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番薯种到地里的时候,大郎走了,碧青站在村口望着大郎没了影儿,心里颇有些不舍。恍惚还记得之前知道大郎去京城当兵的时候,自己还庆幸来着,甚至盼着他别回来才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变得不舍起来,总觉着相聚的时候太短,离别的日子过长,人才刚走就开始盼着下次的归期,典型的恋爱里的小女人。

        碧青没矫情多会儿,就给明显兴奋过度的崔九拽上了牛车,崔九死活不走,以督促盖房的工期为由留了下来,骁骑营的军规管束的只是大郎那样的大头兵,对于崔九这样的皇室贵胄基本形同虚设。

        碧青甚至怀疑,崔九不回去,没准骁骑营的头头们暗暗松了一口气,皇子进骁骑营,就是活祖宗,轻不得,重不得,难伺候的紧,走了正好。

        崔九当初也是百无聊赖才进骁骑营,如今找着新的乐子,就把骁骑营仍到脖子后头去了,一心就是赚钱,赚很多的钱:“那个,我说嫂子,你那一百亩桃林就算收成再好,能结多少桃子啊,都卖了也没几个钱,不如挪出一半来盖房,五十亩可能盖不少房子呢,一栋房子一千,十栋就是一万,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多少蜜桃买不来啊。”这厮典型的掉进钱眼里了,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碧青推开他凑过来的脑袋,没好气的道:“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我可是良家妇人,不是你那些青楼里的相好,敢起歪心,不管你是谁,老娘一棍子打你个半死,离我远点儿。”说着,伸腿踹了崔九一脚。

        崔九挨了一下子,只能往旁边挪了挪,嘟囔道:“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大郎是我哥哥,你就是我嫂子,嫂子跟小叔子怕什么?”

        碧青翻了个白眼:“您快算了吧,您嫂子在皇城里享福呢,我可当不得您这一声嫂子,我家二郎如今在太学念书呢,没您这么个身娇肉贵的小叔子。”

        崔九没辙的道:“我认输了成不,我保证以后不听你两口子的窗户根儿了,那个,其实昨儿我什么都没瞧见,黑灯瞎火,你跟大郎又钻草垛子里头去折腾,根本看不见啥,真的,就是听见点儿声儿……”崔九话没说完,碧青抄起牛车上的筐就砸在他脑袋上,一张小脸通红。

        昨儿大郎不知道怎么开窍了,自己教他的字,没一会儿就会认会写了,碧青没从三字经千字文那样的基础教,怕来不及,直接就教那本北胡志上的字,琢磨着等大郎认全了北胡志上的字,也差不多背下来了,兵书就容易多了。这是没法子中的法子,毕竟蛮牛不是二郎,念书识字对他来说,真不如弓马骑射来的痛快。

        碧青不觉得大郎笨,一个蠢笨的男人,绝不可能在战场上活下来,蛮牛只是有些憨,其实很聪明,聪明的会用憨憨的笑容让自己心软,然后,就由着他折腾。

        碧青毕竟是现代人,男女那方面看的并不是很重,尤其两人早就是夫妻,如果不是考虑到年龄幼小,身体没发育完全,把自己交给蛮牛,也不太抵触。

        就现在两人的情况来说,除了临门一脚,几乎都干全了,自己开的口子再想堵上,根本不可能,只能任由口子越开越大。

        昨儿晚上蛮牛学的好,自然要奖励,房后的麦草垛几乎成了两人的私密空间,也不知是不是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事儿,天一黑,就没人往那边儿去了。

        一进黑乎乎的麦草垛,蛮牛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撒欢,夏天穿的少,碧青身上一层薄碎花的袄裤,不一会儿就给蛮牛扯到一边儿,肚兜,亵裤,不一会儿就在他手里挼搓的不成样子……

