了他半晌儿道:“陆先生多次跟我提过你,说你范家精通机关制造,又是京城人氏,我实在想不通。你有什么理由盗图,你可知这是通敌叛国的大罪吗,你今天晌午匆匆出去是做什么去了?”

        范春道:“我,我去打酒,想着小年了,喝口酒也当过节。”

        碧青点点头,转身跟慕容湛道:“事情水落石出,可以洗刷燕子身上嫌疑了吧。”

        慕容湛还没应声,刚才那两个说燕子是奸细的工匠又跳出来道:“胡人没一个好东西,姑娘把胡人丫头留在跟前,终究是个祸害。”

        碧青气的不行,这俩人怎么就非跟燕子过不去了呢,碧青正要说话,忽听东篱先生的声音响起:“谁说燕子是胡人,她是老夫的孙女,你说老夫的孙女是祸害吗?”

        那两人愕然半晌,忙往后缩了缩,东篱先生牵着燕子的手跪在慕容湛跟前:“老夫当年被囚胡地数年,竟不知有个女儿,如今好容易认回来,亲孙女却被人说是北胡的奸细,请殿下给老夫做主。”

        慕容湛起身扶他起来道:“老师何必如此,来人,把这两个匠人拖下去打二十板子,以后再有胡言者,严惩不贷。”

        侍卫应一声拖着两人下去了,慕容湛看了看燕子:“老师何时有了孙女,怎本宫不知?”

        东篱先生道:“此事说来话长,当年是我负了燕子的外祖母,才让燕子母女在胡地受了这么多年苦,如今好容易团聚,却因两国交战,不好张扬,才暂时隐瞒,却不想,竟有人毁谤燕子是北胡奸细,老夫若再不出口,怎对得住我那苦命的丫头,先不说这个,审问制造图的下落是正事,那手,弩制造图若落到胡人手里恐是大祸。”

        慕容湛点点头,脸色阴沉的看向范春:“范春你可知私盗手,弩制造图是通敌叛国之罪吗?便你舍得这条老命,你家中老母,膝下稚子的性命难道也不顾了吗,只要你招出幕后指使之人,本宫网开一面,给你范家留一条根儿,如若不招,你范家九族一条命都别想活。”

        范春苦笑一声:“小的既做了,自然知道这是通敌叛国之罪,早把范家老小的性命丢在一边儿了,古人云,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范春一家九族尽死,也算报了大恩。”说着猛地纵身冲道旁边的墙上。

        众人来不及反应,再去瞧范春,头破血流早已毙命,那血顺着脑袋溅了一地,映着地上的雪,更加触目惊心,有两滴还溅在了碧青的斗篷上,碧青忍不住有些恶心,忙道:“民妇告退。”快步出了院子,往自己屋去了。

        刚进外屋就把自己外头的斗篷脱了,掀开帘子扔到外头,跟江婆婆道:“一会儿把那件斗篷扔外头去,沾了脏东西要不得了。”

        江婆婆点点头,出去拿起来丢到了街上,回来就见碧青抱着孩子发呆,不禁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奸细可找着了?”

        碧青点点头:“算找着了吧。”

        范春今天的表现,明明白白是受人胁迫,从他最后那几句话里听的分外清楚,估计是以前欠了谁的大恩,不得不报,才偷了手,弩制造图。

        碧青应该庆幸,他没把连,弩,甚至正在做的床,弩的制造图偷出去,只拿了手,弩,说明他还有良心。

        精,钢,手,弩之所有有如此大的威力,制造图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用新法子提炼出来的精,钢,胡人没有掌握如此精良的炼,钢工艺之前,便勉强做出手,弩,威力会大减。

        当初自己一拍脑门想出来的东西,却是经过众多能工巧匠集思广益,才做出的精,钢,手,弩,哪会如此就叫人学了去。

        范春偷盗手,弩制造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范春背后之人,如今雁门城守备森严,胡人绝不可能进的来,更何况,跟这些匠人联系,故此,能指使范春的人必然是大齐人。

        而精,钢,手,弩也才没使几回,便是大营里知道的人也数的过来,除了大郎手下的五百先锋军,就连赫连威都不知道。

        慕容湛来了雁门之后,大郎跟他的五百先锋军就归了太子管辖,从管理到武器配备,都跟别人不一样,所以,能干出这种事儿的,还能是谁,就不难猜了。

        能挟恩迫使范春干下此事之人,必然出身显赫,有权利才可能施恩,更何况,是范春舍得用全族老少去报答的大恩,恐怕不是一般世族能有的本事。

        而崔家跟赫连一族争斗已久,如今北征眼看就要胜了,崔家岂会眼睁睁看着赫连威立此不世之功,待大军班师回朝,大齐哪还有他崔家说话的份儿。

        为了破坏赫连威的大功,崔家干出点儿什么来,还真不新鲜,只不过,这可是通敌叛国的事儿,崔家这简直是自找死路。

        江婆婆见她脸色不好,低声劝道:“男人家的事儿,跟咱们女人没干系,姑娘何必理会这些,由着他们自己闹去好了。”

        碧青道:“婆婆,我是替师傅担心,师傅怎么也是崔家人,即便离得远,到底不能抹了崔家的姓儿,崔家如此胡作非为,估计这次大军班师回朝,就是崔家的死期,到时候,师傅身为崔家人何以自处,还有崔凤林,那孩子可是崔家的嫡孙,崔家大厦倾覆之日,焉有那孩子的活路,这崔家简直糊涂透顶。”

        江婆婆一愣:“姑娘是说这次的事儿跟崔家有关?”

        碧青点点头:“不是有关,我怀疑就是崔家指使的,为了一己之私,置国家大义而不顾,这样的世家已经走到头了,即便皇上再仁慈,这一次也绝不会姑息,更何况,皇上杀伐果断从来不是个仁慈之君,对崔家又忌惮良久,这一次正好让皇上拿住把柄,崔家恐真要完了。”

        江婆婆叹了口气:“先生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正是因此才远离京城,避到了冀州,却没想到,仍是避不开吗。”

        碧青:“婆婆也别太担心,皇上即便不是仁慈之君,却最是敬重师傅,即便崔家倒了,想来师傅也会无事,我只是担心师傅自己想不开罢了,我倒是更担心凤林,那孩子该怎么办?”

        江婆婆道:“怪不得外头人都说姑娘是活菩萨呢,姑娘这心太善了,崔家既做出如此事来,抄家灭族也是该有的下场,凤林少爷身为崔家嫡孙,这场杀身之祸恐躲不过的。”

        说着怕碧青发愁忙岔开话题:“明儿就是小年,姑娘别想这些了,刚不说姑爷今儿要回来吗,老奴去瞧瞧做点儿什么吃食,离的这么近也不能常回来,哥儿都满月了,才见过亲爹几回啊,到如今名儿还没起呢,这次姑娘可得跟姑爷说,把哥儿名想出来,再耽搁下去可不像话。”

        一提大郎,碧青顿时心情好了不少,抱着孩子站起来道:“小年自然吃饺子呢,我先把馅儿搅出来。”说着把孩子放到江婆婆怀里:“您老抱着孩子吧,我来,大郎最爱吃我包的肉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