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67章

第67章

        碧青一说,大郎也觉着饿了,这才想起来,昨儿太兴奋,竟忘了吃饭,进了洞房看见小媳妇儿,就更没吃饭的心思了,这一晚上折腾了三回,使了大力气,这会儿饿上来,肚子咕噜噜直叫唤,可这会儿……

        大郎往窗户外头看了看,天还没亮呢,自己往哪儿弄面去啊,却一见小媳妇儿眼巴巴望着自己,一脸信任的小样儿,大郎顿时觉得,就是上刀山也得给小媳妇儿弄碗面回来,撩开喜被,光着身子就从炕上跳了下去。

        碧青没想他如此,忙道:“你做什么不穿衣裳?”

        大郎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媳妇儿俺是你男人,这儿就咱俩,不穿衣裳咋了。”说着还转过身来,对着碧青。

        碧青忙遮住眼:“不要脸,转过去。”

        大郎嘿嘿笑了两声,拿了袍子往身上套,套了半天也没套明白,碧青等了会儿不见有动静,岔开手指看了一眼,这一看忍不住笑了起来。

        昨儿晚上蛮牛脱衣裳的时候,倒是利落,胡乱一扯就把喜袍扯下去了,盘口都叫他扯的乱七八糟,这会儿再想穿可难了。

        碧青笑的不行,大郎索性用腰带把袍子胡乱一系,就要出去,碧青忙叫住他,指了指那边儿的柜子:“衣裳都在柜子里呢,你去再拿一套出来就是,这么出去叫人瞧见,可成大笑话了。”

        大郎打开柜子,见自己的粗布衣裳也整整齐齐的叠在里头,拿出来道:“还是这样儿的衣裳舒坦,那个袍子穿着难受的紧。”

        说着开门出去了,不一会儿端了两碗面过来,熬得浓浓的大骨汤,下了细细的银丝面儿,上头点了麻油,放些碎碎的小葱花,香的碧青口水都快下来了,忙从被子里坐了起来。

        这一动不禁哼了一声,不动还好,一动下头就疼了,大郎一见小媳妇儿眉头都皱了,忙把面放到对面的桌子上,过来紧张的问:“媳妇儿咋了?”

        碧青白了他一眼:“你说咋了,疼呗。”这家伙简直明知故问。

        大郎听明白之后,忽道:“媳妇儿刚你也也喊疼来着,还叫我出去,又掐又捶又咬的,你瞅瞅,俺肩膀上这牙印,都是你咬出来的,可后来你还不是抱的俺死紧,嘴里喊着疼,手脚却紧紧攀着俺……”

        “闭嘴。”碧青脸通红,虽说这是事实,可给蛮牛这么说出来也怪难为情的,大郎见小媳妇儿白皙的小脸红彤彤的,在灯下越发好看,心里不免痒痒起来,大嘴凑过去就要亲,却给碧青的小手挡住,可怜巴巴的道:“我饿了。”

        大郎立马心疼的不行,见小媳妇儿要穿衣裳,怕她冻着,虽说炕烧的热,屋里却没点炭盆子,如今可是腊月里,自己不怕,小媳妇儿的身子弱,可受不住寒:“俺把炕桌放上来,咱俩坐炕上吃。”说着拿被子把碧青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两人一边儿一个坐在炕上吃面。

        碧青快饿死了,昨儿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这又折腾了一宿,能受得了吗,西里呼噜一碗面吃下去,肚子才算有了底,找帕子抹了抹嘴,问大郎:“哪儿来的面?”