        再傻的男人都是这方面的天才,哪怕蛮牛这种憨实的汉子也不例外,碧青记的,一开始这家伙连亲嘴都不会,就知道下死力啃咬,还是自己一点点儿教的,如今却掉了个,自己反到成了菜鸟。蛮牛边摸索边进步,没几天就修炼到了大师的级别,真要想收拾了自己,碧青觉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这仿佛是男人跟女人天生的差别,女人在这方面处于永远的弱势。昨天晚上不是蛮牛在最后关头放开自己,或许今天自己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小妇人。

        想到昨晚上自己跟蛮牛……都给崔九这混蛋听了去,就忍不住恼羞成怒,把筐扣在崔九脑袋上,一通乱捶乱打。

        前头小五都不敢回头,自从知道崔九是谁之后,崔九跟前,小五就拘谨了起来,万岁爷是九天下来的真龙天子,皇子自然也是龙子了,哪是自己这样凡人能靠前的,看着高高在上的龙子被嫂子没头没脸的捶打,小五都快吓死了,声儿都不敢出,专心致志盯着牛屁股,目不斜视,眼角都不敢瞟一下。

        等到桃林的时候,碧青捋了捋自己头发,跳下车,崔九一脑袋包的躺在牛车上对小五伸出一只手:“小五拉爷一把,给这丫头在腰上踹了好几脚,起不来了,这丫头下手忒黑,你大郎哥不容易啊,这丫头简直就是悍妇,娶这么个母老虎,这辈子都甭想有好日子过。”

        小五扶着他下了车,听见这话暂时忘了眼前是皇子,开口道:“嫂子人好心善,没有嫂子,大郎哥一家现在还吃不饭呢,还有俺两口子,王兴一家子,还有这深州的灾民,说不得都要饿死,这里的乡亲们私下都说嫂子是再世的活菩萨呢。”生怕崔九误会碧青似的,小五这几句话说的脸红脖子粗。

        崔九觉着自己挺蠢,王家村到桃林都是那丫头的人,说那丫头不好,不是自找不痛快吗,挥挥手:“行,知道那丫头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成了吧,赶紧扶着我找活菩萨商量正事儿去,钱到手了,可得尽快开工,这头一期的房子盖成了,还有第二期呢,第二期的房子可不能卖这么便宜,这样的好宅院一千两银子就想买,做梦!”

        小五扶着崔九,心想那天去柳泉居之前,这位还嘟囔着说嫂子疯了,什么金贵房子能卖一千两银子,如今,一千两就成做梦了,这变的也太快了。

        崔九本来也没什么事儿,好歹也是骁骑营的兵,就算比不得大郎皮糙肉厚,比起一般人也强太多了,碧青这点儿力气,再踹几脚也伤不着崔九。

        崔九就是成心做个姿态,通过观察大郎两口子的相处之道,崔九领会了很多东西,他甚至发现,表面上看是大郎的狐狸媳妇儿占了上风,其实仔细想想,大郎的便宜占的更大了。

        大郎的招数其实简单的令人发指,就是示弱,小媳妇儿打几巴掌掐几下,都不当回事,嘿嘿傻乐着送过去,让小媳妇儿再打几巴掌,往往这时候,那狐狸丫头就心软了,再然后,大郎想干啥都不难。

        自己当然不是惦记大郎的媳妇儿,只是觉得,这种法子使在别的方面没准也有用,例如把桃林腾出来一半盖房子。

        小五扶着他溜达一圈没找到碧青,到了王大娘家才知道,碧青跟着王大娘家的大小子进林子里看桃树的长势去了。

        崔九丢开小五,刚要去林子里找碧青,还没出去就见碧青跟沈定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截子桃枝,见了小五就道:“快着叫人去买大蒜,多买些,剥了捣成蒜泥,加水搅开,等蒜水澄清,喷在桃枝上,尽量喷匀实了。”小五忙应一声,叫着俩人走了。

        碧青把桃枝给王大娘道:“这是虫害,要不是定山大哥及时发现,来告诉我,等虫害蔓延开来,咱这一百亩桃林就白瞎了,定山哥多谢你了。”