        大郎挠挠头:“冬月在灶房呢,一见俺去就给我煮了两碗面条。”碧青笑了,怪不得呢,那丫头肯定知道自己饿,不好在这儿伺候,就去厨房守着了。

        吃饱喝足,大郎把桌子挪下去,两口子钻进被窝里说话儿,大郎搂着小媳妇儿道:“俺还记着,那年刚回来,也是冬底下,冷的紧,还飘着雪星子,到了家门口,寻思俺娘给俺做的新鞋还没上脚呢,就换了,想叫俺娘见了欢喜欢喜,不想刚进院就听见灶房里有响动,俺当是进了贼呢,谁知,竟是俺媳妇儿。”说着,自己嘿嘿傻乐起来。

        蛮牛一提,碧青也想起那天来,自己险些就被这头蛮牛扼死,当时真怕的不行。大郎忽低头看着她道:“你那时候咋不喊?要俺真是歹人,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碧青翻了个白眼:“咱家住在村头上,也不知道那个混账的风水先生说咱家那块儿是凶地,弄得近些的邻居都搬走了,又是深更半夜的,我就是喊了,谁能听得见,屋里就婆婆跟二郎,我要是喊了,他们一定会跑出来,若是歹人,岂不连他们的性命也害了,我一棍子把歹人打晕,不就好了。”

        大郎摇摇头:“媳妇儿,你那点儿力气,给俺挠痒痒还差不多。”

        碧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谁想不是歹人,却是头皮糙肉厚的蛮牛。”想起什么,撑起脖子看着他道:“大郎,你第一眼瞧见我,有什么感觉啊?”

        大郎颇老实的道:“俺心说,娘咋给俺娶了这么个难看的媳妇儿啊。”

        碧青眼睛一瞪:“你说我难看?”

        大郎挠挠头:“是难看吗,媳妇儿俺不会说瞎话,头一回见你的时候,你可还没碧兰高呢,头发黄黄,脸色都发青,整个人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跟个小鬼儿差不多,哪会好看。”

        即便是事实,让自己丈夫这么明白的说出来,碧青也接受不了,手伸过去捏住他腰上的软肉,用劲儿一扭:“难看,你还往我跟前凑。”

        大郎哎呦叫了一声:“你干啥拧俺,俺说的是实话,你是俺媳妇儿,俺娘都给俺娶回家了,难看点儿,俺也只能认了。”

        说着忽然嘿嘿一笑:“不过,媳妇儿,你后来就好看了,越长越好看,尤其现在更好看。”说着被子下的大手开始不老实,碧青掐他也没用,饱暖思淫,欲,吃饱喝足的大郎,顷刻就变成了狼……

        纵,欲的结果很惨烈,转过天碧青站着都费劲,别说走道了,好在婆婆好,估摸也了解自己儿子,知道大郎饿了这些年,一开荤不定怎么折腾呢,一早就让春麦过来说:“天冷,又下了雪,就别起来折腾了,多睡会儿,一家子没那么多事儿。”

        碧青是想起来的,奈何身子不给力,只能瞪着大郎,让他给自己去提热水注到旁边的浴盆里,泡了个热水澡方觉得好了些,也差不多晌午了,再不出去可真见不得人了。

        跟大郎换好衣裳,去婆婆院里请安,何氏笑眯眯的打量碧青一遭,特意在她肚子上停了停,心里琢摸着,明年没准自己就能抱孙子了。

        碧青给婆婆看的颇有些不好意思,难得扭捏起来,一边儿的碧兰看着姐姐的样儿,捂着嘴偷笑,王家本来就是庄户人家,一家子从穷里头过起来的,虽说如今富裕了,也没那么多规矩。

        今儿这屋里的人来了个全和,碧青的爹娘,武陵先生,连二郎,碧兰小海都在,甚至陆超跟崔凤林也在。

        晌午就在这儿吃的,大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大家围在一起吃饭,感觉异常亲近,这是碧青一直以来的愿望,想一家人围在一张桌子上,不分老少,不分大小,亲亲热热的坐在一起吃饭,这样才是一家子呢。

        当然,碧青选择性忽略崔凤林,不过,这小子不吃饭发什么呆啊?大概见他不夹菜,碧青爹给他夹了一块红烧鱼放到他碗里道:“吃鱼,这鱼是咱家自己养的,特意凿开冰窟窿捉上来的,鲜着呢。”

        碧青皱了皱眉,老爹虽是好意,可崔凤林这么个世族公子,不见得喜欢别人给他夹菜,可碧青这次猜错了,崔凤林没嫌弃老爹,直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碧青颇有些意外,不过这么大的男孩子正是古怪的时候,管他呢。

        难得今年骁骑营有个年假,惦记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大家伙儿喝完喜酒,纷纷告辞回家,毕竟今儿都二十九了,紧着些,赶回家正好过年。

        碧青叫大郎亲自送了出去,大管家沈定富把一早预备好的土仪,叫人拿了出来,每人一份,笑眯眯的道:“几位军爷别嫌弃,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就是家里做的吃食,有灰包蛋,有酱肉,有自己灌的肉肠,还有一葫芦酒,下雪了,路上冷,喝口酒也能驱驱寒气。”

        说着把顺明端的托盘拿在手里道:“还有一样,是请普惠寺净远大师亲自开光的平安符,是我们姑娘前些日子亲自去普惠寺求的,军爷们拿着,保个平安吧。”

        吃食平常,这平安符却着实难得,常六跟安大牛本来商量着要去普惠寺拜佛,可一到冀州就听说,普惠寺有大佛事,净远大师忙着讲经说法,自己请平安符这点儿小事,麻烦人家得道高僧,实在不合适,两人也只能遗憾作罢,准备早点儿回家跟老婆孩子过个团圆年,不想,大郎媳妇儿帮他们把平安符求来了。

        北胡眼看就要打仗,平安符正是这些当兵心里最想要的东西,这周到劲儿,让人不得不感动,一个个诚心谢了大郎,告辞离去。

        赵勇待着两个随从回京了,上了车就把平安符挂在脖子上,普惠寺的香火可灵验,这平安符弄不好就能保自己一命。

        崔凤林也走了,过年是崔家的大事,得祭祖,崔凤林这个嫡长孙不再可不成,崔凤林依依不舍的走了,马车出了武陵源,崔凤林还忍不住撩开窗帘探出头去,看着武陵源的牌楼渐渐模糊,直到完全隐没在大雪中,才坐回来。

        心里想着,自己要是也能有这样一个家就好了,崔凤林长这么大,从没羡慕过什么人,可现在他越来越羡慕二郎。

        一想到,当初自己还觉得二郎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庄稼汉子,就汗颜,二郎是个庄稼汉子,二郎家也是庄户人家,可这样的庄户人家,连自己都向往,因为这才是家。

        一家人能亲亲热热的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在崔家根本不可能,崔家的规矩大,即使亲如母子,父子,也不会像二郎家一样,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大齐的世族里,数着崔家最为显赫,可地位越显赫,亲情越疏淡,父亲见了自己,只会问学业,母亲也只会叨念自己提防着家里的几个兄弟等等。

        跟二郎相交之前,自己都是这么过来的,他觉得兄弟就是该提防的,可二郎家却完全不一样,不止兄弟,二郎家所有人都是那么的亲热而温暖,让他忍不住想留下来。

        他也想过这种日子,他不想背负祖父跟爹不停告诫自己的家族重任,他真希望自己是二郎,有这样的母亲,这样的兄嫂,这样的家,可惜不可能,自己姓崔,自己是崔凤林,是崔家的子孙,继承家族,让崔家一族永远兴旺下去,是身为崔家嫡长孙,不可推卸的责任。

        进京回府,刚踏进府门,老管家崔和就迎上来道:“老太爷吩咐少爷回来直接去梅坞,今儿花园的梅花开了,老太爷跟几位老爷正在梅邬赏梅呢。”

        崔凤林点点头,先去自己屋里换了衣裳,才去花园,梅坞是因四周种的梅花得名,隐在梅林中的精舍,四周镶了整块的琉璃,坐与其中赏梅吃酒,最是风雅。

        祖父几乎年年都会召集崔家族里的几位主事叔伯来此,说是赏梅,其实就是商量家族大事,崔凤林进去的时候,先给祖父问安,然后是父亲诸位叔伯。

        崔家老太爷看了他一眼:“贺礼送到了?”