        沈定山是王大娘家的大儿子,是个憨厚朴实却心细的汉子,忙摆手:“俺也没干啥,如今就在桃林边儿上住着,天天一睁眼就能瞧见,俺稀罕在桃林里转悠,看着树上的桃子一点一点儿长大,心里就欢喜,今儿一早发现树枝子上有这些斑斑点点的东西,不知道是啥,才赶忙来跟姑娘说了。”

        碧青却道:“在桃林边儿上住着的不止你一个,可就你发现了不一样,这说明你上心了,天上没有白掉馅饼的,只有上心才能有好收成,这一半天估摸小五要去管盖房的事儿,恐怕抽不出空来再管桃林,定山大哥,你要是乐意,往后桃林的事儿就交给你了,回头我告诉你几个防治病虫害的法子,你上心盯着些,另外,刚我瞧了,头一茬桃子长起来,就该套袋了,一会儿我先糊个样儿,叫乡亲们瞅瞅,若是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糊几个,纸我会叫小五买过来,乡亲们只管糊就好,只要糊的合格,十个就给一文钱,多多益善。”

        周围过来的几个妇人听了,眼睛都亮了,心说这钱可真真好赚,累死累活的做绣活,费劲不说,也着实换不来几个钱,这糊十个袋子就能赚一文钱,家里三个丫头呢,一块儿糊,一天怎不糊它几百个,那可就是几十文啊,手快点儿还能多,这么攒上个一年两年的,几个丫头的嫁妆哪还用发愁啊。

        说起嫁妆,可不能找差了人家,临山屯周家的人尤其不能找,那家子奸懒馋滑,一看就不是过日子人,成天摇头晃脑拿着念书当幌子,地里的活儿都丢给女人家干,什么东西啊,日子瞅着都不像过得。

        如今有的是活儿干,这边儿一百多亩桃树得收拾,旁边儿还得平整着地基,准备盖房,只要肯下力气,怎么不能赚几个钱,糊口如今早不愁了,就盼着能攒下点儿钱,买主家盖的新房子。

        碧青本来是为了找人工,顺便帮一下深州的乡亲们,乡亲们从深州逃荒出来,有一大半都死在了外头,背井离乡,没房子,没地,没粮食,除了要饭没别的法子,有把子力气的,给人家做苦力,可灾民多啊,那些奸商一见人多,工钱就越来越少,往往干一整天赚的工钱,也就勉强够一家子糊口。

        没地儿住,墙角,破庙就成了家,天热的时候还好,到了冬天,冻死的不知多少,就算活着,也不知道今儿过去,还有没有明儿,活着是受罪,死了又不甘心,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活在绝望中的灾民,没想到,忽悠一天就变了,有了遮风挡雨的房子落脚,有了能填饱肚子的粮食,还有肉,有菜,有油……

        自从来了桃林,简直就到了天堂,主家心善,活儿没干呢,就先给吃的住的,还不是硬邦邦能砸死人的杂面饼子,是雪白的大馒头,金黄的黍米粥。

        开春有了活儿,就更不一样了,天天换着样儿的做,就在桃林子边儿上支起两口大锅了,做饭,熬菜,一大碗菜端在手里,用筷子扒拉扒拉,总能扒拉出一两片肥肥的肉片子,嚼在嘴里甭提多解馋了,隔三差五还有香喷喷的肉包子,管吃管住还给工钱。

        工钱按月结算,一早就说了,每月二十五算工钱,不用怕主家拖着不给,二十五这天一大早主家的小小姐就背着算盘来了,在空地前头摆上一张桌儿,这边儿算,那边儿给钱,一文都不会少,有干的好的,还会多给,说是奖钱。

        活了这么大年纪,哪见过这样的好人家啊,这些灾民心里早把碧青一家子当成了主家,不想去别的地方,更不想回乡,就想一辈子在这儿依附着主家过日子,心心念念的盼着主家的买卖越做越红火,买卖越红火,用的人就越多,自己就越有好日子过。