        崔凤林恭敬的道:“送到了。”

        老太爷点点头:“虽不知先生怎收了这样一个乡下丫头当弟子,可咱们崔家也不能缺了礼数,上回那丫头来京,老夫还说,她怎么也得过来,不想,她就在先生的私宅里住了些日子,就回去了。”

        见崔凤林低着头,老太爷问了句:“依你看,这丫头如何?”

        崔凤林下意识不想跟祖父提二郎家的事儿,开口道:“孙儿只去了一天,未见着师姑,送了贺礼就回来了。”

        老太爷叹了口气:“先生年纪真是大了,这两年的做出来的事儿,越发有些古怪,大齐多少惊才绝艳的才子想拜在先生门下,却不可得,不知这丫头怎就入了先生的眼。”

        崔凤林的父亲崔庆长站出来道:“或许先生是思女之心作祟。”

        崔老太爷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先生乃当世大儒,学通古今,可就是这点儿事儿看不开,得了,既然先生收了弟子,咱们崔家不失礼数,就当全了先生的体面了,庆文你在兵部任职,可知皇上何时对北胡用兵?”

        崔庆文道:“正在筹备军粮,绘制行军路线,集结府兵的圣旨已经拟好,年后就会发到各州府县,估计开春大军就能开拔。”

        崔老爷道:“赫连起病卧在床,你们几个说说,这北征军的统帅还有谁可以胜任?”

        说着看向自己的长子,崔庆长道:“赫连家世代将门,赫连起虽病卧在床,赫连家仍不缺可用之人,赫连起不行,还有他儿子赫连威呢,赫连威如今任骁骑营统领,副统领赵勇更是赫连起一手提拔上来的,这次朝廷北征估计少不了这两个人,不过,赵勇出身低微,有勇无谋,不足为虑,赫连威却自幼随赫连起征战沙场,十有*是他,此人性格耿直作风严厉,恐不会买我崔家的账,庆元,庆平虽进了骁骑营,想进北征军恐不易。”

        忽想起什么,看向崔凤林:“倒是忘了,王大郎是不是也在骁骑营?”

        崔凤林目光闪了闪:“凤林不知。”

        崔庆长看向庆元庆平:“七弟八弟,你们在骁骑营的日子也不短了,观王大郎此人如何?”

        两人对看了一眼:“王大郎就是个平常的庄稼汉子,没瞧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两人生怕去战场送死,低声道:“那个,老太爷,北胡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咱们哪是对手啊,依着我说,不如议和,真要打起来,哪有咱大齐的好儿。”

        崔老太爷道:“能议和,咱崔家还愁什么,南征大军得胜回朝以后,在朝堂上,赫连家跟我崔家几乎已经平起平坐,若此次赫连威再平了北胡之乱,我崔家了就不够看了。”

        崔凤林一愣,忙道:“祖父叫七叔八叔进北征军,莫非是想,是想……”说着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崔老太爷道:“即便祖父再糊涂,也知道什么是大义,你刚从冀州回来,想必累了,先回屋歇息吧。”崔凤林只得退了出去。

        崔老太爷看向儿子:“凤林是个出息孩子,可这心性还是欠缺磨练啊。”

        崔庆长忙道:“儿子会好好教导凤林,说起来,先生这位关门弟子却是一把揽财的好手,武陵源的桃子,如今可是有价无市,武陵源的房子更是卖出了天价,还有普惠寺,她还在冀州府开了铺子,短短几年,王家就成了冀州数得着的富户,父亲,这丫头手里的买卖,可比咱们崔家的强太多了,您看是不是……”

        崔老爷子摇摇头:“她这点儿银子,我崔家还不至于瞧在眼里,再有,那丫头上次来京都不过来,估摸是先生的意思,近几年先生刻意与崔家疏远,那丫头是先生的关门弟子,想来也不会跟崔家太亲近,一个乡下丫头罢了,即使是先生的弟子,咱们崔家也不至于非拉拢不可,如今还是想想怎么把庆平,庆元塞进北征军,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赫连家做大,不行,我就去慈宁宫给太后娘娘请安。”

        不说崔家这儿怎么谋划,再说碧青,从婆婆这儿回来就躺炕上了,走了这么一会儿,就觉浑身酸软无力,而且还困。

        昨儿晚上就没怎么睡,今儿早上也没睡太踏实,这会儿闲下来就想睡觉,眼睛都睁不开了,正好捣乱的蛮牛不再,索性铺了被子躺下了。

        这一觉睡到了天擦黑才醒过来,不是她想醒,是给身上不停作乱的男人给弄醒的,碧青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被蛮牛搂在怀里,下意识摸了摸,发现睡前还穿的好好地袄裤,早就不见了踪影儿,这会儿浑身光溜溜一丝不挂。蛮牛也是,屋里黑漆漆就听见蛮牛粗,重的喘,息声儿。

        发现她醒了,大郎也不再客气,大郎早就回来了,一直在炕边儿上坐着,过了会儿还把冬月跟冬时遣了出去。

        冬月冬时刚出去,大郎就把门关了,还上了门栓,大郎不大喜欢跟前有人伺候,总觉着碍事儿,就他跟小媳妇儿多好啊,想干啥干啥。

        冬月冬时俩人一听见插门的声儿,哪还不知道姑爷想干啥,对看一眼脸都红了,忙着往外跑,就怕跑慢了,听见不该听见的声儿。

        大郎三下五除二就把小媳妇儿的衣裳扒了,然后就开始自得其乐的摸摸亲亲,这样的事碧青在京里住着的时候蛮牛常干,可那是圆房之前,大郎知道小媳妇儿的底线,不敢越过去,如今底线没了,哪里还忍得住。

        想那啥又怕小媳妇儿醒了不干,就有意把小媳妇儿给弄醒,碧青这一醒,大郎就再也不客气了,说了句:“媳妇儿你可醒了。”没等碧青回过神儿来,已经热火朝天的折腾上来……

        折腾的结果,碧青又躺了半天,觉得这么下去不行,异常严厉的警告蛮牛,不许再胡来,要是再折腾,晚上就去别的屋睡觉,反正如今家里的房子大,有的是屋子,大郎这才老实了一晚。

        圆房的两天后,碧青终于能正常的起来了,也吃了一顿久违的早上饭,然后在大郎幽怨的目光中,去库房看收上来的贺礼。

        碧青叫沈定富一一记录在册,连乡亲们送的也一样,即便碧青一再说,不让乡亲们送礼,可乡亲们还是送了,贺礼都很家常,有的擀了一篮子喜面,有的做了喜饼,也有的提着自己家做的腊肉,有的是灌的血肠,还有的是自家织的粗棉布,什么都有,另外,家家都买了一块红绸挂在道两边的桃树上,就是自己那天坐着花轿来的时候,那些一直通到武陵源的红绸,仿佛两道大红的锦帐,很是壮观。

        碧青心里颇为感激,不能奢望人人都良善,可碧青还是相信,大多数的人都是善良的,谁对他们好,即使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记着,然后,用自己的最大能力去回报,而这样的回报才是最珍贵的,因为,这些回报后头是真心,真心的给自己道喜,真心的祝福自己。

        碧青摸了摸那几匹粗棉布,线头极少,可见织布的时候有多精心,碧青道:“这个好好收着,记清楚是谁家送的,回头人家又什么婚丧嫁娶的,咱都回礼儿。”

        沈定福忙道:“记下了,说着把册子拿给碧青。”

        碧青认真看了一遍道:“好生收起来。”再往里走,忽看见一个精致的木盒,盒子相当精致,上头镂空刻着的缠枝莲花,仿佛活了一般,枝枝蔓蔓沿着盒子爬了一圈。

        碧青摸了摸那些花纹,沈定富道:“这是杜大人的贺礼。”

        碧青打开,里头是两只玉镯,碧青拿起来对着窗外的雪光看了看,润泽细腻,白如羊脂,竟无一丝杂色,通体透亮,最难得这样的天儿,触手却有些暖意。

        碧青把自己的手腕抬起来,拿自己腕上的镯子比了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碧青还是觉得自己手腕上的镯子更好看,虽有些杂色,戴久了也有些润润的,最重要,这是蛮牛给自己买的,攒了好几个月的银子。

        在碧青心里,自己手上这个镯子才是无价之宝,碧青把羊脂玉镯放到了盒子里:“好生收起来吧。”

        看见前头有个卷轴,不禁道:“这也是贺礼?谁送的?”