        不止自己,还有儿子,孙子,子子孙孙,只要王家持续兴旺下去,自己的子子孙孙都不用愁了,知道主家不会亏待了自己,没有不乐意的,让干啥干啥。

        所以,碧青想干什么才能如此顺利,这些灾民根本不会问,甚至,不会算计得多少工钱,只要碧青一招呼,就没有不上前的,碧青无意之中造成的这种局面,让她在以后受益无穷。

        沈定山就更兴奋了,他是家里的老大,从沈家村逃出来,在舅舅家住的那些日子,看够了舅舅家两口子的嘴脸,明明是亲舅舅,却忍心大冬天把他们一家子赶出来,不是王家收留了自己一家子,这会儿没饿死也冻死了,哪有如今的好日子。

        他娘常说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这份大恩,说从那天起,一家子都是王家的仆人,一辈子都是,沈定山不觉着当王家的仆人,有什么低下,甚至,还觉得光彩,他盼着能当一辈子王家的仆人才好,遇上这样的主家是福气更是造化。

        更何况,如今自己接着阮小五成了桃林的管事,这意味着什么,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明白,沈定山算是熬出头了,只要干得好,王大娘一家子都跟着沾光。

        王大娘眼眶一热扑通就跪在了地上:“姑娘,我老婆子这儿给您磕头了,磕头了。”

        碧青忙扶起王大娘:“大娘,您这是干啥,碧青是小辈儿,可受不得您这么大的礼,定山大哥心细认真,当桃林的管事正好,这是帮我呢,我该谢您才是。”

        没多会儿蒜就买了回来,不用往远处去,就在临山屯收就成,冀州府多种麦子,老百姓平常的主食就是面,爱吃面的冀州人,没有不吃蒜的,最平常的面条上浇上一勺子毛酱,就着一头蒜就能别样香甜,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点儿蒜,不为了卖,就为了自己家吃。

        临山屯的也不例外,如今临山屯有不少人在桃林这边儿干活,消息灵通,一听说小五要买蒜,忙跑家去,叫家里的婆娘收拾了出来卖了换钱。

        春蒜刚收下来,家家都有,小五照着市价收,过了秤就给钱,不一会儿就收了两麻袋,搬回来,闲着的妇人们就开始剥蒜捣蒜兑水,就着还不到晌午把澄清的蒜汁喷到了桃枝上,碧青才算放了心,这个法子是跟卖花的人学的,卖花的这么干是为了剩下农药钱,这个时候没农药,也只能用这个法子治了。

        碧青跟着忙活到晌午,在王大娘家吃了晌午饭,见外头日头正大,就想晚些再回王家村,再说也想看看蒜水的效果,闲着也是闲着,叫王大娘找了些草纸来试着糊桃袋儿。

        一听说碧青正在王大娘家糊桃袋儿,没一会儿就挤满了一屋子人,几乎能来的都来了,老的小的都是女人,唯一一个男的就是一直想找机会跟碧青商量事儿的崔九。

        王大娘家的屋子收拾的极干净,炕上铺了一张芦席,晚上放上枕头一趟,就能睡觉,天热了,这样睡凉快,怕碧青不惯特意垫了一床厚厚的褥子,碧青见那褥子簇新,上头的木樨花好看的紧,上月里听娘说,定山大哥说成了媳妇儿,王兴娘做的大媒,王兴娘的侄女儿,临山屯的人,身子壮实,手脚勤快儿,就是年纪大了些,过年就十九了。

        碧青听她娘说年纪大的时候还以为三十了,一听才十九,愣了半天,心说十九算毛大啊,可想想自己这还不到十五呢,都成亲两年了,十九是有点儿大,这里毕竟不是现代,人均寿命低,女孩儿老早就嫁人,十四五就生孩子,不到三十就有当奶奶的了,能活到五十那都算高寿,十九没嫁人的姑娘,就成老姑娘了。

        碧青一见就猜着不定是王大娘给定山大哥预备着娶新媳妇儿铺炕的褥子,折起来放到一边儿道,大娘,碧青是您瞧着长大的,什么苦没吃过啊,哪会如此娇气,再说如今天热,坐席子上才凉快呢,您帮忙忙活了,赶紧打一盆糨子来,我教大家糊桃袋。