        沈定富摇摇头“来的是个骑快马的汉子,很是威武,什么话都没说,只说道喜,放下东西就走了。”

        碧青打开,是一幅画,画的是盛开的桃花,旁边提着一首古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没有落款,可这字跟自家牌楼上的一模一样,还能不知道是谁吗.

        碧青颇有些意外,没想到太子殿下还会叫人特意来送来贺礼,难道是对自己给他推荐了杜子峰这样的大才,表示感谢吗,貌似人家没这个必要,猜不透。

        不过,人家太子殿下都赏脸了,咱小老百姓哪能不兜着呢,再说,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荣耀,等以后太子殿下登基,就凭这幅字,也能保佑自己家宅平安,就跟自家门楼子上的牌匾一样,这东西辟邪。

        碧青找了一圈,没找着自己想看的,不禁问道:”崔九没送贺礼过来?“

        沈定富道:”九爷的贺礼在这儿呢。“说着指了指地上老大一个木头箱子。

        碧青愕然:”这么大,什么东西啊?“说着把箱子打开,眼睛立马变成了金钱符号,这小子真舍得下本啊,盒子里是半个人高的一颗桃树,乍一看跟真的似的,仔细一看,却是用玉石雕刻而成的,树干,树叶,乃至上头结的桃子,都雕的惟妙惟肖。

        碧青伸手摸了摸那些叶子,仿佛是切薄的翡翠,琢磨这一片叶子估摸也值不少,跟沈定富道:”找把大锁把这个箱子锁起来收好。“交代完了想起自己送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儿寒掺,算了,送都送了,寒掺也晚了。

        与此同时,京城九王府崔九也在翻贺礼,也不知是什么缘分,自己成亲跟大郎圆房的日子,竟是同一天,崔九回了京才知道,心里郁闷极了,本来还想抽空跑去大郎家喝喜酒的,这一下没戏了,而且,崔九对赫连如玉很是失望。

        平心而论,赫连如玉即使算不得美人,也过得去,并不是长着一张大饼脸,只不过母后说的性子温良,真没看出来,成亲的转天,就把自己跟前伺候的两个丫头寻由头打了一顿,打的那两个丫头跑来跟自己哭诉,弄得崔九烦不胜烦,他恨不能立马就跑去武陵源里头住着去才好,省的在这里天天对着赫连如玉,那张脸自己看了就讨厌,不,应该说不看都讨厌。

        成亲前他还存着些许奢望,成亲后,所有奢望都成了空,赫连如玉就是一个悍妇,对于这个刚进门就找自己麻烦的王妃,崔九一点儿好感都没有,本来就长得没多少姿色,性子还如此刁蛮,难怪母后一边儿说着什么性子温良,一边说让自己纳几个可心的,可见母后是知道赫连如玉性子的,只不过碍于赫连起,所以自己必须娶这个女人当王妃。

        崔九不想跟赫连如玉在一起,三句话不到,就会吵起来,没意思的紧,翻了半天,都没找着,崔九开始琢磨,不会碧青没给自己送贺礼过来吧,真有可能,那丫头对别人挺大方,对自己简直是抠门之极。

        想到此,心情更坏了,旺儿小心的度着主子的脸色,自从从武陵源回来,爷就浑身不痛快,再加上王妃也不招爷待见,就更不痛快了,这两天火气尤其旺,自己需小心点儿,要是这时候挨顿打,可冤枉。

        见九爷脸色阴沉,想了想,小心的问了句:”爷是想找武陵源碧青姑娘送过来的贺礼吗?“

        崔九眼睛一亮:”那丫头有贺礼送来?我怎么没看见。“

        旺儿道:”武陵源送来的贺礼有些特别,不能放在这儿,在奴才屋里呢。“

        崔九立马就怒了,指着旺儿道:”好奴才,敢贪爷的贺礼,莫非活腻了不成。“

        旺儿忙道:”爷恕罪,奴才哪敢贪爷的贺礼,是因碧青姑娘送过来的贺礼,实在的不好养活,先头爷忙着,奴才也没来得及回,只能先放在奴才屋里,爷跟我过去一瞧就明白了。“提起这贺礼,这两天简直快把旺儿折腾疯了,就不明白那位怎么想出来的。

        崔九好奇起来,跟着旺儿去了他的屋子,刚进去就是一股子热气扑了过来,崔九皱了皱眉眉:”你这屋子烧这么多炭火盆子干什么?“

        看见旺儿炕上那盆桃花不禁愣了一下:”这,这是真的桃花?“说着伸手要去摸,旺儿忙道:”爷,可不能摸,沈定山特意告诉奴才了,不能碰,屋里还得暖和,前儿送来的时候,还都是花苞,今儿就开一半了,爷,您说着隆冬腊月的,碧青姑娘从哪儿弄来的桃花啊,这东西不是春天才能开花的吗,咱们花园里那些花木可都枯了,也就那些常青的松柏还翠着。“

        崔九道:”谁知道那丫头怎么折腾出来的,把这个搬到我书房里去,今儿爷就在书房睡了。“

        旺儿一愣:”爷,您这刚把王妃娶进来,还没过三天呢,就住书房不好吧。“

        崔九道:”有什么不好的,人也娶了,还让爷怎么着。“

        崔九刚把桃花搬到书房里,他那俩丫头就哭哭啼啼的跑来了,一边儿一个拉着他让他看身上的伤,求着崔九给他们做主。

        崔九焦头烂额的不行,刚想把两个丫头轰出去,不成想,赫连如玉也跑了过来,进来一见两个丫头拉着崔九,嫉火上来,就吆喝跟前的婆子掌嘴。

        赫连如玉跟前的婆子凶悍非常,一开始还畏惧崔九,后来见小姐的脸色,也就不怕了,直接过来扯着两个丫头就扇嘴巴子。

        两个丫头哭着扯崔九,崔九气的脸色铁青,一拍桌子:”还有没有规矩。“

        那两个婆子唬了一跳,忙松手,两个丫头飞快的躲在崔九身后,嘤嘤哭的异常可怜,两个丫头越哭,赫连如玉越气。

        赫连如玉是赫连家的嫡出贵女,因自幼丧母,祖父,父亲又常年征战在外,无人管束,虽有庶母,哪里敢管她,府里数着她最大,那些庶母,她看不顺眼了,照打不误,更何况丫头了,悍性子早就定了,嫁了崔九也不会收敛。

        尤其崔九并不待见她,这才成亲就躲着她,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样儿,倒是跟两个丫头有说有笑的,赫连如玉哪儿能忍得下,成婚第二天就把两个丫头抽了一顿鞭子,今儿在房里左等崔九不来,右等也不见,就叫人去扫听,听说崔九跟两个丫头在书房,赫连玉那个火气直撞脑门子,带着人就跑了来。

        要是崔九不护着两个丫头还好,这会儿一见两个丫头躲在崔九身后,更恨了,婆子畏惧崔九不敢上前,她就自己来,冲过来扯着两个丫头劈头盖脸的打。

        崔九实在看不过去,伸手捏住赫连如玉的胳膊:”赫连如玉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妇德。“

        妇德?赫连如玉愣了愣,两个丫头捡着这个空,慌忙跑了出去,赫连如玉还要追,崔九咬着牙道:”赫连如玉你简直就是市井泼妇。“

        泼妇,赫连如玉自然知道这句不是好话,又见新婚的丈夫一脸轻视,不禁怒从中来,一眼看见桌上的桃花,想都没想,搬起来就摔在了地上,还不解气,用脚踩了好几脚。

        崔九回神的时候,刚才还灿烂灼艳的桃花,已经变成了一堆烂泥,崔九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指着她道:”爷就是豁出去抗旨,也要把你这泼妇休了。“看了眼地上踩烂的桃花恨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