        王大娘一听忙往外走,不一会儿打了一盆糨子端过来,碧青已经把桃袋折好了,碧青没糊过桃袋,却糊过梨袋,家乡出产鸭梨,糊梨袋是家家户户都会干的手工活儿,旺季的时候,全家老小齐上阵,忙上一个月,能有不少收入,也是孩子们赚零花钱的法子。

        很简单,折起来糊上,下头留着防水口就成了,用的时候,撑开套进去,捏着敞口往两边折着扎紧就行,现代大都用报纸或者专用纸,这里没报纸就用草纸代替应该也可以。

        乡下的妇女姑娘大都手巧,看碧青糊了两个,差不多就会了,七嘴八舌的问碧青什么时候开始糊,碧青应着明儿一早就让小五去县城买纸,大家伙才散了,屋里也清净了,崔九终于找着机会忙跟碧青道,我说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儿啊,到底挪不挪桃林,王大娘一见两人有话说,磨蹭一会儿才到外间屋坐着去了,没出去,里屋的帘子也撩的老高,外间屋的门更是大敞着。

        碧青知道王大娘这是为自己好,这时候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崔九一个年轻男子跟自己单独在屋里说话,的确不妥当,想到此,说了句热,没搭理崔九,站起来往院子里搭的凉棚里坐着去了,崔九也追了出来。

        王大娘忙搬了两个板凳过去,又舀了两碗荷叶茶放到桌子上,才放心的坐到棚子门口做针线。

        崔九着急的道:“你倒是怎么想的啊,真打算急死我不成。”

        碧青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比我家猪圈里的猪都蠢。”

        崔九不乐意了:“咱说正事儿呢,不带这么骂人的,我怎么笨了?”

        碧青瞥了他一眼道:“我记得谁说过我疯了,说什么房子能卖一千两……”

        崔九嘿嘿笑了两声:“得了,我承认我是猪还不行吗,咱现在别扯这个成不,赚钱要紧啊。”

        碧青渴了口茶道:“你前头说的是,京城里的两进的院子也就值二百两银子,凭啥咱穷山沟里的房子就卖一千两呢。”

        崔九不干了:“咱这可不是穷山沟,是世外桃源,是仙境,一千两都卖便宜了,咱得第二期得涨价,就跟普惠寺那些铺子似的,价高者得,谁出的银子多,咱就卖个谁。”

        桃源?碧青哼了一声:“要是光秃秃的没了桃花,还算个屁桃源啊,之所以房子能卖这么高的价儿,就是因为桃源这个噱头,没了噱头,你十两银子都卖不出去,谁吃饱了撑的跑山沟里头来住。”

        崔九挠挠头,是啊,自己怎么忘了这茬儿了,那个效果图上之所以被别人称之为仙境,就是因为这片铺陈在山脚下如烟如霞的桃花,才使得隐在其中的宅院如同仙境,要是把桃花砍一半下去,立马就会大大失色。想到此不免有些遗憾。

        碧青看了他一会儿道:“算着莲花山这三期的工程跟普惠寺那些铺子所得的利润你我对半分,也相当可观了,你一个没开衙建府的皇子,要这么多钱花的过来吗?”

        崔九道:“钱是好东西,没钱说什么都没用,故此,自然是多多益善,你甭说我,你不也一样,你家一共才几个人,瞅你这折腾劲儿,恨不能我大齐的银子都让你赚了才好呢。”

        碧青气乐了:“既是你家的银子,回京去当你的大爷得了呗,跟我这儿瞎掺和什么,”

        崔九嘿嘿笑了:“我替大郎看着你,我可瞧得真真儿,杜子峰那小白脸没按好心,回回见了你都往前凑,出于合作伙伴的立场,我提醒你一句,别跟那小白脸走太近,那小白脸儿不是个善茬儿,杜老头外头养的儿子,能进相府认祖归宗,成了正儿八经的相府少爷,没点儿心机手段能成吗。”

        碧青挑挑眉:“我倒不知道你这个堂堂皇子竟如此八卦,连人家的私事都一清二楚,再说你算那根儿葱啊,用得着替大郎看着我,跟你撂句实话,老娘是不想出墙,要是真想出,就算你是你老子也管不着。”

        “你,你这女人,□□,大胆,不要脸,良家妇人红杏出墙就该侵猪笼。”崔九一蹦三尺高,仿佛碧青给他带了绿帽子似的,气的脸都红了。

        碧青发现自己挺恶趣味,跟这小子吵这种毫无营养的嘴架,看着这小子被自己气的跳脚,心里就觉特别爽。

        歪着头欣赏了一会儿崔九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才开口道:“有功夫在这儿瞎嚷嚷,还不赶紧操持着进砖瓦木料,房子盖起来,钱才能到手,桃林这边儿,普惠寺那边儿,这是多少事儿,还不够你忙活的吗。”

        崔九一听也没工夫生气了:“我今儿进京,三天后回来。”撂下这么一句就跑了,碧青猜着他是找人去了,之所以选择崔九可不光是因为这小子的身份,还有他背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就算他这个九皇子年纪还小,上头不还有太子呢吗,太子爷一句话,可比什么都有用。

        碧青忽想起刚崔九提起的杜子峰,自己跟杜子峰是该远着些了,自己心里毫无龌龊,可就怕别人多想,尤其蛮牛的性子直,回头真误会了就是□□烦,好日子刚开始呢,自己可不想找麻烦。

        崔九一路马不停蹄的进了进城,直接往东宫去了,太子哥管着工部,手下有的是人,自己要俩帮手应该不难。

        太子慕容湛正在收拾园子里的番薯,番薯长得很好,活力十足的番薯藤,顺着地垄攀爬的到处都是,慕容湛记得小九说过,番薯藤能吃,味道还不错,好几次想让膳房做些尝尝,又怕耽搁了番薯的收成,没舍得动,这不只是一园子番薯,这是能救深州百姓命的良药。

        想着小心的拨开番薯藤把瓢里水浇了下去,生怕碰折了。

        崔九进来就见太子哥跟伺候祖宗似的伺候一园子番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几步过去,接过太子手里的水瓢丢到一边儿,提起水桶,哗啦一下就浇在了地里,太子想拦没拦住,忙低头去看,却被崔九扯到了外头道:“太子哥,这是番薯,用不着这么伺候,不用怎么管,还有不用这么费劲的浇水,在前头挖一条小沟,留下放水口,需要浇水的时候,把水倒在沟里,自然而然就流进地里去了。”

        太子愣了一会儿没明白,崔九只能进屋去找了纸笔出来,想着大郎家田里的样子,画了一副简易图,递给太子。

        慕容湛拿着图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精妙无比,若是大齐所有的农田都用这样的法子灌溉,只要在有水源的地方建造一架水车,就会把水源源不断的送进田里,如此可大大省了人力,需尽快招募谋士好好研究,完善之后,上报父皇,着司农司下到地方上,督建此事,乃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想到此,吩咐苏全把自己的谋士都找来。

        等着太子腾出空来,已入了夜,苏全进来换茶的空,低声回禀:“九爷还在外头呢,说是有事儿要跟太子爷说。”

        太子这才想起来,从书房出来就见老九坐在廊凳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不知想什么呢,连自己在他旁边儿坐下都发觉,太子摇摇头,咳嗽了一声:“想什么呢,衣裳都没换,什么要紧的事儿,值得这么着。”

        崔九这才回神:“太子哥忙完了?”

        太子摇摇头:“深州大旱未解,数万黎民嗷嗷待哺,北境的胡人蠢蠢欲动,屡有劫掠杀人之事发生,我大齐如今内忧外患,父皇夙夜忧叹,哥是大齐的太子,又怎能置身事外。”

        说着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的事儿,怎么从冀州府跑回来了,不是送了信儿回来,说要在冀州府待一阵子吗?”

        崔九点点头:“是要待一阵子,这次回来是想求太子哥给我找几个帮手,我有大用。”

        太子好奇的道:“什么帮手?你要帮手做什么?”

        崔九:“我得盖房子,盖很多房子。”说着把特意带回来的莲花山跟普惠寺的效果图拿了出来,拽着太子进屋,叫苏全拨亮烛火,把图摊到案上。

        慕容湛看到效果图就是一愣,从不知道大齐还有如此堪称世外桃源之地,缭绕于山脚的桃花林,苍松翠柏,山溪清流,尤其武陵源,跟陶公的桃花源记,更不禁让人向往,哪怕自己有那么一瞬也想住进这片世外桃源里去,过一过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生活。

        还有这个难道是普惠寺?太后隔两年便会去普惠寺礼佛,自己没少跟着去,故此对普惠寺很是熟悉,却记忆中的普惠寺远没有这么大,而且就算扩建,如此大的工程,怎会落到老九手里,净远大师虽是得道高僧,却并非不理俗事,想到此疑惑的看着崔九。

        崔九知道太子哥疑惑什么:“太子哥您可别以为我是胡说八道,这些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干的,是大郎媳妇儿的主意,您也知道大郎媳妇儿买了间河县莲花山附近的一百亩山桃林,顺道就盖了点儿房子,跟弟弟合伙,赚点儿小钱儿使唤,至于普惠寺,知道皇祖母诚心向佛,我这是想尽尽孝道,才帮着普惠寺扩建,可是一文钱都没收,还得帮着老和尚修缮弥勒殿。”

        太子一愣:“扩建寺庙修缮弥勒殿,没一两万银子是绝对不成的,你一文钱不收,哪来的钱,莫不是回来找我要银子的。”

        太子一想平白无故多了一两万的窟窿,头都疼了,以前自己也没少给老九填饥荒,可那都是小钱,这一两万银子,就算自己是东宫太子,也没地儿弄去。

        崔九嘿嘿一笑:“太子哥您别为难,我不是要银子来了,扩建寺庙修缮大殿的钱我有,如今差的就是人,您给我找几个妥帖的人,帮着弟弟把这事儿干成了,以后太子哥就再不用为银子发愁了。”

        “有银子?你哪儿来的银?”慕容湛不信。

        崔九道:“这个太子哥就别管了,反正弟弟没偷没抢,都是正经来的银子,您就帮我找几个帮手就成。”

        慕容湛被崔九磨得,倒是想起个人来,就是前将作监的掌判监事陆明钧,因私自贪了一百两银子被下属高发,后自己查明是因其母之病需百年人参,监事的俸禄微薄,陆明钧才起了贪污之心,虽触犯国法,却其情可悯,自己怜他出于孝心,只罢免了他的官职,责令其退回银子,此人是个全才,又任将作监掌判监事多年,若是能一展长才有所作为,也免得荒废了一身本事,故此,跟崔九推荐了此人。

        崔九眼睛都亮了,将作监都是些什么人,没有比自己最清楚的,大到皇城里的宫殿,小到各衙门官署,可都是出自将作监那些人之手,有这么个人,别说盖房子,修寺庙,就是盖玉皇大帝的宫殿都成。

        叫旺儿去扫听了陆明钧家住哪儿,这小子机灵,不光扫听到了陆明钧家在哪儿,连人家里什么样儿都摸清了,跟崔九道:“爷,陆明钧家可都快揭不开锅了,本来老娘就有病,贪银子就是为了给老娘治病的,这官儿丢了,赔了银子,家里就什么都不剩了,两口子带着个十岁的儿子,病歪歪的老娘,外城的棚户区住着呢,爷这会儿给他找个糊口的差事,可算救了他一家子的命,还不对爷感恩戴德的。”

        崔九一听,二话没说先去药铺里买了根老人参叫旺儿捧着,兴冲冲的去了外城……